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还有戏吗?]
姜维平文集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习近平参加达沃斯,周强何以亮剑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特朗普同意恪守“一中政策”,意义深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还有戏吗?
   
   姜维平
   
   自从王立军私闯美领馆事件之后,有关薄熙来负面新闻和评论多了起来,这与以前有所不同,往日是一种黑白分明的两极,国内媒体大肆吹捧,海外舆论普遍批评,这里的原因除了国内封网之外,还因为多年来,人们对薄熙来并不太真正了解,或者说,是媒体误导了民众,他不仅是中国政治舞台上长于表演的高手,而且,是操控和打压媒体人士的硬手,因此,我认为,现在人们过多地放大和虚夸了中南海权斗的利益纠葛,而忽略了薄熙来,王立军之类人物的恶行与本质,所以,有必要还薄熙来一个真实的面目。

   
   名子中储存的生命秘码
   
   其实,薄一波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他贪恋权利和物质享受,竟出卖恩人胡耀邦,以及以书法作品敛财,就足以为证,所以,他给薄熙来起了一个不吉利的名子,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他叫薄熙来,薄一波家族分工时精于算计,有的抓钱,有的抓权,而薄熙来谷开来夫妇则权钱通吃。
   
   上个世纪80年代初,薄熙来之所以舍弃首都京城下放到海滨小城,一定有精密的多方面考量,赚钱是第一位的,那时,其父在京城给他透露最准确权威的信息,国家即将出台政策,过去的土地国有划拨,将向有偿转让过渡,薄熙来知道这是一个捞金的机会,而北大法律系毕业的谷开来,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她立即注册了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毫不掩饰地在大连做生意,先在大连开发区金丰宾馆,而薄熙来就在对面的管委会所在地----金马大厦办公,他的职务是开发区管委会党委书记,但由于副市长兼管委会主任唐启舜的力阻,谷律师在创业之初赚钱不多,主要是靠薄熙来的旧部,金州的一些乡镇企业,比如,金州一建,阿某滨建筑公司,薄把原属大连国营五家建筑公司的生意,下令全部给了追随自己的民企老板,反过来,这些哥们也对谷开来竭力支持。
   
   与其说谷开来是他们的常年法律顾问,帮助他们打官司,不如说是“打关系”,行贿受贿,利益输送,但毕竟地方小,领域窄,她真正地发大财,还是在90年代中期,薄熙来挤掉了原市长魏富海,当上了大连市长之后,薄熙来和谷开来夫妇明白,光有地皮不行,还得忽悠出价格来,这叫“流油的烤鸭,吊着卖”。
   
   于是,薄熙来提出了建设“北方香港”的口号,使大连土地增值,而他又一只手审批,表面上看,是房地产开发办主任郑惠说了算,实际上,是薄熙来一锤定音,而谷开来,以律师中介代理,法律咨询的名义,不仅中饱了律师所的生意私囊,而且,和美籍华人程毅君合办了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把土地转让,海外招商,工程承揽等几乎所有大项目都囊括手中,谷开来每年赢利上亿元。
   
   早在那个时候,薄熙来,谷开来就展示出贪官的大胃口,当官的“大智慧”,一手捞名,一手要利,并把巨额财产转移到新加坡,美国,香港等地,开办了纽约分所,香港分所,那时,开新闻发布会,谷开来很少露面,叫程毅君代表,他还把谷律师的名片到处散发。而且,两部歌颂谷开来的著作《胜诉在美国》和《我为马俊仁打官司》,把老百姓骗得五体投地,但是,还是一张在人大选举前贴出的漫画最真实:薄熙来背个大麻袋,跑向中南海,满头流汗,袋子里装满了“退税政策”和土地,以及项目,漫画题目叫《薄熙来把大连卖啦,自己买了个官》。
   
