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魏强:《记茉莉花》 ]
蔡楚作品选编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魏强:《记茉莉花》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9/2012
   
   作者: 魏强
   
   2011年2月20日,这一天对于很多人来说虽然早有算计和臆想,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却依然显得那么突然和强烈。这一天我要比往常醒得稍早一些,我也许知道今天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事情要在这个社会中发生,但我无法不被这种好奇以及这好奇的乐趣所激励。我想,这好奇是天生就拥有意义的……

   2011年2月20日 北京王府井
   
   2011年2月20日,这一天对于很多人来说虽然早有算计和臆想,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却依然显得那么突然和强烈。这一天我要比往常醒得稍早一些,我也许知道今天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事情要在这个社会中发生,但我无法不被这种好奇以及这好奇的乐趣所激励。我想,这好奇是天生就拥有意义的,我如此决定后关上了房门。
   
   我11点左右来到了王府井大街,好奇心被攥到了嗓子眼,我太紧张了,因为角落里应该还会有人的比我更紧张。我强作镇定用手机在推特的向朋友们打了声招呼,可爱的苏雨桐女士回复到“现场直播员到位,连‘撇大条’都现场报道了!”哈,我刚才发送的是“我已到现场,正在某酒店厕所撇大条,保持联络通畅,撇大条也是一样。”
   
   我先是在商场和大街上来回穿梭,反复故作镇定的东张西望。后来我痛下决心一定要去“革命圣地”近距离看一眼,这个决定让我稍微有些缺氧,虽然“麦当劳”就在马路的另一边,但靠近它却让我感觉自己像是在4000米登山一样。麦当劳有些闷热,这里坐满了人,看到汉堡包都让我感到压抑,我感觉自己在这里太过暴漏,便假装没带钱匆匆从后门离开了这个布满阴霾的小屋。我开始装作像一个对高楼大厦特别感兴趣的游客,在拍摄了不少驻足的警车和周围环境后前往一个商场的会员中心上网。
   
   下午2:00左右,当我再次前往麦当劳外时,发现这里的路口都已经拥堵住了……我脑海中对集会现场的回忆画面就像一部快进中的默片,人们摩肩擦踵、步步紧逼;如鱼群一般彼此聚集和簇拥。
   
   人群的中间一度是一个张牙舞爪穿着红色冲锋衣的胖子国保,他反复要将一个手持茉莉花来到现场的男青年带走。他反复尝试终不能得逞,人群几乎可以将他淹没,就像一股四处移动的涡流。但是这个疯狂的国宝的目的也许就是将人们的注意力分散,破坏了聚集的有序进行。一群警察逐渐占领了麦当劳门口的高台,他们连成一圈驱逐着不断企图站上去的人们。他们无法驱散围观的人群,但他们只是在竭力消灭这次集会的形式感,削弱又一场公众演说再次发生的条件。国外记者们挤在人群中,将摄像机高高的举起,国宝们也将这个特征视反抗作标语,他们一定对这些外国媒体恨得要命,似乎是因为他们的发狂和丑陋被这些摄像机和媒体暴漏出来了一样恼羞成怒。他们就像吃屎的狗那样对头顶的探照灯又气又恼,有时还用手遮住自己的脸。但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居然也在拍摄,他们有一个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好理由:“我在为国家拍摄”——他们在全国各地使用的摄像机正在无耻的记录着党棍乱伦“祖国母亲”的事实。你们使用这些器材时就是在对自己进行羞辱,我从你们脸上看出了这内心的挣扎。
   
