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18
   写,大陆学者为避毛讳,有意隐去毛的名字),认定段良弼(省行委常委,赣西南团特
   委书记)、李白芳(省行委秘书长)等为AB 团分子,命令」捕捉李白芳等并严搜赣西南
   的反革命线索,给以全部扑灭」。毛在这封信中要求省行委接到此信后「务必会同李同
   志(即李韶九)立即执行扑灭反革命的任务,不可有丝毫的犹豫」,对「各县各区须大

   捉富农流氓动摇分子,并大批把他们杀戮。凡那些不捉不杀的区域,那个区域的党与政
   府必是AB 团,就可以把那地方的负责人捉了讯办」。①
   李韶九携毛泽东指示信于12 月3 日前往富田,5 日毛又将第二封指示信派两位红
   军战士给已出发的李韶九和省行委送去。毛在信中指示彼等要从已被捉的人的线索中
   「找得更重要的人」,为了督促贯彻两封指示信,毛又派出总前委秘书长古柏赶往富田
   「协助肃反」。
   12 月7 日下午,时任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兼肃反委员会主席的李韶九代表
   总前委,到达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富田,指导江西省行委实施总前委关于肃反的部
   署。李韶九向曾山(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和陈正人面交了毛泽东的指示信,随即将
   省行委和红二十军八个主要领导人段良弼、李白芳、金万邦(省苏维埃政府军事部长)、
   周冕(省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长)、谢汉昌(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刘万清、任心达、马
   铭等人予以逮捕。李韶九对这批同志施用了「打地雷公烧香火」等多种刑法,被打同志
   「皆体无完肤」,「手指折断,满身烧烂行动不得」,有的人被当场折磨致死,而每一
   次用刑都有李韶九在现场指挥。据当时资料记载,被害同志「哭声震天,不绝于耳,残
   酷严刑无所不用其极」。12 月8 日,李白芳、马铭、周冕的妻子来看被拘押中的丈夫,
   也被当作「AB 团」抓起来,被施以严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烧阴户,用小刀
   割乳」。②在惨酷的刑讯下,段良弼供出李文林、金万邦、刘敌、周冕、马铭、任心达、
   丛允中、段起风等「是AB 团首颌,并供出红军学校有大批AB 团」。对于这次刑讯逼供,
   萧克将军在1982 年曾回忆道,「即便过了半个世纪,也不能不令人惨然一叹。我们这些
   『过来人』也觉不堪回首。」③
   12 月7 日至12 日晚,在短短的五天时间里,李韶九(于9 日离开富田)、省苏维
   埃主席曾山和总前委秘书长古柏(于8 日到达)坐镇富田,厉行肃反。曾山亲自审讯段
   良弼,所得结果是抓出「AB 团」一百二十多名,要犯几十名,先后处决四十馀人,27 ④
   其中李韶九在未动身前往东固前亲自布置将二十五人处决。
   在这之前的12 月9 日,当总前委派来「协助肃反」的古柏赶到富田后,李韶九带
   一个排警卫,押着被捕的红二十军政治部主任谢汉昌离开富田,于10 日到达红二十军
   军部所在地东固,立即与军长刘铁超、政委曾炳春研究如何贯彻毛泽东两封指示信,「找
   得线索来一个大的破获」。李韶九、刘铁超、曾炳春根据段良弼、谢汉昌被刑讯后的口
   ① 转引自戴向青、罗惠兰:《AB 团与富田事变始末》,页98。
   ② 〈省行委紧急通告第九号〉(1930 年12 月15 日),转引自戴向青、罗惠兰:《AB 团与富田事变始未,页105。
   ③ 〈萧克谈中央苏区初期的肃反运动〉,载中国革命博物馆编:《党史研究资料》,1982 年第5 期。
