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
郭国汀律师专栏
·正义概念的进化与发展
·人民反抗暴政的革命权利
·当代世界政治现状
·独裁专权(即威权)与独裁统治及极权暴政
·政治权力的限制与平衡原理
·政治文化与政治
·什么是政治形态
·民主法治及权力
·True meaning of the Republicanism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关于成立临时或流亡政府我的原则与立场
·公平游戏规则公平竞争是第一价值原则
·中国民主运动要不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
·中国民运长期四分五裂的根源何在?
·郭国汀:唯有程序正义才能根治中国民运四分五裂顽症
·民运内部必须是平等尊重基础上充分争论协商妥协式的真诚合作
·自私是否人的本性?
·暴君与暴政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郭国汀

   

   

   

   西方学者普遍认为八一三上海抗战是蒋介石为了引起国际干涉而挑起,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乔纳森在其2008年新著中仍持此论点。然而根据张戎考证,上海会战完全是斯大林为苏联利益,指令红色间谍张治中将军故意制造事端挑起的。

   

   1937年8月14日上海战斗震惊了日本Konoe内阁及帝国军队和海军高层。日本直到那时坚持地方解决七七事变。8月13日,日军两个师在Matsui Iwane将军率领下登陆上海,按协议该行为是合理的。然而中方于1932年将该区设定非军事化。蒋介石因此选择与日本打一场全面战争。[1]

   

   8月14日,中国空军拟轰炸日军旗舰,结果因飞得太高,速度太快以致误炸一家宾馆和一家百货商店,造成7000人死亡。另一说法是“1937年8月14日,五架美制飞机轰炸日本军舰,因天空能见度不佳,无法高空作业,而改低空1500米飞行,只得加速,结果投弹完全未命中目标,一颗炸弹击中闸北中国日报大楼,另一颗炸到南京路上的国际饭店。官方统计死亡728人。 在法租界另一架中国飞机投弹误炸中上海大世界,超过1000人丧生,更多人受伤。后来一架中国飞机再次在躲避日本飞机追击时误炸上海街道,造成死200人,伤550人。还有一种说法:日本海军渴望与北方日军的成功竟争,集结了一支舰队共32艘战舰,运载海军陆战队。日本海军飞机袭击通往南京的铁路线。8月中旬,经德军训练和装备的中央军第87和88师,南京最精锐的部队开始进攻日本在上海周边的据点。日军则以轰炸闸北工人区和大学区作为回应。国军投入8万兵力,日军在舰上和在上海国际区共有12000人。[2]8月14日下午,5架中国空军轰炸机,偷袭停泊在黄浦江上的日本军舰,结果误投到国际区和法租界,造成3000多人炸死或重伤[3],次日南京发表声明自卫战争。与苏联订立互不侵犯条约,苏联武器大量进口。

   

   陈纳德在1937年7月7日事变后数周抵中国,1937年8月14日,尽管轰炸日本第三舰队旗舰计划完全失败,陈纳德的飞行中队消灭了大批无护航的日本空军轰炸机。迫使日军暂停了其轰炸机空袭,当日本于9月恢复轰炸空袭后,均有战斗机护航。[4]

   

   于是日方增派第3和第11师赴上海,到9月中旬,日军Matsui兵力增至6个军20万人,蒋介石则投入71个师共50万人。包括由德国训炼的中央军精锐部队,蒋介石亲自指挥,顾祝同助理,陈诚居左,黄绍良居中,张发奎居右。蒋下令将军们不惜一切代价,战至最后一个人。到10月20日,国军已战死13万人;11月5日,日本第十军(3个加强师约3万人)登陆杭州湾,威胁到国军右翼和后方,拟切断国军后路;11月8日,日军攻占松江,前线司令官请求蒋下令总退却,但蒋介石却坚持了五天,在这期间,损失了许多最精锐优秀的军队。日军在两天内850架飞机投掷了2526颗炸弹。松江县原有10万人,全城仅剩下五幢房子,其中一幢是法国天主教传教士住着,狗因吃了太多死尸变得超级肥大。最后直到11月8日蒋才下令撤退,国军高峰时投入了50万兵力,日军增兵20万,蒋介石时常签发书面具体命令,与战场实际难免不吻合以至脱节且往往过时效。他下令不得撤退死守,导致许多精锐部队被毁。

