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借颗良心给百度]
东方安澜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借颗良心给百度

                  借颗良心给百度

     文/东方安澜

   1600年英国成立东印度公司,从此开始大规模的殖民、掠夺,奴役落后地区国家和人民。而于2000年1月1日在中关村创建的百度公司,利用自身强大的优势,无底线地伤害中国网民。从08年的竞价排名风波到11年“凤巢系统”和 50位中国作家集体声讨百度,百度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网民的善意底线。老牌帝国主义日薄西山,新的寡头登台亮相,从有形的世界到虚拟的网络,一张牛皮纸被时代风潮吹得倒了个个儿,牛皮纸上愚弄、奴役、掠夺等等字迹反而日益清晰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当精英做成寡头的时候,也开创了互联网时代的新殖民主义。百度,就是殖民主义新面孔的典型代表。

   传统媒体时代,民众的发声渠道非常狭窄,到了互联网时代,单个网民的声音也未必响亮多少。譬如因为百度的竞价排名搜索到无良医药广告而受到伤害的网民,能不能得到赔偿,好像因为百度一纸道歉,就万事大吉,弱势的单个网民,只能默默承受伤害,而闷住嘴巴偷笑的,就是李彦宏们。幸亏,幸亏的幸亏,谷歌离开前,为我们留下了一个互联网信条——“不作恶!”使我们知道了,做互联网企业,不应该象那常熟福山偷偷向长江排污的化工厂,而是应该树立企业的良心和责任。

   我写百度是互联网殖民主义的代表,我写百度是没有良心的互联网企业,李彦宏看了,肯定不高兴,但是,中国网民更不高兴。我想,如果你李彦宏足够牛逼,就应该向因为百度竞价排名而受到损害的网民赔偿,甚至可以把赔偿款打在第三方公益账户上;拿真金白银出来,向已经受到损害的作家赔偿,而不仅仅是向“伤害了一些作家的感情表示抱歉”,草草了事。这种表态,是得了便宜又卖乖,奸猾圆滑加狡猾。

   一个家庭孩子多,父母总要念叨大儿子或大女儿,你是老大,老大要有老大的样子。这个样子就是良心和品德,树立表率和引领作用。作为中国互联网的老大,百度表面上金身佛相,背地里偷奸耍滑,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我以为,百度现在需要的不是一颗良心,而应该给每一个员工装备一颗良心。

                                  2011/12/14

(2012/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