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1945年8月—9月
   
    
   
   1945年8月1日

   
   日本内阁首相、海军上将铃木说:“我们将坚定地向前进,把战争打到底!”
   
   贝当在受审。根据新闻记者所说,这位前元帅自从被逮捕以来一直表现出可耻的懦怯。
   
   宣传部长王世杰已被任命为中国外交部长。
   
   美国对中国采取的帝国主义政策已经暴露出来,尽管中共领导还不愿同美国人断绝关系。事实上,这是在中国和远东局势依然未定的时候保证与美国保持有力联系的一项“长期政策”。中共领导人希望美苏之间发生利害冲突,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就有很大的可能从一方得到武器或其他援助,究竟从哪一方得到,这是无所谓的。
   
   按奥尔洛夫的看法,毛泽东的周期性抑郁症是由中枢神经的过度紧张引起的。
   
    
   
   1945年8月2日
   
   昨天,美国人以89架飞机组成一队的机群轰炸东京。在21天里,同盟国击沉和击毁了1035艘日本小登陆艇,打下和破坏飞机1278架。
   
   战斗在下缅甸继续进行。
   
   西班牙政府将引渡赖伐尔。
   
   对贝当的审判推迟了。
   
   根据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决议,要解散这个党在军队中的政治机构。
   
   中国的最高国防委员会在7月31日承认了联合国宪章。这个决议将交由立法院(国会)批准。
   
   美国人推迟遣返苏联公民。
   
   重庆军队已在所有战线上加强作战。
   
   日本人正在缩短防线,他们把战斗部队缩拢到比较小的地区。这样,日本人在陆地上的抵抗并没有削弱。日本人为守住每一个重要阵地而作战。
   
   东京的计划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通过顽强的抵抗迫使其敌人放弃叫他们无条件投降的要求。日本军事当局害怕遭到法西斯德国及其领导人的命运。
   
   盟国对这种“牺牲惨重的”进攻战感到惊恐。现在,他们估计进攻过程中要损失50万至100万官兵。美国人在为取得最后胜利所要付出的代价发愁。日本拼死作战,要打到最后一个人。盟国威胁日本说,要对它进行更厉害的封锁。
   
   美国电台广播说:“日本人现在营养不良,还挨饿,以后更会吃到这种苦头!”
   
    
   
   1945年8月3日
   
   三大国波茨坦会议于昨天结束,主要议题是商定根除德国军国主义和纳粹主义的措施和标定欧洲各国在战后的边界。
   
   对希腊的民主主义者又来了一次恐怖行动。
   
   在南斯拉夫,对罪大恶极的歹徒德拉扎·米海伊洛维奇的审讯已经开始。
   
   重庆军队已收复广东省的平陆县。日本人顽强抵抗。
   
   美国人报道,他们的喷气式飞机进行试飞,时速达550英里。
   
    
   
   1945年8月5日
   
   驻华美军总司令魏德迈将军说,美国登陆部队正在完成作战准备。
   
   几天来,东京没按惯例广播战报。
   
   当前重庆报纸上经常提到的问题之一是在十一月召开国民大会。观察家们说,大会将制定出一部宪法,结束一党制。这些观察家表达了政府的观点。
   
   蒋介石政府的官方路线是要召开国大。
   
   爱、憎还是容忍,这一切都以取得贸易、投资和利润的好处为转移——这就是美国外交的不可改变的原则。毛泽东乐意接受美国人这种处理问题的办法。这可以拿毛与约翰.谢伟思的谈话,以及中共中央主席与美国人的其他坦率的谈话来证明。更有甚者,毛泽东打算向美国保证它与中共结盟的政治利益!
   
