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1944年5月—6月
   
    
   
   1944年5月3日

   
   四月份国共开始谈判。目前谈判陷入僵局,停了下来。
   
   谭政,湖南人,是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二十年代后期)的私人秘书。
   
   中共中央主席不愧为主席,在他身边工作的人迟早总会在部队中担任高级职务。谭政现任特区联防军政治部主任,是个很有影响的人物。
   
   看来毛泽东有意把他的亲信安插在军队中,他认为军队才是他的主要支柱。所有以前当过毛主席私人秘书的人都在部队担任领导职务,这并非偶然。看来,他们在各地方掌握着军队干部,使他们忠于毛。
   
   张经武是特区联防军参谋长。他也是湖南人,是个职业军官,贺龙的亲信之一。
   
   蔡畅是从事党的工作的少数妇女之一,她参加了当年在法国留学的后来成了中共领导的一些人所成立的小组。1923年她与李富春结婚。她到苏联去过几次,参加过长征。她是中共中央妇女部部长。
   
    
   
   1944年5月5日
   
   第一次逮捕高潮可追溯到1942年秋天。当时,镇压是伴随“洗脑筋”运动而来的。
   
   1942-1943年冬季大力进行了“审干”运动。
   
   1943年春第二次逮捕浪潮席卷全特区。这与蒋介石的代表可能来延安有关。
   
   1943年6月,中共由于同国民党发生冲突,掀起了第三次逮捕高潮。这就是大家知道的“揭发特区的日本特务和国民党特务”的运动。
   
   这些运动一个都还没结束,它们和整风运动掺和在一起,成为大规模的镇压运动。
   
   各种小范围的镇压运动正在不断加强整风运动的声势。康生的党员干部和非党人员审查委员会的工作于1941年就开始了,这就是说,进行镇压的时间实际上比反映出来的要长。
   
   可怕的暴力浪潮把毛泽东的对手都卷了进去,并使他们受到摧残。整风的任务就是确保毛泽东在即将召开的代表大会上取得无可争议的胜利。没有胜利的把握,毛是不会召开这个代表大会的。
   
    
   
   1944年5月25日
   
   毛泽东正加紧与盟国建立联系。他认为任何耽搁都是危险的。
   
   他通过驻重庆的代表团尽一切努力要使美国人相信,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是中国惟一有前途的力量。盟国似乎上了他的圈套。
   
   康生待我像朋友一样,我们会面时他一个劲地向我保证他对我友好。
   
   我被痢疾拖垮了,胃痛,还发高烧,但是没有时间躺下休息。
   
    
   
   1944年5月30日
   
   在湖北,日军正沿粤汉铁路和公路线推进。在湖南,国民党军队正在进攻粟裕将军。(原文如此)
   
   日军司令部利用在衡阳取得的大胜利,不遗余力地试图建立一条从印度支那一直延伸到华北的交通线。
   
   在云南西部,中国军队正在向马缅关移动。
   
   美国副总统亨利·华莱士在一次会见记者时说,他的中国之行并不是出于竞选的狭隘目的,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治步骤。副总统强调说,中国的军事形势是严重的,可是,他接着又说,美国人民不应因此而失望。
   
    
   
   1944年6月14日
   
   盟国成功地扩大着在法国的滩头阵地。盟军由艾森豪威尔将军统率。
   
   日军几乎达到了他们的目的——控制整个贯穿中国的铁路线。国民党军队无力击退日军的猛攻。中国面临着战败的威胁。
   
   每逢星期六王家坪照例都要举行舞会。江青和愉快的叶剑英是舞会的中心人物。朱德是个跳舞能手。
   
    
   
