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的厚与薄]
姜维平文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的“厚”与“薄”
   姜维平
   正当海外媒体对薄熙来的前程纷纷猜测和评说之时,《重庆日报》又曝出新消息,2月23日,市委书记薄熙来、市长黄奇帆、市政协主席邢元敏,会见了来访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原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何厚铧一行,就加强重庆与澳门的合作进行了交流,看来他想安全地软着陆,这一形势,使许多期待他辞职的读者有些失望,其实,猜测中带有真诚和善意的规劝,人们希望中共能够自新和长脸,但薄熙来依然缠绵不去,说明了什么呢?
   报道转述何厚铧的话说,去年重庆之行,印象十分深刻。数月之后,率团再访山城,看到在薄书记的领导下,重庆改革开放又有了新的进步,城市建设日新月异,民生得以有效改善,整个社会和谐稳定,令人钦佩。渝澳两地很有缘分,早年在渝建成的渝澳大桥,已经搭起了两地之间友谊的桥梁。双方经济发展互补性很强,已有不少澳门企业来渝投资发展,此次来访的代表团中,许多都是澳门“重量级”企业家,对投资重庆满怀热情,充满信心。愿充分利用澳门联系葡语国家的优势,推动重庆与葡语国家交流合作,开展双向投资,共谋更大发展。
   官场上总是这么诡异和伪善,明明是用邀请原澳门特首何厚铧的办法,来掩盖和稀释王立军事件的冲击波,明明是以何的全国政协副主席身份来暗示自己的仕途和意向,明明是流露出内心的恐惧和焦虑,明明是乱了方寸,臭了名声,却装作沉着冷静,满不在乎,左右逢缘,八面玲珑,此事足可窥视官场之腐败,薄心之厚黑,国人之卑微,中国之不幸。

   偏偏在这一新闻点上,惯于表演的薄熙来,又犯了老毛病,如同2月7日指示重庆70多辆警车包围美领馆,逼迫美国人交出王立军一样,他又在说谎,那时说王立军是“休假式治疗”,这回把何厚铧的来访目的,说成是两地经贸洽谈,真是没完没了的谎言和欺骗,一贯是把读者当猴耍。不过,我还是想帮助大家分析一下,他为什么要邀请何厚铧。
   自从“王立军叛逃事件”出现之后,海内外的各界人士都认清了薄熙来是一个不诚实的官员,就是在2月2日,当王由重庆第一副市长变成第十四副市长,由主办公安改抓文教时,薄熙来主持下的重庆官方媒体称他“立场坚定”,什么都好,就是工作方法不当,可是不过四天,他就闯进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不论他是否寻求政治庇护,不论他是否向美国提交了机密文件,至少有一个问题是无法回避的:中共官员的内斗需要美国人评判吗?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公安局长,利用美国人做筹码,以换取国安部高官听取他的申诉,能说是“立场坚定”吗?如果薄熙来和中南海的领导人已定论王立军是得了精神病,那么请问,是谁把一个疯子,在2008年从辽宁锦州调到重庆,还给了他戴上一顶“打黑英雄”的桂冠?是一个神经病患者,拼凑了533个黑社会,对吗?看来,重庆真的病得不轻啊!
