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陈泱潮文集
·10.能否促成習近平立場觀念的轉變,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香港公投和佔中運動的
·11.專制獨裁暴政鎮壓香港公投和佔中運動的嚴重後果
·12.衷心祝福香港公投和佔中運動取得皆大歡喜和永載史冊的偉大成功!
●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再論香港公投與佔中運動怎樣才能取勝?
·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目錄
·1.得其天時地利人和,且天人合一的香港公投佔中遊行必勝
·2.香港公投、佔中、遊行主題歌《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2.香港公投、佔中、遊行主題歌《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中组部公布离退中央领导待遇 海外华人震惊/ZT
·3.顯示公民力量、護持香港佔中遊行必勝的【彌勒(人子)無能勝大手印】
·4.如何應對惡警施暴?
·5.祝福香港公民運動有力推動、促成和成就中國光榮革命
·6.佔中三子暨全球基督徒必讀:《人子論》
·7.千萬不可極其愚蠢地以黨文化之核心無神論來反對抗拒惡警施暴的良策
·8.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一
·8.2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二
·8.3.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三
·8.4.非同尋常的七個附件四
·8.5.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五
·8.6.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六
·8.7.七份非同尋常的附件之七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
·中國光榮革命呼召書·目錄
·1.從“革命的定義是對舊體製
·2.中國共產黨放心啓動中國光榮革命的榜様和定心丸
·2.中國共產黨放心啓動中國光榮革命的榜样和定心丸
·3.對習近平先生和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中有神論者的忠告
·4.對習近平先生和中共領導人中真正信仰和崇敬馬克思主義的人士之忠告
·5.对习近平先生的N次再忠告
·6.對香港所有社會精英和全體居民的呼籲
·7.對中國海內外民運人士的呼籲
·8.對中國全體公民的呼籲
·9.對港府公務人員司法人員的呼籲
·10.對駐港部隊全體官兵的再呼籲
·11.香港人民奮起推動和積極參與到底的偉大的中國光榮革命萬歲
·12.胜利大合唱:滿江紅(1图)
●再論中國皆大歡喜光榮革命
·1.中國變局上中下三策,上策是促成蔣經國式自上而下穩健的和平變革
·策略決定成敗。《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已在香港1908書社上架出售(1图
·2.中國當前形勢和客觀條件沒有即時成功實行中下變局策的可能
·3.習近平當政期間成功實行中國變局上策的機率大大增加了
·4.習近平當前攻堅克難保專制的立場和大權獨攬已經責無旁貸的處境
·5.習近平反腐肅貪打老虎減薪限制官權運動,已經開罪于官僚特權階級
·6.官僚特權階級對付習近平的兩手
·7.不着眼人權保障進一步解放生產力,就難以保障中國經濟繼續高速發展
·8.斯大林版中国社會主義模式解放生產力發展經濟的訣竅
·9.成就中國開萬世太平之聖君偉業,習近平勢必遠遠超越毛澤
·10.中國民運隊伍神聖的歷史使命和優勢所在
·10.中國民運隊伍神聖的歷史使命和優勢所在
·11.中國民運隊伍要轉變共產黨習近平的觀念,首先必須正視問題轉變自己的
·12.此次哥本哈根民運會議應成為民主中國制憲預備會議
·13.【新重大信條19條】
●香港佔中運動
·香港罷課學子應當高呼“要求港府落實習近平治港八字方針”的口號!
·朝野上下都走極端勢必兩敗俱傷禍害國家!
·《特權論》作者對香港佔中運動的緊急聲明和呼籲
·關於革命之定義和正確製定革命策略的原理和依據
·今日中國希望之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65年國慶節獻詞
·讓香港人先民主起來,非常有利于開萬世太平的偉大事業
·在德國紐倫堡希特勒閱兵臺上撐傘支持香港雨傘革命/圖
·黃之鋒是中國青少年的光輝榜樣!{3圖}
·歷史怎樣被改寫:黄之锋及几名学民思潮成员的绝食宣言
·对香港“占中”运动的建言:调低诉求目标 提升抗争形式
·悲夫,香港!悲夫,【临阵越恶】!
●慕尼黑中國大變革策略研討會
·陳泱潮在慕尼黑中國大變革策略研討會開幕式的致辭
·答劉路:善惡因果報應律決定了每個人都要為他的言行負責!
·中国近代有关建立君主立宪制度的理论和实践/吕耿松
·ZT一张照片透露出中国的弱国弱民心态
·海外民主运动应拥护而不是反对马克思/桑潮流
·沉痛悼念陳子明
·慕尼黑會議期間陳泱潮和牧野聖修的談話
·怎樣治療习近平被“脑病”深度困扰?
·ZT习近平很危险 会错过这个机会
·慕尼黑會議:民主轉型的要領——盡可能降低社會變革的代價
·專制獨裁的中共國能夠稱得上是社會主義國家嗎?
·太陽花學運對於臺灣政治發展與兩岸關係的影響
·2014年9月24日香港來信
·請口頭打倒推翻者拿出一個實際行動來!請閣下捫心自問!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初稿
·對宗教若干重大問題的探究(全文)
·宗教政治学是有效改变越反越恐状况的治本良方
·1、宗教的起源
·2、宗教的定義
·3、宗教的本
·4、宗教的功能
·ZT够朋友!中国从俄进口原油高出国际油价50%
·【未普评论】习近平执政的资产与负债(内政篇)
·5、一神論宗教要素
·6.与物质世界定律相应的生命灵界定律
·7.從宗教看人生超現實但實際上的最高幸福指數
·8.天啟一神論宗教發展的三階段
·9.從上帝為什么造人看末日、末劫與【末後一著】
·10.世界宗教信仰對象必合一归真
·11.宗教政治學撮要
●宗教政治学概论
·引领世界文明前进的大思想《宗教政治学概论》即将发表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良与真穆斯林的良知
·陈泱潮宗教政治学概论之1.宗教政治学概况
·2.宗教政治学的定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CDZCYC 陈泱潮推特文
   
