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1945年5月
   
    
   
   1945年5月1日

   
   陈毅和高岗在大会上发言。
   
   高岗尽管有过一段悲惨的经历,但还是和蔼可亲。他跟人交往没有露出一点意志消沉和不相信人的样子。他喜欢听人讲笑话,自己也爱讲笑话。他那非凡的韧性是惊人的——不是忍耐,而是有韧性。他在康生的委员会中表现克制,近乎消极。
   
   洛甫,1925年入党,党的高级工作人员之一。1931年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35年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学过工程、文学、社会政治学方面的学科,是一位有文化的党的工作者。翻译过列夫·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王尔德等人的著作。作过出版工作。以后,任中共中央主要机关刊物《红旗》和《斗争》编辑。曾在莫斯科留学数年。他是“莫斯科反对派”的积极成员,1942—1944年挨过整。
   
    
   
   1945年5月2日
   
   洛甫今天在大会上第一个发言。
   
   接着洛甫,第二个发言的是康生。康说了两个问题:一、作为现阶段中心的农民问题;二、特务问题;1.日本对中共根据地的军事情报活动;2.国民党的情报活动;3.国民党与日本人在训练间谍方面的合作;4.美国和国民党特务机构之间的合作。
   
   我是大会上惟一的苏联观察员。当前的中共代表大会是一次特别的大会,从一开始就已经很明显,大会旨在确立毛泽东的独夫统治。
   
   德国电台宣布了希特勒的死讯。假如这是真的,那就有点不公平了。穷凶极恶的罪犯逃过了人民的审判。
   
    
   
   1945年5月3日
   
   博古在大会上发了言。然后,彭真也发了言。后者的发言是有关城市工作和把工作重点从农村转移到城市的问题。
   
   目前没有时间对洛甫的讲话作详细分析,但是可以初步提出几点粗略的结论:
   
   1.整风按“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的精神改造了洛甫的思想。(“以前我的声誉受了我的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影响……只是由于进行了整风……我才彻底学习了毛泽东同志的作风和思想。”)
   
   2.他在发言中极其清晰地描绘了党内斗争。什么都说到了:反李立三的斗争,反对毛泽东在富田时期的机会主义的斗争,国际主义者的暂时胜利,毛泽东为了实行“现实的马克思主义”对中共党内的“教条主义”进行的有组织的摧残。(“对所谓反革命的斗争,其方式是错误的”等等。)
   
   3.对苏联培训国际主义干部所起的作用进行了污辱性的谴责,这反映了毛泽东的观点。他试图以诽谤苏联的教育制度,也就是拒不承认联共经验有任何价值,来向毛邀宠。(“我学得了教条……”等等)。
   
   4.宣布毛泽东的“马克思主义”是惟一适合于中国国情的革命哲学体系,把马克思主义和毛主义看作一回事。(“我要是成不了毛泽东同志的学生,那么谁都可以认为我不是个马克思主义者。过去,我们读了点马克思的著作,用来骗了人。将来,我要非常注意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学说。”)
   
   5.为毛泽东(从富田到整风)的所有镇压措施辩护!毛泽东想从这位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过去著名的国际主义者和王明的战友身上得到的东西几乎都得到了。
   
   6.但是,最惊人的是,洛甫建议“党内经常进行整风”,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名义不断整风。(“我过去以为掌握毛泽东思想并不难,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我一直坚持学习,力求逐步掌握毛泽东同志的思想。”)
   
   7.洛甫给他自己的朋友当头一棒,存心不良的、不公平的一棒。他不仅自己谴责王明和他以前的朋友,而且让整个党来对付他们。(“像我这样的一些人对领袖、对中国革命问题有着共同的观点。宗派主义就是这么产生的……他们想要分裂我们党,干出国民党特务干不了的事情来。我们党内有一种反对毛泽东同志的倾向,这有文件可以为证。”洛甫指的是王明和王稼祥致中共七大的信件。)
   
