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
郭国汀律师专栏
·朝鲜的罪恶与恐怖和秘密: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系列之一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郭国汀

   

   

   

   1933年底张学良从欧洲回到杭州市,他对蒋介石说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并告诉蒋介石欧洲人对中国和蒋介石几乎不在意,次日张被任命为剿匪副总司令。[1]

   

   第五次围剿共匪时,蒋介石的新军事顾问是德国汉斯将军,他建议将3000座雕堡连成一线,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蒋介石这次共投入17个师的中央军,有些是经德国人训练和装备的精锐部队。中共逃跑的最终目的地是苏联控制的新疆及内蒙边境,以便接收苏联的武器,但1934年6月日中共派出一支6000人的部队(即方志敏部),打着‘抗日先遣队’旗号北上,携带160万份传单,称“红军北上抗日”,但不久即全军复没,方志敏被捕后被枪决。中共领导人均知道,所谓‘北上抗日’仅仅是宣传,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军事顾问布劳恩李德说“没有人梦想北上抗日”。[2]中共逃跑时,周恩来下令将‘出身不好’及不可靠的红军将士,伤兵统统干掉,结果数千人被屠杀,红军军校大多数教官(被俘前国军军官)被杀害。[3]据乔纳森称,此时共产党杀害了数万‘反革命’。

   

   1935年4月日在追踪途中被俘虏的红军许多人被就地枪决。毛令周恩来组织伏击尾追的四川军,结果导致在都昌红军死伤四千人的惨败。即所谓‘四渡赤水出奇兵’,实际上纯属毛为个人权力不惜牺牲成千上万红军将士的阴谋。[4]自遵义会议后渐渐夺权后,毛始终为个人权力不惜牺牲红军将士生命,故意四渡赤水打圈子,多走了二千公里,牺牲了三万主力红军,以拖延入四川的时间,避免与张国焘会师,拖了四个月待安排好与苏联接上联系后,才被迫会师张国焘部。张有八万将士,而毛的中央红军仅剩一万余残兵败将,所谓大渡河铁索桥的神话故事,亦纯属毛于1936年接受红色左派记者斯诺时的信口胡编的故事。红军翻越大雪山,其实山上虽冷却无雪,且仅一天时间。[5]

   

   1935年9月21日红军抵达甘肃,毛从当地报纸上获悉600里外的陕西省有个苏维埃政权,于是决定那儿就是他们应当去的地方。此时蒋介石停止了追击毛部(仅剩约6000余人)。真实的原因是蒋介石更担心张国焘率领的八万红军,张挥师拟取四川成都,另两支红军包括贺龙部又加盟张国焘部;张国焘与毛泽东一样,为了权力杀人不眨眼,他血腥清洗当地党干,亲自审讯酷刑,通常用刀刺死或窒熄至死,有时则活埋。徐向前说张对阻挡他的人,毫不犹豫干掉,以建立他个人的统治。[6]故蒋介石调动军队对张国焘围追堵打而放过了毛泽东残部。[7] 1935年10月22日毛宣布长征结束。此时日本人又挑起事端,要求撤换察哈尔省长,北方三省自治,蒋因决战时机未到,派何应钦与日本U签署《何梅协定》,中方18万军队撤出该省区29000平方公里的领域。孙传芳在佛寺拜佛时,被一女子枪杀,该女报了11年前孙的杀父之仇。在全国一片呼救赦免声中,该女子被判徒刑六年。

   

   1935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20年后,蒋介石宣布中国从此不再分裂,共产主义已不再构成实质威胁,是年蒋介石五十岁。政府决定购买五十五架战斗机,杜月笙个人出资购进一架战斗机献给南京政府。南京政府收到5000份生日贺电,南京20万市民参加庆典,飞机大队飞越蓝天。当日蒋介石与张学良飞赴洛阳,没有出席南京的庆典。在洛阳举行的音乐庆祝晚会上,蒋吹灭生日腊烛后说:“只要尚未收复我们丢失的主权,恢复领土完整,我们永远不会是自由的人民,也不是独立的国家。”[8]

   

   1935年11月日国民党中执委开会在院外集体照相后,一个执英国左轮手枪的杀手连击汪精卫三枪,杀手孙明芬,自认是19路军军官,是自已决定所为,次日因注射一针而身亡。汪即转上海治疗并辞去一切职位。中执委和中监察选举中,蒋介石获得515张选票中的495票。1936年夏天,胡汉民在广东死于心脏病,陈济堂趁机以抗日名义又发起叛乱。广西李宗仁和白崇禧倒是真正想抗日。1936年6月1日广东,广西抗日救国军进军湖南。蔡延锴将军从国外回国组建19路军亦加入。

   

   蒋介石任命李宗仁任国防部长,白崇禧任淅江省长,被拒,于是双方又开打。1936年8月11日蒋飞至广州,予李、白三天时间考虑。飞机先投掷传单,后投下十余颗炸弹,李、白决定和解。蒋介石固不愿与10万广西军开战,予之面子和体面,答应李、白留在广西,每月由中央政府予200万军饷。

   

   [1]Jonathan Fenby,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257.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8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4-47。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8-55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43

   

   [7]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271.

   

   [8]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 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 York, 2004) P.278.

(2012/0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