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姜维平文集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王立军与薄熙来何以反目为仇?
   
   姜维平
   2月6日,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忽然进入了美国驻成都总领馆,这一事件像公牛闯进了瓷器店一样,闹得石破天惊,搞得舆论沸沸扬扬,不仅美方首先证实,而且,中国外交部也慎重回应,与重庆地方媒体说辞“休假式治疗”不同的是,北京最高层的说法是“正在接受调查”,看开,薄熙来想把王副市长搞成“神经病”,中南海想让它暂时成为“孤立事件”,但它们众口一词的是,都不再称他是“同志”,只使用了“副市长”职称,也就是说,他私闯美领馆的事件,已是敌我矛盾,性质是叛国投敌无疑,那么,正当打黑声浪不绝如缕之时,正值习近平访美前夕,薄熙来的爱将之一王立军为什么忽然从人生事业的顶峰坠落,由“打黑英雄”成为叛国狗熊,由薄熙来左右助手,而成了他反目为仇的政敌?
   

   薄熙来“以己划线”
   
   毫无疑问,薄熙来是中国政坛的一个野心勃勃的人物,八十年代初,他由北京下派大连小县金州的目的,非常明确,他学习李向南是表象,他争得上位是实质,由于那时在位的胡耀邦和赵紫阳比较正派,非此深入基层,薄熙来别想接过他家父薄一波的权力,因此,在金县四年,他还吃了不少苦,也做了一点有益的事,但他毕竟是在宫廷的刀光剑影里长大的,又经离了最黑暗的牢狱之灾,所以,他精于权术,长于阴谋,性情强硬而张扬,随着后来权利的上升,他政治手腕历练的炉火纯青,步步高调,众人瞩目,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的所谓“失”是对人的失察。
   
   为了逐步上位,他培养和选拔了一大批死党,不过,与其北大和社科院新闻所研究生学历不同的是,他重用的大连人,除了夏德仁之外,几乎都是文盲,比如,市委秘书长孙世菊是金县的“老大嫂”,公安局长孙广田是三十里堡的“马车夫”,安全局党委书记车克民是厨师,司机,才初中文化,大概税务局长刘宪茹算是文化人吧,那时经常给我所在的《大连日报》副刊写稿,有点文采,但也没有正宗的大学文凭,等等,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对薄熙来忠心耿耿,言听计从,这就揭秘了一个热心政治的中共官员的内心世界:你没水平和能力,我不在乎,但你必得无条件地顺从我,这个用人标准早就给薄熙来的政治前程投下巨大的阴影,也预示着他不祥的未来。
   
   与此同时,他还暴露了另一种人格缺欠:以己划线,无法无天,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与上述追随者不同的是,有许多辽宁人对其施政缺失并不满意,如果是其他官员,对异己不予提拔重用,也就如此,但薄熙来吃生米,出手重,他把所有反对他的人,列出名单,寻找瑕疵,尽最大的努力,操控公检法,把他们投入监狱,于是,他的马仔们就成了徇私枉法的一群无所不用其极的基层官员。一方面用媒体虚构自己的高大形象,愚弄老百姓;另一方面,用专政工具,排斥异己,打击政敌,压制不同意见,把司法当儿戏。他最需要的人就是车克民和王立军那样的文盲,薄熙来认为他们听话。就这样,历史为薄熙来和王立军提供了缘分和舞台。
   
   王立军找到靠山
   
   与车克民不同的是,薄熙来是在自己官职处于上升时期与王立军认识的,反过来说,王立军是在困境里寻找靠山时,把崇敬的目光转移到辽宁省长薄熙来身上的,这就为日后决裂埋下了伏笔,当时,薄熙来在辽宁通过精心运作的所谓“慕马大案”,剑指省委书记闻世震,他反贪打黑是忽悠老百姓的幌子,实际上是靠江泽民的势力,选择性执法,在辽宁省排斥异已,扫除环绕闻世震和张国光的嫡系,紧盯封疆大吏的官职,所以,与在大连先抓捕中级人民法员副院长刘晓滨一样,他下令抓捕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田凤岐,之所以不抓“一把手”,是因为,他要让法院敞开大门,把反对他或不顺从他的官员及企业老板随后进入大牢。此后的“刘涌案”不过是整肃一些官员的棋子,“慕马案”不过是岗位更新,人事更迭的重要一环,由张国光等人扳倒闻世震才是大戏的高潮,薄熙来梦寐以求,急需新的马仔和打手,就是这个时候,王立军进入了薄熙来的视线。
   