   毛泽东拼命想摸到莫斯科的意图,同时在未来阶段的对日战争中迫使莫斯科以某种方式积极干预中国的内部事务。他梦想用红军来摧毁与战区地带接壤的国民党的军政机构。他要使苏联与国民党发生冲突。如果这一着不成,他就想撇开红军,建立新的中共军队,重新装备他的武装力量,占领中国新的广大地区。所有这些方案都是或多或少地以苏联和国民党发生军事冲突为前提条件的。
   
   对毛泽东来说,我们并非他思想上的同盟者,而是他想用来达到其个人目的的工具。中共中央主席在同我谈话中强调说:“太平洋问题的解决与我们是有着利害关系的。”
   
   在这一切问题的背后存在着苏联与美国发生冲突的危险。
   
   毛泽东认为,形势可能会很快朝着他的目标发展。这种形势使他飘飘然了。
   
    
   
   1945年8月6日
   
   远东的战争接近结束,这就是说我不久就可以回家了……那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哪!很快我就可以拥抱我的孩子和玛丽亚了。我离家时尤拉还很小,才六岁,他还认识我吗?
   
   四年中,我只接到过一次家信。
   
    
   
   1945年8月7日
   
   所有的美国电台都报道说:昨天已向日本投了第一枚原子弹,相当于两万吨TNT。杜鲁门总统说整个日本行将成为废墟。
   
   原子弹扔在广岛,爆炸后,全城笼罩在一片浓烟烈火之中。
   
   大会上那些理论水平低得可怜的发言,不禁使我回想起我在1942年“洗脑筋”高潮时所作的结论。
   
   中共干部的文化水平离要求还很远。谈不上受过什么基础扎实的教育,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只是在形式上被接受。这不叫教育,而是一种非常肤浅的速成的理论训练。大部分工作人员满足于简单的学童式的训练,在这同时,则是有组织地自然而热心地接受“毛的思想”,因为这是盛行于这个国家的小资产阶级思想的精髓。
   
   十月革命的胜利和共产国际的活动导致了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可是,后来共产国际经常受到各种小资产阶级朋友的激烈的反对。当然,这里有社会经济的原因,可是帝国主义把它变成了殖民地的中国,人民处于文盲状态,很多世纪以来国家是落后的,这种情况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至于说到中国共产党,它是软弱的,思想上动摇不定,而且绝不是统一的。
   
   这里的人们背诵着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观点,把它们当作抽象的教条来背诵。党内只有几个人有权阐述马克思主义是否“适合于中国革命”,对其他人来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好比是赞美诗。结果,马克思主义思想就与民族主义的、无政府主义的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溶成一体了。
   
   中国不像俄国,缺少一批在传播马克思主义方面起过重大作用的党的知识分子。
   
   大、中、小学的教育还带着中国封建落后的痕迹,充满着过去那个时代的残余。中国几百年来按照传统的做法,凡属有生命力的思想统统都为教条所扼杀。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这一切使他们误解了并进而歪曲了共产国际的活动。
   
   深深扎根于中共党内的各种机会主义倾向是由中国和整个世界形势发展的特点造成的。日本对中国的长期侵略与当前的世界大战给共产国际的活动造成了极大障碍,相反却使各种机会主义理论得以蓬勃发展,降低了马克思主义思想水平,造成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作功利主义的理解并把它庸俗化的现象。
   
    
   
   1945年8月8日
   
   就波茨坦会议的结果发表的评论真是数不胜数。
   
   美国人在8月6日用超级炸弹这种崭新的武器轰炸了日本。杜鲁门和艾德礼就此发表了谈话。
   
   所有电台从早到晚都在广播对广岛的原子弹轰炸。美国电台说,这个城市已被彻底摧毁!
   
