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陈维健文集
·无知者面对抗战历史纪念日
·旷世之丑的中国高校
·天下无耻者莫如台湾李敖
·十月里的一首歌
·祭孔的闹剧
·病急乱投医的胡锦涛
·恐吓不倒的滴血啼鹃
·造飞船不如造飞机
·中国现代文人植物化
·美国黑人罗莎.帕克斯和中国的民工孙志刚
·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胡锦涛不访国矿访外矿
·胡温政权图穷匕首见
·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国的人道冷漠
·推倒中共政权是成本最小的社会变革
·马英九对中共民主如是说
2006年文章
·新年的阳光下致中国报人
·新年从爆炸开始
·没有民主和公正哪来的和谐社会
·恐怖的中国铁路春运看执政为民
·面对面向中共说“不”的时代来临
·胡锦涛春节扭秧歌
·宗教的最高原则慈悲和宽容
·陈水扁的急独和马英九的缓统
·缺失人文的天堂
·台海无危机
·苦难者的急迫和小康者的缓进
·当屠夫还在行凶时 毋庸奢谈宽恕
·杀富慰贫还是杀富济富
·小马哥是那个戮穿皇帝新衣勇敢的小孩
·八荣八耻和不荣不耻
·没有了脾气的中国对日关系
·人民的好总理
·胡锦涛到美国上朝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自从朱虞夫以一首十二行诗被起诉以来,我的心一直忑忐不安,想想虞夫这些年来,牢房进进出出,也到了花甲之年,杭州这帮公、检、法干部,对这位“老号子”多多少少也应该有了解,他既没有与你们结怨,也没有与你们结仇,只是以一个诗人的独立人格,与现有的制度格格不入而已,他参加民主党,并不是喜欢政治,而是在那里有一批自由精神与理想热情的同道,他针贬时政并不是有意权力,而是痛恨专横,他的诗那来的“颠覆”一说,“是时候了”,只不过是受了中东的民主浪潮的感染,顺时而发,乘兴而作,只是告诉大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不也是你们共产党一贯的宣传吗。我总是想虞夫是老杭州,杭州中级法院这帮子人,大家都是本乡、本土、本地人,总会手下留情,即使上面执意要判,弄个二年也就过去了,没想到竟然下了重手,判了重刑。
   长期生活在海外平和环境中的我,总是以善良的愿望,低估了中共官员的凶残。虞夫没有诗人的桂冠,却有一颗诗人般的心,四十多年前,当他还是一个青少年时,就展现出了他的才情。在那个读书越多越反动的时代,他已遍读古今中外名著,他尤其钟情于诗歌,喜欢海涅、拜伦、裴多菲、普希金。普希金是他的最爱,他能把普希金的叙述诗“叶普盖尼 奥尼金”一字不漏地背出来,当时他那有一头卷发,真的酷似普希金。他也喜欢中国三十年代湖畔派诗歌,他最喜欢汪静之的“一步一回头,瞟我意中人”,而这个写出绝代名句的大诗人,在那个时代早已从复旦赶出校门,蜗居在杭州下里巴人居住的望江门外,恰好与朱虞夫的棚户相隔一条街。当年我与虞夫相识,以诗为友,他常常读到好诗,得了佳句,便兴冲冲地跑来与我分享。有一次,他在我家翻书,翻着翻着他突然呤出一首诗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你知道清朝有一个文人,在翻书的时候,一阵清风吹来,翻动了书页,他随口吟出“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之句。恰好被旁人听见,汇报衙门,说此人讽吟清人不懂汉人文化,为何要来管我们读书人,此人随即遭杀戮,成为清朝有名的文字狱。他说我们现在不也是如此吗,一句诗,一幅画被打成反革命。我说我家老头子在反右时就是说了一句“外行领导内行”而划为右派,说完我们久久沉默不语。那个情景回想起来是那么地清晰,甚至虞夫忧郁的神态宛如昨日。没想到四十年后虞夫以一句十二行诗入罪,被判七年重刑,竟一语成谶。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共政权与二百多年前的雍正皇朝一样,兴文字狱,迫害异见,令人发指。
   胡锦涛执政以来,中国的异见人士以文字入罪已经有无数起了,许多人士仅仅在网络上发文,便被判刑,浙江诗人力虹,办了一个“爱琴海”诗网,以颠覆罪被判,在狱中被迫害得不成人形最后惨死,虞夫三进牢房,被折磨得已是百病缠身,这未来的七年,他能否扛得过去?他们已经逼死了一个力虹,难道还要逼死虞夫不成。虞夫的妻子杭莉在法庭上听到判决,当场懵了,血压增高,呼吸困难。这位如同“十二月党人妻子”一样的中国女性,几十年来,负家庭之艰难,受望夫之焦虑,奔牢房之辛苦,身心已悴,再一个七年,她还受得了吗?杭州是一座文化名城,人文荟萃之地,在杭州的西子湖畔,钱塘江岸,青砖瓦巷,哪里没有一段佳话,哪里没有一行诗句,白堤是白居易,“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堤是苏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更有针贬偏安一隅南宋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这样的名句。在现代文学史上,出生在杭州大塔儿巷的戴望舒,以一首“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寂寞的雨巷”道尽了杭州的景,杭人的情。杭州更有一对绝代双骄,徐志摩与郁达夫,一个诗仙,一个诗圣,又在杭州同一个学校府中学堂(现为杭高)同学过。徐志摩偶尔间写成的“偶尔”,“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而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讶/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我们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意味无穷。郁达夫在与朋友席间偶谈,推杯之间呤唱出“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脍炙人口。虞夫的“是时候了”“歌曲是大家的/喉是自己的/是时候了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这样的诗不也是和二位诗仙诗圣一样,有感而发,即兴而作吗。尚若这两位诗人也处在今天,哪有这样的风流倜傥,哪来的这样的名篇佳句,恐也象虞夫一样,当局看不顺眼了,拿他一首诗来判他几年,让他瞧瞧厉害。
   在杭州这个地方抬头是诗,低头是诗,一步一回头还是诗。中共执政半个多世纪,以他们的愚昧,以他们的凶残,早已把杭州的诗境,诗情,诗趣,诗魂赶尽杀绝了,但是愤怒也同样会出诗,朱虞夫便是在中共残酷统治下,愤怒而出的诗人。“是时候了”,连一首诗也要判七年,难道不是到了推倒你们的时候吗。


(2012/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