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拈花时评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35
   捕人员。同时又派出一部分人员前往白砂,以罗寿春的手令,将被关押的第三区人员带
   回释放。
   以邓发为书记的中共闽粤赣省委(1931 年5 月,原特委易名为省委)得知「坑口
   事变」消息,立即认定属于「反革命暴动性质」,随即抽调新红十二军进攻杭武第三区,

   至5 月29 日,除少数人逃亡外,第三大队的大部分人员被缴械逮捕,两天前刚被释放
   的人员又再次被捕。同日,闽粤赣省委作出决议,指示:「对于已经被捕的社党,应多
   方审讯以破获其整个组织,同时要很快地处决」。①于是,李真、何登南、丘子庭及第
   三大队绝大多数被捕干部、战士尽被处决。
   5 月29 日的镇压虽然极为严厉,但是并没有完全压下闽西苏区军民对肃反的极度
   愤怒。6 月1 日,杭武县第二区部分干部与地方武装又发动反抗,在此前后,永定的溪
   南和虎岗,也发生类似自发的反抗行动,但全部遭到镇压。②
   邓发作为中共闽西苏区党的最高领导人,对于所发生的这一切极端行为,应负有
   直接的、第一位的责任。
   在闽西肃反问题上,担任闽西苏维埃政府主席的张鼎丞与充满肃反狂热的邓发相
   比,其态度要相对温和一些,但是他最终还是屈从于邓发的意志。
   张鼎丞是闽西党和苏维埃政权的主要创始者,极为熟悉闽西革命历史和干部状况,
   是闽西地方干部的代表人物。邓发抵达闽西后,张鼎丞作为邓发的副手,有责任向邓发
   介绍他所了解的闽西干部的真实情况,并在肃反袭来时尽全力保护干部。但是迄今为止,
   这类事例还很少披露。相反,所能发现的,尽是以闽西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的名义所
   发布的肃反通告。在这类文告中,尤以张鼎丞在1931 年2 月21 日发布的「裁字」第一
   号、第二号给闽西造成的危害最为严重。
   在发动「肃反」之初,张鼎丞曾在文告中规定,社党主要负责人,应扣留严办,
   一般成员在交待其行为后,令其自首,处以禁闭和警告。③闽西政府还曾公布《反动政
   治犯自首条例》,明文规定凡在半个月内自首者,不论其职务高低,概行免去处罚。然
   而,这些规定并没有真正实行,随着处决权迅速下放,这类政策条令形同一纸废文。
   1931 年3 月18 日,闽西政府发出第二十五号通告,修改了处决人犯需报请闽西政
   府批准的规定。明确宣布,「如有迫不及待要先处决的」,可先行刑,再「补报到本政
   府追认」。④这个新规定,造成大处决迅速蔓延,苏区各级组织甚至包括医院,都有权
   随意逮捕、处决「社党分子」。而在当时的狂热气氛下,指称「社党分子」全凭肉刑和
   逼供,结果被捕者屈打成招,胡乱招供,形成恐怖的「瓜蔓抄」,甚至在少先队、儿童
   团也多次破获「社党」。
   自1931 年3 月处决权下放后,在近一年的时间里,肃反成了闽西一切工作的中心。
   闽西政府要求各地在两个月内肃清「社党」。在上级号召的推动下,各级组织均以捕人
   ①〈中共闽粤赣省委关于杭武第三区事变决议〉(1931 年5 月29 日)转引自蒋伯英:《闽西革命根据地史》,页197。
   ②参见蒋伯英:《闽西革命根据地史》,页197。
   ③〈闽西苏维埃政府通告第二十号〉(裁字第二号)(1931 年2 月21 日)转引自蒋伯英:《闽西革命根据地史》,页188。
   ④ 〈闽西苏维埃政府通告第二十五号(裁字第四号)〉(1931 年3 月18 日),转引自蒋伯英:《闽西革命根据地史》,页191。
   @@@
   
   36
   愈多,处决愈快为革命最坚决的标准,一些对运动稍有怀疑的干部,迅即被草率处决。
   永定县委负责人谢献球、卢肇西、曾牧村等因「对特委将社会民主党名单要他拘捕,完
   全犹疑不坚决的态度」,而被冠之以「杜党」罪名处死。 ①为自保性命,各机关实际上
   展开了一场杀「社党」的大竞赛。一旦开了杀戒,杀一人与杀一百人都一样,肃反干部
