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够绝:韩寒边悬赏边起诉]
石三生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够绝:韩寒边悬赏边起诉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昨天早上,多维挂了病毒、加国无忧和早报网禁止登录。却又怪,到了晚上,这三处网站又自动恢复了正常。某将《韩寒未输先后悔 吴英怕死难回头》发上去后,那号称从不做恶的google依旧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无论是一小时搜还是二十四小时搜,都没有啥新的结果告诉我。这能说明什么呢?自己最近只非议韩寒。人人都能议,偏偏石三生就疑不得?
   

   看到韩寒终于搜集到足够让自己光明磊落的证据,向法院递交了诉状之后。自己就明白这事已经不好玩了。原本很幸灾乐祸的自己,倒有些可怜起韩寒来了。感觉那韩少就仿佛一个如花似玉的未出阁的大小姐,猛然间要脱光了身子,让一帮男婆子来轮番鉴定一下自己是否真是个处女。韩少不难为情,却未知那些男婆子们是否会怜香惜玉呢?
   
   说质疑韩少已经不好玩了,当然不仅仅来自如此荒谬的感觉。还因看到了两篇义正词严的卫道文章:一篇是萧瀚的《韩寒的私权高于公权》,另一篇是泉野的《方寒代笔掐架 公众难辞其咎》。对泉野的文,因石三生也深表同感,就不想多说什么。和谐时期的国人原本好热闹,无论韩寒、方舟子谁是谁非,看到人家掐架你不去拉开,还拍手称快是不对的。国情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权贵犯罪,围观获刑的时代。若不是无聊的公众太多,人家方寒会掐架吗?泉野写的好文章标题,可惜他忘记了那韩寒还是个大公知分子。没有了公众,你还公知个逑?谁规定了公知不能公疑了?练武的小混混都知道个人在江湖漂,谁能不挨刀的道理。不想挨刀,干嘛不金盆洗手?
   
   对萧瀚先生的大作,某却忍不住要“置喙”非议一番了。萧先生不愧是政法大学的教授,只是文中这一“喙”字,就害得某翻了许多网页,才搞明白这个字念hui,特指鸟兽的嘴;也借指人嘴。虽然不清楚萧先生文中“外界无权置喙”的喙是指鸟嘴还是人嘴。但其文之一派正气凛然却是显而易见的。好文章、好道理,只可惜被萧先生把来用在一个不合适的地方,好似他要告诉我们这些准中国人民应该如何做一个好的美国公民。尽管国人已经享受到了被国务院白皮书夸大了一万倍的好人权。温家宝总理自己依旧还是高瞻远瞩地将“民主”字样一杆子指到了若干年的现代化来临之后。在这样一个没有“民主”只有“人权”的时代,萧瀚先生扯出啥私权、公权的大道理,难道不好笑吗?萧先生作为一个法律人,居然抛开《宪法》妄谈啥言论自由的尺度、界限。这,是否就是萧瀚教授被剥夺了政法大学授课权利的原由呢?政法大学就算政治挂帅,也不能无序到允许教授们目无《宪法》吧?
   
   萧瀚先生在列举了一、二为什么不能对韩寒置喙的大道理后,忧心忡忡地作出了结论,认为:“无直接证据就断言作品不可能是作家亲自所写,已不是正常质疑,而是涉嫌诽谤。没有任何一个正常国家会允许这样的恣意妄为,否则世上将不再有作家,也不配有作家。若言论自由就是肆意妄为,将无人能享言论自由,自由永远和自律是兄弟。”暂且不论萧瀚先生的一、二理论是否靠谱儿。只这最后的逻辑,就让人不能不想起咱们可爱的中石油、中石化二位大佬。我们都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个与世界已经接轨的国家。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中石二”总是在布伦特涨价的时候快速跟进;人家跌下去的时候,它们却以炼化厂亏损为由拒绝降价呢?诽谤当然是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都不会允许的行径。萧瀚先生也知道代笔是行规、国际惯例。可人家韩寒不是自己悬赏两千万捉拿代笔人吗?韩少喜欢这么玩,萧瀚先生不也是多此一喙了吗?人家韩少的钱当然是私房钱,他喜欢玩刺激,喜欢砸锅卖铁也要一赌输赢。你管得着?萧先生极力阻挡公众眼红那两千万,该不会是韩少私下许诺了啥好处吧?啥国际惯例、正常国家?以萧瀚先生之法律渊博,该不会不知道人家正常国家要保护的恰恰与我们反道而行。你瞧那法国总统,居然连自己的老婆暗中资助男性密友的私事都被抖搂出来。总统是国家的,老婆须是私有的吧?人家老婆想资助谁,关公众屁事?难道法兰西也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
   
   萧先生说;“哪怕是公共官员,在其不涉及公共利益的私权部分,舆论也无权侵入”。感觉萧瀚先生像是一个生活中国的外星人。为什么官员可以强拆民居、警察可以私闯民宅任意窥探人家电脑上的私事。公众却连知道官员财产的权利都没有呢?这难道也是一个正常国家才具备的常识吗?诸如官员包二奶之类,请问萧先生:这算是私权还是公共利益?
   
   真的是很可笑啊。哪有一个正常国家的正常人,会一面悬巨尚捉拿代笔;一面又对质疑者拔刀相向、不惜诉诸法律以求自保的?人家自己食言自肥也就算了,怎么还会有人帮衬着阻拦民众七嘴八舌地去哄抢赏金呢?既然如此玩不起,何不听顾晓军个老东西一句劝:关闭了博客,滚回家去?
(2012/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