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陈维健文集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中国救世界 谁来救中国
·以死相争弱者最后的武器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赤子仁人的“幸福终点”
·圣诞日的审判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自从朱虞夫以一首十二行诗被起诉以来,我的心一直忑忐不安,想想虞夫这些年来,牢房进进出出,也到了花甲之年,杭州这帮公、检、法干部,对这位“老号子”多多少少也应该有了解,他既没有与你们结怨,也没有与你们结仇,只是以一个诗人的独立人格,与现有的制度格格不入而已,他参加民主党,并不是喜欢政治,而是在那里有一批自由精神与理想热情的同道,他针贬时政并不是有意权力,而是痛恨专横,他的诗那来的“颠覆”一说,“是时候了”,只不过是受了中东的民主浪潮的感染,顺时而发,乘兴而作,只是告诉大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不也是你们共产党一贯的宣传吗。我总是想虞夫是老杭州,杭州中级法院这帮子人,大家都是本乡、本土、本地人,总会手下留情,即使上面执意要判,弄个二年也就过去了,没想到竟然下了重手,判了重刑。
   长期生活在海外平和环境中的我,总是以善良的愿望,低估了中共官员的凶残。虞夫没有诗人的桂冠,却有一颗诗人般的心,四十多年前,当他还是一个青少年时,就展现出了他的才情。在那个读书越多越反动的时代,他已遍读古今中外名著,他尤其钟情于诗歌,喜欢海涅、拜伦、裴多菲、普希金。普希金是他的最爱,他能把普希金的叙述诗“叶普盖尼 奥尼金”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当时他那有一头卷发,真的酷似普希金。他也喜欢中国三十年代湖畔派诗歌,他最喜欢汪静之的“一步一回头,瞟我意中人”,而这个写出绝代名句的大诗人,在那个时代早已从复旦赶出校门,蜗居在杭州下里巴人居住的望江门外,恰好与朱虞夫的棚户相隔一条街。当年我与虞夫相识,以诗为友,他常常读到好诗,得了佳句,便兴冲冲地跑来与我分享。有一次,他在我家翻书,翻着翻着他突然呤出一首诗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你知道清朝有一个文人,在翻书的时候,一阵清风吹来,翻动了书页,他随口吟出“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之句。恰好被旁人听见,汇报衙门,说此人讽吟清人不懂汉人文化,为何要来管我们读书人,此人随即遭杀戮,成为清朝有名的文字狱。他说我们现在不也是如此吗,一句诗,一幅画被打成反革命。我说我家老头子在反右时就是说了一句“外行领导内行”而划为右派,说完我们久久沉默不语。那个情景回想起来是那么地清晰,甚至虞夫忧郁的神态宛如昨日。没想到四十年后虞夫以一句十二行诗入罪,被判七年重刑,竟一语成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共政权与二百多年前的雍正皇朝一样,兴文字狱,迫害异见,令人发指。
   胡锦涛执政以来,中国的异见人士以文字入罪已经有无数起了,许多人士仅仅在网络上发文,便被判刑,浙江诗人力虹,办了一个“爱琴海”诗网,以颠覆罪被判,在狱中被迫害得不成人形最后惨死,虞夫三进牢房,被折磨得已是百病缠身,这未来的七年,他能否扛得过去?他们已经逼死了一个力虹,难道还要逼死虞夫不成。虞夫的妻子杭莉在法庭上听到判决,当场懵了,血压增高,呼吸困难。这位如同“十二月党人妻子”一样的中国女性,几十年来,负家庭之艰难,受望夫之焦虑,奔牢房之辛苦,身心已悴,再一个七年,她还受得了吗?杭州是一座文化名城,人文荟萃之地,在杭州的西子湖畔,钱塘江岸,青砖瓦巷,哪里没有一段佳话,哪里没有一行诗句,白堤是白居易,“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堤是苏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更有针贬偏安一隅南宋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这样的名句。在现代文学史上,出生在杭州大塔儿巷的戴望舒,以一首“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寂寞的雨巷”道尽了杭州的景,杭人的情。杭州更有一对绝代双骄,徐志摩与郁达夫,一个诗仙,一个诗圣,又在杭州同一个学校府中学堂(现为杭高)同学过。徐志摩偶尔间写成的“偶尔”,“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而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讶/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我们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意味无穷。郁达夫在与朋友席间偶谈,推杯之间呤唱出“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脍炙人口。虞夫的“是时候了”“歌曲是大家的/喉是自己的/是时候了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这样的诗不也是和二位诗仙诗圣一样,有感而发,即兴而作吗。尚若这两位诗人也处在今天,哪有这样的风流倜傥,哪来的这样的名篇佳句,恐也象虞夫一样,当局看不顺眼了,拿他一首诗来判他几年,让他瞧瞧厉害。
   在杭州这个地方抬头是诗,低头是诗,一步一回头还是诗。中共执政半个多世纪,以他们的愚昧,以他们的凶残,早已把杭州的诗境,诗情,诗趣,诗魂赶尽杀绝了,但是愤怒也同样会出诗,朱虞夫便是在中共残酷统治下,愤怒而出的诗人。“是时候了”,连一首诗也要判七年,难道不是到了推倒你们的时候吗。


(2012/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