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郭国汀律师专栏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郭国汀

   

   中共谋杀性人为四年大饥荒饿死3800-4500万农民。几乎所有的共产党政权皆由于农业强制集体化政策原因导致人为大饥荒(唯有南斯拉夫、波兰和古巴保留有私营农场,因而此三国也未发生过大饥荒)。三年饿死人数在2000万至4660万之间,2000万是1988年以后中共官方的数字。这是全世界最大的饥荒。第二大者是1887-1888年中国北方饿死900万-1300万人;再次是1932-1934年苏联饿死600万人。1957-1961年,48%的猪,30%的家畜被屠杀。甘肃省直到1962年仍在饿死人。甚至连历史上从未有过饥荒的西藏也饿死近70万人。[1]

   大饥荒死人数量有如下几种说法,其中赵紫阳的说法可信度极高:①中共人为制造的大饥荒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估计“当时饿死的人数在4300万4600万之间;②刘少奇在大饥荒中的1961年初告诉苏联大使契尔沃年科(StepanChervonenko),已经有3000万人非正常死亡。③张戎女士在其《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认为:“为时四年的大跃进使大约3800万中国人饿死、累死。④据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丛进之《曲折发展的岁月》称:“当时”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口数在4000万人左右。”⑤同一出版社出版的《口号与中国》披露:“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和减少的出生人口共有4000万。”⑥杨继绳先生在其《墓碑》中考证为3800万;⑦金辉在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办的学术《社会》月刊(1993年4-5月合刊)发表的《三年自然灾害的备忘录》依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为依据分析的结果: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在4040万至4319万之间。⑧1996年英国记者贝克在其《饿鬼》书中估算中国当时至少3000万人因饥饿致死。⑨《争鸣》杂志2005年11月报导,在中共内部解密文件中透露:1959年至1962年的档案解封后,合计全国饿死3,755.8万多人!⑩2009年底,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首度提到当年大饥荒时饿死了4500万人。⑾2010年初,复旦大学历史教授曹树基在公开讲座中称,根据官方人口统计得出了3,000万到3,200万的死亡人数。⑿专研中国近代史的荷兰学者冯客(Frank Dikotter),最近在英国出版《毛制造的大饥荒》,综合各种资料的结论是,有4500万人被饿死和死于暴力。“食物还是有的,但是政治上的选择,有人在决定谁可以吃,谁不可以。” 食物也成为革命的暴力武器,一些开会睡着、干活迟到、身体虚弱的人,或政治上被认为是坏人的人,是被饿死的,因为不许他们去公共食堂吃饭。 “在档案记录中,有的村子80%死亡的人是不许到食堂吃饭造成的。” 在湖南,一个孩子偷了一把粮食,他的父亲被干部强迫把儿子活埋了。这个父亲几个星期后死于内疚。有的人因为偷一个土豆被头朝下吊起来,背上还压着石头。当时中国买了苏联很多设备,到期要付帐。周恩来先说:“我宁可不吃饭,也不欠债”。邓小平说:“只要每个人少吃一口就行了”。毛泽东“先发制人”的理论,被谭震林在下面讲话时解释成:“在农民吃之前,国家要把粮食拿到手,否则就是思想有问题”。

   

   农民的反抗。早在1953年秋始,中共便为了军事强国而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援建项目与农民展开了全方位争夺粮食的战争。毛说“要教育农民少吃,国家应尽可能阻止农民多吃”。[2]溥一波事后承认“农民绝大多数粮食均被强制收走,被驱向死亡的境地。”1953年10月2日毛对政治局说“我们正在为粮食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展开一场战争”。“马克思恩格斯从未说过农民是好的。”几天后,陈云向各省领导干部传达毛指示说:“要准备十万个村农民暴乱,即中国1/10的村庄暴乱,但这不会危及共产党的统治。” 毛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良心,马克思主义是残酷的”。[3]为了更方便夺取农民的粮食,中共发起农业集体化运动。1955年5月在谈及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毛说“我们必须在五年内逮捕150万反革命。反革命占5%”。河南信阳地区1959年秋,至少10000名农民被捕;许多人饿死在监狱中;安徽省当局用机枪扫射向城市逃难的农民,凤阳地区死于机枪扫射的农民达800人!28000农民受到各种惩罚;[4]大量村庄死亡率超过50%,有些幸存者仅是干部家属。

   

   大饥荒导致中国多省出现吃人事件。①河南发生吃人事件,农民往往集体决定吃小孩。②1960年春贵州省检察院将遵义分院报告的饿死人、人吃人的情况写成简报;③1958年放出水稻亩产13万的广西环江县,1960年饿死30000人,出现不少绝户绝村,出现活人吃死人,活人吃活人,甚至公开卖人肉。[5]《乡村三十年》记载:④安徽省凤阳县仅一九六○年春就“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六十三起”,其中一对夫妇“将亲生的八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⑤在大饥荒中饿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肃省通渭县,吃人相当普遍。一个公社书记对记者说:“我家那个村里一个妇女把自己女儿的肉煮着吃了。那时人们饿疯了,看看倒在路边的死尸上还有可吃的肉,就割回家。死亡率从1957年的11%上升至1959年的15%;1960年达29%;1961年15%。出生率则从1957年的33%,降为1961年的18%。不包括3300万缺陷儿。⑥仅1960年安徽富阳县即发生63起吃人事件,一对夫妇将8岁的儿子勒死后煮吃。[6]⑦甘肃省有个县1/3人口饿死,吃人事件普遍。上面命令“绝对不许开仓即使人民饿死”。[7]

   

