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的《爱财说》]
姜维平文集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爱财说》

   薄熙来的《爱财说》
   姜维平
   在海外媒体铺天盖地的围剿中,灰头土脸,颜面丢尽的薄熙来消失了几天,又在2月17日露面了,这时,他以前在大连的一批死党,像惊弓之鸟一样,又松了一口气,究其何因,还不是因为贪腐?只要他不倒,那批小兄弟就有靠山和希望,辽宁省的书记王珉和大连市委书记唐军就不敢对其下手,而薄熙来深知自己的软肋是什么,也是贪腐,故此,借会见来访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组部部长苏辉若之机,鼓吹《爱莲说》,以示清白,以求自保。
   重庆媒体的报道说,双方就加强重庆与越南的合作进行了交流。苏辉若给了重庆高度评价。他说,重庆是中国西部的中心城市,此次重庆之行,令我们越南的同志收获良多、感悟良多。在薄熙来书记的领导下,重庆经济快速崛起,近年来GDP年均增长15%以上,是全世界最快的发展速度之一;民生得以有效改善,环境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各个领域成就斐然,十分了不起。越南也有句老话,“百闻不如一见”,对于重庆取得的成就,我们衷心祝贺,深表钦佩。
    看来,这项可能去年就准备好的访问日程,没有受到“王立军叛逃事件”的影响,像对待加拿大总理哈珀一样,薄熙来还得在倒台之前,走走最后的过场,他一是要装得轻松自如,显示自己稳坐钓鱼船,管你王立军休假式治疗时间有多长,反正我还是封疆大吏;二是借用苏辉若的嘴,为自己辩护,用古人的《爱莲说》,证明自己的廉洁奉公,反正苏书记也不懂文言文,也不知道刘禹锡的详情,更不知道薄熙来的贪腐事实。薄熙来操控下的媒体虚构的清官,既骗了愚民,又玩了越南官员。


   报道转述苏辉若的话说,此次访问,党建工作是我们重点考察的内容。薄熙来书记刚才介绍中国的《爱莲说》,形容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寓意党员干部要清正、廉洁。还说,无论外部环境多复杂,有多少诱惑,都要艰苦朴素,谦虚谨慎,这些话对做好干部工作很有启发。恰好越南有首歌里也提到:“莲花虽从淤泥而出,却没有什么花比她更美丽,”可谓,不谋而合。
   以前,我多次讲过薄熙来是个大贪官,并出版了《薄熙来传》一书,其中的一篇7万字的有关薄熙来的文章,所揭示的贪腐问题,仅是冰山一角,但有一张照片显示,正当他多次宣称谷开来激流勇退,并声明早在十多年前,律师所就关门之时,展示在读者面前,人们可以看到,我用傻瓜相机拍摄的照片,还留着准确的年月日,它成了粉碎薄熙来谎言的有力证据,在即将问世的拙作《活人墓----狱中回忆录》一书中,会有进一步的描述,它足以证明:薄熙来不仅本人大肆索贿受贿,而且,谷开来敛财有方,薄熙来的哥兄弟也如狼似虎,背靠大树,大肆贪腐,他的秘书,司机,情妇,朋友,无不借机争先恐后地贪污受贿,每人都是情节恶劣,数额惊人。
   但是,自己带头贪腐,不影响薄熙唱高调,纵观他任职几十年的经历,每一次表面上大肆倡廉的时候,都是他及其家人聚敛财富的佳机,不论是在大连,在沈阳,在北京,还是如今在重庆,无不如此,只是过去是赤裸裸地“贪”和“抢”,现在则是“送”和“骗”,“送”是送人情,“骗”是骗媒体,他把重庆的大生意,大项目,都给了京城的权贵和“大连帮”的老板,这都是散发着铜臭的利益交换,以前,有薄一波保护,现在,有利益集团遮掩,所以,他不太在乎,因为中国自古是“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薄熙来深知也!何况,王立军把举报材料存在美领馆,薄熙来也把对手的贪腐证据放在瓜瓜的手里,说不定基辛格也留了副本。
   所以,他长袖善舞,“厚黑”无忌,说得比长唱得还好听,他知道布景和道具是体制,只要它在,还得大唱,唱破了嗓子也没事,他说,党的建设和干部作风,对一个地区的发展至关重要。这些年来,中共重庆市委按中央要求,积极探索,并逐步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我们要求党员干部深入基层,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还实行“三项制度”,组织干部“大下访”,倾听群众呼声,解决实际问题。我们党的根本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绝不能脱离群众,必须时刻想着群众,多办实事。
   可是,薄熙来心里想得真是群众吗?如果真想了,会花费上亿元在重庆奥体中心“唱红”吗?会动用70多辆警车和装甲车去围困美领馆吗?会让奉节县的小学生每天往返步行八小时上学吗?会送两个儿子去英美读书吗?仔细计算一下,光2月7日,重庆警察云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争抢王立军这一件事,国家要花费多少钱啊,当重庆的农妇连有病都没钱治等死,自己切开腹部之时,薄熙来一手种植银杏树,赶印《红色经典》,一手在展示刘禹锡的《爱莲说》,还哼着古句“出污泥而不染”呢,一点都不脸红,一个人“厚黑”无耻至极,叫别人怎么说呢?
   其实,薄熙来从来都在贪腐的污泥之中,不能自拔,从金县的高档宾馆,到金石滩的紫阳楼;从金石高尔夫俱乐部,到大连饭店,薄熙来及其家人,每天都过着纸醉金迷的花天酒地的生活,从谷开来身边穿黑色西服的男助手,到薄瓜瓜在哈佛的美籍保镖;从薄熙来与众多女影星,女名模,女球星,女记者的私情纠葛,到不离左右的谷律师的男同事程毅君,他们的家人亲友,等等,都尽显物质生活的奢华和排场,精神生活的贪婪与虚伪,这和《爱莲说》岂可同日而语?