   只要打开王立军的个人简历,就可以看出,他和车克民一样,基本上是一个文盲,他是蒙古族,有点草莽英雄的血性,用东北人的土话讲“飙乎乎”的,没什么思想和文化,但社会经历不少,人生阅历不浅,他七十年代当过知青,当过兵,做过林业局和商业局的职员,1984年才当上了县级铁法市的一个小民警,为了爬上派出所副所长的位置,他不得不和原铁岭市司法局局长王立洲拉关系,还令人肉麻地拜他为“干爹”,正如后来他把薄熙来称为“大哥”一样,就是在王立洲的力助下,他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终于登上了晓南和大明派出所所长以及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职务,但后来,随着权利的上升,由于种种原因,与“干爹”王立洲反目为仇,互相指责控告,闹到了两级法庭,再加上扑朔迷离的“三轮车夫张贵成状告王立军事件”,连《中国青年报》都来凑热闹,把这个以铁岭“打黑”出名的警察,搞得灰头土脸,险些坐牢。
   
   但是,长于权谋的薄熙来,总是比其他官员敢干,和有一点点远见,他需要王立军这样敢打敢拼的人,为日后所用,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王立军的案件倍受争议,开原县的一个平头老百姓之所以敢告王局长,就因为他是站在理上的,这个铁岭家喻户晓的故事,我不必重复,读者可以品读《王力成的博客》,我要说的是,民告官,民有理,但王立军赢了,就是因为薄熙来等辽宁官员,后来为他讲了好话,从此,“草莽英雄”一头扑到了野心家的怀抱,于是,薄熙来在辽宁搞反贪打黑曾重用了王立军,据说,他谁也信不过,就把刘涌交给王立军亲自关押,辽宁新闻界消息人士说,薄熙来由于胡温联手阻击,再加上闻世震没什么腐败问题,使薄熙来功亏一溃,他没有爬上省委书记的高位,但却发现了王立军这个难得的人才。
   
   早莽英雄与失利官员的野心纠葛
   
   如果没有薄熙来,王立军充其量不过是辽宁省锦州市的一个副厅级小官僚,以前,他在铁岭打黑的内幕,我曾在一篇旧作里说过,是在李鹏和地方官员的力挺下搞的,它的致命弱点在于,从一开始,就动机不纯,一是为了争权夺利,二是参与了官员的内斗,不论是在铁岭,还是盘锦和锦州,他都留下了一系列冤假错案,由于抓捕“黑社会”是为了挖出对立派官员,即保护伞,所以,弄虚作假,刑讯逼供,移花接木,张冠李戴,以致徇私枉法,是大量存在的,所以,受迫害和冤枉的人一直在告他,但王立军找到了比“干爹”还大的“大哥”薄熙来,自然满不在乎,同时,“高压维稳”的统治心态,也使司法部门对其视而不见。这助长了王立军执法乱法的野心和恶行。
   
   据辽宁新闻界朋友披露,早在2001年,他们相识时,就有相见恨晚的奇妙感觉,薄熙来是一个永不言败的人,他绝对不甘心居于闻世震之下,绕过辽宁首席的官位,取道国家商务部,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但薄熙来过高地估量了自己的实力,2007年,家父薄一波死后,他还笼罩在娇生惯养的阴影里,以自己的资历和人脉关系,胡作非为,积怨太深,没有进一步上升,却以政治局最末一把交椅的身份,下派重庆,而王立军看不透这些,或许同样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用处,故期待于薄熙来。
   
