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韩寒的矛与韩仁均的盾]
石三生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的矛与韩仁均的盾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韩寒的矛犀利无比,横扫天下无敌手。吓得大陆文坛大腕纷纷装逼以求自保;韩仁均的盾世上无双,父籍子贵、未老也荣华到令世人只好干红眼。韩军团凭此父子兵十几年来不可一世。有好事者挑:何不用韩寒的矛刺一下韩仁均的盾?知者冷冷一笑:疏能间亲乎?
   

   最近,阴谋论正在网络流行,据顾晓军先生说,这应该是他老人家的发明。估计此话要是被韩仁均叔叔听到,肯定会从鼻子眼儿里冒一个哼字了。世间果然有阴谋论的话,人家籍此成就了比肩吕不韦的富贵和荣华,十几年间把偌大一个世界当猴耍的谋略,岂是你一个落魄到以八十个咸鸭蛋为诱骗目标的啥思想家可比拟的?看着那生物学博士方舟子专一在韩军团的鸡蛋里挑蛋黄。某就乐:正常的国家就是多产不正常的人,居然还有拿文学当学术的,这不是有病?你说你有如此考据癖,怎么不学刘心武,去考证一下红楼梦到底是何人所写?那秦氏可卿到底是不是皇家的小妾?果然也如王蒙大人考证出那曹雪芹也有断袖之嗜好,晴雯等不奴隶毋宁死。起码也弄个副部长干干吧?方舟子如此拿鸡毛当令箭、假里求真、虚枉之中寻科技。难道那韩寒还会写科幻作品,还真就像马克思一样凭梦幻就成了思想家?质疑的倒了也罢。若质疑不倒,世人才会明白人家方大博士那是在反炒呢。果然不是反炒,说是被人拐了还帮人数钱,是再也不会屈枉了的。
   
   国人喜欢说解铃还续系铃人。想那韩军团的韩父,从十几甚至三十几年前就开始布局。就算如今在倒韩大潮中偶然有驴唇不对马嘴的解释和纰漏。蚍蜉不与树斗,蚂蚁能盗得长江决堤,还真能把葛洲坝钻个窟窿不成?果然如此,也不用黄万里老先生遗言要后人们拿炸药炸三峡大坝了。那韩小子尚未问世,韩父已经让“韩寒”在文学界崭露头脚。那韩寒才一在少年杂志发表几篇文学,韩父立刻就金盆洗手,感觉自己廉颇老了,都不好意思再浪费粮食了。父子两人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写作。那老子竟然偏偏觉得自己无颜面对自己的儿子。你说怪也不怪?就如同那儿子一会开宝马,老子就觉得自己家的牛连耕地都不能了。有病?那老子口口声声说自己写不来中长篇巨著;那儿子坚信自己的父亲最拿手的是中短篇的故事会?南辕北辙的事情啊,有啥害臊的?如此也会让人感到羞耻。那顾晓军见了托尔斯泰,还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那韩父果然是真害臊,为何在儿子功成名就后,还恬着老脸又写啥《儿子韩寒》呢?儿子啥也不是的时候,自己偏偏不会写中长篇。儿子成了文坛一哥之后,居然发现写个长篇原来也这么简单。你说,世上最怎么还会有如此变幻莫测的人呢?母以子贵,方能登的皇太后宝座。难道父亲傍天才儿子的大腿,不惜食言自肥,就真的是毫无所图了吗?
   
   最有趣的还是那韩少,你说人家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就以为读外国文学是可耻的,读同学们都会读的书也是可耻的。故此只跟《管锥编》、《二十四史》较劲。如此有古癖的一个少年,竟然还有时间一年读掉超过五百本儿童读物。如此说来,那些个儿童读物一定是发行量极小,小到韩天才的周围居然无人能看到吧?读人家都读的期刊杂志,那不是要弄脏了自己的慧眼吗?还真是见鬼了!这么一个古癖的少年,居然还写了篇《我眼中的孔庆东》,查查那孔和尚的《四十七楼207》,竟然还是塔玛的一本畅销书。那五百本少年读物只发行给一个天才读掉也就罢了。可人家孔和尚,可是要靠这本书起家、赚银子换老婆的干活。如此发行泛滥的书,韩少的同学们难道也都闻所未闻?也喜欢吃肉的猫为何要强调自己只喜欢吃鱼呢?
   
   韩少不着调也就算了,天才吗!总是要与众不同、和人不一样的。可你说那韩父怎么偏偏跟儿子一个德行?一个喜欢文学的人,一个喜欢写作文学的人,一个华东师大的文科生,一个在那除了毛选几乎没有啥文学读物的年代的人,他居然硬着头皮也按耐不住对四大名著的厌恶,试了不知多少次,也只好读了一两回三国演义。据那韩父自己说,好像也不是啥书香门第、大富大贵之家。生活在那样的一个年代,他到哪里去淘换自己喜欢的书读呢?石三生生于六十年代,十来岁时,能看到的,也不过是些四大名著、野草集、钢铁怎样炼成的之类的文学。说那个年代的人可以选择自己喜欢读的书也有可能,可你们韩父子特别强调那时的人都不知道ABC就太扯淡了。俺那几乎和韩父同龄的老兄,一个初中毕业生,完全靠自学考上了哈工大的英语研究生。可见这课本里有没有英语课程不要紧,世事原来最怕有心人。会不会个English,何必撇的那么清呢?
   
   人都是善于遗忘的,尤其是那些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经历。韩军团父子口型不对也没舍不可,但多数正常国家的正常人,在叙述那些本来属于自己的故事时,会有时间上的误差、文字上的不同,但与事实却断然不会产生甚至是相反结果的偏差。诚实如卢梭,在忏悔录中也是要声明有些过去的事情,很可能是现在如此想却未必是当初就那么做的。那路金波发觉言多必失闭了嘴。那韩军团的韩父子也选择沉默的理由,难道就不是这个原因了吗?
(2012/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