   

   西方学者认为,蒋介石发动的上海第二次反日战争持续了三个月,“蒋的策略在于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与支持干涉,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5]蒋介石要求的英国和美国等西方强国,在11月布鲁塞尔开会后拒绝对日本作出任何急烈反应。[6]上海会战,国军伤亡将士18万至30万人,包括经德国军事顾问训练的最精锐部队,日本军人伤亡70000人。超过10万难民涌入由法国耶苏会士管理的国际区,另外有35万人逃离上海避难。[7]蒋介石苦心经营多年的中央军精锐部队受到重创,仅黄浦军校毕业的军官便战死10000余人,严重削弱了政府抗日的实力和控制中国的能力。另有一说称上海会战仅黄浦士官毕业的军官便战死沙场近20000人。为掩护撤退,中国人放火烧了闸北,大火漫延了五英里,火持续烧了两周才熄灭。乔纳森写道“在上海会战高峰时国军投入超过35万人,战线长达40万英里,涉及广东、河南、湖南、四川和福建及中央军。日军投入20万人。日本军舰上的重炮发挥了重要作用,日本飞机不区分目标狂轰滥炸,在两天内在上海投入了2526颗炸弹。蒋介石在上海西北部的总部指挥,他把不允许任何撤退作为原则,使他的许多精锐部队消失在这场不可能赢的战争中。估计国军在90天的激烈战斗中,伤亡18万至30万人,日军伤亡约4万至7万人。[8]杜月笙将他的防弹车给军队使用,将歌厅让出来作为救助中心,伤兵皆由歌女看护,甜言安慰伤员,并向伤兵献鲜花,为其修剪指甲。

   虹口区各街道被日军打死的尸体随处可见[9]。1938年初,从江苏到山西前线,超过60万国军投入战斗。在北方有些国军打得不错,但旧的地方利益很快抬头,阎锡山拒绝与中央军协作,旨在保存自已最精锐部队。山东军阀韩复渠避战,同时关东军侵占内蒙”。

   

   国联和美国谴责日军轰炸平民中心。九个西方强国先在中国后在布鲁赛尔开会,英国提出调解方案,日本坚持战斗,“直到中国政府改变态度”。中国之战已成圣战。日军司令说:中国人应当明白,日军是他们真正的朋友,准备牺牲他们自已来拯救他们。[10]

   

   结果上海成为被置于日本监控下的行政,蒋介石并未赢得西方的介入,他原本期望日本人将因战争负担开始考虑停战,结果却使其更加好战。蒋介石政府丧失了中国最主要的富裕城市,其财政收入,税收,制造业,还将敌人引到中央政府的核心地带。但在心理和精神上,第二次上海抗战,成为民国史上光荣的一页。[11]

   

   然而,根据张戎女士的考证:八一三上海抗战,实际上是斯大林挑起的。俄国红色间谍张治中是主角。张在回忆录中称“1925年我完全同情共产党,被称做红色教授,我想参加共产党,并告诉周恩来,周告诉我留在国民党内,并与共产党秘密合作”。作为上海南京地区守军司令,张治中向蒋介石建议,在上海反击日本。蒋介石未同意。张反复多次建议均被蒋拒绝。上海是商业工业中心,且离南京很近,蒋介石无意让上海变成战场,蒋甚至将上海守军和大炮撤离上海,不让日本有任何借口攻打上海。7月底张治中再次电蒋:强烈主张采取主动发动上海会战,并说他仅当日本显示攻击上海时才会动手。蒋这时予张有条件的同意,并强调,当突发紧急情况出现时,你必须等待命令。但是8月9日,未经授权,张治中在上海机场发起事瑞,国军枪杀了日本海军陆战队一名中尉和另一名日本人,一名中国死刑犯人穿上国军军服在机场大门被枪杀,伪装成日本人先动手。日本人表示愿意缓和局势,但张仍反复向蒋介石请求发动进攻;此时蒋介石同意了张的主张。8月13日早上,蒋电张治中不要冒然挑起战争,应详细研究和讨论重新审视。次日,张治中电蒋:“本军拟今天下午5点发动进攻”。8月14日中国飞机轰炸日军旗舰Izuno及在陆地的日军和海军飞机。张下令发起总攻,但蒋介石制止张治中,“你今晚不得攻击,等待命令”。[12]

