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扫地僧闻鸡起舞 韩军团虽死犹生]
石三生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扫地僧闻鸡起舞 韩军团虽死犹生

   扫地僧闻鸡起舞 韩军团虽死犹生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到青春不再出发先生最新一期微博后,当初在脑海中流星般闪过的念头豁然变得清晰起来。叶兆言先生废了很多的文字,其实等于啥也没说。或者说他要说的原本就应该在人们的意料之中,更不会出乎于青春先生的意料之外。既如此,何喜之有呢?
   

   但青春先生却是如获至宝一般的兴奋起来了。就好象一个并不善饮酒的人,两口二锅头下肚,就惊呼:好酒!真是好酒啊!那茅台也不过如此了。不知道的,以为青春先生是真醉了。知道的,就只好跟着一愣,一愣,又一愣了。。。。。。
   
   那叶先生说了啥,让青春先生如此高呼过瘾呢?
   
   叶先生不过是说:自己在当裁判员的时候稀里糊涂;在成了运动员以后大家彼此彼此。如今被大家质疑成始作俑者后,就认为写作和阅读就像做爱,他老人家是喜欢亲自上阵,别人愿意找替身代劳那是别人的事儿。
   
   叶先生前面等于白说,只有最后一点儿人生体会值得好好玩味一下。叶先生此说,倒是与那“韩寒先生”将书中自有黄金屋直接量化成价值三千的金箔有一比。这很像是一句气话,也有造势要堵人口的嫌疑。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自己心甘情愿地给自己找绿帽子戴不是?那韩氏父子如果肯找人代笔,就一定是喜欢给自己戴绿帽子。如果人家能证明自己没那嗜好,难道代笔就不成立了?
   
   所以,叶先生发了一长微博,等于老老实实地什么也没说。叶先生没猛料,青春先生的兴奋就让人有些莫名其妙。先是“韩寒先生”,后是“方方老师”,再到如今的“君子叶兆言”。加上那已经被率先洗白的曹文轩教授。不到十天的功夫,朋友们,你们发现了什么没有?那原被青春先生打入“劣质韩氏”阵营的,如今已经大半都解套了。
   
   真是妙啊!青春先生,如果不出意外,那“贼厮鸟”韩仁均最后也应该得到善终吧?叶先生已经表态:真正的阅读,就是应该在乎作品本身。就连青春先生您自己,不也至少在二月十五日前,都是一个标准的韩粉吗?
   
   对了,青春先生自称读过大部分韩寒的书,这应该不是啥代读吧?应该也有个十来年了吧?以您今天行文的阅历和水准,为何一直都没咂摸出那“劣质韩氏”的臭鸡蛋是臭的呢?是那鸡蛋原来不臭,还是您老当初的嗅觉出了问题?人家叶先生是只管鸡蛋好不好吃,不问那母鸡在何方?您应该不是这样的吧?感觉您跟叶先生正好相反啊!不管鸡蛋好吃不好吃,先问问母鸡的品质如何?青春先生,这样说没错吧?
   
   是戏迟早都要落下帷幕的。是这样吧?青春先生。可否请教您一个问题:您一月三十一日开博发第一篇。为何直到二月十五日才发出来第二篇呢?中间是因了啥“故”吧?在下的《致韩寒、范冰冰的公开信》是二月十四日倒计时。这么巧?您次日就一举震惊了网络?您老也别怪俺高攀,咱们两个说起来还真是有些灵犀相通,尽管是俺在前,您在后。那连升三级的混蛋算一次。那一年500天也是都碰巧想到一块儿了吧?看青春先生行文,最喜引经据典。俺翻来翻去,也没查到您那“一万五千余天”出自何处?人家韩寒早在第一时间就篡改了文章。以您老的身价,不至于也学那些不着调的韩粉们,也不管人家写不写文章,没事儿就去刷他的屏吧?或者也是跟俺一样,翻墙而出?如果这不算是涉密问题,青春先生能如实相告吗?
   
   就算一年500天是不谋而合。青春先生有没有想过,即使一年真的有500天,“韩寒先生”也只好是一万五千天而已。何来的一个“余”字?韩少识数再不济,也不至于跟人家说他有十余个手指头吧?记得看过韩少一篇文,他可以很清晰地表达明白“一千块钱”呢!没有多也没有余。更何况,那韩少还要等七个月才能凑够三十的整数。如此,岂非连一万五千都不够?青春先生几乎篇篇都是苞丁解牛,为何到了这最要紧处,却语焉不详,一笔糊涂带过去了呢?即便是那韩寒知道林妹妹的“一年三百六十日”。请教青春先生,您能替他解的通吗?
   
   青春先生虽然高明,到了此处恐怕也只好支支吾吾蒙混过关吧?别说您了,那身价百亿的李彦宏都一点儿辙都没有呢。有些谎真的是圆不过去的。是这样吧?青春先生。
   
   不过,还是很喜欢您的文字。虽然已经开始越来越不喜欢了。冒昧地问一句:青春先生也有与叶兆言先生一样老老实实的品德吗?
   
   哈哈,俺怎么也糊涂起来了。竟忘了人家叶先生是不喜欢吃臭鸡蛋的。而您,已经吃了十来年了。
(2012/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