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陈泱潮文集
·中共16大召开之际,沉痛悼念蒲勇先生
·浅析中共16大顺利大换班成功的原因
·《中共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一》——陈泱潮2002-12-14日网络演讲提要
·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陈泱潮2003-1-4日网络演讲提要
·16大后,来自民间的政治报告(二)---2003-1-4日网络演讲全文
●中共16大后促进民主化和平变革的再努力
·又见三月五
·无邦国修宪
·再谈无邦国修宪
·透视十届人大后的中国政局
·甲申春节谈台海战争
·甲申春节答友人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元宵答友人再谈江泽民及其它
·甲申新春答友人三谈江泽民
·就实施一揽子解决方案纠正6.4大错、、、、、、致江泽民的公开信
·就今日中国实施〔新五权虚君共和民主宪政〕操作性问题复李国涛先生
●江胡换马是换汤不换药
·中共16届4中全会何处去?
·红皮黄页无字天书解读:江泽民面临最后的决定性选择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权力过分集中
·陈泱潮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声明----兼回答并质问安魂曲
·《圣经·启示录》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换马的预言
●台海两岸
·以“一个民主的中国”打破台海两岸和谈僵局
·发起成立“世界民主促进会”倡议书(建议)
·江泽民挟回自重,有利于台湾重返国际社会
·两岸关系进入外松内紧阶段
·中共对民进党态度变化的原因
·中共“联俄抗美孤台保专制”外交战略的破灭
·台湾安全与中共十六大关系最为密切之点
·江泽民欲任内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苗头
·台湾民主外交的突破性胜利——评吴淑珍成功访美
·今度ABEC两岸和平双赢风景线
·中共16大政治报告与台湾之路
·5.20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图)
·面对陈云林访台的喜与忧
·ZT:永远的邓丽君
·為王郁琦在南京大學的演講鼓掌叫好!(圖1)
·曹长青:反服贸是反中共并吞
●对美国的呼吁
·发扬麦克阿瑟精神,推动中国民主化变革------陈泱潮给美国布什总统的信
·美国总统布什办公室给陈泱潮先生的回信
·布什总统在德州烧烤宴上送给江泽民的最好礼物
· 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的遭遇
·陈泱潮呼吁美国帮助中国民主化
·陈泱潮2006年3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白宫前发表演说全文
·对美国帮助中共加强网络封锁的抗议和声明
●有关中国民主运动
·致中国民主运动全体同仁
·敦促江泽民先生春节前释放民运人士书(2002-2-4)
·今日之战,胜不在兵,而在真理——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第10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15日 转载)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突然逃奔美国领事馆乞求避难,不仅酿成重庆丑闻、中国丑闻,而且酿成国际丑闻。又一次反射中共高官口头上反美仇美、骨子里亲美媚美的分裂人格。


   王立军原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铁杆亲信,追随薄,从东北到西南。为薄拼凑政绩工程、赚取“入常”(挤入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行列)门票,助薄在重庆大规模“打黑”,其间,不择手段,任意抓人,罗织罪名,刑讯逼供,乃至于连辩护律师都一并陷害下狱,气焰薰天。有一张照片,薄熙来在前,王立军在后,其他党羽前呼后拥,薄冷酷直视,王扬首傲视,生动如一幅历史照的翻版:希特勒与希姆莱。 (博讯 boxun.com)
   
    王立军出事,就是薄熙来出事。表面上,是薄王翻脸,薄要加害王。实际线索是,更高层势力要对薄熙来下手,先拿王立军试刀,薄闻讯惊惧,图谋自保,急于与王切割,甚至要赶在中纪委之前,对王来个先下手为强。王卖力助恶,被薄当做打手和工具利用,对他人遍行抓捕和酷刑之后,自己面临被薄请君入瓮,王深知,刻毒如薄熙来,没有什么干不出来,故而急忙奔逃。
   
    今日王、薄丑剧,早在众多分析人士、包括笔者的预料之中,尽管,不曾预测王投奔美领馆这等具体情节。自从薄熙来在重庆大兴“唱红打黑”,以黑吃黑,以贪反贪,就显露“要出大事”的端倪。
   
    当下的问题是,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有人分析到胡锦涛头上,其实不然。胡锦涛骨子里的极左、崇尚红色传统,与薄熙来暗合;薄“唱红”、颂毛、走左,至少在意识形态上,符合胡意。如果说胡最后同意倒薄,只能出于一个原因:薄在重庆大张旗鼓地开展“唱红打黑”运动,是其自选动作,而非中央规定动作,把“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往哪里摆?如此目中无上,令胡难堪。
   
    胡临交班,以其保守性格,只愿平稳交接,不愿节外生枝;宁愿无所作为,不愿无事生非;一心“维稳”,不思进取(自称“不折腾”)。要他在交班前主动来这么一个大动作,难以设想。况且,任期将尽的胡,已经跛脚而弱势尽显,并不能主导局面。胡点头倒薄,必是被动地附和。(胡的主要考虑,是与习李江等处好关系,保障卸任后的超级离休待遇。)
   
    盘点下来,最恨薄熙来的,当首推曾先后担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贺国强与汪洋,薄借“打黑”,贬低贺、汪政绩,扫荡贺、汪旧部,令贺、汪积恨于胸。目前,汪任职广东,并无职权动薄;贺任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正好对薄下手,对王立军的调查,就是从中纪委开始的。然而,贺虽持有中纪委名号的尚方宝剑,论其权位、威严,尚不足以单独行事。
   
