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如何处置薄熙来?]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处置薄熙来?

   如何处置薄熙来?
   姜维平
   自从王立军叛逃事件发生之后,人们围绕着薄熙来的仕途和前程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猜测,普遍认为他进军18大常委的美梦已是破碎,这是共识,但似乎没有看到他的落选使中国避免了一场空前的大灾难,也过重地渲染了上层内斗,而没有评估和指出一个政治人物拉历史车轮倒退失败的必然性,因此,有人还对他的最终下场抱有某种幻想和疑虑,要我说,不论江泽民,李鹏等人如何保他,中国人民都不会答应,因为他不仅演练了“二次文革“,使中产阶级心理崩溃,而且,全面否定了邓小平行之有效的改革开放路线,毁掉了重庆30年的经济成果,使数以万亿的国钱流往海外,如果胡温习李不能顺应民意与历史潮流,对薄熙来和王立军绳之以法,将遗患无穷。
   然而,从近期重庆媒体流露的情况看,令人喜忧参半,一方面有关他的报道似乎受到了限制和审查,每每迟发一天,似在显示公检法司的权利正从他的手中转移,全市政法会议的情况可以证明;但另一方面,新上任的公安局长关海祥依然高调“打黑”,与广东的汪洋一个音响,还明言保留王立军搞的“交巡警平台”,等等,特别是薄熙来照常迎来送往,不仅接待了越南,英国的外宾,而且,在18日,会见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一行,此前的13日,会见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一行,就加强重庆市与民革中央的合作进行了交流。这些现象说明了什么呢?
   显然,至少在习近平访美之前,中南海最高领导人尚未对薄熙来的处置和去向达成共识,上述的矛盾是意见不统一造成的,所以,重庆官场人事变动就牵扯了各派的力量,既有周强的部下当公安局长,又有江泽民的亲信接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但我认为,主要问题可能还有王立军提供材料核实的原因,究竟是单纯的薄李反目,还是薄熙来蓄谋已久的警变阴谋的败露?是薄熙来一个人的事,还是薄的背后周永康和江泽民等人“小团体”的和谋,可能还没有查清。但不论如何,中共不会轻易放过一个闯进美领馆申请政治庇护的副部级高官,王立军必判重刑,如果他检举揭发薄熙来罪行查证属实,可立功免死,而接下来,薄熙来就不可能寿终正寝。


    但是,就薄熙来两次会见到访的民主党派人士看,可能是上层有意显示他的软着陆,他可能调到全国政协或全国人大任职,假如陈昌智和周铁农来渝,是薄熙来自己争取的,就是他希望以退为进,自寻出路;假如反之,就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胡温担心他走极端,像王立军那样狗急跳墙,或者自杀,就利用这两个副委员长给他传话,中央不会整肃他,只是检讨一下,安排一个闲职了事,可能这是真的;另一种可能是,基于形势的考虑和担心社会稳定,暂时先安抚他一段时间,等薄熙来的釜底被抽薪之后,再用滚开的热水煮他,让他坐牢也有足够的证据,结果目前还不好判断。
   依笔者意见,必须把薄熙来贪腐与枉法的事实查清,然后,提交司法机关依法审判,这并非出于我的坎坷经历和个人恩怨,我注意到有读者批评我的观点,说我主观色彩太浓,但早在90年代中期,未坐牢前,我就撰文揭批他,足以证明我是出以公心,人们不了解薄熙来的真相与本质,思想被虚假的媒体所操控,是产生上述误解的主要原因,因此,我历经十几年锲而不舍地批评他,是历史的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使然。
