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陈维健文集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统治集团时至今日为止,不管有多少铮铮有词的美丽谎言,但掩盖不了一个基本的事实,即是一群抢劫民财的土匪。
   最近、王立军事发后,从重庆揭露出来的“唱红打黑”,其对民间财富的抢劫是触 目惊心的。重庆在“唱红打黑”冠冕堂皇的政治口号后面,是对民营企业私人财产的抢劫。据政法大学副 校长童之伟独立调查研究,“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 方式研究报告”指出:“重庆第一大的私营企业家、身家数十亿的地产富豪,彭治民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重庆身家第二大的私营企业家、 净资产40亿元人民币的俊峰集团总裁李俊被通缉逃亡海外,亲属多人被抓或被通缉逃亡,相关企业被国家机关或国有企业接管。 重庆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亮,据报资产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是重庆身家排第三的私营企业家,已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 部财产”。重庆除这三位最富有私营企业家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外,还有一批次富有的私营企业家也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被判重刑和被剥夺个人财产的黎强、王天伦、马当、岳村、龚刚模等人,都是身家过亿的私营企业家。在这些人中,黎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 民币520万元;王天伦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1亿元;马当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岳村被判处死 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5亿元,龚刚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除媒体已经公开报道的这些外,重庆还 有多少私营企业家被追诉和判刑”。而这些被没收的财产被 所谓的国有企业所接收,有些则在转换过程中直接流入到个人的手中。当然,重庆所发生的事在全国也同样地发生着,浙江的吴英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位等待着最高法院死刑复审的女民营企业家,人还没被杀,但其财产100余套房子和名车、珠宝均已被瓜分。在这样的抢劫下,从去年开始民营企业家就开始了逃亡之路,掀起了移民潮。他们从众多的案件中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中国当代民企是四九年中共被赶尽杀绝后,在八十年代后期重新开始发育生长起来的企业 。经三十多年的艰难奋斗,在累积了身价财产的同时,也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但是也到了被中共垂涎的时候。由于,中国法制不完善,以及腐败受贿的风行,中国民企在发展生存过程中难免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合于法的行为,使他们早已成为中共集团待宰的羔羊,一当社会矛盾尖锐,他们随时会被放到祭坛上,同时也被摆放到权贵的餐桌上,供他们大块朵颐。这三十年来,中共利益集团不仅仅对民企实行抢劫,对工人农民也同样进行抢劫。在国企改革过程中,中共轻易地把属于全民财产的企业,弄到了企业厂长书记干部的名下,工人职员则以很少的费用被打发回家,成为“下岗工人”。这样一夜暴富的抢劫全世界都不曾有过。在征地和圈地运动中,更是把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变成了政府买卖的资本,还铮铮有词地说,土地权是属于国家的,农民只有使用权。在土地转买过程中,那些染指土地买卖的官员,均捞得个盆满钵溢。总之三十多年来,只要打着改革的牌子就可以无恶不作,任意抢劫,到了想要啥就抢啥的地步。
   中共对民企、对工人、对农民的抢劫是继五十年代,对私有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后的第二次抢劫。中共四九年执政后,把“解放区”对地主富农财产抢劫的农村社会主义经济改造运动,扩展到了全国,到人民公社时,地富的私有财产均成为“人民公社的财产”。在五十年代进行的城市工商业改造中,又将全国私营工商业者的财产,以“公私合营”的方式,成为“全民所有制”。到了1960年,当资本家、地富财产抢劫一空后,就开始抢劫普通老百姓的财产。在城市主要是对居民的私房进行改造,所有的私房均无偿地撄为政府所有。农村的“一平二调的共产风”,更是肆无忌惮,社员从劳动力到粮食,家禽、蔬菜,家中的一切应用物具,干部们都可以无偿地任意索取。农村私有制改造也好,城市工商业改造也好,在这个过程中都伴随着大量的血腥。中国二千多万地富被杀二百多万,幸免留下来的都成心有余悸的政治贱民。城市工商业者虽然没有象农村地主富农这样被枪毙,但在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则大量被逼自杀。当时的上海与今日之重庆是何其地相似:上海几位首富,“民生”的卢作孚,“永安”的郭林爽,“冠生园”的洗冠生,全部被逼自杀,家破人亡。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以“空降部队”来形容上海的资本家跳楼自杀,可见人数之多。


   中国,当农村的地主经济被杀,在人民公社制度下,中国几千年来的自然经济关系与生产关系便遭到致命的破坏,于是发生了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饥荒,导致四千五百万人饿死的惨剧。而城市工商业改造后,中国一百多年来所形成的资 本主义经济遭到彻底的剿灭,在公有制计划经济下生产、供销,一落千丈,中国工业产品不但落后于世,产品单调紧张,到了连买 一块肥皂,买 一包火柴都要凭票的程度,中国经济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毛泽东去世后,中共终于认识到公有化的错误,开始私有化的经济改革,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私有经济好不容易形成规模时,中共又开始了第二轮的灭杀与抢劫。中国目前企业的资产属性基本上分三大类,一类是所谓的国企,以石油、电信、交通、金融为主,均掌握在中共高层家族手里。最近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出任国企卫通公司董事长,李长春儿子李慧镝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而胡锦涛儿子,朱镕基儿子、李鹏儿子等中共大佬的子女,都是独霸一方的国企董事长,老总早已人所共知。而这些国企的资产到底是属于谁,是一个永远搞不清的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但与老百姓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反而是这些企业盘剥的对象。第二类企业就是从国企空手套白狼过来的私企,这些私企有着国企的背景,老板均为前中共干部,与时任干部的亲属,他们是与政权有着血肉关系的富人。第三类,是千辛万苦,白手起家的民企,他们受到政府各个部门掣肘,需要行贿,才能生存发展,是中共利益集团待宰的羔羊。中国的经济可以说基本上为中共权贵所掌握,有人说中国五百个中共家庭掌握着中国的经济实非虚言。从上所述,中共是一个不折不扣抢劫民财的政权。如果说第一次抢劫是以无产阶级革命的名义放到公有制下的话,那么第二次抢劫,则以改革之名,赤祼裸的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了。二次抢劫,虽然名义、方式、巧妙各有不同,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抢劫过程中都伴随了令人发指的血腥。中共二代,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中共现在已经到了第三代的时候,那么儿子的儿子是不是还是土匪呢?答案是肯定的,他们不会再是土匪,因为中国的财产都已被他们的父辈抢完了,他们只能是坚定不移保卫既得财产与挥霍财产的花花公子。中共从第二代完成权力的世袭,从第三代开始完成财富的世袭。而这样的封建世袭,成为中国问题的症结所在,成为阻碍中国发展进步的真正原因。中国要进步,要发展,只要这种世袭的体系不铲除,一切都免谈。
(2012/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