   ④ 曾山:〈为「富田事变」宣言〉(1931 年1 月14 日),转引自戴向青、罗惠兰:《AB 团与富田事变始未》,页105-106。
   @@@
   
   19
   供,认定红二十军174 团政委刘敌是AB 团分子。但因李韶九与刘敌是同乡,李韶九虽
   然在谈话中已点出刘是AB 团分子,但是并没有立即将刘敌逮捕,只是「采用软硬兼施
   的方法」,迫使刘敌自己供认。刘敌在富田事变后,写给中央的信中承认他在同李韶九
   谈话后,即有了发动事变的念头。刘敌并在信中陈述说,他一向知道「李韶九是素来观
   念不正确,无产阶级意识很少的一个惯用卑鄙手腕,制造纠纷」的人。为了躲过马上就
   要降临的刑讯逼供,刘敌改用长沙口音对李韶九说,「我是你老人家的部下,……现在
   幸喜你老人家来了,我只有尽量接受政治教育,承认错误,我相信毛泽东同志总不是
   AB 团,军长总不是AB 团,我总为你三位是追是随,我个人还有什么呢。」李韶九见刘
   敌这番表态,就放刘敌回去了。①
   12 月12 日,富田事变爆发。这天上午早饭后,刘敌同独立营长张兴、政委梁学贻
   秘密开会商量应对李韶九的措施。三人一致认为,红一方面军总前委来抓AB 团是打击
   赣西南党的干部「阴谋计划的组成部分」,为了防止阴谋得逞,决定立即逮捕李韶九和
   红二十军军长刘铁超等人。会后,刘敌即至独立营对战士进行鼓动,率领全营红军战士
   包围了军部,逮捕了军长刘铁超,释放了谢汉昌等人,李韶九被捉后逃走,军政委曾炳
   春也跑回家乡躲避。傍晚,谢汉昌、刘敌率红二十军军部直属独立营冲到富田,包围了
   省行委和省苏维埃政府,释放了在押的段良弼、李白芳等「AB 团分子」七十馀人。中
   央提款委员易尔士(刘作抚)也被捉了起来(次日即被释放,并被邀请在群众大会上发
   表演讲)。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趁乱逃出富田,跑回家乡。古柏也从「肃反机关跑了
   出来」。②古柏之妻曾碧漪、陈正人之妻彭儒均趁黑夜逃走。这就是震惊江西苏区的富田
   事变。
   富田事变发生后,谢汉昌、刘敌等把所率领的红二十军带到赣江以西湘赣苏区永
   新、莲花、安福一带,继续展开土地革命,并在吉安县永阳成立了「江西省行动委员会」
   和「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谢汉昌、刘敌采取了四项紧急措施:
   一、派遣段良弼携二百斤黄金紧急赶往上海(实际带到上海中央的只有「几十两」),
   ③向中共中央汇报赣西南「肃AB 团」及富田事变经过,请中共中央裁决。
   二、通缉曾山、陈正人、古柏、李韶九。省行委认为,曾山等配合李韶九滥抓「AB
   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缉拿归案。
   三、争取赣西南特委下属的湘赣苏区西路行动委员会书记王怀的同情与支持(1930
   年12 月9 日,毛泽东的老部下,原省行委常委、宣传部长陈正人率一个排兵力去西路
   行委,贯彻总前委两封信的精神,准备逮捕行委书记王怀,但未果)。在王怀领导下的
   河西苏区、红二十军的反毛行动受到普遍同情,王怀的观点——红二十军行动不是反革
   命行为,而是「工人阶级路线与农民路线两条路线斗争」,被迅速传播开来。富田事变
   ① 刘敌:〈给中共中央的信〉(1931 年1 月11 日),转引自戴向青、罗惠兰:《AB 团与富田事变始末》,页107-108。
   ②曾山:〈赣西南苏维埃时期革命斗争历史的回忆〉(1959 年6 月12 日),载陈毅、萧华等:《回忆中央苏区》(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981 年),页21-23。
   ③ 参见张国焘:《我的回忆》,第2 册(北京:现代史料编刊社,1980 年),页484;另参见何盛明:〈陈刚〉,载《中共党史人物传》,