   的疯狂与内心恐惧交织在一起,只有通过杀更多的「社党」才能舒缓心理的失衡。于是,
   「肃反」野火越烧越旺,一发不可收拾,一直到周恩来抵达闽西后才被扑灭。
   张鼎丞对闽西肃反惨祸应负的另一份责任还在于他对主持肃反大计的林一株没有
   发挥应有的约束力。林一株为闽西地方干部,是闽粤赣特委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在闽西
   肃反中,担任权势极大的闽西政府肃反裁判部部长,是一个令无数人闻之色变的人物。
   有论着称,林一株「在处理一系列重大案件时,完全背着闽西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
   ②这种说法有其一定的真实性,因为林一株直接听命于邓发,且有擅权之恶名。但是作
   为闽西党的元老,张鼎丞应对本地干部出身的林一株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约束力。将闽
   西肃反惨祸的全部责任推到邓发和林一株身上,似乎张鼎丞与此毫无关系,显然是说不
   通的。因为在闽西肃反中,张鼎丞始终处在安全和有权的地位。而在肃反高潮中,许多
   受害者都曾寄希望于张鼎丞能对林一株发挥某种约束力。
   在收到周恩来起草的批评闽西肃反扩大化的8 月29 日来信后,闽西最高领导对林
   一株的约束力立时就显现出来。邓发等把肃反干将林一株等抛出来,送上断头台,双手
   沾满无辜者鲜血的林一株在肃反传送带上终于走到了最后一站。9 月29 日闽西苏维埃
   政府发出第九十七号通告,宣布林一株是闽西「社党」特委书记,同时指称罗寿春(闽
   西政府秘书长)、张丹川(闽西政府文化部长)、熊炳华(闽西政府劳动监察部长)等
   八人为闽西「社党」核心人员,分别予以处死。
   张鼎丞在闽西肃反问题上所持的立场和态度,应是受到赣西南「肃AB 团」的严重
   影响。这个时期,闽西与赣西南的交通虽未打通。但两地一直有着密切的联系,张鼎丞
   与毛泽东早在1929 年就相识。率先在闽西打「社党」的闽西地方部队红十二军的主要
   领导人谭震林、罗炳辉都是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派来支持闽西的。在赣西南发起「肃
   AB 团」,尤其在富田事变爆发后,张鼎丞的思想受到波动,继而「头脑发热」应是不
   奇怪的。
   对于闽西肃反惨祸,任弼时也有其间接的责任。1931 年3 月15 日,正在闽西肃反
   走向高潮之际,任弼时率领的中央代表团在前往赣西南途中路经永定县的虎岗,任弼时
   向邓发等传达了六届四中全会精神,要求闽西「集中火力反右倾」。闽西本来就左祸严
   重,如今又再「反右倾」,只能使左祸连天。任弼时在对待邓发与项英的态度上也完全
   不同,任弼时在抵达赣西南后,不满项英对肃反的消极态度,下令免去项英的苏区中央
   局书记一职。而邓发则继续担任闽西最高负责人的职务,这助长了本来就够左的邓发,
   使其在极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① 参见〈中共闽粤赣特委常委第一次扩大会议决议〉(1931 年2 月27 日),载《中央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中册,页286。
   ② 蒋伯英:《闽西革命根据地史》,页194。
   @@@
   
   37
   毛泽东与闽西肃反有无关联,这仍是一个有待研究的问题,但从时间上判断,项
   英进人赣西南后,毛泽东被免去苏区中央局书记一职,毛并很快领导红一方面军与进攻
   苏区的国民党军作战,毛似无机会过问闽西肃反一事。
   在另一方面,闽西肃反又是一件发生在赣西南眼皮底下、震动苏区全局的事件,
   毛绝无可能不知道。1931 年4 月后,中央代表团支持毛,批判项英,赣西南的「肃AB
   团」运动再掀高潮,而此时,闽西「打社党j 运动正方兴未艾,此恰可证明开展「打