   2012—2—26
   
    236.从1972年形成了《特权论》思想体系开始,就如何推进中国民主革命问题,《特权论》作者进行了多年的思考和研究。认定只有全方位推动民主革命才是正途,争取自上而下的和平转型是最佳方案。特此慎重推荐秦永敏先生这篇文章:《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希望朝野就此达成共识,给中国以希望。

   
   附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和平转型建言之二


秦永敏


   
   我们说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并非说和平转型的希望完全在体制之
   内,而是说,就和平转型而言,体制内也是有希望的,体制内的一些
   因素构成了和平转型的可能。
   
   质言之,体制内如果没有任何和平转型的因素,那中国也就没有和平
   转型可言了。正因为体制内存在这种因素,在其他因素共同作用下,
   和平转型才有可能。
   
   当然,体制内和平转型的因素有多少,能起多大作用,是主动力量还
   是被动力量,是另一回事,也正是需要研究的问题,不仅如此,还是
   会剧烈发展变化的。比方说在戈尔巴乔夫搞改革之前,谁会想到苏联
   体制内会有这样的和平转型因素?就是叶利钦,在任莫斯科书记之
   时,也没人梦想到他会是苏联体制内的和平转型因素吧!
   
   从具体个人成为体制内改革因素──也就是和平转型因素──来说,
   是不很容易预料的事。但是,从今日中国的政治局面来说,在体制内
   寻找和平转型因素,情况就不一样了。很多个人、很多群体、很多战
   线、很多具体的政策措施,都可以鲜明的表现出这一点来。
   
   最重要的是,甚至从当局基本指导思想的演进中,我们都不难看到这
   方面的可能。
   
   所以本文就首先从当局的基本指导思想所表明的和平转型迹象谈起,
   作为最高领袖“一元化领导下”的专制政权,这种指导思想就是他的
   基本统治方略。

一、统治者基本指导思想和平演变的必然

   
   这里,我们采取论域方式分析来进行分析。
   
   毛泽东时代,也就是从中共建政到文革结束,虽然前后有所变化,但
   一直在往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方向走。这种基本
   统治方略也就是四个字──全面专政。亦即对任何异己分子斩尽杀
   绝,根本没有任何表达不同意见的余地,它的逻辑很简单:“不是我
   的臣民,就是我的敌人,对敌人则必须消灭干净。”这种逻辑的论域
   表达方式就是革命和反革命的二元对立,没有任何中间地带。也即是
   它代表革命,任何不服从它意志的观念承载者都是必须消灭的反革
   命。
   
