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陈维健文集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自从朱虞夫以一首十二行诗被起诉以来,我的心一直忑忐不安,想想虞夫这些年来,牢房进进出出,也到了花甲之年,杭州这帮公、检、法干部,对这位“老号子”多多少少也应该有了解,他既没有与你们结怨,也没有与你们结仇,只是以一个诗人的独立人格,与现有的制度格格不入而已,他参加民主党,并不是喜欢政治,而是在那里有一批自由精神与理想热情的同道,他针贬时政并不是有意权力,而是痛恨专横,他的诗那来的“颠覆”一说,“是时候了”,只不过是受了中东的民主浪潮的感染,顺时而发,乘兴而作,只是告诉大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不也是你们共产党一贯的宣传吗。我总是想虞夫是老杭州,杭州中级法院这帮子人,大家都是本乡、本土、本地人,总会手下留情,即使上面执意要判,弄个二年也就过去了,没想到竟然下了重手,判了重刑。
   长期生活在海外平和环境中的我,总是以善良的愿望,低估了中共官员的凶残。虞夫没有诗人的桂冠,却有一颗诗人般的心,四十多年前,当他还是一个青少年时,就展现出了他的才情。在那个读书越多越反动的时代,他已遍读古今中外名著,他尤其钟情于诗歌,喜欢海涅、拜伦、裴多菲、普希金。普希金是他的最爱,他能把普希金的叙述诗“叶普盖尼 奥尼金”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当时他那有一头卷发,真的酷似普希金。他也喜欢中国三十年代湖畔派诗歌,他最喜欢汪静之的“一步一回头,瞟我意中人”,而这个写出绝代名句的大诗人,在那个时代早已从复旦赶出校门,蜗居在杭州下里巴人居住的望江门外,恰好与朱虞夫的棚户相隔一条街。当年我与虞夫相识,以诗为友,他常常读到好诗,得了佳句,便兴冲冲地跑来与我分享。有一次,他在我家翻书,翻着翻着他突然呤出一首诗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你知道清朝有一个文人,在翻书的时候,一阵清风吹来,翻动了书页,他随口吟出“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之句。恰好被旁人听见,汇报衙门,说此人讽吟清人不懂汉人文化,为何要来管我们读书人,此人随即遭杀戮,成为清朝有名的文字狱。他说我们现在不也是如此吗,一句诗,一幅画被打成反革命。我说我家老头子在反右时就是说了一句“外行领导内行”而划为右派,说完我们久久沉默不语。那个情景回想起来是那么地清晰,甚至虞夫忧郁的神态宛如昨日。没想到四十年后虞夫以一句十二行诗入罪,被判七年重刑,竟一语成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共政权与二百多年前的雍正皇朝一样,兴文字狱,迫害异见,令人发指。
   胡锦涛执政以来,中国的异见人士以文字入罪已经有无数起了,许多人士仅仅在网络上发文,便被判刑,浙江诗人力虹,办了一个“爱琴海”诗网,以颠覆罪被判,在狱中被迫害得不成人形最后惨死,虞夫三进牢房,被折磨得已是百病缠身,这未来的七年,他能否扛得过去?他们已经逼死了一个力虹,难道还要逼死虞夫不成。虞夫的妻子杭莉在法庭上听到判决,当场懵了,血压增高,呼吸困难。这位如同“十二月党人妻子”一样的中国女性,几十年来,负家庭之艰难,受望夫之焦虑,奔牢房之辛苦,身心已悴,再一个七年,她还受得了吗?杭州是一座文化名城,人文荟萃之地,在杭州的西子湖畔,钱塘江岸,青砖瓦巷,哪里没有一段佳话,哪里没有一行诗句,白堤是白居易,“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堤是苏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更有针贬偏安一隅南宋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这样的名句。在现代文学史上,出生在杭州大塔儿巷的戴望舒,以一首“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寂寞的雨巷”道尽了杭州的景,杭人的情。杭州更有一对绝代双骄,徐志摩与郁达夫,一个诗仙,一个诗圣,又在杭州同一个学校府中学堂(现为杭高)同学过。徐志摩偶尔间写成的“偶尔”,“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而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讶/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我们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意味无穷。郁达夫在与朋友席间偶谈,推杯之间呤唱出“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脍炙人口。虞夫的“是时候了”“歌曲是大家的/喉是自己的/是时候了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这样的诗不也是和二位诗仙诗圣一样,有感而发,即兴而作吗。尚若这两位诗人也处在今天,哪有这样的风流倜傥,哪来的这样的名篇佳句,恐也象虞夫一样,当局看不顺眼了,拿他一首诗来判他几年,让他瞧瞧厉害。
   在杭州这个地方抬头是诗,低头是诗,一步一回头还是诗。中共执政半个多世纪,以他们的愚昧,以他们的凶残,早已把杭州的诗境,诗情,诗趣,诗魂赶尽杀绝了,但是愤怒也同样会出诗,朱虞夫便是在中共残酷统治下,愤怒而出的诗人。“是时候了”,连一首诗也要判七年,难道不是到了推倒你们的时候吗。


(2012/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