   毛共明知大饥荒,确于1958年至59年出口700万吨粮食。大饥荒期间中共仍然大量出口粮食,主要是向苏联出口;从1958年的270万吨,增加到1959年的420万吨;1960年出口粮食与1958年相同;1961年实际上进口580万吨。美国主动欲提供援助,却被中共政权因政治原因而拒绝。世界上其他各国,均保持沉默忽视灾难。援助农村的经费少于45000万元(即人均0.8元),而当时自由市场上的大米价格为每公斤2-4元![8]刘少奇推出“三自一包”政策允许农民有少量的自留地,这些措施使农民迅速摆脱饥荒。

   

   1958年10月9日毛对亲信说“死人有好处,可以肥田”。1957年在莫斯科毛说“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以赢得世界革命的胜利”。[9]1958年5月17日在党代会上毛说“别对世界大战大惊小怪,至多人民死一半,这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死一半人口最佳,死1/3次之。”[10]1958年11月21日毛对亲信说“大型水利工程,大炼钢铁,象这样工作,完成所有这些项目,一半中国人可能得死。如果不死一半,死1/3或1/4,即5000万得死。死5000万我会被开除,甚至掉脑袋。但如果你们坚持,我将不得不让你们干,当人民死亡时就不能怪我。”[11]仅在河南省有个工地上60000人中有10000多人累死;1961年初,刘少奇知道已饿死三千万人。4-5月刘返湖南老家,他的姐夫已饿死,姐姐快饿死,一个12岁的男孩因呼喊打倒刘少奇!被公安以反革命逮捕;刘少奇吩咐释放他。刘沉重地向乡亲们道歉,回京后,刘对中共高层说“我们不能再象这样继续下去”。[12]周恩来告诉小范围内的人说“中国制造原子弹非常便宜,仅花了几亿人民币。”事实上,中国制造原子弹,花费估计达41亿美元(1957年的比价)。足以购买全国人每天300卡的小麦两年,足够拯救3800万饿死的人,一个也不会饿死。毛的原子弹造成的死亡,高于日本因两颗原子弹致死者100倍![13]甘肃省直到1962年仍在饿死人。甚至连历史上从未有过饥荒的西藏也饿死近70万人。[14]1960年11月12日,副总理李先念与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率队到河南信阳调查了五个月后陶铸说:“我看死亡数字就不要再统计下去了,已经一百多万了”。1990年农业部政策法规司司长郭书田说“据八十年代初我们考查过的凤阳等县的情况,当时饿死人约占全县四分之一”其中一个公社每三人中死两人。1986年中共甘肃省委第一书记李子奇说:“三年困难时期,甘肃很多人死于饥饿”。陇中地区死亡130万-200万人)。吴宏达先生证明说1970年与狱中一名因在墙上书写打倒毛主席口号的犯人被枪决后,他的脑子被一名安全官员吃了[15]。死亡率从1957年的11%上升至1959年的15%;1960年达29%;1961年15%。出生率则从1957年的33%,降为1961年的18%。不包括3300万缺陷儿。

   

   根本不存在反常的自然灾害。1954年和1980年的气候均比1959年至1961年期间坏得多。1960年全中国120个气象站,仅8个有干旱后果纪录,仅1/3提及干旱问题。安微作家张万舒证明:“1960年,风调雨顺”。1960年全国收获143百万吨谷物,比1957年的195百万吨少26%;与1958年的175百万吨几乎相等(略少)[16]。

   

   中共在大饥荒问题上长期故意欺骗。法国社会党领袖(后任总统)密特朗在1961年访华时,毛泽东对他说:“我再重复说一遍,中国没有饥荒。”1960年,后任加拿大总理的特鲁多访华,回去后写了本天真的书:《两个单纯的人在红色中国》(Two Innocents inRed China),书中特别批驳外界对大饥荒的报导,说中国没有饥荒。甚至前联合国粮农组织负责人波尔德沃(John Boyd-orr)爵土这样的专家也轻易受骗,一九五九年访华后大发议论说,中国的粮食产量从五五年到五八年翻了整整一番,中国人“看来都丰衣足食”。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Bernard Montgomery)在一九六○、一九六一两次访华后宣称:“中国没有大规模的饥荒,只在有的地方粮食不足。”他显然不觉得“粮食不足”是毛的过错,见到毛时一个劲儿鼓励毛抓住权力不放,说:“中国需要主席,您可不能离开这艘船不管。”

   

   大饥荒期间中共还在同样大量援助外国共产党旨在争当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领袖:毛泽东只争取到阿尔巴尼亚。为了拉住霍查,一九五八年,毛给了这个只有三百万人的国家五千万卢布。一九六一年一月,又给了他五亿卢布!还用外汇从加拿大买小麦送给阿尔巴尼亚。

   

   ·

   一九六○年初,中共开始在全世界宣传毛泽东思想。该年正是大饥荒最严重的时候,毛泽东自有一套滴水不漏的控制系统,让外国人按他的需要去看,去听。要蒙外国人容易得很。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九五九年二月对中国食品生产量的判断是“大幅度增长”。“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对外援助,也极少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千分之五,美国在二十世纪末的外援远低于万分之一。可是毛泽东时代一贫如洗,外援居然曾达到财政支出的百分之六点九二(一九七三年)!

   

   ·

   一九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与外交部、外贸部平行的中国对外经济联络总局成立,专门负责向外国赠送现款、食品等。就在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份,外援激增。中国最穷,却是最慷慨的,借出去的债是不要还的。说到提供武器,毛的口头禅是:“我们不是军火商。”意思是中国的军火不要钱白送。送钱最多的地方是印度支那,毛执政期间至少送了两百多亿美金。在非洲,毛送给正在打法国人的阿尔及利亚的无偿援助难以数计。古巴的切·格瓦拉一九六○年十一月访华,毛一口气就给了六千万美金的“贷款”,周恩来特别告诉格瓦拉,这钱“可以经过谈判不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