    接下来,是温家宝要倒薄。就在薄熙来“唱红”高潮之际,温在北京不点名抨击道
    :“当前中国有两股势力令人不敢讲真话:封建思想遗风和文化大革命荼毒”(最后两字,应为“遗毒”)。薄的极左鼓吹,与温的政改言论背道而驰,对温而言,有如芒刺在背,不拔不快。
   
    倒薄,有人提到“胡温”。其实,观中南海今日之势,已经没有什么“胡温”,胡是胡,温是温,二者早已在意识形态上分道扬镳,各说各话,面和心不和。
   
    再接下来,是习近平和李克强要倒薄。薄为自己大造声势,其实是叫板习近平,表达对习连跳三级,升至第五代最高权力接班人的不满。笔者曾在两年前出版的《中南海厚黑学》一书中,列出一节,题为“习近平尚未坐稳,薄熙来图谋大位”,专门分析薄熙来借“唱红打黑”、近身挑战王储习近平的心态手段,在该节结尾处,笔者写道:“薄熙来图谋大位,习近平加意防守,鹿死谁手?尚未见分晓。但从中折射,中共权力斗争,已经延烧到第五代,内讧随时可能失控。”
   
   薄熙来盘踞地方,对阵中央,预定要分接党政最高首脑的习、李二人,自然感受到最大威胁。若要像江泽民那样等到上任之后才费心费力收拾不服气的陈希同、像胡锦涛那样等到上任之后才费心费力收拾不服气的陈良宇,习、李没有这个把握。
   
    一者,薄熙来头悬“太子党”翎带,属于超特权阶层,而第五代,正是“太子党”全面登台的一代;二者,薄在党内的经营、人脉和气势,远胜二陈;三者,薄巧于作秀,不论在辽宁还是重庆,都累积“巨大民望”,更非二陈所能望其项背。习、李怂恿或附和政治局常委中的其他大佬,趁机倒薄,提前清除障碍,可谓省力省时
    。由李克强旧部关海祥接任王立军的重庆市公安局长一职,隐约已见个中光影。
   
    倒薄,还有江泽民和曾庆红背书。众所周知,习近平出线接位,江、曾都是力荐和力挺的决定性人物。对习的挑战,就是对江、曾的挑战。江、曾支持清洗薄熙来,就是为习近平保驾护航。
   
    况且,江泽民还有一块心病。江任内镇压法轮功,留下平生最大污点,他后来发现,不仅他的同僚如朱镕基、乔石、李瑞环等人对镇压法轮功态度消极,就连继任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对法轮功问题,也尽可能保持低调。江深知问题严重,镇压法轮功,政治上,江本人损耗最大。
   
    江决意扳回,拱习近平上位,确保第五代对自己有利,乃是其一;可能默许或支持习近平任内启动政改,是其二。温家宝频发政改言论,据传有江的背书,未必是空穴来风。江已看出,死拒政改,错失政改机遇,是胡当政的最大短处;江若能在政改上做文章,可以再次超越胡、压倒胡。江盘算,如果未来由习主导政改,江不仅能回避清算,而且留下“政改推手”之名,借此让人们淡忘或原谅他镇压法轮功的败行劣迹。
   
    回头说倒薄队形,九常委中,已经有五人,包括坚定倒薄的温家宝、贺国强、习近平、李克强四人,加上勉强和被动倒薄的胡锦涛;外加尚有政治影响力的江泽民,力道已经足够。反对或犹豫倒薄的,大概只有政治局常委里的“新四人帮”: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毕竟,在极左思维上,他们与薄熙来互为知音。
   
    然而,当今中共党内,利益驱使大于意识形态分野,经过一番犹豫和抵抗,吴、贾、李三人,不难放弃保薄立场;只有周永康,大概会死硬到底。此人政治上反动透顶,镇压异己手段残暴。薄的心狠手辣,最令周赏识,曾亲自到重庆挺薄,妄赞薄:“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未来“中央政法委书记”一职,薄曾渴望接手,周也曾有意传薄。
   
    不管怎样,眼下,倒薄大势已定。薄结局如何?其一,可以肯定的是,薄“入常”路已断(无法跻身政治局常委);其二,薄辞去或被免去全部党政职务,但出于刑不上“太子党”的高层默契,或可暂免法办;其三,薄锒铛入狱,如陈希同、陈良宇一般,被判刑收监,如果倒薄派决意“痛打落水狗”的话。
   
    如果说倒薄派还有些犹豫不决,他们忌惮的,绝非薄的“太子党”身份(中共元老姬鹏飞之子姬胜德就遭无情法办,判处死缓),而是忌惮“民意”,忌惮那个被薄熙来制造出来的“民意”,以及那个“民意”下的失稳。笔者从前曾指出:薄在重庆高调“打黑”,其最低意图目标,就是挟“民意”求自保,免除高层或政敌对他主政辽宁期间黑白通吃、腐败淫乱的追究。
   
    然而,在一党专制、舆论一律之下,“民意”可以制造,“民意”也可以扭转,只要中南海开动上下宣传机器,列数薄某贪污情节、淫乱情状,稍许时日,薄在地方上制造的“神话”,必然烟消云散。可以预料,习近平访美归国之后,如何处置薄熙来,将被正式提到中南海议事日程。
   
    (2012年2月14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2年2月14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pk-02142012135643.html (博讯 boxun.com)
   
(2012/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