   1944年6月19日
   
   苏联部队在卡累利阿地峡发起了进攻。他们突破了第三条芬兰防线,著名的曼纳林防线。
   
   盟军在科唐坦半岛登陆。他们在法国损失了16000人,其中伤了12600人。俘虏德军8500人。
   
   塞班岛已激战了三昼夜。盟国越来越多的部队正在强行登陆。日本人疯狂地抵抗着。
   
   盟国把目前印度与中国之间的空运路线称为喜马拉雅山航线。每月由这条航线运送几百吨货物。
   
   日本人正在进攻株洲铁路枢纽(长沙和零陵以南),显然,他们的目的在于打桂林——美国设在中国的一个重要的空军基地。战斗正在离这些城市很远的通道上进行。
   
   日本在中国的军事胜利大大地补偿了他们在太平洋群岛和印度洋群岛上所受的损失。它占领了贯穿中国的铁路线,就可以从亚洲大陆畅通无阻地运出许多最贵重的工业原料和食物了。
   
   满载着掠夺物资的火车能够横穿整个中国、满洲,驶抵朝鲜。从朝鲜釜山港到日本大约只有二三百公里。日本人的海空军力量虽已削弱,但仍足以保护这条海上通道。由于占领了贯穿中国的铁路线,中国又在军事上失利,日本就能得到继续战争所必要的一切物资。
   
   日本的战争潜力主要有赖于这些交通线的正常通行。
   
   六月的黄昏是如此之长,山鹰在暮色苍茫中,轻轻掠过村外的草场。由于夏季多雨,人们尚未开始割草,因此我所站之处是一片高及膝盖的草丛。黄昏时分看不见花朵,但白天可以看到草地上到处点缀着野花。
   
   不管我走到哪儿,伴随我的总是这朦胧的黄昏,我总是看到山鹰在天际飞旋,听到从过去地主的果园里传来的小鸟高亢清脆的歌声和夜出的飞虫振翅的嗡嗡声。
   
    
   
   1944年6月22日
   
   三年的战争!莫斯科电台报道了这些年来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取得的成果:在苏德前线德国纳粹军队死伤几百万人,损失了数以万计的坦克、飞机和大炮。
   
   6月20日华莱士到达重庆。
   
   周恩来总是注视着国际形势的发展。他对国民党的上层人物非常熟悉。他得到中国知识分子的尊敬,并与社会上各个不同阶层(军界、资产阶级和华侨)有着广泛的联系。他会讲英语和日语,还能讲一点法语。他往往引用法国的警句和谚语,这使他的讲话生色不少。周工作勤奋、效率高,他作决定既快又准确,但他总是按毛泽东的指示办事。他博览群书,并尽可能经常跟上世界文化生活的发展。他对苏联发生的事情消息很灵通。他的性格很开朗,脾气有点急。
   
    
   
   1944年6月27日
   
   中央政府军事上的失利是上天赐给中共领导的最好礼物。在与美国进行的政治赌博中毛泽东赢的机会出乎意料地增加了——美国人正狂热地在亚洲寻求军事支援。双方现正相互试探着,随时可能进入实质性谈判。
   
   冈野最积极的助手之一原是一名日军战俘,他把缴获的一些照片拿给我看。这些纪录日本人暴行的照片看了使人毛骨悚然。我向他要了几张。
   
   竟会有这种事情,真是难以想像!
   
   照片照的是农民的尸体,一丝不挂,钉在他们房子的墙上。
   
   这是一张被挖掉肠子的尸体的照片,这样的照片,一张接一张,越来越多。
   
   冈野的这位工作人员向我解释说,挖受害者的肠子是日本兵的习惯。对绝大多数中国战俘和几乎每一个男人他们都这么干。但是,这还不算。按照中世纪的信条,肝是勇敢和英武的象征,所以在许多场合日本兵不仅挖出受害者的肠子,而且割下肝来吃。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了这样一张照片,我会把这种说法当成疯子的胡言乱语。
   
   有几张是大屠杀的照片。照片上那些受害者的样子极端可怕。日本人不枪毙受害者,绝不是因为要节省子弹,他们把老弱妇孺赶到一起,然后把他们当作活靶子练刺杀。这里就有一张这样的照片,上面是一群戴着日本军帽的矮个子士兵,正用刺刀和马刀在痛苦而狂乱的人群中猛劈猛刺。
   
   张张照片上都有血肉模糊的尸体,每张照片都有摆好拍照姿势的官兵。
   
   有张照片拍的是几十个撩起裙子和把短裤褪到膝盖上的妇女,她们面前蹲着一个个日本兵。这种类型的照片但愿是惟一的一张!
   