   

   次日并无命令,张治中确向媒体公开,宣称日本战舰炮击上海,日军已开始进攻中国。由于中国人反日情绪高涨,蒋介石被迫于8月16日最后下令,“明天凌晨发动总攻”。经一天战斗,蒋介石于18日下令停战,张治中确抗命,继续扩大战斗,8月22日大批日军增援部队抵达上海,结果在上海中国180个师投入了73个师,其中1/3中国最精锐部队40万人几乎全军复没;中国新创空军几乎全军复没,主要战舰受重创,严重削弱了蒋自1930年始苦心经营数十年的蒋军主力,日军仅伤亡四万人。[13]

   

   一旦蒋介石被迫卷入全面战争,斯大林欣然支持蒋介石持久战的能力。8月21日苏联与南京政府签定互不侵犯条约,开始向蒋介石提供武器,予蒋政权二亿五千万美元贷款,包括1000架飞机,坦克,大炮,并派出2000名飞行员,在1937-1939年期间,击落日机1000余架。另派了300名军事顾问。随后四年,苏联是唯一支持中国抗日并提供重型武器的国家。俄国的日本威胁即刻烟消云散,与张治中接触的军事顾问L和俄国驻华大使B,立即被召回俄国并被处决。[14]张治中随即被迫辞职,蒋愤怒且怀疑之。中日全面开战,毛得益最大。八年抗战极大削弱了蒋军实力,国共两军由原来的60:1,变成1945年的3:1。

   

   孙元良将军说“韩战爆发后,我在日本经商多年,看遍了日本军部文件与战史,他们记载说国军遗弃在阵地上的尸体往往是日军的廿倍以上,这真使人伤心难过,然而事实正是如此 ——在我亲历的八· 一三淞沪会战中,国军伤亡十八万人,日军伤亡仅五万人。从整个抗战八年来算,国军伤亡官兵三百廿一万,加上平民被空袭、被屠杀、逃难途中饥病力竭而毙者,共计伤亡三千二百万人;而日军因武器精良,死伤仅五十二万人,它在我国领土作战,加上其本土平民伤亡亦仅二百四十六万人。”自九·一八至七·七抗战全面爆发,国民政府一直在抵抗日寇,只是没有正式宣战而已。1931年调精兵第五军至上海参加一·二八血战,毙敌近万,迫使日军三易主帅;翌年三月调关麟征部参加长城抗战,廿四年调十三军入绥远收复百灵庙,都是蒋委员长亲临前线指挥的,他还计划反攻商都和察北,以肃清绥远敌氛,进而巩固整个西北之门户。不幸西安事变将整个计划破坏无遗,一切国防大计、经济建设等均因此变乱或延缓或停顿。鉴于济南惨案之痛,中枢曾有训练卅六个师国防军的计划,冀以此新军作为抗日基本力量。当时训练计划由德国顾问法肯豪森将军协助进行,装备弹药也向德国采购。西安事变爆发时,整训的军队只完成了一半,订购的军事设备大部份未运回,甚至连囤积起来准备打半年仗的粮秣弹药也只储下不足三份之一数量”。

   

   刘少奇之女刘涛证实了共军专打抗日国军的事实她在文革期间写道:“1940年,共军打下了盐城,阜宁等地,消灭了韩德勤顽固派,解放了一些大县城后,他就轻敌了,忘记了毛主席的教导,抗日战争是长期的,残酷的”。[15]

   

   [1]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p.216

   

   [2]Eastman, Lloyd E., Etal: The Nationalist Era in China (Cambridge, Mass, HarvardUniversity Press, 1991) p.119.

   

   [3]Eastman, Lloyd E., Etal: The Nationalist Era in China (Cambridge, Mass, HarvardUniversity Press, 1991) p.120.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