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石三生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在看到青春不再出发老先生的长微博之后,就感觉想说点儿什么?又是开庭、又是忙骂人,不觉两天过去,竟然忘记了自己当初都想到了些什么?这样也好,就再次由着自己的性子,随意写下去吧。
   

   可以这么说:顾晓军和青春不再出发二位先生的文章,可能是自己上网以来看过的两种美的极端:粗俗的美与大雅的美。看顾晓军先生下笔,你会读出生活中那些被我们有意或无意地看不见或遗忘了的事与物;读青春先生的文章,你感受到的是人类历史长河中那绵绵不绝、奔涌不息的动人而又精粹的魅力。从顾晓军先生的文中,你看到的是人性中的丑与恶,常会让读者感同身受、自惭形秽(党所以怒其不争,只好封杀也);在青春先生的文里,那怕他就是在骂你,一如情人们之间的一点儿争执,让人无法真的动起怒来。这二位的文章,以自己的浅薄妄喻:就好比两个美丽的女人。一个美的让男人看了也绝对不会动邪念,如观音;一个美的让男人看了就要流鼻血,如圆圆。读顾晓军文,神仙也按奈不住冲动,激昂处,恨不能随便找个/狗/日/的爆揍一顿;看青春语,粗人也会悄悄地藏起自己身上的刺青,只恨自己顽皮不读诗书。所以他的文章后,韩粉、方粉都夹起尾巴、偃旗息鼓。
   
   青春老先生的文章:美,真是美!美则美亦,正如他老人家自己所言,一左右不了老婆大人对方方的热爱。二挡不住女儿对劣质韩氏的忠诚。反倒是他老人家自己,虽然不曾为了痔疮迎合女儿。却不得不在老婆大人的一席软语之下败下阵来。老先生饱肚诗书,如何不知道那一句俗话?别和老婆结仇,不与女人讲理。方方女士不可理喻。您看那民国三才子的张爱玲、林徽因、萧红,那个可以理喻得了?在下与老婆共枕已过二十年。常常一梦醒来,还是感觉男人和女人是两种动物。或者,这都是因为咱们男人都不会来月经。而人家女人却什么都会的缘故?
   
   青春先生的文章,让自己想起《红楼梦》那开篇的话儿:让世人醉余睡醒之时,或避事消愁之际,把此一玩,不但能洗旧翻新,省却些寿命筋力,不更去謀虚逐妄了。也想起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来。国人的诗书文章,最让自己感慨处,大概就是劣质韩氏之理解:把一本书,夹一片价值三千的黄金了。于是乎,那颜如玉、黄金屋便招之既来、读之可求了。三千年的文明,不论是曹氏之前还是之后,美文千万,国人的秉性却只会更糟没有更好。此乃诗书之过也?还是咱这文明中天然的一段缺陷呢?温家宝总理也读的好诗,写得很感动世人的文章。那又如何?西洋文多半都不如咱汉文的华丽,为何那《忏悔录》开篇就能摄人心魄?如曹雪芹不屑的情诗艳赋、小人、小丑充斥其间,读罢却不能不让人掩卷三思、妄自嗟呀!为何王蒙们读了曹氏字字泣血之书,却要生出那石头记的作者定有断袖之癖的感慨呢?青春先生可能解得在下的愚惑吗?
   
   是以,已经约十余年,极少读现代人的诗书了。某有个怪癖,凡入厕,必有文章方可保畅通无虞。数年前,偶在异地寓所独住,又是极看重钱的时节,把屋子里前主人扔掉的旧书刊都翻遍了之后,只好去另买一本。在夜市的一个小摊上,看到了小四的那本《悲伤逆流成河》,喜其便宜,只要五块钱,就买了一本。这书,多半都是在马桶上看,看完,就随手扔进了那堆旧刊中了。曾经,还有一搭无一搭地买本《读者》,自从知道那个关于小春玲的故事就是他们的励志篇,写一文大骂之后,从此就白给都不看。也曾经在《特别关注》上读到那著名作家韩石山解的张籍诗句“还君明珠泪双垂”。一个字无法形容,只好是又呕又吐了。当然了,想到那韩大作家不至于如此弱智,还特意跑到他的博客里看了一下原文,果不其然,这只是一篇关于古代闺怨诗讲话中的一小部分。问题是,那些读杂志的人们谁会知道?谁耐烦还去再看你的博客?瞧瞧咱这美丽的文学,为什么总是会让那些掌握主流意识的大人物们常常能读到作者不但变态,还变性了呢?
   
   因此,我总觉得中国的文学其实是很无能的。写出人生哲言来的余秋雨大师自己的人生不就是一团糟吗?那于丹,读孔子读到家财万贯了。真的有人的人生被她感悟了吗?那些窝在温室中的史学家们,还要为了纪连海乱让大禹寻花问柳兴师问罪。问题是,那老纪说的大禹通五湖、治四海,巫山挡就劈巫山。你们还当真了?就凭那些半石器半铁器时代的古人,拿根烧火棍子,就鼓捣出来万里长江、黄河?这不是缺心眼儿吗?那三过家门而不入也是扯淡不是?你不是治水吗?没事就来回瞎窜啥?就算那时候的马儿都八条腿儿,它也没办法驼着/狗/日/的来回飞不是?
   
   是以,我以为中国的文学是很无能的。那铁凝铁娘子铁主席,人也美,文也美,不照样被一四个老婆的刘宏感动的找不到北?
   
   青春不再出发先生,您写得妙文,能让方方出丑,能让叶兆言惭愧。那又如何?在一个以成则王败则贼为伦理的社会中,不堪如刘阿斗,也是不会自己跑到司马氏家里去养老的。那韩寒必将倒在一个自己选择的时机和枪口下。您以为如何?
   
   皇帝与大臣们围猎,乱箭无数射死了一只兔子,其中也有皇帝那一箭。会是谁射中的呢?谁能猜透这个谜底,谁便能悟到那劣质韩氏终将会死在谁的手里。
   
   天意也?人意也?还是天意弄人意也?乱哄哄你方唱罢我又登场。荒唐!荒唐!真荒唐!吾友云:
   天知人不知
   人知天不知
   若要天知道
   莫如人自知
(2012/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