   我站在这个“战场”上,用相机记录着这里正在发生的事实。这里自由的力量、青春的气息。
   
   在看守所
   
   秋后算账在几天后逐渐开始了。2月26号下午一群警察挤进了我的住所,用手铐将我铐住,搬着我的电脑主机,一路小跑的把我塞进了一辆警车里。我坐在警车后排听到了那句著名的中国警察喧言:“抓你怎么了,小心哪天把你活埋了。”我说:“你们辛苦了,一天要埋那么多人……”那警察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转过去自言自语般得小声说“你丫还不信!”我叹了口了一声,再没说话。2月26日半夜,在阴冷的花家地派出所里我和一位网易公司的员工都是因为茉莉花被捕。而那个“政治觉悟”比我们都高的犯人是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的研究生,他传播的不良信息政治比较正确,因为他派发的是卖淫小广告。我和这位网易公司的员工聊到彼此被捕的事情,他说他只是用MSN与朋友谈论了220的事情,警察就找上门用手铐带了过来。他还说,他有一个在新浪就职并参与了此事的朋友已经被单位开除了。
   
   2月27号凌晨,我们这两个同案人被手铐连在一起押上警车。在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海淀区看守所”的门牌突然从窗外闪过,持枪的警卫、灯火通明的方块楼房,空旷的草地。我们从地下停车场被带入大厅,我们六神涣散茫然的站在墙边。警察说,这里有个办案单位要进一步确认是否批捕我们,我没有报希望,他的希望也破灭了。领头的那个派出所警察热情地办理着手续,威胁着我在“权利告知书”上签字。告知书上赫然写着一句“犯罪嫌疑人在被第一次问询或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与律师……。”而我也只好在这“诉讼权利告知书”上签字前就在上面写下“我的诉讼权利已被剥夺了”。……大门哐当关上了……一番“囚犯标准化”后我们在狱警的指挥下穿着新布鞋沿着黄线走走停停,并且即将被分配到不同的班房去,我们并排站着,尽力去用眼神安慰对方。
   
   ……在看守所里有嫌疑犯,有预审,有驻所的检察官,但我无法将他们分清,因为这里只有国保是真正的“自由人”。
   
   随着进一步的筛选,一周后有好几位茉莉花参与者被带着脚镣、手铐、头套相继押送到了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我貌似以年龄最小的政治犯的身份"有幸"观摩了这个中国重量级政治犯们的伤心地。
   
   虽然这里也关押着众多的杀手和诈骗犯,但是国保也会经常跑来客串。这个看守所的提讯室里有一道新修的格栅可以将罪犯和预审员隔开,但是这些市局来的“预审”们看上去永远也不会习惯。他们动不动就如野兽一样撞向格栅张牙舞爪着,这些猴子们肮脏的谩骂经常在楼道里不断回响起来……不过预审和我们之间没有真正的深仇大恨,他们只是像《哈利波特》里的摄魂怪那样是被用来摧毁一个人的尊严和勇气的工具,我的内心坚守着光明的真诚和坦然,他们也就省了那套。记得另外还有一个公安大学的女实习生也来拿我练手,可是她总被我引的跑题。她看起来知识丰富但并不自信,似乎很想为自己辩解。当天提审完毕她把我交付给狱警时我朝她笑着挥手告别,她看着我微微的皱起眉头。第二天我又被叫去提审,而她再没有出现,原先那个三十多岁的摄魂怪不耐烦的又重新将昨天进行完毕的讯问又重新过了一遍。那个年轻女警的实习可能结束了。
   
   说起看守所里寥寥无几的女孩,在一次提审中一个与我一同烤着手铐面对面站在提讯室外的女孩让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可能也是一个“220”的受害者。她看起来脆弱极了,她含着眼泪就站在我的对面,就像是幼儿园中最后一个回不了家的孩子,但是我似乎能感觉到她散发出的一种奔跑的渴望,因为我也有。遭遇她之后我突然坚定了一个信念:不能再失去一份尊严。
   
   在这里关押时,我惊喜的收到了朋友们存给我的钱,当我看到单据上他们手写的签名,心里倍感安慰,我眼前浮现出他们奔波来看我的摸样,眼泪是那么的温暖。另外在这里结识的“狱友”也令我印象深刻,有一个因为二进宫日夜都带着脚镣的人对我却是非常友好和礼貌的。他从小在混迹在社会里,没有半点所谓的高雅文化,但他却是随时愿意为自己朴素的道义感挺身而出,即便他可能一辈子都将这样依靠暴力解决问题,但他和那些“伟光正”们的区别是不言而喻的。在监室里,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四川小伙,是唯一一个没有亲人给他寄钱的人,大家经常主动地会去照顾他,和他分享一些食物。监室里的“头板”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他对我也非常好,他的企业与当地政府的官司已经上诉至第7年,他在这里呆的时间最长,他教给我很多的东西,他对真诚看的很重,似乎也对政治犯抱有崇敬。
   
