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姜维平文集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职?
   姜维平
   据博讯网1月2日发布的消息,重庆市公安局长、副市长王立军因腐败、刑讯逼供被免去公安局长的职务,中纪委已经立案调查。据悉,王立军的腐败从辽宁就开始,而刑讯逼供多和重庆任期有关。接着,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微博称,近日市委决定,王立军同志不再兼任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以副市长身份分管联系经济领域工作。
   这就是说,重庆打黑“黑打”倍受外界指责,终于引起了中南海高层的重视,是丢车保帅也好,是顺藤摸瓜也好,反正都清晰地表明了:薄熙来搞的“二次文革”,以“唱红打黑”为标志,搞得鸡飞狗跳,天怒人怨,已经宣告失败。
   显然,“唱红”的失败是在去年6月10日“逼宫”的时候,而“打黑”运动,由于中共基于维稳,有多位领导前往重庆力挺而延续至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徇私枉法,破坏法制程序,掠夺民企资产,公报私仇等问题,也渐次浮出水面,从获释后在北京提出申诉的律师李庄,到流亡海外大声喊冤的民企老板李俊,从朱明勇律师提供的樊奇航被刑讯逼供的录像,到成都军区消息人士点破的“3,19枪击案”的疑点,已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证据链:薄熙来为谋上位收买和操控王立军,不仅有假公济私的贪腐行为,而且,以文强案绑架了公检法司等,拼凑了数百个黑社会,虚构大批保护伞,通过把众多富豪和一般性刑事案件强扭在一起的办法,大搞刑讯逼供,张冠李戴,移花接木,暗渡陈仓,制造了一系列冤假错案,引起了蔓延全国的“跑路潮”,葬送了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重庆30年的经济成果。

   我认为,中央高层下令调离王立军,是想向外界明确地表示:中国将继续走对外开放的路线,不会像重庆那样搞“二次文革”。既使不整肃薄熙来,也不可能让他入常,而王立军枉法和贪腐的问题,将继续立案查处,很可能成为替罪羊。
   那么,王立军真的像重庆媒体吹捧的那样,是公而忘私,忌恶如仇的“打黑英雄”吗?让我们用事实来说话。
   
   重庆消息人士提供了一封重庆公安局特邀监督员季鉦瀚,给王立军局长获任副市长的祝贺信,我认为这是一把锁钥,它可以打开王立军见不得人的私心,也能拨开重庆政坛的迷雾。信是这样写的:
   尊敬的立军副市长:
   今日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立军局长全票通过荣升副市长,此乃众望所归,既是巴渝百姓对立军局长这几年在重庆的工作的充分肯定,更是巴渝百姓的大喜和福音。我以普通百姓和重庆市公安局警风监督员的双重身份,深刻地体会和感受到这几年来立军局长为了建设“平安重庆”所付出的辛勤工作,在此致以深深的谢意!
   并恭贺立军副市长:
   英才得展,大展鸿图
   高瞻远瞩,步步高升
   此致
   敬礼!
   季鉦瀚:
   市局第三届121号特邀监督员
   重庆中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
   二〇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
   试问,作为一个重庆政协委员和监督员,就这样监督公安局长吗?他为什么要肉麻地吹捧王立军?重庆知情者说,薄熙来和王立军打掉了与自己对立的黑社会,但保护了另一批真正的黑老大,而季钲瀚就是重庆的黄金荣。一方面,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薄熙来,王立军要通过季老板的舌头,了解情况,寻找富商和政敌的把柄和金钱,以便抢钱买官,力搏上位;另一方面,在山城商海郁郁不得志的季钲瀚,忌财妒富,结怨很深,他想利用公权力,打击生意对手,以便名利双收,于是,他们狼狈为奸,一拍即合,共同谋划了所谓“打黑”运动。
   重庆消息人士说,季钲瀚早年在裕德池不仅开赌场,而且养小姐,从事色情行业生意,后来与地方官员勾结,倒买土地,串通投标,聚众赌博,发了大财,他不仅随身带领六七个持枪的保镖,打手,四处招摇,牵线搭桥,从中渔利,而且,还在2003年,把公安局治安总队特业科的警察王虎打伤,却经文强的部下李弘摆平,平安无事,试问,王虎等人去查处季钲瀚的涉黄涉赌问题,难道不是依法办事吗?王立军强力下令有关方面,把李弘判了两次刑,其目的是剑指政敌文强,为季钲瀚封堵知情者的嘴巴。而季老板比谁都黑,却能独善其身,是因为他主动当了“污点证人”,投靠了新的主子。
   于是,当文强等保护伞倒下之后,薄熙来,王立军成了“黑老大”季钲瀚的新的保护伞,他更加肆无忌惮地从事赌博等非法活动,目击者说,季钲瀚经常光顾四家酒店:万豪,洲际,希尔顿和金科,其中,他带领多名保镖和马仔,在金科酒店的四楼包了三个房间,专门聚众赌博,参加的重庆富豪有黄某,刘某,张某,涂某等多人,动辄赌资上亿元,季钲瀚赢了同创老板张明宇的钱数千万元,有一次还赢了另一个老板的一家双语学校和一个位于贵州的媒矿,同时,他还组织大批重庆老板去澳门赌博。
   为什么这样猖狂的黑老大,薄熙来,王立军不下令抓捕呢?原来,他们是一伙的,季钲瀚称公安局长为“立军”,对其“招之能来,挥之即去”,他经常当着一些老板的面,给王立军打电话,以显示自己吃得开,而王立军确实也言听计从。
   反过来,王立军从季钲瀚处,也得到了巨额贿赂。消息人士说,2010年夏天,王立军把薄熙来的铁哥们,大连的亿万富豪徐明引荐给季钲瀚,他们在洲际酒店会面,共同商讨在重庆大展拳脚赚钱事宜,王局长还给季钲瀚介绍了赵本山等名人,据称,正因为赵本山和薄熙来走得太近,令中南海高层警觉,下令把他阻挡在春晚舞台之外。此外,有目击者称,2011年4月19日0时10分,律师杨金柱到达重庆机场曾受到人群围攻,而幕后组织者正是季钲瀚。
   至于王立军为什么一定要杀死陈明亮?重庆消息人士说,一是以前季钲瀚与他因生意有强烈的利益冲突和底火,二是专案组在审讯陈明亮时,他检举揭发了季钲瀚许多经济问题,很多事也涉及王立军与薄熙来。因此,王和季连手,操控公检法,忽悠媒体先妖魔化陈,后将其灭口了事。除了陈明亮,对其罪行举报的人,还大有人在,去年和前年,有一个人在“天涯社区”上,不断以笔名发帖子,但每次都被王立军下令删除。『见附件一和附件二』可见他心中有鬼。
   现在,虽然,王立军还以副市长的身份工作,但不再分管公安、国安、司法等部门,这一变化,我看有两种可能,一是薄熙来深知问题严重,“黑打”殃及的人太多,已被蒙受冤屈的人咬住不放,上级有关部门也紧紧盯住,特别是担心被政敌抓住了把柄,所以,他自断其腕,明哲保身,转移视线;二是自身内斗失利,徇私枉法和贪腐之事,已提到台面上“亮剑”,但薄熙来还在硬头皮顶着,先给王立军来个“金蝉脱壳”,以待回旋。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但不论如何,王立军调职是一件大好事,它表明继1983年的全国“严打”之后的又一场“从重从快”的政治运动,像一股红色风暴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了,与25年前不同的是,这回仅在一个城市,险些蔓延全国,但也创造了一系列奇迹:铁山坪成了全国第一个“打黑基地”,它是“没有江姐的渣滓洞”;李庄成了全世界第一个被辩护对象检举入狱的律师;李俊成了第一个军队培养出来的民企“黑老大”,并被迫流亡海外;乌小青成了第一个吊死在看守所里的法官;文强案成了第一个拒不执行异地审判原则的死刑案件;方迪成了全国第一个因“顺口溜”而劳教的人;“3,19枪击案”成了第一个自编自导的电视剧,等等,我坚信:王立军既使被“双规”判刑,也不会成为第一个因刑讯逼供而入狱的干警,但是,薄熙来有可能成为中国第一个因贪腐和枉法而坐牢的太子党。
   2012年2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
   