   是的,除了夫妇两人演双簧,合伙贪占,还把部分利益拱手送给中南海的高官,陈云的后人建了三屏花园,陈云的后人陈伟利搞了新创公司,集资数千万;王震的儿子建了五彩城;李铁映的儿子李力践搞了房地产开发和贸易公司,即金生企业,占据了丽苑大厦;等等,薄熙来利用手里的权利,廉价批出土地,给了免税或退税的优惠政策,不仅拉拢了一大批对己升迁有利的官员及其子女,而且,结交了许多香港及海外的大亨,前者帮他继续升官,后者帮他安排大后方,薄熙来深知“花无日日好,月无夜夜圆”,这对贪腐夫妇一唱一和,一进一退,一前一后,配合得天衣无缝。
   
   可以说,他们夫妇的贪婪,伴随着权力的每一次升迁,1988年,薄当宣传部长时,谷注册了民俗文化研究所,从与薄熙来密切交往的老板那里拉了上千万的赞助;薄当了副市长,她担任了数以百家的企业常年法律顾问,问啥,还不是索贿?大连律师界资深人士说,律师是打官司的,但有几个人在法庭上看到过她?她长年藏在幕后,搞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如果说,女律师苗松是靠真本事出名的话,那么,谷开来是靠薄熙来的权力走红的,而她的“红”是“红利”。
   
   后来,薄熙来当了市长,她赚得穿金戴银,名车男秘,出游世界,已是空中飞人;薄当了书记,她成了大连的一张最贵的名片,一是行走在江办和薄办之间;她成了一个最富裕的母亲,行走在中国和新加坡,伦敦之间,把薄瓜瓜不仅当成跨世纪的人才,精心培养,而且,当成了藏金纳银的守财奴。除了大连中山区付家庄的中夏苑别墅和西岗区长江路的万达公寓多套房子,以及北京亚运村开来律师所的办公室,还有藏在纽约,香港,新加坡,温哥华等地的无数房产。总之,薄一波的名子起得好,一方面,他们赚足了银子,尽享人间奢华,另一方面,也暴露了薄熙来贪腐的本质,为日后可能遭到清算留下了把柄。
   
   无法无天的公子哥
   
   在长达18年的职业记者生涯中,我接触过许多体制内的官员,从县级到省级,从科级到部级,印象林总,不能磨灭。之所以我不赞成全部抹黑他们,是因为基于丰富的阅历和感同身受,但中共官员像薄熙来这样的无法无天之徒,绝无仅有。他是我见到的最没有法制观念,最横行无忌的官员,随着权利的上升,他的这一思想性格到了重庆达到了极致。
   
   在金县时,他就是以已划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其思想根源来自有二,一是其父薄一波在北京是他最大的保护伞,不论他搞出什么事,都京城有人扛;第二,他刚从牢狱里出来,牢头狱霸的记忆久留不去,所以,他认为纸上的法律条文没有用,只要手里有权就成。
   
   他在最初寻找死党时的举动,就体现了这一点,为了威震老干部顺从他,曾下令公安局,在金县抓捕了非法集资的嫌犯孙洪翔,而剑指杯葛他的大连一些老干部,因为薄知道,孙老板在文革中追随过原大连市委书记胡明。他在银行的大笔贷款都与老干部有关,后来,尽管查出了问题,但老干部没动,重判了孙老板,薄熙来留下了人情,从此,几乎所有的老干部都归顺了他。与此同时,他下令也抓捕了非法集资的女老板孙某,但其姐孙世菊去求情,就重罪轻判,不久放了,从此,孙世菊成了他感恩戴德的大管家----市政府秘书长,直到2000年。
   
   现在,薄是以“唱红打黑”出名的,但上个世纪却是以“唱黄养黑”而发迹的,后来,被枪毙的黑社会老大邹显卫,即“虎豹”,就是薄熙来在金纺一带扶持起来的,他之所以通吃大连黑白两道二十多年,就是因为薄熙来及其公安局的某些官员是保护伞,但是,当“虎豹”在杀人判了死缓还能跑到狱墙外杀人时,谁也保不了他了,于是,在召开严打黑社会的大会上,薄熙来亲自下令给他戴上黑头套,为啥?怕他认出自己,80年代后期,“虎豹”在开发区搞得“一步天酒楼”,薄大哥可是常客啊!现在,如同今日抛弃王立军一样,薄熙来翻脸不认人,令手下的马仔,把旧日的兄弟打傻了,还怕他见到自己,唤醒了记忆。
   