   不过,我们可是正常人,没有病,不需要“休假式治疗”,我读了报纸上的谎言:“对重庆取得的巨大成就,我们表示衷心祝贺!对3200万奋进的山城人民,送上最良好的祝愿!”交谈中,何厚铧与代表团成员们一道,举起手中的茶杯,“以茶代酒”,祝重庆明天更美好!会见厅内,气氛热烈,情意融融。原来,在这个千夫所指的节骨眼上,邀请何厚铧来访不过是利用他来捧臭脚,也转移一下大家的视线。
   重庆媒体说,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马有礼说,在澳门企业家眼里,重庆是内地投资环境最优、发展环境最好的城市之一。多年来,渝澳两地紧密合作,共同搭建了经贸交流的平台。愿推动更多的葡语国家企业来渝投资创业,帮助更多的重庆企业“走出去”发展。黄奇帆介绍了重庆改革开放的基本情况。他说,重庆正在建设内陆开放高地、西部金融中心,不仅大力吸引外资,还积极走出去“对外投资”,到巴西买地种大豆,到澳大利亚买矿。欢迎澳门企业积极参与,共谋发展。
   我们知道,几个月前,何厚铧才到过重庆,按理这么紧张的再访,大可不必,至此,我们终于看明白了,尽管薄熙来与王立军凑在一起,时而穿一条裤子,时而打得头破血流,不论谁是谁非,都是狗咬狗一嘴毛,既然声名狼藉,又不想把嘴闭上,就得说谎,也耍点小聪明,让以前的老朋友赶快过来救急,不过,得有两个条件,一是全国人大或政协的领导,比如,陈昌智,周铁农之流,一个是既然来了,管吃管喝,必得讲我的好话。至于回报,把重庆整个都卖了,能买个人大副委员长或政协副主席,也行啊!反正重庆2011年财政亏空了1000亿,再亏点,给何厚铧等人一点生意也没啥。
   于是,薄熙来耐不住寂寞,自己先说上了:厚铧先生是山城人民的老朋友,近年来已十次访问重庆,可谓感情深厚,“十全十美”。重庆是西部的直辖市,经过多年努力,正步入科学、健康的发展轨道。我们虽地处内陆,但围绕经济社会发展的热点和难点,进行了诸多探索和创新。改革方面,我们大规模建设公租房,解决中低收入群众的基本住房;实施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户籍制度改革,300万农民工一下子穿上了就业、医疗、社保、住房和子女上学等“五件衣服”;设立了土交所、药交所等,陆续建立了七大要素市场。开放方面,不仅“引进来”,利用外资由2007年的10亿美元,增长到去年的100亿;还“走出去”,连续两年对外投资50多亿美元,实现了“有进有出”的双向开放。重庆还扎扎实实改善民生,推出了“民生10条”、“共富12条”,百姓生活得到实实在在的改善,发自内心地感谢党和政府。
   假如何厚铧长点记性,只问他一句话,就撕碎了他的谎言:你说,300万农民穿上了“五件衣服”,那么,农妇吴远碧为什么得病没钱治,要自己把肚子割开呢?她默默地死了,只穿了一件寿衣,哪里有五件啊?丰节县的小学生在央视的《通往春天的校车》中出现,我亲眼看见的,他的家像猪圈,他的家人可能加起来也没有五件衣服,孩子们每天要徒步8个小时上学啊,这些人不属于300万之内吗?还有彭水县的女学生王娅,中午吃不上饭,却只能喝凉水,请问薄书记,你所说的300万,包不包括彭水县的孩子王娅?。。。。。。。。行了,何厚铧如果还有点良心,就想一想,上述薄熙来的自我吹嘘的谎言,有多少水份,拧干了之后,还剩下了什么?
   所以,薄熙来的下一段由媒体披露的情节特别贴切,文章说,薄对何厚铧说,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重庆的发展环境越来越好,众多海外客商踊跃而至,其中世界500强企业中,已有近200家在重庆投资兴业。渝澳两地交流广泛,互补性很强,就像咱俩,“何厚铧”和“薄熙来”,一“厚”一“薄”,辩证统一,正可以取长补短,相辅相成,大有可为。话音刚落,宾主一片开心的大笑。
   我也想笑,但是带泪的笑,笑不出声,要我说,薄熙来有“两厚”与“两薄”,一是脸皮厚,人情薄;一是根基厚,嘴皮子薄。脸皮厚,可以从以往的从政经历看,当老婆谷开来,偷偷摸摸地把注册在北京亚运村的开来律师所改名为昂道律师所时,他却在人大会上对中外记者说,谷开来激流勇退了;当薄瓜瓜在西方闹出不雅的艳照时,他却鼓励大学生到大西北创业;当薄瓜瓜去向洪博培的女儿献媚,开着法拉利之时,他提出了民生10条,共富12条;当王立军跑到美领馆躲避之时,他正大肆炫耀“平安重庆”呢,你说,你孩子都开上法拉利了,叫老百姓还咋的“共富”?你的公安局长都落荒而逃,你说老百姓还有啥安全感?这不是厚脸皮,不要脸是什么啊?!