   8.他歪曲党的历史来讨好毛泽东。
   
   9.他肯定党的新的性质,新的关系(这实际上过去几年已在形成)。这就是对毛泽东及其追随者阿谀奉承,卑躬屈膝。这是为了证明毛泽东“一贯正确”,而号召放弃人的尊严。就这样,洛甫走到了把毛泽东看成是中国革命史上无与伦比的“天才”的地步。
   
   10.他极力贬低马克思主义的价值。据他说,没有“毛泽东思想”,马克思主义对中国革命是没有用的。(“怎样才算诚心诚意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著作呢?”)
   
   11.他乞灵于伪造。他把典型的小资产阶级思想,简直是把不要个人尊严,说成是中共党内的“无产阶级思想”。在代表中实际上几乎没有人是和工人阶级有联系的,因此,说“无产阶级思想开始在我身上形成和扎根”是一派胡言!在形成和扎根的是毛泽东思想,而不是马克思主义。
   
   12.整风的成果——人们精神的惊人堕落,个性的泯灭,这就是整风(“洗脑筋”)的总的特点。
   
   刘少奇和周恩来暗中一直在勾心斗角,双方肆无忌惮地相互拆台。这场残酷的权力斗争是在毛泽东暗中纵容下进行的。要是有什么能使周和刘联合起来的话,那就是他们对康生的近乎憎恶的敌意。
   
   健壮的贺龙甚至更发福了。这人生成是个乐天派,勇敢得像传奇人物。见过他打仗的人说他根本不知道害怕。
   
   他嗓门大,笑声高,因而往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他很爱打扑克,一打就是个通宵。他饮酒作乐,爱开玩笑,发起脾气来很可怕,可是脾气一下子也就过去了。他会一下子从他的部下中间挑出个会说故事的来,指派他做指挥员或自己的随从人员。
   
   这个打起扑克来不要命的人随时都准备出发作战。他治军纪律森严,是八路军中深受人们敬爱的高级军官之一。
   
    
   
   1945年5月4日
   
   据外国电台报道,5月2日晚攻克柏林。
   
   驻意大利的德军,于5月3日投降。
   
   旧金山国际会议在继续进行。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建立联合国组织,并任命国际军事法庭的成员,这个法庭是为审判法西斯主要战犯而建立的。
   
   世界各国的电台都一再播送希特勒的死讯。一名德国海军上将接管了他的权力。
   
   今天大会上第一个发言的是聂荣臻。
   
   1919—1921年,聂荣臻在法国和比利时留学,以后又在莫斯科一所军事学院读完一期短训班。现在他是晋察冀边区部队的司令员。这是中共最强大的解放区,最近大大地发展了。
   
   第二个发言的是杨尚昆。
   
   杨尚昆过去是王明的亲密同事。他在中山大学毕业后回国。他在军队中担任重要政治职务,有一段时期是中国红军政治部代主任。现任中共华北局书记。
   
   陈云继杨尚昆发言。
   
   陈云从1934年起一直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他到过苏联几次。现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
   
    
   
   1945年5月5日
   
   人们从洛甫、聂荣臻、杨尚昆和陈云的讲话中能得出明确的结论。
   
   中共中央主席从共产国际自行解散一事中得到了一切可能得到的利益。共产国际自行解散的决议本来是鉴于各马列主义革命党本身已经成熟而作出的,实际上却让中共党内的民族主义分子松开了手脚。
   
   共产国际自行解散之后,国际主义者的任何一点独立性都遭到了压制。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形势,以及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在这样的形势下不可避免地就自行解散作出的决定,使毛泽东在中共党内推行他自己的路线的机会大大增加了。
   
   共产国际自行解散的决定一公布,毛泽东认为机会来了,他可以泰然地贯彻旨在加强他个人权力的任何政治决议了——从整风的狂热中,从中共领导人与美国人谈判表现出来的不体面的行为中,以及从现在大会的发言中,这一点看得特别明显。
   
