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时评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1944年12月
   
    
   
   1944年12月1日

   
   斯退丁纽斯是美国新任的国务卿。科德尔·赫尔因病辞职。
   
   查尔斯·戴高乐到了苏联。
   
   据传,罗斯福在重庆的私人代表唐纳德·纳尔逊已担任中国政府的经济顾问一职。这个事实本身表明了中国在美国政策中所居的地位。显然,美国想取代英国和日本在中国的地位,同时又假中国政客们之手对苏联设立一道新的“防疫带”。
   
   盟国击溃法西斯德国之后会集中经济和军事力量来打垮日本侵略者。毛对此十分清楚。
   
   中共中央主席急于利用美国来站稳脚跟,以便立即突然袭击蒋介石。美国人知道毛泽东的真正意图,他们不大可能给他提供武器。但是,赫尔利和魏德迈之流倒是很想消除苏联对中共的思想影响,而成为特区和全中国的政治指挥。
   
   毛像个商贩似的估量了苏美双方的情况,断定苏联在战争中元气大伤,不能很快就参加远东战争。此外,他通过与美国军事观察组周旋能够给国民党施加压力,保障他的军队和基地的安全。同美国人可能发生分歧之处只是有关对国民党的态度问题。
   
    
   
   1944年12月5日
   
   赫尔利把蒋介石所不能接受的协定草案带到了重庆。对蒋介石来说,同意这个协定就意味着主动放弃政权。赫尔利同蒋介石会谈以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但是,毛泽东和罗斯福已经互致贺电。赫尔利想摆脱这个难于应付的局面。他会把中共扔在一边吗?不会,美国人被使用共产党的军事基地的想法迷住了。
   
   华盛顿急于要趁苏联被西方战争拖住的时候来解决远东问题。所有这一切搅成一团,成为最严重的利害之争,双方都想来解开,却无济于事。
   
    
   
   1944年12月6日
   
   日本人正调动大批军事力量继续胜利进军。许多军车奔忙于津浦和平汉两线。中共领导一直密切关注着这类运输。军车从北向南开。
   
   日本人显然要对中央政府的军队增加压力。
   
   普罗先科带来了一册俄文版的鲁迅著作。这是战前的版本,由王明作序。序言很清楚,很有力。
   
   在谈到必须建立抗日统一战线时,鲁迅说:“让我们调转枪口,对准外来的敌人——这是当前所要考虑的。……”鲁迅就是首先把这场斗争看作是中国人民生死存亡的斗争。
   
   鲁迅对于中国语文必须进行改革的见解是很有意思的。
   
   我从王明的文章中知道,鲁迅是“大众语”运动的热情拥护者。大众语运动主张应该在新的、比较简单的字母的基础上来运用中国丰富的方言。
   
   鲁迅写道:“方块汉字真是愚民政策的利器。”
   
   按照鲁迅的说法,“汉字也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一个结核”,因为甚至富裕阶层的人们学习掌握汉字也需要十五年,即使这样还不见得就有学问了。
   
   照我看来,除了其他因素之外,中国的落后应归咎儒家学说和文字的复杂。
   
   必须会读会写一定数目的方块字才能为文化打下基础,这妨碍了各方面知识的传播,使知识成了特权集团的特权。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为什么工作人员只受过初步的教育。此外,中国闭关自守,千年不变的规范教条化,显然也是原因之一。我这是撇开了决定历史发展的社会经济因素而说的。
   
   王明与鲁迅通过信,并对文化问题进行了专门的研究。鲁迅的文章《1935年上海之一瞥》给人以深刻印象。
   
    
   
   1944年12月8日
   
   装载日本兵的列车只是在入夜之后行驶,并都集中在孝感—信阳路段。
   
    
   
   1944年12月10日
   
   中共中央主席密切注视苏联军队在西方的进展。他经常和我谈论军事方面的问题(他想知道战争大概什么时候能结束)。
   
   不用说,最近中共领导对我和我的同志们特别客气。
   
   中共跟美国人做交易的事情肯定搞不成。
   
   巴雷特又到重庆去了。昨天,他和主席进行了长时间的会晤。
   
   魏德迈将军坚持要蒋介石同意组织联合政府。这位将军为此作了特别声明,警告蒋介石说,假如他拒不改组政府,美国就可以不经他同意来解决这个问题。华盛顿将另行单独与延安建立关系。这种关系将包括给特区提供武器、弹药和装备等等。
   
   西方的战事将近结束,这驱使美国人大肆活动。他们拼命想控制整个中国。他们想控制重庆和延安,最后在远东封锁苏联。毛就这方面干着对他们有利的事。
   
    
   
   1944年12月11日
   
   美国总统下命令要赶快促使中央政府同特区签订协定。魏德迈少将接到白宫的命令,要他与中央领导会晤。显然,艾伯特·魏德迈过几天就要在延安露面了。
   
   作为执行罗斯福的命令所采取的最初步骤就是将物资空运来延安,为此派定了几十架道格拉斯飞机。我不知道货物的种类及其重量。
   
   魏德迈将军和赫尔利将军把这事告诉了周恩来。周证实美国总统对此确实下了命令。
   
    
   
   1944年12月12日
   
   在这里,生活中到处是陷阱,可以说我一直处在紧张的状态中。他们企图愚弄我,损毁我的名誉,想把我灌醉,想找出莫斯科对延安事态发展的真正态度,向我提出一大堆看来天真但实际是狡猾的问题,想拿“乐于助人”的少女来引诱我,想叫我相信他们的谎言,最后是想赢得我的信任。采取这些手法,与其说是要摆脱我,不如说是要使我变得跟他们一样地想问题。不,不只是要把我争取到他们一边去,而是要使我不折不扣地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他们要说服我,要迫使我相信毛所主张的一切,这样,我在给莫斯科的报告中就会把毛的政策说成一贯正确,并维护他的利益。这就是现在他们所追求的目的!
   
