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主法治及权力]
郭国汀律师专栏
·马虎学风要不得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最美丽的人
·南郭评论美人美言美语美文
·吾之教授梦在今天实现! 南郭
·南郭:我的遗嘱与托孤
·男子汉的眼泪/南郭
·性格决定命运/南郭
·文学感言/郭国汀
·郭国汀:春
·郭国汀:读实秋有感.
·郭国汀:理想.
·郭国汀:律师.
·郭国汀:作文.
·郭国汀:坚韧不拔
·郭国汀:兴趣.
·信函/南郭
·日记与书信/南郭
·性格/南郭
·天才,蠢才,笨蛋/南郭
·陈良宇是中共残酷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郭国汀 国人民族主义乃中共误导所致
·人民公社万岁?!--《辉煌的幻灭》读后感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杀死了中国伟大的诗人杨春光?
·忆对我前半生影响至深的三位老师
·A Letter to a Chinese
·不敢讲真话的民族注定是受奴役遭天谴的软骨头的劣等种族
·This is no time to kowtow to China
·南郭初步定论宣昶玮
·自封上帝皇帝圣人者:狂妄无知之徒?!
·南郭点评宣昶玮自封紫薇圣人
·南郭点评张千帆教授论宪政
·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
***(55)郭国汀律师专访
·世纪回眸(69)-专访郭国汀之一
·世纪回眸(70)-专访郭国汀律师之二
·郭国汀谈郭飞雄、力虹、陈树庆遭被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郭国汀律师答亚洲周刊纪硕鸣采访实录
·希望之声专访:声援高智晟同时也是在为自己
·胡平章天亮郭国汀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已是末日黄昏----郭国汀声援杨在新律师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用法律手段揪出幕后凶手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到人权律师的转变
·专访郭国汀:为女儿打破沉默
·郭国汀谴责中共对他全家迫害恐吓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人权律师郭国汀在加拿大谈六四
·加拿大华人举办烛光悼念纪念六四-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称退党运动具有重大意义 
·采访郭国汀律师:被逼离婚 战斗到底
·华盛顿邮报报导高智晟律师事件
·[专访]郭国汀律师:从刘金宝案谈开去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和盛雪
·大纪元专访郭国汀 中共垮台是必然的
·郭国汀谈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中共的末日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
·【专访】郑恩宠律师郭国汀谈郑案内情
·【专访】辩护律师郭国汀谈清水君案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郭国汀触怒司法当局:中国律师维护社会正义风险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法治及权力

   民主法治及权力

   

   郭国汀

   

   民主的基本原则乃是道德、勇气和责任而自由的基本原则乃道德和正义。民主简要地说即:主权在民。在现代条件下,它体现为多党定期自由公平竞选,由主权者——人民选择决定上哪个政党执政,人民能选择和更换执政党是民主的首要条件,因此党禁开放结社自由成为政治民主的首要前提。人民的选择并非一劳永逸的,因为任何人、任何政党皆有被权力腐蚀变质的可能,因为任何事物总是不断运动变化发展的,因此每四年或每五年一次的全民定期自由公平选举便成为民主政治制度的必然。民选必须建立在真实意思表示基础上,因此选举必须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前提下为之。而民意的表达,只有在不受威胁、恐赫的前提下才可能是真实的,因此,思想信仰言论出版教育之自由必不可少。由于“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因此必须制约政府权力;宪政之目的在于保障主权者(人民)的根本权利和利益不受代理人(政府)的侵犯。要让人民妥善安排自已的生活,就必须遵循法治;唯有实行法治才有可能长治久安,人治必定导致随当权者个人的喜怒衰乐变幻无穷,而且人亡政息。军队国有化是国家实现民主的另一前提,如果某个党可以拥有私家党军(纳粹之所以有党卫军,是因为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被禁止拥有军队,因此当时德国所有的政党,包括德国共产党,社会民主党事实上皆有自已的党卫队),所谓公平、公正、公开的自由竞争也就不复存在。

   

   欲堪称民主,必须有一个立法和司法均能作为针对行政部门潜在滥用权力的制约力量。必须拥有能够通知公众,并向公众提供使之成为负责任的公民所需信息的自由媒体。还必须有具有完全功能的非政府组织的公民社会(即教会,各种协会,学会,慈善团体,各种俱乐部等),代表其中从人权到无论任何类型面临的危险所有的事业和原则目标。他们亦起到在政府制定决策政策过程中的制约作用。

   

   开放的市场和民主以及透明度,可靠的法治和行政正义,是一个国家发展的重要前提,在很多方面它是最难取得的,因为法治的一个必要前提,乃是确立一个公正和有效的行政正义。因此,民主并不自动地建立法治和正义。

   

   