   第二次世界大战充满了艰难困苦,但它对毛泽东个人来说却真是天赐良机。用一套套争取中国民族解放的口号作掩饰来迅速地从思想上改造中共面貌的条件创造出来了。事实上,“现实的马克思主义”在这段时候成熟了,定型了。大会的每一篇讲话实际上都证实了我的结论。
   
   另一方面,共产国际自行解散的决定使毛主义的实质明显地暴露出来了。原来在暗中推行的宗派主义和分裂的政策现在是横行无忌,并已开始迅速地改造党。
   
   强有力的中国民族解放运动是影响苏联领导人立场的一个重要因素。中国人民的斗争不会得不到苏联的支援。毛泽东深知这一点,并以此进行投机。
   
   当前的大会终于使我相信,毛泽东是个老谋深算、生性自私的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世界各国人民包括中国人民在内都是一场灾难,但是,它对毛泽东来说却是天赐良机。毛泽东的政治目的在忧愁、烦恼、冲突和政治危机中比较顺利地开辟着道路。这是条通向权力的道路!
   
   古希腊人明智地说过:人是一切事物的尺度。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毛通过玩政治、使诡计和撒谎极其精确地在创造他自己的世界——一个没有欢乐、只有民族主义以及与之俱来的暴力的世界。
   
   评聂荣臻的发言:
   
   1938年5月,日军为夺取武汉三镇发动了攻势。可是,战斗出现了相持局面,打得很残酷。日本人随即改变计划进攻广州。10月22日,广州沦陷。
   
   日本军方看到欧洲的慕尼黑协定,希望在远东如法炮制,也就是说,取得世界主要强国的同意,瓜分中国,使东京得到好处。日本法西斯希望东方的张伯伦和达拉第之流也能够劝说中国政府投降。东京本来指望,反苏的资本主义世界列强只要能够促使德国和日本去反对苏联,会不惜采取任何下策。
   
   可是,中国的战斗在继续。
   
   10月底,日军进入汉口,蒋介石政府被迫撤离该城。不久之后,重庆成了中华民国的陪都。
   
   1938年11月,中国国民参政会第二次会议号召总动员。中国人民不愿受日本奴役。虽然国民党右翼分子施展了阴谋,但是中国政府还是被迫考虑人民的情绪。“东方的慕尼黑计划”显然没有搞成。
   
   日本陆军在夺取广州和武昌的作战中遭受了巨大损失,因而攻势放慢了,但是这还不是放慢攻势的主要原因。日本夺取了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之后,在为发动反苏战争作准备。它对苏联的远东部分和西伯利亚早已垂涎三尺。某些资本主义强国对日本与对法西斯德国一样采取了绥靖政策,从西方和东方同时出击来打垮苏联的计划特别合他们的心意。在西方,慕尼黑协定松开了希特勒的手脚。张伯伦和其他反动政客毫不怀疑希特勒即将东进了。
   
   日本也开始削减对中国的作战活动,以便腾出力量来准备进攻苏联。
   
   聂荣臻在中共代表大会的讲台上宣称“把政治问题和军事问题联在一起”是个错误,1938年日本急剧削减在华作战活动之后我们就不应该再打了。可是,恰恰就是在那时候日军在哈桑湖和哈勒欣河地区进行了人所共知的挑衅。
   
   聂荣臻宣称这是“有利于搞慕尼黑”,也就是说,有利于其他某些国家。他又说“我们当时应该停止对日作战,只打打游击”,就像毛主席当时所坚持的那样。这就是说,八路军和新四军的作战行动是不必要的,以后的“百团大战”也是不必要的。让苏联尽量想法去摆脱困境吧——他的讲话就是这个意思。他说的,正是苏联历史上一段非常紧张的时期——伟大的卫国战争前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