   邓小平时代,也就是1979年邓提出“四项基本原则”后到1997年他死
   去。“四项基本原则”和全面专政就不同了,他的逻辑是:“不反对
   我就可以了,反对我就是我的敌人,对敌人则必须投入牢房。”这种
   逻辑的论域表达方式是统治和服从的二元对立,有了广大的中间地
   带。它是统治者,它的观念它坚持,但不强迫人们服从,人们只需服
   从它的统治,只有不服从统治的才会被它制裁。
   
   江泽民时代,也就是从1997年邓死后到2003年。江的基本指导思想是
   “三个代表”,这种统治逻辑是:“我代表你们全体民众的利益,对
   你们实行德治,所以你们不应该反对我。”其说辞虽然虚伪,却已经
   没有了毛邓的霸道。这种逻辑的论域表达方式是恩主和乞丐的二元对
   立,不仅有了广大的中间地带,而且开始虚伪的讨好人民,虽然强奸
   民意,却根本不打算人民认可其虚伪说辞,当然,对不服从的公民它
   照样用国家机器制裁。
   
   胡锦涛时代,也就是2003年至今。胡作为一个弱势领导始终在江的阴
   影之下,所以他除了“坚持三个代表”外只搞了个与统治原则无关的
   “科学发展观”。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从思想角度说,是20世
   纪20年代“科玄大论战”、“科学战胜玄学”的历史性谬误的继续
   ──社会只有工具理性而没有价值理性,就必定是一个“帅兽食人,
   人亦相食”的社会!就象二战中的德国日本一样。
   
   通观以上各个论域,无一进入了21世纪的现代政治文明领域。所以,
   仅以以上中共四代人的基本指导思想而论,虽然发生了巨大的和平演
   变,却依然和和平转型毫不相关。
   
   但是,一个意外情况的出现,还是把中共统治的基本指导思想和和平
   转型联系了起来,──把中共统治的基本指导思想纳入了现代政治文
   明论域。

二、吴邦国从反面证明了中共必须搞宪政民主制才有活路

   
   我们知道,人类历史上有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那就是最先进入一个
   领域的人,往往是提出了正确的命题,却作出了错误的回答,尽管如
   此,当事人还是功莫大焉,因为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往往比解决问题
   更重要!
   
   在中共第四代统治班子将要离任前两年,它通过老二吴邦国提出了新
   的一套东西,那就是“五不搞”。
   
   在2011年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吴邦国在报
   告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的意义”时说,“中国特色社
   会主义法律体系,是以宪法和法律的形式,确立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
   根本任务,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确立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导地位,确立
   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确立
   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确立了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公民依
   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确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
   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确立了公有制
   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按劳分配为主
   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这些陈词滥调只是把中共历史上基本指导思想的演化过程复述了一
   遍,完全无视其自打耳光自相矛盾的事实,例如以埋葬资本主义建
   党,却成了官僚资本主义统治集团,例如毛泽东思想是坚决反对“复
   辟资本主义”的,邓小平则全靠复辟资本主义才挽救了中共统治,例
   如毛泽东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如果继续确立他的思想,“中国特
   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根本就不可能建立。
   
   但是,吴邦国在这篇讲话的后面却有一个石破天惊之语!
   