   AB 团」的合理性。毛没有任何理由反对这场与「肃AB 团」平行展开的「肃社党」运动。
   毛泽东深深卷人赣西南的「肃AB 团」,没有或较少涉人闽西「打杜民党」的事件,
   这些都决定了毛在对待这两个事件的态度上,有着明显的差别。
   1931 年9、10 月后,周恩来起草的、包含有对「打AB 团」过火化批评内容的中共
   中央8 月30 日指示信已经传到江西苏区,毛开始受到以任弼时为首的中央代表团的冷
   遇,毛逐渐调正自己的姿态,以摆脱不必要的干系。1931 年11 月,张鼎丞在瑞金参加
   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期间,向毛汇报闽西肃反工作,毛指示张鼎丞,必须立即纠
   正肃反扩大化的错误,并拨款五千银元,作为善后救济费。
   毛泽东在遵义会议后,逐渐削夺与周恩来关系较为密切的邓发的权力,在延安整
   风运动期间。又利用闽西肃反「扩大化」一案,进一步打击邓发。对于自己未曾直接卷
   人的闽西「肃社党」事件,毛采取的方法是,肯定肃反之必要性,将其问题定性为「扩
   大化」。
   邓发作为此案的直接当事人,在1945 年就曾明确表示,「今天来看,不仅当时全
   国没有什么社会民主党,连傅伯翠本人是不是也难说。」①然而毛泽东却不愿直接承认
   闽西「肃社党」是一件冤案。
   在1945 年5 月31 日中共七大会议上,毛泽东在讲话中提到:「肃反,走了极痛
   苦的道路。反革命应当反对,党未成熟时,在这个问题上走了弯路,犯了错误。」②在
   这里,毛泽东虽然提到了肃反的痛苦性,但没有正面涉及为「打AB 团」和「肃社党」
   冤死者平反的问题,尤其回避了他自己的个人责任问题。即使这样,毛泽东的这段话也
   长期未予公布。
   毛泽东长期不为「肃社党」案平反,其根本原因乃是赣西南「打AB 团」与闽西「打
   社党」有极大的关联,如果为「肃社党」全面平反,势必牵扯到为「打AB 团」翻案,
   从而有损自己的声誉。
   1954 年,中共福建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有关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意见,对在闽西
   肃反中被错杀的3,728 人予以平反昭雪,并追认为烈士。③但在根本问题上,即闽西苏
   区是否有「社党」,「肃社党」是否是冤案,则全部维持1931 年的结论。直到1985 年,
   在毛泽东去世九年后,这个问题才最终得以解决。中共福建省委在大量调查的基础上得
   ①〈邓发同志在闽西党史座谈会上的发言记录〉(1945 年2 月23 日)转引自蒋伯英:《闽西革命根据地史》,页189。
   ②参见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一室:《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若干问题说明》(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页121。
   ③〈闽西「肃清社会民主党」历史冤案已平反昭雪〉,载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党史通讯》1986 年第5 期。
   @@@
   
   38
   出结论:阐西根本没有「社会民主党」,闽西「肃社党」运动不是什么「扩大化」问题,
   而纯属历史冤案。1985 年,原被定为闽西「社党首领」的傅伯翠也得到平反。
   赣西南的「肃AB 团」案也是在八十年代隐去了毛泽东历史责任后,才得到澄清。
   勿庸置疑,周恩来对于苏区肃反造成严重后果方面,应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但
   是在肃反问题上,周与毛的态度有着显着的差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