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石三生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圆一个谎言可能是这天底下最艰难的事情了!赵长天面对网易记者的时候,肯定会这么想。或许,这么想的,还包括倒韩战中凭空冒出来的青春不再出发,网络人戏称扫地僧的“高人”。

   
   青春先生,您不觉得身为一个看过“韩寒先生”大多数书的标准韩粉,突然冒出来又扶又打。很可笑吗?那劣质韩氏的臭鸡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您老该不会像老牛一样,也会反刍吧?即便是头牛,也不过是回味昨夜才吃下的草料。您可是一吃就是十多年啊!一直都没有咂摸过劣质韩氏的臭鸡蛋是个啥味吗?
   
   去年一滴相思泪,今年方流到腮边。青春先生如果不是脸太长,就是思考的时间实在与现在行文的速度太不成比例了。
   
   赵长天先生的出场,可能是保皇派中最后一个至关重要的大人物了。到底是文人啊,有着和叶兆言先生一样的老实和圆滑。每每看到老实人撒谎的时候,总是让人不能不心生怜悯:欺负这么老实的人,实在是作孽啊!
   
   当然了,最难过的,恐怕就是“韩寒先生”的@韩仁均叔叔了。估计赵长天的专访一上网,韩仁均叔叔一定会狠狠地先扇自己一个嘴巴:塔玛的!老子要是不写《儿子韩寒》,不就被赵长天蒙混过去了吗?
   
   “韩寒先生”不读书,不读还要装逼。这可能是倒韩阵营几乎可以取得共识的看法了。这当然也是保皇派最无法接受的,这是“韩寒先生”的最后一根稻草,最后一块遮羞布。你七门功课不及格不要紧,你语文考试低能也不要紧,只要能博览群书,不一样可以成天才吗?你看那孔夫子,不也就是会个九章算术、会个阴阳八卦啥的,就成千了千古一师、大思想家了?所以,“韩寒先生”最后的画皮,就只有管锥编、这史那史的了。
   
   赵长天先生自然很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睁着眼又编造了一个韩寒先生喜读书的典故。看看下面的对话:
   
   网易娱乐:您第一次见韩寒时对他有什么样的印象?
   
   赵长天:第一次见韩寒当然是补考的时候,补考的时候个子小小的一个小孩,也没多注意,我们吃完饭回来韩寒已经考好了,好像跟他说了几句话吧。当时韩 寒在宾馆的房间里看书,好像是一本《欧洲哲学史》,我印象挺深的就是一个高一的学生竟会看这么本书。
   
   再看看@韩仁均叔叔怎么说?
   
   在《儿子韩寒》中,@韩仁均叔叔说到:“此后,《新民晚报》于1999年10月11日刊登该报记者钱勤发写的特稿《青春的光彩--"新概念作文大赛"幕后的故事》,文章的四节中有一节专写"韩 寒补赛的故事"。韩寒开始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钱的文中讲到"在李其纲审读(韩寒)文章的缝隙间,他无意中看到韩寒又在抓紧点滴时间看书,看《欧洲哲学 史》"。--这一细节以后也被媒体大量引用,事实上,韩寒从没看过《欧洲哲学史》。”
   
   看起来和叶兆言先生一样老实的赵长天先生,那子虚乌有的《欧洲哲学史》是如何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中,以至于十几年还耿耿于怀呢?如果所猜不错:这本《欧洲哲学史》的作者一定是赵长天了。
   
   @韩仁均,你说你干嘛要得得瑟瑟地写啥“自传”呢?做做太上皇有什么不好?难不成,真的是像那路金波所说:跟小姑娘们谈美剧,不亦乐乎?那新闻怎么还能当真呢?新闻若能当饭吃,大跃进那粮食还不得把太平洋都填平了?还装诚实学官府辟谣!你说你这不是缺心眼儿,是狗坐轿子不识抬举嘛。
   
   你们说:新民晚报、李其钢、赵长天、@韩仁均叔叔。谁说的更像是句人话呢?即便这不是个谎言,说这四个人长了三只眼大概不会错的。草,整个一马王爷了。
   
   在一个充斥着谎言的国度不说谎,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就是国人惯常喜欢用善意的谎言来为自己狡辩的缘故吧?岁月流逝,物是人非。很多事情会变得模糊,这是一定的。记忆也是一样。因此,卢梭在写《忏悔录》的时候,也承认有些事情可能是:自己以为是真的就当真的了。但不会把明知那是假的硬说成是真的。赵长天先生故意把无的说成有的。目的何在呢?不知道那韩竖子是压根就讨厌外国文学的吗?
   
   观其一言,便知其他多半都是虚的了。正如世人皆以为老老实实的太史公一样。他的《史记》难道除了虚构刘邦的娘与龙交媾,其他全都是真实的了吗?真是天知道。
   
   人类的语言当中,可能顶数谎言最符合物理学的原理了。好话无须说二遍。只有谎言需要通过不断地去重复加强、去涂抹粉饰,才会让人不得不相信。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但从谎言变为真理,必定要有两个不可或缺的条件:一是撒谎者拥有超凡的智力;二是撒谎者拥有强势的权威。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十有八九的人们都会说些言不由衷的话。这几乎是古今中外都一样的道理。
   
   迄今为止,韩寒阵营中的保皇派们看来都不具备超凡的智力。谎言之所以还在接力,不过是仗了他们拥有的权势罢了。
   
   人至贱,则无敌。用在“劣质韩氏”身上,恰如其分。
   
   韩寒如果不无耻,他应该知道至少要跟石三生说一声对不起。
   
   韩仁均如果不是无耻,他应该知道那个《二月零三日》就是他代笔。
   
   百度如果不是无耻,李彦宏就会站出来承认被石三生抓住了尾巴。
   
   范冰冰如果不是无耻,就该兑现诺言,让真相大白于天下了。
   当然了。最无耻的,还是那始作俑者麦田。他只要告诉世人,他的韩寒的七百多篇文章都是怎么得来的?这一场人咬人,狗咬狗,人咬狗,狗咬人的闹剧就该尘埃落定了。
(2012/0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