   大多数照片拍的都是强奸和侮辱妇女的场面。张张都有日本兵和被蹂躏的妇女。
   
   另外还有一张有代表性的照片,拍的是用传统的方式将受害者斩首。甚至从照片上都可以看出,日本兵把砍头当作一种娱乐、一种竞技。士兵的一张张面孔却显得惊人地平静、无动于衷,甚至困倦。
   
    
   
   1944年6月30日
   
   上次我与毛泽东谈话时他说:“领导中国不需要懂马列主义!主要的是要懂中国,懂得中国的需要和风俗习惯……”
   
   中共中央主席把所有去过苏联的人,甚至他不认识的人,都叫做“教条主义者”。
   
   毛泽东和江青有个五岁的女儿,我只见过她三两次。他们难得把她从幼儿园接回家去。
   
   1944年7月—8月
   
    
   
   1944年7月1日
   
   美国代表团要来延安的问题终于定下来了。这件事情交涉来交涉去,现在终于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起初,蒋介石反对美国人来延安。在华的盟军领导方面曾三次要求蒋介石同意这次旅行,但都遭到拒绝。这时美国副总统华莱士到了重庆,美国官员便请求副总统给予帮助。他立即与白宫联系,白宫立即作出反应。四小时之后,罗斯福总统给蒋介石发了一个电报,他以最后通牒的形式要求中央政府允许美国全权代表团去延安。蒋介石出于无奈,批准了这次旅行。
   
   代表团将由美国大使馆的武官率领,到达的日期尚未确定。这个重要的代表团将由十人组成。
   
   枣园忙乱起来了。
   
    
   
   1944年7月2日
   
   6月29日,中共中央主席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会议(只有几个人参加)讨论了美国军事代表团即将来访的问题。
   
   毛泽东要求对新四军和八路军以及伪军和战地日军的所有资料加以修改(现在正肆无忌惮地对数字进行普遍的篡改)。
   
   毛泽东详细地说明了在即将同美国全权代表进行的谈判中共产党的领导所要采取的既定立场。首要的是要得到美国的武器,第一步,先得到四个正规的步兵师所需的武器。作为交换,毛泽东准备答应在战争期间和胜利后同美国人进行合作,并允许他们使用特区的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
   
    
   
   1944年7月7日
   
   今天是中国抗日战争七周年纪念日。实际上,从满洲沦陷算起,战争开始的时间要早得多。这场屠杀使中国人民遭受了多大的苦难呵!
   
   现在我已学了半年日语了。要学会用日语讲话恐怕很难,但阅读能力现在已相当不错了。日本的象形文字是以汉字为基础的,因而我学起来就容易多了。
   
    
   
   1944年7月13日
   
   华莱士副总统曾作出很大努力来为消除中国的分裂状态创造必要的条件。从新闻报道判断,这是他这次出访的主要目的。
   
   5月,林祖涵从特区去西安恢复国共两党的会谈。这几年来,会谈实际上一直没有进行。国内舆论对重开谈判一事寄予很大希望。
   
   外国广播电台强调这次会谈非常重要,因为由于七年来的战争,国共之间不断加剧的分裂状态恶化了中国的形势。确实,国家的财政经济困难重重,整个经济陷于崩溃状态,大多数工业企业遭到破坏或处在沦陷区内。
   
   5月份会谈恢复,这也使人们在消除国共分裂的问题上产生了乐观情绪,而这种分裂是日军攻势得以顺利进行的原因。
   
    
   
   1944年7月15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