   由于媒体的不透明和虚假信息的左右,使人们对薄熙来的判断形成错误,不仅耽搁了历史进程,而且,造成了无数起冤假错案,所以,在此,我再一次告诫善良的人民,也奉劝中南海高层领导人,不要以为对薄熙来的怀柔,安排闲置就能平息矛盾而使他老实顺从,从历史上看,薄熙来不是这样的思想性格,80年代后期,他求助于市委副书记高姿,而90年代后期,他却把恩人高姿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羁押了一年多;90年中期,他低三下四地巴结闻世震,而在2000年初,却动用国安特务,以残酷卑劣的手段整他,险些使其和张国光一起入狱,这些都是其人品类似中山狼最有力的证明;80年代末,大连甘井子区党委书记班耀日因为一句话嘲讽了他,90年代后期,即10年后,薄市长把屈就大连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的班耀日撤职劝退,薄熙来说,要不是看你态度好,就给你判上十年;长海县县长王志峰因为与薄的政敌于学祥有旧,薄熙来就在一次正处级以上干部参加的会议上,当众找茬,把他赶到走廊上站着示众,公开羞辱他,使他不得不离职;市委政研室某主任因站错了队,薄熙来把他一撸到底,内退了事;市中法副院长刘晓滨因是高姿前秘书,也被薄下令关押了一年多;旅顺口区副区长董文利也是站错了队,被薄熙来的死党“双规”了9个月,《大连日报》一名副总编因为不顺从他,被其下令贬到广电局工作;广电局副局长杨某因得罪他,被以渎职罪判刑两年;90年代中期,大连一度风传“太阳雨节目”播音员张伟杰与其有暧昧关系,谷开来施压,薄熙来下令把她非法关押在大连南山宾馆,此女不堪受辱,曾服毒自杀未遂,后张伟杰失踪;原副市长唐启舜80年代力阻他上升,对其多有批评,90年代,他策划了对他的秘密调查和预谋拘捕,但正巧唐患了晚期肝癌,薄熙来赶到病房对他说,要不是看你快死了,我非把你送到监狱不可,你死前应当知道,什么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多得不胜枚举的血的事实说明了什么呢?
   在笔者看来,薄熙来自2007年12月,履新山城以来,就在报复胡温贬他下派重庆的一箭之仇,其把对汪洋,贺国强的忌恨转嫁到了文强等贪官身上,他纠集王立军等人图谋不轨,搞乱中国,“唱红”,唤醒了“暴力革命”意识;“打黑”,激化了社会矛盾;“双起”,割断了媒体的喉管;“共富”,挑起了民众的仇恨;用“薄泽东”取代了毛泽东,重庆成了“国中之国”,假如没有最后关头的“薄王内斗”,不断扩充的重庆警察,可能堕落成为分裂国家的一支地方武装。
   因此,每个中国人都应当知道,“王立军事件”类似“林彪事件”,过去是终结了毛泽东的神话,现在,是葬送了薄熙来复辟文革的阴谋,不论中国人对自己的政府多么不满,谁也不想回到文革前的贫穷年代;不论人们对胡温习李有多少指责,谁也不赞成中国人的纷争去找美国人解决。
   实际上,当骆家辉去重庆拜访薄熙来,当“国宾护卫队”把前美国政要基辛格当成一盘菜,当加拿大前官员跑到山城求见“薄泽东”,我们就应当警觉,分裂中国和期待动乱的势力,无时不在窥视着我国,薄熙来是他们最好的代理人,所以,尽管王立军投奔美领馆是出于私心,但客观上,它避免了中国的一次分裂和动荡。如果胡温能借机恢复上任之初的“和谐社会”理论,果断地进行乌坎式的政改,就是上策;如果反之,就是又一次与锦绣前程失之交臂,如同两年前我批评王立军是酷吏一样,不理会异议的领导人是傻子。
   但不论如何,我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薄熙来的倒台而庆幸,只不过倒台的程度不同而已,至此,我想起2000年12月4日,大连市国安局特务逮捕审讯我时,我对郑义强讲的话:如果你们整死了我,愿我的眼睛变成灯泡放在路口,照着善良的人们走路,因为薄熙来是一个善于表演的官员。。。。。。现在,这一担心似乎已经解除,连紧跟他的死党,都知道了他的本质和骗术。不过,如果真的放他一马,上述旧事的悲剧有可能重演。到那时,胡温习李都悔之晚矣!
   2012年2月20日于多伦多。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3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帮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email protected]请保持联系。
   『纵览中国2012年2月20日首发』
(2012/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