   第34 卷(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 年),页211。
   @@@
   
   20
   当事人之一的曾山,在几十年后对此还记忆犹新。他说,当时「河西苏区党员和群众的
   思想极端混乱,甚至还影响到河东苏区部分人民和部分党员的认识也逐渐模糊起来」。①
   由此可见,当年毛泽东的极端行为造成的影响是何等广泛。
   四、公开打出反毛泽东旗帜,并试图争取朱德、彭德怀、黄公略、滕代远的支持。
   谢汉昌、刘敌在向赣江西边转移途中,张贴大量标语和《告同志和民众书》,指责毛泽
   东有「党皇帝思想」,宣称「党内大难到了」并提出「打倒毛泽东,拥护未、彭、黄」
   的口号。12 月20 日,谢汉昌、李白芳、丛允中等在永阳镇写了《致朱德、彭德怀、黄
   公略、滕代远信》,这封信一方面谴责李韶九大抓AB 团,对同志滥捕滥杀,同时又抨击
   总前委偏护李韶九,还附上了伪造的《毛泽东给古柏的信》,离间毛与朱、彭、黄的关
   系。
   《毛泽东给古柏的信》普遍被认为是一封伪造信,当事人彭德怀的证据可能最有
   说服力。数十年后,彭德怀在狱中写交待材料回忆此事时说:「这封信是富田事变的头
   子丛允中写的,他平日学毛体字,学得比较像,但是露出了马脚——毛泽东同志写信,
   年、月、日也是用汉字,不用罗马字和阿拉伯字。」
   这封伪造的毛泽东致古柏的信,自1930 年代后,一直未予公开,直到1985 年江
   西出版的一本有关中央苏区的历史著作中才首次予以全文披露:
   古柏同志:
   据目前各方形势的转变,及某方来信,我们的计划更要赶快的实现,我们
   决定捕杀军队CP与地方CP,同时并进,并于捕杀后,即以我们的布置出去,仅
   限三日内将赣西及省行委任务完成,于拷问段(指段良弼——引者注,下同)、
   李(指李白芳)、王(指王怀)等中坚干部时,须特别注意勒令招出朱、彭、
   黄、滕系红军中AB团主犯,并与某方白军接洽等罪状,送来我处,以便早日捕
   杀,迅速完成我们的计划,此信要十分秘密,除曾(指曾山)、李(指李韶九)、
   陈(指陈正人)三人,任何人不准告之10/12毛泽东。②
   朱德、彭德怀、黄公略闻知此信有不同的反应。朱德随红一方面军总前委驻在黄
   陂,没有直接领军,因此「离间」能否成功,关键在于手上握有一万兵力的红三军团司
   令员彭德怀及其副手黄公略。
   1930 年12 月中旬,彭德怀接到谢汉昌等人的信并《毛泽东给古柏的信》,当即作
   出判断,认定此是「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险恶阴谋」,彭德怀迅速草拟一份「不到二百
   宇的简单宣言」,宣称「富田事变是反革命性质的」,表示三军团「拥护毛泽东同志,
   拥护总前委领导」。
   至于黄公略的态度则较为暧昧,据彭德怀回忆:“我讲这段话时(指彭分析《毛
   泽东给古柏的信》是伪造的假信)黄公略来了,大概听了十来分钟就走了。会后我问邓
   ① 曾山:〈赣西南苏维埃时期革命斗争历史的回忆〉(1959 年6 月12 日),载陈毅、萧华等:《回忆中央苏区》(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1981 年),页21-23。
   39 《周恩来年谱》,页192。
   ② 见戴向青:《中央革命根据地研究》(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5 年),页252。
   @@@
   
   21
   萍同志,公略来干吗?邓说,他没说别的。只说:‘老彭还是站在毛这边的。’他就走
   了。”①
   在彭德怀的解释和说服下,红三军团的「情绪转变过来了,把愤恨转到对富田事
   变」,彭又把部队开到距黄陂总前委所在地十五里的小布,亲自请毛泽东来三军团干部
   会上讲话,以表示对毛泽东的坚决支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