   将近一个月后我又被送回了海淀看守所,得知一位叫杨栎的“茉莉花”参与者之前就关在我现在住的这个监室,我在这个监区一个月前听到的那让我一度崩溃的巨大的哀鸣就是他从这里发出的,他重度抑郁症发作已有一个多月。
   
   一天下午,一群北京市的“高层”国保来了,他们挨个将这里的茉莉花青年审阅了一遍。居然是两个傲慢的年轻人,其中一个看起来十分轻佻,他估计因为那身挺拔的警服和璀璨的肩章而分外自恋呢,他对我们乱叫乱嚷,极其暴虐和浮躁,强烈怀疑是个不检点的官二代。
   
   一天的疲惫刚刚结束,深夜我们又被叫醒提审。我坐在强射灯下,疲惫不堪,脸色死灰的预审在不断的脏话骂娘中透漏出要我正式同意他们保证书的内容画押签字。我对几个条款提出疑问,但又遭来阵阵辱骂,我要求停止,他再骂,我要他道歉,他却要我出示他骂我了的证据。一番无用的争论后终究对其的底线忍无可忍,横下心坚持“不道歉就换预审”总之拒绝继续这种方式写什么保证书。他们研究了半天无计可施放我回去了。
   
   在延安
   
   几天后我和其他人一样签署“取保候审”,但同时也将我移交给了户口所在地延安警方。来接我的一个拿着世界历史地图册的延安刑警,得知我家已经搬去西安很多年后,表现的很是惊讶和疑虑,说那就在西安站下车再安排人带我回家。
   
   在火车上,一名刑警领我去餐车吃饭,就提前打开了我的手铐。一个列车员和警察搭话,说这趟车上一共有三个“茉莉花”犯人,延安刑警不断的向他使着眼色,还可笑的阴郁着脸,警惕性极强地扫视着邻桌的外国游客。
   
   路上他们接到了一个陕西省国保打来的电话,表现出很不满压力很大的样子,那个怀揣世界历史地图册的警员也沉默不与我交谈了。睡觉前他们夸张的用随身携带的工字脚镣将我锁死。
   
   下火车后居然被一群延安土豹子,带到了延安唯一的一个恶心得令人发指的拘留所,一群丑陋的“劳教委员会”代表们现场给我开具了的一份“寻衅滋事劳教2年”的劳教告知书和决定书……在延安的拘留所里暴力和腐败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瘾君子和黑社会统统公开的交流着官场上自己靠山,这里的政府腐败的公开,腐败的彻底。看来红色文化在发展过程中延安一直保持着领先。
   
   因为我拒绝被看守用踢腿的方式坐下,而被他们一顿暴打,直到现在腰还经常感到不适。一个因为自己又愚蠢又嚣张又土所以看我不顺眼的很胖的副所长在半夜喝醉了酒,将我叫醒,对我耍了一通酒疯,说什么自己就是“共产党特务”等等,他对我进行了一番恐吓和羞辱。他出去后依然野劲难消,没一会儿居然又将隔壁监室里一个哑巴拉进看守室里暴打了好几个小时。那晚棒子抽打在人身上发出的巨大沉闷的撞击声、哑巴的嘶哑的叫声、打人者身上钥匙剧烈的抖动声和他累的半死的喘气声在夜幕中回荡着。期间哑巴的叫声突然停止了,他使唤一个在押犯慌慌张张的跑进监室拿了一条新毛巾又跑了出去。我躺在肮脏不堪的通铺上,两边各有一个负责监视我的犯人。我心里的阵阵作呕,愤怒将眼泪一点一点地挤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