   附件一:
   wda123xt 回复日期:2009-8-20 16:51:00
   CBN记者用几天的时间找到了王立军所提的该市企业被黑恶势力单笔敲诈金额第二大的那家企业,该企业被黑恶势力一次性敲诈5000万元,被敲诈最多的是一次敲诈1亿元。
   调查显示,重庆财信集团的房地产企业在渝北区某地块,与另一家办公地点在渝中区的季的公司联合搞开发,并为该地块的拆迁等前期工作支付了1亿多元成本,但该地块按照程序仍需要通过土地交易市场公开“招(标)拍(卖)挂(牌出让)
   某黑恶势力获悉此事后,就派人到这块土地的拍卖场上搅局:每次举牌加价600万元,黑恶势力旗下那家公司不断地举牌推高地价——因为A公司已经支付了1亿多元的前期成本进去,因此不得不忍痛应价。
       
   后来A、B公司承受不了,立即通过中间人进行沟通,对方要价5000万元,后以4700万元谈定,A、B公司还应对方要求,找另一个黑老大(该人已落网)做担保,后买地方才如愿拿到该地块。
       
   买地者随后支付了1700万元到黑恶势力旗下公司账户上,但是该公司老板后来越想越觉得憋屈,就拒付,黑恶势力就找到当时负责斡旋此事的B公司老板逼债,并在某夜在重庆市某五星级酒店门口,派几名打手手持长刀追杀B公司老板。
       
   其间,B公司老板被逼无奈,要求在该地块中退股,他先期以现金投入600万元,B公司协助拿地也被折算成相应投资金额,但退股时要求退6000万元。
       
   不过A公司并不认同拍卖场上的交锋这个说法,该公司提供的版本是B公司欠下高利贷,被逼债所以退股这一说法。
       
   A公司某高管8月17日向CBN记者确认了该公司曾向B公司老总支付6000万元这一事实。但他第二天改口称其中3500万元为退股费用,其他是冲抵的往来款。
       
   该高管称自己所在的公司及他本人未受到黑恶势力威胁。但B公司老板在与CBN记者通话多次后,一直拒绝谈及此事,他称,由于追杀他的人大部分都在逃,他自己及家人的生命面临严重威胁。
       
   A公司就是重庆财信集团(老板卢生举),B公司也许是重庆中瀚实业集团(老板季钲瀚)。目的:串通政府官员低价拿地。在竟拍过程中,发现有人竞争后,动用各种关系迫使竞争对手退出竞争。条件是拿4000万元竞争对手退出。结果在拿1300万元后。返悔。竞争对手通过关系找到陈明亮出马,又拿出一块土地作价2700万元了事。现在媒体把他们说成是“正人君子,著名企业”。竞争者成了黑社会。绝对事实真象。电子校项目起拍价1.5亿,就算2.5亿拿到手,明文规定能建22万平方。房建造价22万方最多5亿,加上土地成本就是7.5亿。按现在卖6000一平方计算。能卖13亿。利润在5亿左右。试问做生意的谁愿意退出?????涪陵上来的人。就是凶。没人敢打。这中间他没有违法?腐蚀官员?可是有谁追究呢???????????呜呼。这也算是特色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