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藏人主张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全球论坛】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2012年2月1日 星期三 节目长度:60分 下载mp3(16k) | (128k)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我是主持人庄尼。一起在直播室里的还有本台时事评论员路乔女士,和今天的特约嘉宾蔡红女士。
   
   路乔:大家好。
   
   蔡红:大家好。
   
   庄尼:自从龙年开始,各地西藏人抗议的事件就非常多,少则几百人,多则几千人。到现在为止,有3个地方的抗议活动是传出中共向西藏人开枪,至少有6个人死亡,几十人受伤。目前拉萨地区局势非常紧张,来往的行人车辆遭到严格检查,到处可以看到军警。大昭寺门口那个广场,特警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大批中共的军车和坦克开往西藏地区,通讯和网络都遭到封锁。
   
   在中国年的除夕,西藏刮起了新的造神风,中共的西藏区党委、西藏区政府宣布要展开送党魁像进村入户进寺庙活动,什么意思呢?就是将中共的领袖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人的头像送到寺庙里边去强迫西藏人供奉。香港媒体分析说,中共当局一方面禁止西藏民众供奉达赖喇嘛的画像,现在反而连寺庙也要供奉中共4个党魁的画像,不难想像中共四个党魁的画像很容易成为西藏民众泄愤的对象。
   
   现在我们就想看看国际舆论怎么说呢?国际舆论关注认为4个中共党魁像是自取其辱。中共为什么要在信仰方面一直不断的迫害西藏人呢?西藏人被中共统治几十年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服中共的统治呢?中共为什么一直对信仰团体不是采取收买统战,就是采取打压迫害手段呢?中共不会学老祖宗像康熙大帝或者是西方人,尊重别人的信仰和平共处呢?我们今天就谈谈西藏紧张局势以及中共迫害信仰团体这个话题。本台记者访问了著名的时事评论员苏明教授,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苏明:主持人好,听众朋友们好。从2011年至今的13个月的时间里,藏族的僧侣们共有16个人为抗议共党的镇压而自焚;另外自从2008年的3月,共党在拉萨发动的对藏族同胞的大屠杀至今也已经几乎是4年了,但是在这4年当中共党对藏人屠杀镇压和对藏传佛教僧侣和信徒们的迫害抓捕酷刑折磨,始终就没有停止过。
   
   近日更是听说大量的军车和坦克开进了西藏和川康藏人的居住区,更为可笑的是共党还把他们供奉的毛、邓、江、胡这4个人的照片强行的挂到佛教寺院里去,共党的宗教事务局还煞费苦心的发布“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规定一套活佛转世的条件、审批手续和处罚的规定。世俗的人要去管佛,这在古今中外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共党不过就是不耻于人的兽性匪类的团伙,连他们内部互相倾轧、互相争斗、火拼、贪腐都管不了,还要霸占公权力去管国管民,已经是无耻之极了,现在竟然要去管佛,这是狂妄至极。
   
   兽性贪婪的物欲与人的精神、心灵的自由追求和探索,根本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共党们不学无术,就连“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句流传几百年的名言都不懂!人与神之间是可以沟通的,但未必人人可以成为神;人与佛之间是可以沟通的,因为人人可以成佛,唯独人性与兽性无法沟通,那是因为思维各异,语言不同。人是作为精神生命体来到这个世上的,就是要体现人的价值,而兽类则是只属于它的活动,别无其它了,所以共党就仇视一切精神与心灵的高尚的信仰和事物。
   
   陕西省渭南市的二十多万道家的一贯道信徒们,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全被关进了监狱,共党造谣说他们是一贯害人道,共党进城后就拆庙毁寺院,这是人所共知的。共党要管上帝,又要管耶稣基督,于是天主教、耶稣基督教的信仰者们组织了家庭教会,共党又去迫害摧残家庭教会的成员们。法轮功被镇压了12年,污衊妖魔化法轮功的伎俩是卑鄙至极;丑化、矮化民运人士、维权人士、道义良知人士的宣传是恶劣已极。共党仇恨一切的真善美,宣扬的全是假恶丑,红卫兵暴徒们的打砸抢杀,那毛泽东就戴上了红卫兵袖章,公开承认他是红卫兵暴徒们的司令。文革期间,广西自治区20万人被活活开膛吃掉了,但却没有一个杀人的和吃人的人受到惩办。
   
   上个世纪50年代,共党又活摘人体器官,抽年轻人的血和骨髓,为的是给中央级的共匪头子们用的;而现在活摘器官是为了牟利,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上。从50年代对藏族的屠杀开始,到对全国人民的屠杀,和对维吾尔族的屠杀,又何止上百次了。杀人的凶手和暴徒不是共和国的英雄,就是获得了提拔,现在人见人恨的协警、辅警、城管们都是共党搜罗和召集来的,以流氓、恶棍、痞子们来管理人的社会。兽性匪类们当政,于是就鸡鸣狗盗之辈们升天,正人君子们遇难,黎民百姓们遭殃,正信、政教横遭破坏和污辱,异端学说反而被捧为正统。
   
   达赖喇嘛从来没有主张西藏独立,也绝对没有打算要搞国中立国,共党却强行的扣上一顶“分裂”的帽子,而真正搞分裂的却是共党。第一次是在1931年,共党在井冈山上成立中华苏维埃国,口号就是推翻现政府,而绝口不提抗战;第二次是在抗战胜利以后,发动篡政的三年半内战,大陆沦陷,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湾。明明是共党在分裂国家,却又一直指责什么“台独”势力。共党对藏人的屠杀至少发生了3次,那是在59年、89年和2008年至今,被屠杀的藏人又被共党指责为“藏独”势力。共党对新疆的维吾尔族人至少进行了2次的大屠杀,被屠杀的维吾尔族人也被共党指责为“疆独”势力。
   