   看来,他们认为我已采用他们的思想方法了,因此,主席如此经常地对我“交心”。不过,他并不是在跟同志谈知心话——毛泽东是那种对每句话、每个行动都要掂量一番的人。
   
   我得到了他的“信任”,他在假装信任我。
   
   有一点使我真的屈服于毛了,那就是他的好客。他经常邀请我。进行事务性的谈话绝不会是邀请的理由。在这方面我完全放弃了我的“原则立场”。拒绝这些邀请是不聪明的,不合情理的。
   
   我睡得太少,而且睡得不好,不安稳。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这么紧张就好了。哪怕只有一天呢!
   
   对共产党的畏惧占了上风——美国人拒不提供武器给中共。
   
   这件事使毛泽东大发脾气。不过,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发表声明而已。
   
   主席对观察组渐渐地不感兴趣了。中共领导接到重庆发来的一份新的国共协定草案,这是一份对赫尔利将军和主席在延安签署的草案的反提案。重庆无意分权,更谈不上自动放弃权力。这个草案显然是与毛的计划背道而驰的。
   
    
   
   1944年12月13日
   
   毛泽东谈到急需召开代表大会。
   
   重大事件即将来临,必须使全党认清形势,巩固整风成果,配备党的高级机构的班子。
   
   在讨论蒋介石的反提案之后,中共领导开始考虑这样的会谈究竟是否有必要进行下去。经过热烈讨论之后,主席命令对蒋介石提的国共协定草案不作任何反应。
   
   毛采取报复措施,决定立即把他派到国民党那里去的代表撤出重庆,以便使中央政府首脑处于窘境(因为美国人遵照罗斯福的命令正在给他施加压力)。
   
   主席明确发布命令,董必武和周恩来不必再回重庆。聪明的一着!可是,我已经习惯于延安外交的反复无常了。
   
   就在一个月之前,主席写信给美国总统,说他一直努力想同蒋介石总统签署一项协定。按照毛泽东的说法,这个协定会给中国人民带来幸福。
   
   延安对于董必武和周恩来的撤离将以他们需要向领导作定期汇报来解释。
   
    
   
   1944年12月14日
   
   以下是毛泽东对我解释的中共领导所执行的外交政策的意图:
   
   1.尽力帮助国内进步势力的发展。
   
   2.通过宣传鼓动来孤立反动派和顽固派。
   
   3.从日本人手里夺取土地,扩大解放区。
   
   他特别强调,根据这样的方针,同美国人接触是有利的。美国人想借助中共的兵力就会作出一些让步,并对蒋介石施加压力。自然,只字不提他的实际目的。
   
   事实表明,同美国人接触结果失败了。比较保守的美国政客的慎重的不信任中共的方针正在占上风。盟国宁可把将来在中国争取政治优势的斗争永远同蒋介石政府的体制联系在一起。事实上盟国拒绝给八路军和新四军提供武器装备就是证明。显然,白宫否决了利用八路军和新四军作为突击力量来在中国打败日本人的设想。也许美国人考虑到了毛泽东想在斗争过程中夺取国家的广大新地区的秘密意图,因此,延安和华盛顿之间的会谈陷于僵局。美国政客不把宝押在毛泽东身上,不担这个风险了。对他们来说,重庆政权从各方面看来似乎都更加可靠,但是,解放运动的发展行将日益缩小这个政权的基地,这就是他们的阶级估量的错误所在。
   
   美国人并不了解实际情况,这使毛泽东极为恼怒。他已经用了一切办法来向他们证明他们同特区联盟是正确的,必要的。他对中国的现在和将来的看法、对中共在权力斗争各阶段中起的作用的看法已经是讲得够坦率了。
   
   当然,他们所采取的立场(他们的观点)是有道理的。他们清楚地知道毛泽东想乘机捞点好处。毛的政策当然带有这种因素。乘机到处捞东西(他这样作的时候不惜大为许愿,而又从来不讲原则),这是他的惯技,对毛说来,要增强实力就得捞东西。至于怎样使用这种实力,在这方面他倒并不需要什么劝告。他所追求的只是实力!他发动整风来整人,希望得到美国军火,利用东方各国人民要求解放的情绪,利用马克思主义以及同联共(布)的所谓国际友谊来进行蛊惑宣传,他就是靠这些办法来增强实力。
   
   实力,这是他的政策的主要立足点。他不顾一切原则想凭武力来得到权力。
   
   赫尔利将军和主席于11月在延安的几次谈判产生了几项(美国人所)没有料到的、肯定会影响到国共两党之间今后关系的先决条件。在现阶段,这些条件很容易使国共关系更加恶化,甚至严重恶化,这是确定无疑的。这除了怪赫尔利将军之外就不能怪谁了。正是他的调处给了毛泽东几张同重庆进行政治赌博的王牌。
   
   毛泽东为不受约束地进行政治活动找到了正式理由,因为不是别人,而是美国使者在延安同意了国共之间的政治解决纲领。现在,在蒋介石的压力下,这个纲领又被宣布为不能接受了。
   
   在即将举行的党代表大会上,毛泽东想通过一项关于组织所谓的中国解放区联合委员会的决议。这又是赫尔利笨拙调处的结果。赫尔利亲自为此扫清了道路,因为他在延安谈判中承认了中国需要这样一个最高权力机构。假如不发生什么意外,毛泽东就会建立这样的委员会。
   
   同时,毛有了这份美国人也已经获悉的草案,就会利用它来吓唬美国人,把他们争取到他一边来,从而使他们给他提供武器。假如美国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愿合作,毛就要分裂这个国家,打起内战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