   吴邦国在报告中申明:“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
   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
   邦制,不搞私有化。”
   
   这种统治逻辑是:“人民要搞什么我不管,我要搞什么就搞什么,因
   为我掌握着国家机器。”显然,和江泽民比,连虚伪的外套也没有
   了,完全是一副无赖嘴脸。
   
   这种逻辑的论域表达方式是无赖和大众的二元对立,已经不是强权统
   治的独断,仅仅和古代内侍太监偶然走运被国柄砸到头上后就抱住不
   放一样,不过是不愿物归原主的赖皮,当然,对不服从的公民它也照
   样用国家机器制裁。
   
   要知道,至此,中共四代的基本指导思想的演进,基本上重演了商汤
   “代夏作民主”以来的中国政治历史,或者说从绝对君主制演进到了
   末世专制制,从完全彻底的暴君统治演进到了相对专制制,在这种情
   况下,到第五代还能拿出什么基本指导思想来?以无赖的态度拒绝
   “五搞”还可能长久坚持吗?
   
   在这里,我们应该用更深刻的眼光看问题,这样,就会明白吴邦国的
   这种说法对中共统治的基本指导思想而论,是和平演变到达临界点的
   表现──究其论域,其实已经因此进入了现代政治文明的核心!
   
   他所谓的“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
   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必须一一分析。
   
   “不搞私有化”显然是一派胡言,市场经济就是私有化经济,至于是
   否成熟,是否正常,那是另一回事,已经搞了32年,却说“不搞”,
   这当然是张着眼睛说瞎话。
   
   “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也是胡说,如果以毛泽东思想指导,就不可
   能改革开放,如果用邓小平理论指导,毛泽东那一套就不必提,虽然
   这种多元化不是我们需要的多元化,但它毕竟也是一种多元化,而任
   何指导思想的多元化最终都必然把中共的一元化统治撕得粉碎──眼
   下《乌有之乡》和《炎黄春秋》以及《环球时报》中间的“三国演
   义”就是一个明证。
   
   这里,重要的是“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
   不搞联邦制”,对之当作何解?
   
   首先,我们明确一点,这三者其实只需概括为一点,那就是宪政民主
   制。
   
   今日中国面临的最根本问题,就是要不要搞宪政民主制。这一点一直
   被民间反复提出,中共最高层则长期装聋作哑,现在吴邦国虽然是从
   反面提出了,还是表明中共终于不能不正视它了!所以,可以说,由
   吴邦国提出“五不搞”,其实就是“五要搞”的前奏,姑且不说,私
   有化和指导思想多元化已经搞了。吴邦国作为中共第四代统治者的主
   要成员之一,已经不能不面对搞不搞宪政民主制的问题,可想而知,
   第五代面临的更将是什么局面!
   
   须知,搞不搞宪政民主制,已经不是少数志士仁人的议论,而是历史
   的必然,无论中国由谁来统治,无论中共推出什么人来接班,少则几
   年,多则十几年,他们都必须搞,否则就只会被历史无情的抛弃。

三、许多中共官方学者的态度

   
   由于历史的看,搞不搞宪政民主制关乎中共的生死存亡,尽管当局目
   前还没有表现出任何要实施民主政治改革的迹象,但是在官方知识分
   子圈内,一直在进行有关民主的激烈公共讨论。下面,仅挂一漏万的
   谈谈。
   
   2008年,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发表了颇受争议的文章《民主
   是个好东西》,他在其中描述了民主体制的一些优势,但同时也强
   调,中国不能拷贝外国政治模式。
   
   2010年12月,中央编译局海外理论信息研究中心主任赖海榕撰写了文
   章《人民共和国和人民政权》,表达了中国价值体系和自由民主可以
   统一的观点,比如台湾就是一个例子。虽然这篇反映其个人观点的文
   章没有以中文发表,而是在国外刊登的,但是它毕竟出自中国体制内
   知识分子的笔下。
   
   2011-09-22沈宝祥教授在《理论视野》发表文章说:《惟有民主才是
   化解“四个危险”的根本之策──重温“窑洞对”》,对胡锦涛在建
   党90周年的讲话中所言“四个危险、四个考验”的警世之言如何解
   决,沈教授认为,其根本之策就是“窑洞对”──毛泽东当年在延安
   时和黄炎培的对话。
   
   对所谓“窑洞对”,我们不妨细看一下。
   
     黄炎培说:“我生60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
     ‘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
     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