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韩寒的矛与韩仁均的盾]
石三生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火星都能去,为何“依法治国”这么难?
·龙应台的愚昧与龙粉的愚蠢很匹配
·龙应台的“自卑”与陈小鲁的“感觉良好”
·杨恒均的裙子与龙应台的胡子
·习总的讲话给谁听?
·阎连科是一条别有用心的“丧家犬”
·鸟治时代
·鸟治时代
·劳动也创造噩梦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宪法?
·霍金是扯淡、还是故弄玄虚?
·霍金走红与魏则西之死
·从总理引喻失当说开去
·霍金或欺世盗名
·霍金或欺世盗名(二)
·从马彩云到雷洋,昌平之事动静大
·人大硕士雷洋真的嫖娼了吗?
·财新网与媒体掐架,郑州血案有真相吗?
·雷洋案只能糊涂了事
·政治、维权、欺骗(一)
·向天下人求助
·从习总玉言到现实的距离
·蔡英文固执己见 “九二共识”尴尬谢幕
·习总的“六个必须”缺了什么?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
·法治的昏聩登峰造极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的矛与韩仁均的盾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韩寒的矛犀利无比,横扫天下无敌手。吓得大陆文坛大腕纷纷装逼以求自保;韩仁均的盾世上无双,父籍子贵、未老也荣华到令世人只好干红眼。韩军团凭此父子兵十几年来不可一世。有好事者挑:何不用韩寒的矛刺一下韩仁均的盾?知者冷冷一笑:疏能间亲乎?
   

   最近,阴谋论正在网络流行,据顾晓军先生说,这应该是他老人家的发明。估计此话要是被韩仁均叔叔听到,肯定会从鼻子眼儿里冒一个哼字了。世间果然有阴谋论的话,人家籍此成就了比肩吕不韦的富贵和荣华,十几年间把偌大一个世界当猴耍的谋略,岂是你一个落魄到以八十个咸鸭蛋为诱骗目标的啥思想家可比拟的?看着那生物学博士方舟子专一在韩军团的鸡蛋里挑蛋黄。某就乐:正常的国家就是多产不正常的人,居然还有拿文学当学术的,这不是有病?你说你有如此考据癖,怎么不学刘心武,去考证一下红楼梦到底是何人所写?那秦氏可卿到底是不是皇家的小妾?果然也如王蒙大人考证出那曹雪芹也有断袖之嗜好,晴雯等不奴隶毋宁死。起码也弄个副部长干干吧?方舟子如此拿鸡毛当令箭、假里求真、虚枉之中寻科技。难道那韩寒还会写科幻作品,还真就像马克思一样凭梦幻就成了思想家?质疑的倒了也罢。若质疑不倒,世人才会明白人家方大博士那是在反炒呢。果然不是反炒,说是被人拐了还帮人数钱,是再也不会屈枉了的。
   
   国人喜欢说解铃还续系铃人。想那韩军团的韩父,从十几甚至三十几年前就开始布局。就算如今在倒韩大潮中偶然有驴唇不对马嘴的解释和纰漏。蚍蜉不与树斗,蚂蚁能盗得长江决堤,还真能把葛洲坝钻个窟窿不成?果然如此,也不用黄万里老先生遗言要后人们拿炸药炸三峡大坝了。那韩小子尚未问世,韩父已经让“韩寒”在文学界崭露头脚。那韩寒才一在少年杂志发表几篇文学,韩父立刻就金盆洗手,感觉自己廉颇老了,都不好意思再浪费粮食了。父子两人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写作。那老子竟然偏偏觉得自己无颜面对自己的儿子。你说怪也不怪?就如同那儿子一会开宝马,老子就觉得自己家的牛连耕地都不能了。有病?那老子口口声声说自己写不来中长篇巨著;那儿子坚信自己的父亲最拿手的是中短篇的故事会?南辕北辙的事情啊,有啥害臊的?如此也会让人感到羞耻。那顾晓军见了托尔斯泰,还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那韩父果然是真害臊,为何在儿子功成名就后,还恬着老脸又写啥《儿子韩寒》呢?儿子啥也不是的时候,自己偏偏不会写中长篇。儿子成了文坛一哥之后,居然发现写个长篇原来也这么简单。你说,世上最怎么还会有如此变幻莫测的人呢?母以子贵,方能登的皇太后宝座。难道父亲傍天才儿子的大腿,不惜食言自肥,就真的是毫无所图了吗?
   
   最有趣的还是那韩少,你说人家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就以为读外国文学是可耻的,读同学们都会读的书也是可耻的。故此只跟《管锥编》、《二十四史》较劲。如此有古癖的一个少年,竟然还有时间一年读掉超过五百本儿童读物。如此说来,那些个儿童读物一定是发行量极小,小到韩天才的周围居然无人能看到吧?读人家都读的期刊杂志,那不是要弄脏了自己的慧眼吗?还真是见鬼了!这么一个古癖的少年,居然还写了篇《我眼中的孔庆东》,查查那孔和尚的《四十七楼207》,竟然还是塔玛的一本畅销书。那五百本少年读物只发行给一个天才读掉也就罢了。可人家孔和尚,可是要靠这本书起家、赚银子换老婆的干活。如此发行泛滥的书,韩少的同学们难道也都闻所未闻?也喜欢吃肉的猫为何要强调自己只喜欢吃鱼呢?
   
   韩少不着调也就算了,天才吗!总是要与众不同、和人不一样的。可你说那韩父怎么偏偏跟儿子一个德行?一个喜欢文学的人,一个喜欢写作文学的人,一个华东师大的文科生,一个在那除了毛选几乎没有啥文学读物的年代的人,他居然硬着头皮也按耐不住对四大名著的厌恶,试了不知多少次,也只好读了一两回三国演义。据那韩父自己说,好像也不是啥书香门第、大富大贵之家。生活在那样的一个年代,他到哪里去淘换自己喜欢的书读呢?石三生生于六十年代,十来岁时,能看到的,也不过是些四大名著、野草集、钢铁怎样炼成的之类的文学。说那个年代的人可以选择自己喜欢读的书也有可能,可你们韩父子特别强调那时的人都不知道ABC就太扯淡了。俺那几乎和韩父同龄的老兄,一个初中毕业生,完全靠自学考上了哈工大的英语研究生。可见这课本里有没有英语课程不要紧,世事原来最怕有心人。会不会个English,何必撇的那么清呢?
   
   人都是善于遗忘的,尤其是那些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经历。韩军团父子口型不对也没舍不可,但多数正常国家的正常人,在叙述那些本来属于自己的故事时,会有时间上的误差、文字上的不同,但与事实却断然不会产生甚至是相反结果的偏差。诚实如卢梭,在忏悔录中也是要声明有些过去的事情,很可能是现在如此想却未必是当初就那么做的。那路金波发觉言多必失闭了嘴。那韩军团的韩父子也选择沉默的理由,难道就不是这个原因了吗?
(2012/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