   不去屠杀人民总还有一个谈判协商合作的余地,屠杀了人民,人民当然就离心离德。原来不反共的,也会反共了;原来不想分裂的,也会考虑分裂了;原来不想独立的,也会想到独立。独立、分裂、外逃、反抗都是共党给逼出来的。一边屠杀镇压,一边大喊和谐社会;一边强迫人民接受马列毛邪教,一边又大喊文化改革,弃正归邪,不是改革,这是倒退,是对人民的荼毒,敌视人民,敌视生命,强行干预人们的信仰和习俗,扼杀人们的权利和自由。
   
   人民已经给了共党足够的容忍,和足够的时间去改过了,无奈共党们是冥顽不灵,本质不变。那么人民就要做出最后的决定,起来革共党的命,推翻共党,彻底抛弃共党,清算共党的罪恶,除此之外,恐怕是别无它路可走了。谢谢大家。
   
   庄尼:谢谢苏明教授的精彩评论,路乔你怎么看?
   
   路乔:西藏的问题其实在海外一直是非常受到媒体关注的,中国“西藏问题”在外界媒体看来是一个非常主要的问题。自从1959年共产党所谓“解放”西藏以后,西藏的人民一直抗争到今天,这个是比较特别的。因为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其实他们生长跟整个教育都是在共产党这种体制环境下长大的,可是他们一点也没有接受共产党,也没有接受所谓什么社会主义,一点都没有,他们还是能够从他们的父母,从家庭或是民间的这种养分当中,吸取对自己文化的那种尊重,对信仰的那种坚持,所以这点是很特别的。
   
   在文革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在汉地,共产党是把很多庙给砸了,然后逼很多和尚、僧人他们还俗,自从它这种迫害以后,在中国就再没有看见什么真正的佛教,一直到法轮功的出现。法轮功他是佛法的一部分。可是在西藏不是这种情况,因为西藏同样也面对文革,他们也是有几千个庙给砸了,有上百万人给杀了,可是他们从来没有屈服过。所以这点真的要研究一下,为什么西藏人他们这52年从来没有屈服过。
   
   庄尼:那蔡红你怎么看呢?
   
   蔡红:西藏的问题其实不是现在的问题,它是从中共进藏以后一直存在的一个对信仰,对文化的迫害的问题。这个事情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新的情况,中共今天发布一个严格规定,规定从3月1日开始,所有的藏人必须持本人的身份证才能入藏,就是在西藏以外的藏民,比如说四川其它的地方,你要进入到西藏去,必须要持你的身份证你才能进去,经过检查站的严格检查,还要经过各种仪器的测试,检查完了以后你才可以进到藏区里面。
   
   那你看这个实际上也反映中共的一种心态,它确实是很害怕的。因为3月1日接近于刚才苏明教授讲的,就是说08年的,4年前的一个对藏民的流血镇压的事件,那在这个敏感的日子里,加上前面它对藏民的开枪屠杀,一系列的问题它实际上是心虚的,它害怕,所以今天最新的情况是它要藏民持身份证入藏。刚才路乔也谈到了,为什么藏民对他们这种传统的文化,以及他们的习俗、他们的信仰就是誓死不屈,这其实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因为这是一个信仰,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放弃信仰的。这就是有信仰的人所说信仰的力量。我们从长期藏民的这种反抗里面,我们就能够体会到这种信仰的力量,因为他可以放下生死,同时你破坏他的文化,破坏他的信仰,他以自焚来抗争他都觉得在所不惜,因为他要维护的是他的信仰。
   
   路乔:我在想什么叫“信仰”?其实信仰是指导人的心怎么想,他怎么样去思想,他怎么样去按照自己所相信的去做出他的行为,按照他所相信的东西的原则去做。其实讲得透一点就是人的全部,就是说你要杀他,你要毁灭他的信仰比杀他还难受。还有信仰的另外一个层面就是我们常说的“天地人”,就是说人跟天之间的那种沟通关系,有时候也是自己跟别人的关系,他的这种跟天的关系,跟别人的关系,或怎么样看待自己,是完全从他所信的那种指导角度去看的。
   
   所以有真正信仰的人就很清楚,你要是要毁灭他的信仰,就不如杀了他,他情愿死他也不会放弃,因为他死的可能是他这个肉身,可是还有更高的,就是说他觉得自己跟神那种关系,还有死后他的那种生命绝对不是你杀了他这个肉身就可以去毁掉的。所以我觉得很多人不清楚,说为什么西藏人那么笨,有钱给你就好了,现在不是说在西藏开发很多的经济项目各方面?这是用俗人的这种角度去看一个有信仰的人,所以永远不会真正明白西藏人为什么那个坚强。
   
   蔡红:我接着路乔刚才讲的,她讲的这个观点,就是很多大陆人持的一种观点,就是说给了你钱,因为西藏也好,其它的少数民族也好,中共有所谓的少数民族政策,他的升学也好,就业也好啊,好像有不同的政策给了你,可能是在经济上、工作级别之间可能稍微要高那么一点点钱。一般的大陆民众就想了,中共好像对你们这个少数民族已经够宽厚了,为什么有了这么好的待遇,你们还要……就是他们认为西藏是在分裂,要从中国大陆分裂出去,你们要分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