   说到他的人情薄,我可是故事一箩筐啊,早在金县,凡是与其共事过的官员,哪个我不认识,没有一个背地里不骂他“无情无义”的,金县法院院长姜志远活着时跟我讲过,薄熙来和第一个老婆离婚也罢了,竟连儿子李望知的扶养费60块钱都拒付,官司从北京一直打到金县,李雪峰女儿告他的信像雪片一样飞到大连,如果他念及夫妻一场,好欢好散,会这样吗?姜院长说,他是没有一点人味啊!
   还有大连是政府外办主任张步宁的故事,也能说明问题,由于我写的《苏军烈士纪念塔动迁风波》一文批评了薄熙来,使他恼怒,就怀疑是张主任走漏了风声,因为办理动迁手续,得经外交部批准,是他派张主任去办的,就下令抓捕了他,其实,在我的审讯笔录里,从未涉及到张,我有另外的消息来源,但薄熙来编造了他贪腐的罪名将其“双规”,张步宁是正局级干部,他的太太有点见识,也认识薄熙来,就去找他求情,在市政府的走廊里给他跪下了,但薄熙来翻脸不认人,不但不好言相劝,反倒找保安把她赶出了大门。。。。。。
   再说,90年代中期,他看人家卞国胜是副书记,有利用价值,一口一个“卞叔”叫的,令人肉麻;看人家袁宪千是资历深的老干部,就拜人家外孙女为“干女儿”,等等,但时过境迁,他自己大权独揽,立即变成了“白眼狼”,不再理睬老干部了。这不是“人情薄”吗?宋协龙给谷景生写了十年回忆录,只因《前哨》所发《谷开来与马俊仁的一场闹剧》,以笔名出现,他怀疑是宋,就命令安全局调查宋,没找到证据,也冷落了人家,他后来得了胃癌,薄熙来也不资助;我最早在香港《明报》刊文报道他任大连市长的消息,我领导下的《文汇报》东北办对大连的宣传更是不遗余力,刊发了数以千计的表扬大连的文章,但他早忘了,只因三篇批评他的小文章,一审就判了我8年徒刑啊。。。。。。。。所以,薄熙来的“人情薄”如纸啊!
   同样地,王立军为他打打杀杀的,有目共睹,他虽作恶多端,但哪一件不是薄熙来下的令,最后,兔死狗烹,要不咋的,他投入了美国人的怀抱啊!这也是薄熙来人情“薄如纸”的例证。我以前在中共体制内做记者,共18年,见过许多官员,但像薄熙来这样的说谎不眨眼,脸皮厚,人情薄的人,绝无仅有。这样的官员连“人味”都没有,还想当“一把手”,岂不是笑谈?不过,他有自己的特长,就是根基厚,嘴皮薄,前者是指,他把整个大连和重庆都卖了,喂饱了利益集团,所以,出了震惊世界的“王立军叛逃事件”,他至今还在位,这说明中共的贪腐是大面积的,已无可救药;后者是指,他依然在玩弄语言游戏,拿人名开玩笑,耍嘴皮子,企图蒙混过关。
   然而,大家可能不知道,薄熙来是一个喜欢用别人姓名和特点开玩笑的官员,而其中的规律是,在他想夺取权力,施展整人术的时候,就会这样调侃别人,比如,1999年,在辽宁省的中加贸易理事会上,他曾拿张国光和闻世震开玩笑,1997年,在大连人代会上,他拿宣传部的干部叶某的姓名开玩笑,似乎是活跃气氛,其实是为了麻痹对手,当他们转移注意力之时,在背后捅刀子,张国光就是那时被中纪委盯上的,而薄熙来却暗中运作了几年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