   显然,被胡温联手挤下山城的薄熙来,是一个做事没有底线,不按照常规出牌的官员,他正好找到了同僚和政敌的软肋:前任官员汪洋是他的眼中钉,贺国强是其肉中刺,抵消中纪委对其调查的唯一办法,就是挖他们的祖坟,在重庆搞运动,于是,在谷开来等人的精心策划下,薄熙来决定“唱红打黑”,与其在大连提出的“北方香港”口号不同的是,那时,是把城市吹起来,把土地价格炒起来,以便谷开来以律师事务所名义,海外招商敛财,大肆赚钱;现在呢,是利用重庆老百姓仇富仇官的心理,针对社会贫富悬殊,两极分化严重的问题,唱傻愚民,唤醒暴力革命的意识,搞乱中国,以便乱中求上,而“打黑”就是抢钱买官,找到拉拢和收买海内外媒体的经济源泉,进而保住在辽宁已得的物质利益。
   
   无疑地,对一个年已花甲的地方大员来说,前有胡温联手,习李挡道,后有辽宁冤民控告,海外媒体围剿,薄熙来不进则退,退了则死,因此,他必得赌一把,而王立军成了政治赌徒薄熙来手里的最后一张王牌,2008年,他把“打黑英雄”从锦州调到了重庆,并委以重任,先是副局,后是正局,接着又当上了副市长,用“三级跳”来形容并不为过,薄熙来打破组织程序,敢于用人,的确不同凡响,但可惜用的是无法无天的坏人。俗话讲,王八看绿豆,对眼了。他们真是狼狈为奸,一丘之貉。
   
   王立军认为自己政治生命的阳春来了,感恩戴德之余,不计手段,肆意妄为,从东北调集了数十人,取代了公安局的所有中上层领导岗位,这些原本职低言微的人,也同样抱着对王立军感恩蛮干的心里,奉薄熙来旨意,砸烂了公检法,成立270个专案组,抽调7000多人,寻找了一千多个“打黑基地”,实际上就是现代版的“渣滓洞”,续写了新的《红岩》,其肆无忌惮,徇私枉法,罗织罪名,把贺国强和汪洋的旧班底全部搞成了“保护伞”,把与对立派官员关系密切或自己不得意的民企,全部打成了黑社会,在一个2300万人口的城市里,竟包装出了533个“黑社会”组织,数以万计的人被捕,数以千计的人被判刑,数以百计的人被判极刑和重刑,数以10万计的人四处逃亡,这不仅造成运动式打黑“黑打”,破坏了已有的司法程序,使冤狱遍地,逃犯成群,而且,基本上全部摧毁了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的经济成果,引起了蔓延全国的“跑路”潮。
   
   当然,被抓捕的官员和企业老板中,不能说都是冤假错案,比如,文强的确是一个贪官,但他从“双规”到判死才11个月,而且,不遵守已有的“异地审判”的原则,这对中国法制的破坏是巨大的,而王立军成了为“人治”,不是为“法治”服务的杀人工具,所以,文强临死前大肆报道王立军与其交谈的新闻,正如抹黑文强的弟媳谢才萍有28个“二爷”一样,是别有用心的,王立军进入美领馆后可能提供给美国人的情报中,就有这段录音和文字,假如中南海的高层把薄王切割,不动薄熙来,就足证此事。否则,王立军与一个前任官员临终前的秘谈,为什么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人?如果薄熙来已把文强的口供材料,通过薄瓜瓜放在了美国,并扬言最后关头,愿意鱼死网破,那么,结局会是如何呢?
   
   正因为王立军制造了太多的冤假错案,太知道了薄熙来心狠手辣,太知道自己的危险处境,所以,当群众的举报和铁岭公安腐败案牵扯到王时,他没有别的去处,薄熙来为了自保,像丢弃嚼烂了的口香糖一样,抓捕了跟随王立军的一批弟兄,这些死党仰仗着王局长的遮荫,不可一世,曾借打黑“黑打”,大肆捞钱,现在,身陷囹圄,同样被刑讯逼供,而且,王立军也被撤职,安排了一个闲职,这使王的性格中原有的反目为仇的老毛病卷土重来,过去是“干爹”王立洲,如今是“大哥”薄熙来,既然“大哥”不够朋友,背信弃义,那么,蒙古族的东北汉子走极端就不足为奇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