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文集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最近菲丽丝经常给我写信,谈一些度假营的经营状况,说老公看到她同婆罗洲皇后的来往,跟以前对她的态度判若二人,因此夫妻关系渐有好转。这次她来信的同时,还转交了皇后托她赠给我的《诗经·郑风·子衿》的绢本复制品。她说原件是一位年近百岁的华裔寿翁进献皇室的。据说元蒙入侵中原,他的祖宗携带此绢本从河南逃难,乘海船随风流亡至婆罗洲,藏于家中总共己有千年之久了,可以说是孤本。诗稿竖写,用毛笔写,均是繁体字,写的是行楷,菲丽丝转达行家的话,说诗稿的创作或抄写年代至少在东汉晚期。绢本上还有几个小孔,像虫蛀鼠咬过一般。
    书写者之技法超过现代书法家,龙飞凤舞处,有王羲之的风范。运笔亦从容不迫,浓淡适度,几乎无败笔,一看就感觉像不愁温饱的书生所写,说不定是才华横溢的私塾先生的书法作品。
    我对照了夜郎学术界公认的版本,发现有几处不同:“子衿”成了“子襟”;而诗名又为《子衿》;“不嗣音”成了“不赐音”;“子宁不来”,婆罗洲的版本缺了“不来”两个字。确切地说,二个字各残缺了部分,前面的剩下左边的“氵”,后面的剩下右边的“里”,残缺的显然给蛀虫吞沒了。“挑兮达兮,在城阙兮”,婆罗洲的版本居然成了“捆兮打兮,在城狱兮”,让我大吃一惊,假如不是伪造,不是书写者的另类再创作,就可能道出了历史的真相。


    我们的版本是这样的: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我们的版本显然是闺怨之作,诗中女主角朝思暮想度日如年,处于热恋之中,她和自己的男友无法相会,甚至联络不上,只好在回忆中打发时光。该诗情调袅袅,意犹未尽,句式和内容似乎有缺陷,就像话说了一半,给人打断了。这种现象在夜郎的“汉乐府”中极为普遍,远远不像文人诗来得齐整。“挑兮达兮,在城阙兮”,我的理解二人在城楼旁相遇,经过诱惑挑逗,达成默契,说不定私订终身。而婆罗洲版本“捆兮打兮,在城狱兮”,意思就变成了书生子宁像余杰那样在牢房里遭受酷刑,又是捆绑又是殴打,衙役手忙脚乱,仿佛从子宁嘴里想掏什么口供,或者想迫使他书写什么承诺书。原来子宁无音讯,不跟女郎见面,是因为给衙役控制了。从子宁穿青衣佩玉饰来看,他不是官二代,便是富家子弟,至少是个乡村小地主的儿子,按理通常的迫害轮不到公子哥儿,是什么原因让他遭遇不幸?会不会刚巧成了知县豪绅的情敌,或者因为持不同政见而被关入牢房,或者写了所谓的反诗,而走进了文字狱,或者被强征入役,像万喜良修长城那样,成了王室建筑工地上的民工。要是真的如此,子宁失踪并非心怀鬼胎始乱终弃,而是由于外力所致。夜郎版本的“子宁不来”,婆罗洲版本就可填充为“子宁活埋”。残缺的二个字,前字右边添个“舌”,后字左边加个“土”,不就成了“活埋”!这么设想,就成了女郎后来不去子宁那儿,是因为子宁在城狱受刑吃官司时,她没有合法身份给他送牢饭,思念又强烈,因此才有了“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感叹。现在活埋了,阴阳相隔,更没地方可去了,只好以泪洗面,结束这无望的爱情。“不来”和“活埋”读音相近,很可能以前的文人用伪造的情诗掩盖了历史真相。就我所知,随国曾侯乙墓中就有好几个宫女为之殉葬,秦始皇与白起都坑了不少人,可见坑杀在《东门行》那种极度贫困残暴的时代并不稀奇。
    我问了一位语言学教授,教授说,活埋在文言文中称“坑”,但在民间俚语中,它极有可能活了二千年。像诗中的人称“我”,文言文中则称为“吾”。诗中的“不”,也是俗字眼,古文中多数称为“勿”。
    我认为,这首诗本身是民间歌辞,说不定被文人篡改以粉饰太平,为了吻合宮庭权贵的宴饮气氛,弹唱时也不得不将敏感的词句和谐。不过,从艺术层面而言,婆罗洲版本爱情的悲剧性更强,因为他俩爱情的失败并非由于莫名其妙的分手或失散,而是由于暴力血腥的摧残。
    婆罗洲的《子衿》版本如下:
    青青子襟,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赐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活埋!
    捆兮打兮,在城狱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夜郎版本《子衿》曾由哈辉演唱,其装束一副雍容高贵的公主模样,并且舞台华丽,气势恢宏,结束出现的是庄严肃穆的皇家宮殿,给人感觉,该作品是不计成本用黄金堆起来的、国学输出的大制作。而婆罗洲版本《子衿》的吟唱,吟唱者只能装扮成贫寒的农家少女,她满脸憔悴、披头散发站在自家的茅屋前,或山岗上田野上,如泣如诉的歌喉,表达的却是社会底层对统治者的血泪控诉。
   
   
   江苏/陆文
   2012、1、31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2012/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