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陈维健文集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统治集团时至今日为止,不管有多少铮铮有词的美丽谎言,但掩盖不了一个基本的事实,即是一群抢劫民财的土匪。
   最近、王立军事发后,从重庆揭露出来的“唱红打黑”,其对民间财富的抢劫是触 目惊心的。重庆在“唱红打黑”冠冕堂皇的政治口号后面,是对民营企业私人财产的抢劫。据政法大学副 校长童之伟独立调查研究,“重庆打黑型社会管理 方式研究报告”指出:“重庆第一大的私营企业家、身家数十亿的地产富豪,彭治民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重庆身家第二大的私营企业家、 净资产40亿元人民币的俊峰集团总裁李俊被通缉逃亡海外,亲属多人被抓或被通缉逃亡,相关企业被国家机关或国有企业接管。 重庆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亮,据报资产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是重庆身家排第三的私营企业家,已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 部财产”。重庆除这三位最富有私营企业家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外,还有一批次富有的私营企业家也在打黑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被判重刑和被剥夺个人财产的黎强、王天伦、马当、岳村、龚刚模等人,都是身家过亿的私营企业家。在这些人中,黎强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 民币520万元;王天伦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人民币1亿元;马当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岳村被判处死 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1.5亿元,龚刚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除媒体已经公开报道的这些外,重庆还 有多少私营企业家被追诉和判刑”。而这些被没收的财产被 所谓的国有企业所接收,有些则在转换过程中直接流入到个人的手中。当然,重庆所发生的事在全国也同样地发生着,浙江的吴英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位等待着最高法院死刑复审的女民营企业家,人还没被杀,但其财产100余套房子和名车、珠宝均已被瓜分。在这样的抢劫下,从去年开始民营企业家就开始了逃亡之路,掀起了移民潮。他们从众多的案件中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中国当代民企是四九年中共被赶尽杀绝后,在八十年代后期重新开始发育生长起来的企业 。经三十多年的艰难奋斗,在累积了身价财产的同时,也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但是也到了被中共垂涎的时候。由于,中国法制不完善,以及腐败受贿的风行,中国民企在发展生存过程中难免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合于法的行为,使他们早已成为中共集团待宰的羔羊,一当社会矛盾尖锐,他们随时会被放到祭坛上,同时也被摆放到权贵的餐桌上,供他们大块朵颐。这三十年来,中共利益集团不仅仅对民企实行抢劫,对工人农民也同样进行抢劫。在国企改革过程中,中共轻易地把属于全民财产的企业,弄到了企业厂长书记干部的名下,工人职员则以很少的费用被打发回家,成为“下岗工人”。这样一夜暴富的抢劫全世界都不曾有过。在征地和圈地运动中,更是把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变成了政府买卖的资本,还铮铮有词地说,土地权是属于国家的,农民只有使用权。在土地转买过程中,那些染指土地买卖的官员,均捞得个盆满钵溢。总之三十多年来,只要打着改革的牌子就可以无恶不作,任意抢劫,到了想要啥就抢啥的地步。
   中共对民企、对工人、对农民的抢劫是继五十年代,对私有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后的第二次抢劫。中共四九年执政后,把“解放区”对地主富农财产抢劫的农村社会主义经济改造运动,扩展到了全国,到人民公社时,地富的私有财产均成为“人民公社的财产”。在五十年代进行的城市工商业改造中,又将全国私营工商业者的财产,以“公私合营”的方式,成为“全民所有制”。到了1960年,当资本家、地富财产抢劫一空后,就开始抢劫普通老百姓的财产。在城市主要是对居民的私房进行改造,所有的私房均无偿地撄为政府所有。农村的“一平二调的共产风”,更是肆无忌惮,社员从劳动力到粮食,家禽、蔬菜,家中的一切应用物具,干部们都可以无偿地任意索取。农村私有制改造也好,城市工商业改造也好,在这个过程中都伴随着大量的血腥。中国二千多万地富被杀二百多万,幸免留下来的都成心有余悸的政治贱民。城市工商业者虽然没有象农村地主富农这样被枪毙,但在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在“三反五反”运动中,则大量被逼自杀。当时的上海与今日之重庆是何其地相似:上海几位首富,“民生”的卢作孚,“永安”的郭林爽,“冠生园”的洗冠生,全部被逼自杀,家破人亡。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以“空降部队”来形容上海的资本家跳楼自杀,可见人数之多。


   中国,当农村的地主经济被杀,在人民公社制度下,中国几千年来的自然经济关系与生产关系便遭到致命的破坏,于是发生了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饥荒,导致四千五百万人饿死的惨剧。而城市工商业改造后,中国一百多年来所形成的资 本主义经济遭到彻底的剿灭,在公有制计划经济下生产、供销,一落千丈,中国工业产品不但落后于世,产品单调紧张,到了连买 一块肥皂,买 一包火柴都要凭票的程度,中国经济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毛泽东去世后,中共终于认识到公有化的错误,开始私有化的经济改革,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私有经济好不容易形成规模时,中共又开始了第二轮的灭杀与抢劫。中国目前企业的资产属性基本上分三大类,一类是所谓的国企,以石油、电信、交通、金融为主,均掌握在中共高层家族手里。最近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出任国企卫通公司董事长,李长春儿子李慧镝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而胡锦涛儿子,朱镕基儿子、李鹏儿子等中共大佬的子女,都是独霸一方的国企董事长,老总早已人所共知。而这些国企的资产到底是属于谁,是一个永远搞不清的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但与老百姓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反而是这些企业盘剥的对象。第二类企业就是从国企空手套白狼过来的私企,这些私企有着国企的背景,老板均为前中共干部,与时任干部的亲属,他们是与政权有着血肉关系的富人。第三类,是千辛万苦,白手起家的民企,他们受到政府各个部门掣肘,需要行贿,才能生存发展,是中共利益集团待宰的羔羊。中国的经济可以说基本上为中共权贵所掌握,有人说中国五百个中共家庭掌握着中国的经济实非虚言。从上所述,中共是一个不折不扣抢劫民财的政权。如果说第一次抢劫是以无产阶级革命的名义放到公有制下的话,那么第二次抢劫,则以改革之名,赤祼裸的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了。二次抢劫,虽然名义、方式、巧妙各有不同,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即抢劫过程中都伴随了令人发指的血腥。中共二代,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中共现在已经到了第三代的时候,那么儿子的儿子是不是还是土匪呢?答案是肯定的,他们不会再是土匪,因为中国的财产都已被他们的父辈抢完了,他们只能是坚定不移保卫既得财产与挥霍财产的花花公子。中共从第二代完成权力的世袭,从第三代开始完成财富的世袭。而这样的封建世袭,成为中国问题的症结所在,成为阻碍中国发展进步的真正原因。中国要进步,要发展,只要这种世袭的体系不铲除,一切都免谈。
(2012/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