   我看,搞一篇《爱财说》更切合薄家的实际,由于薄熙来贪腐带动了他身边人的巨额的“贪腐产业”,他提拔的副市长刘长德主管城建多年,不仅从国营的大出公司的董事长林某手里大肆索贿受贿,而且,两个儿子都办了公司,一个搞装修修,一个卖建筑材料,每年都赢利千万,他的秘书韩某,也肆无忌惮地吃拿卡要,办事受贿数千万,刘长德还在营城子镇大黑石村拥有多套别墅,包养情妇多人,生活奢糜,臭名远扬。人称“刘老爷”。
   薄熙来的秘书吴文康更是一个大贪官,不论是多年给薄当政治秘书,还是在市政府口岸委当副主任,都以权谋私,其伙同李铁映的儿子李力践倒卖地皮,介绍项目,联系贷款,私放犯人,从中渔利上亿元,他的哥哥吴某,常年在大连嘉信国际酒店包房,依靠吴文康牵线搭桥,专门做酒店用品生意,其几乎囊括了大连五星级酒店用品的全部大买卖。
   另一秘书车克民更是贪得无厌,他在金州湾里乡大搞房地产,也发了大财,而且,把联系商人结识薄市长当成明码实价的生意,中介服务,大肆敛财,官场无人不知。他还通过办事到处骗钱骗色,连老婆都和他离了婚,与其划清界限,他主管的安全局在上个世纪变成了“贪腐局”,下属官员,多有贪腐,安全局长万国涛,处长王富选,郑义强,彭东辉等人,一方面利用现代化手段打击政敌,制造冤案;一方面趁机掠夺犯罪嫌疑人的私人财产,连我太太给我买的一千余元的药品也贪污私用,我获释前,还强行从我的长城卡划走了人民币五万元。
   薄熙来的一个兄弟薄熙永,又名李其明,利用薄熙来的招牌,参与光大集团的生意,和大连民企宏孚企业集团搞房地产开发,也从中渔利,并在温哥华有大笔投资生意和产业,薄熙来太太谷开来的男秘程毅君在美国,上海都依靠薄熙来的权势赚大钱,其在大连柏丽大厦6楼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才5万元,但1998年的利润就一亿七千万,他还以大连“荣誉市民”,政协委员的名义,公开接受薄熙来的嘉奖,组织了“21世纪大连建设成就展”,既赚足了大连人的钱,又骗取了好名声。
   这还不算,薄熙来的情妇,大连著名服装模特于某,还在大连金石滩筹建了服装模特学校,由市政府每年拨款600多万,搞教学和公关,这还不过瘾,管委会主任王传志还一度把政府办公楼倒给于某办学校,群众说,什么服装模特学校?还不是给薄熙来选美用的,那几年,薄熙来用这些美女如云的“肉弹”,打倒了不少中南海高官。
   试问,这不都是事实吗?这和古人讲的《爱莲说》可是充满着矛盾啊,刘长德,吴文康,谷开来,薄瓜瓜,李其明,于模特,程毅君,车克民等人,都做到了“出污泥而不染”吗?别丢人显眼了!薄熙来不提《爱莲说》也罢,可能时间久了,过去他上述这些贪腐的故事,大连人也就慢慢地淡忘了,随着他退出政治舞台,大概罪证也就消失了,但是,如今,伴随着王立军事件的冲击波,人们正盯着他呢,他的文秘们又给他上了“眼药”,把《爱莲说》找出来让他背书,本意是以示如莲清白,但又唤醒记忆,弄巧成拙,这就是骗子的“大智慧”,不是脑残,也是横碌敬二。
   要我说,薄熙来用自己多年从政的经历,撰写了一篇《爱财说》,而不是《爱莲说》,假如他下一步不“双规”,并不能说明他不贪腐,也不说明其证据不足,而是他具有贪腐的“大智慧”:早早地让老婆孩子把钱财转移了海外,还把政敌的把柄材料也妥善安排,所以,王立军既是他的高徒,也是他的仇敌,他们都是依靠没有监督和制约的制度,发家致富,都是利用没有底线的卑劣手段,被制度所荫护,不过,他的名声已经彻底地臭了,像《爱莲说》里描写的淤泥一样。
   于是,我模仿《爱莲说》,写一短文,以《爱财说》为题,赠送薄熙来:官场贪腐之风,可追者甚蕃:渝薄熙来独爱财,自金县以来,世人多责焉。薄善谎言之出恶臭而不宣,“大智慧”而寡廉;欺上瞒下,家人尽贪;富可敌国,虚名远传,可远议不可刑之焉。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皮之厚,世界鲜有闻,薄爱财,胜其者何人?谎言之甚,迷惑众乎!
   2012年2月19日于多伦多。
   顺告读者:姜维平狱中回忆录已定书名为《活人墓》,近期正在校对,尚未定价,如要购买,请先期告知你的联系方式,出版后再由我处通知价格,敬请关注,其姊妹篇《从墓地归来》正在写作中,将在2013年出版,感谢广大读者的关注,感谢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的支持,感谢国际笔会的资助,感谢粉丝奥丽雅等人的捧场,我的联系电话:647---763---6898,电邮[email protected],或[email protected]请保持联系。
   『2012年2月18日万维网姜记者博客首发』
(2012/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