   在中国沿海的日本阵地受到同盟国从航空母舰起飞的机群的袭击。
   
   国际军事法庭已经组成。
   
   昨天,中国政府领导人宋子文由外交部长和一批高级官员陪同又到莫斯科去了。斯大林接见了宋。
   
   毛把“党内的巨大变化”归功于整风运动,他在5月25日的讲话中提到了“长达三年的整风运动”。这就是说,中共中央主席认为这次镇压运动从1942、1943、1944年一直持续进行到这次代表大会。这也就是说,我的看法是对的——他还用整风的办法对大会代表“洗脑筋”。
   
   对毛泽东歌功颂德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了。他现在被称作“中国革命的旗帜”,使中共不受“小资产阶级工贼”侵蚀的救星。更有甚者,所有不同意他的人都被视为反毛主义者而受到镇压。洛甫5月2日的讲话无疑已说明这个问题:只有“系统地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著作”才能掌握革命理论,才能发扬“无产阶级革命精神”,只有毛泽东的著作才是必读的重要著作!
   
   对这次代表大会,中共中央主席会感到得意的。
   
   毛泽东生就是个演员,他懂得如何掩饰感情,即使在熟人面前也能机灵地扮演他所需要的角色。有时他耍弄人,可是装得很认真,事后他还要问问人家他装得像不像。
   
   和毛泽东一起上街,边走边谈,他在阳光中眯着眼睛,心满意足。代表大会以后,他情绪很好。他还跟往常一样敞着上衣领子。他谈了党的团结问题。这个“团结”的公式是毛泽东用来掩盖他在夺权斗争中的残暴行为的。
   
    
   
   1945年8月9日
   
   苏联政府昨天通知日本驻苏大使,苏联从8月9日起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
   
   日本政府在7月中旬曾要求苏联对远东和平问题进行斡旋。美国、英国和中国的驻莫斯科大使都接到过日本政府有关这个要求的通知。
   
   土地问题不断引起革命的形势。国民党是不愿侵犯地主财产的,将来也不愿这样做。这说明土地革命迫在眉睫。毛泽东是估计到了这一点的。
   
    
   
   1945年8月10日
   
   我军已穿越苏满边境,在广阔的战线上作战,日本的钢筋水泥防线已从滨海省突破。在哈巴罗夫斯克地区,我军巳强渡黑龙江和乌苏里江,进入战斗。
   
   蒙古人民共和国已向日本宣战。
   
   昨天,美国人又投了一颗超级炸弹,长崎现在也成了废墟!这种新的毁灭性武器的出现将根本改变战争的特点。
   
   苏联参战在中共领导人中引起了混乱。在这里谁也没有料到苏联军队竟能如此迅速地从德国挥师远东,而且其打击力量又如此之大。红军已摧毁了日军防线。
   
   这种混乱清楚地说明中共领导人又犯了“老毛病”——对苏联潜力估计不足。这不是什么误解,而是一种“毛病”,病根就在于他们违背了国际主义和看不见苏联的现实。
   
   中共领导人纯粹是用算术的方法来给苏联算命的——苏联在对德战争中遭受了重大损失,这说明苏联已一蹶不振,在短期内不可能作好与日本开战的准备。在这方面,他们忽视了苏维埃制度不同于其他制度的质的特点。
   
    
   
   1945年8月11日
   
   我军穿过泰加森林,走过无路可通的地带和没有水的大草原,翻山越岭,一路向前推进。关东军已陷于混乱局面。
   
   艾森豪威尔到莫斯科作友好访问。
   
   红军在满洲和从外贝加尔地区发动的攻势使中共中央主席目瞪口呆。由于中国形势急剧变化,需要立即采取重大决策,而中共中央主席却完全不知所措,几乎吓昏了。
   
   这几天,毛的懦夫本性暴露得特别清楚,他往常那种皇帝的威风早己不知去向了,我看到了一个意志薄弱的渺小人物。从一切表现来看,他简直都要吓瘫了。
   
    
   
   1945年8月12日
   
   日本通过其在伯尔尼的使馆宣布它向所有的交战国无条件投降。
   
   毛泽东在和我的一次谈话中说,苏联现在或将来应该向中国提供无偿援助。中共和联共(布)目前和将来的关系全都靠这样一点来决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