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姜维平文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姜维平
   
   近日来,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在湖北省石首市传开:王立军判逃了,薄熙来快倒台了!从横沟市镇到溜口子村,从石首农贸市场到市政府门前,人们交头接耳,拍手称快,原来,被薄熙来,王立军诬陷的民企老板李俊及其兄长李修武等就是石首人,他们一个流亡海外,一个判刑18年,石首人说,你说别人是“黑老大”,我们不知道,但李家兄弟年年还乡祭祖,回回与我们同乐,他不仅在重庆给政府累计缴税10个亿,养活两千多职工,而且,历时六年,出钱140万元,修桥,修路,建自来水厂,给村里子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却成了“黑老大”,这叫我们怎么能够接受?


   
   湖北省新闻界消息人士说,去年12月20日,石首市的横沟镇溜口子村,忽然警车鸣叫,鸡飞狗跳,闯进了4个警察,他们带着重庆公安局的通缉令,气势汹汹地对村民喉道:知不知道李俊藏在哪里?一时间,村民们人心燥动,莫明其妙,李俊每年仅有一次回原籍祭祖,大都在清明节前,或在春节期间,这回哪有一点影子?警察们不相信,挨家挨户找,一无所获,没抓到李俊及其“跑路”的几个亲友,却发现了一个功德碑。它是青石建造,黑底红字。耸立在要道村口。
   
   原来,自从2004年起,直到2010年,李家兄弟致富不忘乡亲,先后慷慨地投资于溜口子村新农村建设,其中,通村通组公路捐款100万,里程7公里,使全村人彻底告别了泥泞路,走上幸福之路;投入20万元,将全村所有的沟渠进行升级改造;还投资10多万,全村街道两侧,都栽上了香樟树,共1000棵,他们还访贫问苦,给孤寡老人,特困户捐款10万元。此外,还在自己的企业里,安排一些村民就业。其中李俊的司机张子汉即是一个典型,不仅得到稳定的收入,李俊还给他支付了商品房的首期款,念及期房有时差,把女儿的豪华公寓借给他住。李俊还给他老婆安排了工作。
   
   因此,当地政府和群众有口皆碑,为了记住这一感人事迹,他们为李家兄弟修建了功德碑,放在显眼的路口上,以示鼓励,这回却成了碍眼的东西,重庆的警察抓不到李俊,恼羞成怒,却要砸了功德碑,具有维权光荣传统的村民勇敢地加以制止,一瞬间,人们越聚越多,重庆警察害怕再搞出“石首事件”,就想脚底抹油开溜,行前,倒驴不倒架,竟把带公章的通缉令贴在功德碑上,一个警察说,王立军局长说了,这个法律文书,要一个贴在这儿,一个贴在李俊的祖坟上,谁动它,谁就是犯法!就得抓起来!
   
   不畏强权的村民们一拥而上,撕毁了通缉令,其中一个村民说,不管你们怎么嘴大,权大,我们认识李俊,他不是“黑社会”,你们在重庆张狂,我们看不到,你在这里,如果敢动张家祖坟和功德碑一指头,我要是不打你,就不是男人!警察听了,看到石首人的义气和果决,想起了俗话,“天有九头鸟,地有湖北佬”。知道再顶下去,说不定闹出个新的“石首事件”,吃不了兜着走啊,于是,他们跳上车就跑了。
   
   一个当地公安局的警察说,王立军顶个屁,还跑到湖北省吓唬人,他跟着薄熙来无法无天,徇私枉法,总有一天要倒霉!。。。。。。话音还没落呢,今年2月6日,他就闹出了叛国投美的大丑闻,村民说,这是苍天有眼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重庆媒体消息人士说,去年底,正是薄熙来和王立军乱法的最猖狂的时期,由于李俊流亡海外,有关打黑“黑打”的证据和内幕不断披露,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也招致了上级领导的批评,暴跳如雷的薄熙来,给王立军下达一个死令,限期一个月,要把李俊捉拿归案,他们甚至怀疑,李俊是声东击西,藏在原籍石首市某个山谷里,于是,他们驱车1000公里,带着王立军局长亲自签字的命令,给湖北省各地公安局施压,企图顺藤摸瓜,找到蛛丝马迹,锁定李俊行踪。
   
   他们说,薄书记马上就是政法委书记了,王立军是公安部长,这个大形势,你们要认清!薄书记有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抓他家人,挖他祖坟!”湖北省当地公安得罪不起,就任其垮省骚扰横沟镇,于是,惊恐不安的村民们,才知道了李家兄弟出了事,一夜间,存款,房产,车辆,啥也没有了,31口亲戚全部成了黑社会,连李俊的老婆罗淙也判了刑,薄熙来给他摘下“红帽子”,戴上了“黑帽子”,搞成了震惊世界的新闻。
   
   但是,老实巴脚的村民,普遍想不通。有一个村民说,罗淙给李俊买个飞机票也犯法,那么,卖机票的和开飞机的也该抓吗,这株连九族的举动,比文革还厉害啊,1966年,李俊父亲躲在这,也没人过来找,现在,王立军做得太绝了。另一村民说,为什么薄熙来表面上讲“共同富裕”,“民生十条”,却把李家兄弟抓起来,还赶到溜口子村,威胁我们呢?他们把通缉令贴在功德碑上,难道李俊,李修武先富起来,响应邓小平的号召,帮助我们穷人致富也有罪?为村民修桥,修路,建水厂,也犯法?这不是搞“二次文革”,是什么?
   
   据悉,李俊出生刚一岁时赶上文革,他父亲因为成份高,被造反派追捕,就从重庆市跑到原籍石首市镇的溜口子村的大山里躲藏,历时10年,以打鱼为生,后来一家人团聚,李俊说,我第一次见到父亲是十岁,真倒霉啊,现在,我也跟父亲一样东躲西藏,两次文革都毁灭了我们两代人生活的梦想,前者做恶的是毛泽东,后者是“薄泽东”,不管是毛,还是薄,都是没有制约和监督造成的人间悲剧,但是,我依然爱国,赤心不改,我希望新上任的关海祥,能给我做主,改正王立军留下的冤假错案,还我俊峰企业集团一个清白,我们以前有缺点错误,但我们绝对不是黑社会!
   
   湖北省消息人士说,尽管国内没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但石首人富了,家家都有电脑和短波机,很多人会“翻墙”,也及时收听海外广播,很关心李俊的下落,他们说,从村民勇敢地撕碎王立军下发的通缉令看,正义和公道自在民间,薄熙来搞得“唱红打黑”,“二次文革”,不得人心,去年底还搞到我们石首来了,我们不买账,希望中央赶快把薄熙来抓起来,立即把李修武放了,让李俊返回自己的家乡,到那一天,我们溜口子村全体村民要夹道欢迎他,他过去和现在,都是讲义气重感情的大英雄!
   
   2012年2月20日于多伦多大学。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3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pingping448@gmail.com,或jwpjiang@gmail.com请保持联系。
(2012/0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