   但是,假如没有薄的下属,无法无天,贪赃索贿,把坐牢的“虎豹”一再减刑,还“保外就医”,他能落个最后被枪毙上墙的下场吗?同样的事例比比皆是:另一个姓王的媒体人士,先是当了几年小记者,有了点小名声,辞职办了所谓的大连名人协会,挂靠在市政协,因为经常吹捧薄熙来,他们一度来往密切,有人指控王某经济诈骗,被公安人员刑拘,其妻托人找到薄,他力挺下令,其关押6个月获释,王为了颂扬薄熙来,竟在《知音》杂志刊文记述薄熙来帮助他的经历,却不知道官员不能干涉司法。尔后,我写的有关“苏军纪念塔”的批薄文章在香港发表,薄熙来属下的国安局特务,通过监听我的电话和审讯我的同事蔡某,得知此素材是于植元提供,薄熙来立即与王某翻脸,原来,于植元是著名的大连书法家,也是名人协会名誉会长,王某是他的下级,于是,薄下令再次把王某以经济诈骗罪判了有期徒刑12年,这一故事连王某都不太清楚,将在日后出版的我的狱中回忆录《活人墓》里,有详细的描述。
   
   一抓一放,抓放自如,全看薄熙来的心情,类似故事多如牛毛,不管有没有证据,不管公检法司走到哪一步,只要反对我,就坚决地抓,狠狠地判;只要拥护我,“黑”能说成“白”,“白”能搞成“红”。而他的马仔-----安全局长万国涛,党委书记车克民,主管副市长刘长德,公安局长孙广田等人,都成了徇私枉法的政治打手,他们根据薄熙来的旨意,为了与政敌---市委书记于学祥,市委常委高姿等人争夺权力,制造了三十多起冤假错案:天天渔港案,韩晓光案,陈德惠案,张步宁安,刘晓滨案,高姿案,王晓君案,董文利案,张成家案,等等,有的轻错判有罪,有的无罪判有罪,其所有案情剑指于学祥等政敌,不仅使多人家属亲友忧愤而死,对政府丧失了信心,而且,破坏和摧毁了大连的司法程序,建立了从刑侦到入狱的枉法追诉“一条龙”完整的体系,使数以百计的好人蒙受文革式冤屈。
   
   由于闻世震等省城高官的力阻,他的无法无天,没有造成像如今重庆这么大的危害,但他的乱法雏形尽显无遗:抓捕“东海渔村”老板张成家,和“天天渔港”的张家四兄弟,以及嘉信国际酒店老板韩晓光,是为了包装拼凑黑社会,进而寻找对立阵营里的“保护伞”:于学祥,高姿,董长海等人,抓捕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晓滨是为了打开让仇人入狱之门,抓捕我等小记者是为了叫媒体闭嘴。。。。。。。但由于种种原因,而没有大获全胜。
   
   当他到了沈阳,级别高了一级,就把大连的故事放大,刘涌取代了张家兄弟,田凤岐取代了刘晓滨,张国光取代了高姿和于学祥,他一路打下去,在江泽民等人支持下,打出了声威,接近了梦想,不想,竟在胡温联手的阻击下,梦折江湖,特别是闻世震的杯葛,使其梦醒时分,未能如愿,没当上封疆大吏,却绕过了辽宁省,夺得了国家商务部长的大权。
   
   呜呼,媒体说谎,老百姓知道啥?还欢呼薄熙来反贪打黑呢,但他自家人的贪,自己死党的“黑”,为什么不打?其指向性执法,无一不以上位为目的。既破坏了民主与法制,又愚弄了老百姓。总之,薄熙来由大连,沈阳两地乱法,尝到了甜头,积累了重庆打黑“黑打”的经验,为日后的疯狂奠定了基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