   民主经常被视为理想的法治的一个先决条件。然而,基于历史的分析正好相反,法治才是民主的必要前提。历史表明无论何时何处,法治被任意变动,民主即处于危境。法治是民主的前提条件挨或反之?或两者必须同时并存?一般而言,没有法治不可能有民主,没有民主也不可能存在真正完全意义上的法治;因此,两者互为前提。但法治,尽管可能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应当早于民主而存在。民主在远古全球仅古希腊雅典有之,而不完全意义上的法治则比民主制普遍得多。特别在英国,早在1215年之《大宪章》及随后一系列法律文件与司法实务中,即反复强调法律至上的原则。而英国的民主原则直至1688年的光荣革命以后才确立。在此意义上,法治先于民主而存在。然而完全意义上的法治必须以民主为条件,一旦民主不存,法治也难存续,若法治荡然无存,民主当然也难以为继。

   

   

   民主与法治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但若两者只能有其一,则法治比民主更重要。事实上香港和新加坡均是尚未实现民主的现代最发达也最廉洁之国家和地区,原因即在于两者均系前大英帝国殖民地,而英国富有法治传统,因此两地之法治水准非常高,司法独立,媒体自由也远比专制国家好得多。此外人类历史上,民主与法治并非同步出现,法治的出现早已民主,而且在民主消声匿迹二千年期间,法治并未随之灭亡。那么中共极权暴政是否有可能先实行法治,然而再实现民主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中共政权不但是个极权暴政,而且是个流氓暴政,而流氓恰恰是最不讲法治的,流氓是随心所欲的,一般而言,无知的无赖最易成为流氓,而绅士君子则不然;但中共自成立之日起一直视绅士君子学人为敌,中共统治下的众多知识分子,其中相当一批是已被阉割了精神与灵魂的太监型阉人。因此,唯有彻底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中国人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

   

   伯拉图抱怨说在民主制下,‘城市是欺诈自由和言论自由及每个人均得做任何他喜欢做的事。。。公民们各种各样,取代形成一种形式,外国人甚至妇女和奴隶们也象自由人一样自由’。亚里士多德写道:“在此种民主体制下每个人得按他自已喜欢的方式生活;或用Euripides话来说,按照他的胡思乱想生活。这可不是好事情”。

   

   约翰络克是近现代民主理论的真正宗师,他的理论指导了美国革命,对美国立宪居功至伟。他的主要论点有:政府必须取得人民的同意才是合法的政府,政府必须为全体社会成员服务而非仅服务于当权集团或仅服务于社会上一部分人,那怕是大多数人。政府权力必须限制,平衡;制定法必须符合自然法原理,必须合理而不能由立法者随心所欲;法治而非人治应当成为管理国家和社会的原则;实行民主原则的同时,必须保障少数人的权益,保障个人权利尊重人权人格尊严;政府必须尊重基于人之为人的自然权利,亦即平等权和人格尊严,保障私有财产,才有可能建立和谐社会;政府,社团,政党及任何组织或个人均不得有不受限制的权力。这些基本思想成为美国的立国之本。

   

   1950年以前,民主理论在政治学理论中微不足道,当时甚至还不存在民主理论分支。民主只是到了美国革命后才成为重要的政治力量,而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才变得在全球流行起来。

   

   郭泉博士主张“民主社会主义”,倡导“全民福利条件下的多党竞选的民主政体”,坚持 “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提倡“分权制衡”,“开放选举”。南郭并不赞同所谓“民主社会主义”而主张自由宪政共和的民主政治;然而中共流氓居然罗织“颠复国家政权罪”名无罪重判民主斗士郭泉博士!该流氓恶法实质上是由法盲或邪恶至极的家伙起草的,它混淆了‘国家’与‘政府’这两个基本政治学概念。国家是拥有一定的领土,人口组成的享有独自最高主权的政治机构,而政府则是由主权者定期选择用于管理国家对内对外事务的政治机构;前者有极强的稳定性和统一性;后者则有临时性和变更性。颠覆‘国家政权’实际上是指叛国,而颠覆政府并不等于叛国,因为更换政府是人民的天赋权力。因此,那怕依中共该条恶法,全体被中共流氓暴政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的国人,皆属枉法裁判。因为国人充其量仅有颠覆中共政权之意愿,而决无颠覆中国国家之意愿。

   

   中共之所以死抱专制独裁体制不放,根源在于它是个唯权是图极端自私自利的流氓骗子匪帮政权!流氓当然不会讲自由公平竞争,而只会依暴力耍无赖;骗子自然要欺世盗名,因此中共可谓“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以假冒伪劣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及八个花瓶民主党派作为伪装假冒民主以愚弄国人;匪帮当然不懂程序正义规则,唯讲强盗厚黑术比赛谁的拳头大,这也就是中共始终奉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迄今坚持将‘解放军’变成党卫军的根源。充分的历史事实业已证实中共当权匪帮本质上是未开化的一伙土匪强盗野蛮人。因此,指望毫无绅士基因的土匪流氓强盗为主体的中共流氓犯罪当权利益集团主导政治体制改革,注定是永远绝无任何可能实现的痴心妄想。全体国人唯有彻底认清中共政权的流氓匪帮本质,彻底唾弃这个罪孽深重无可救药的流氓暴政,才会有自由快乐幸福的明天。

   

   

   2009年6月14日

(2012/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