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金蔷薇:论革命者的素质]
蔡楚作品选编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蔷薇:论革命者的素质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5/2012
   
   
   作者: 金蔷薇
   

   中国民主革命的革命性最直接地体现在我们驾驭着建设民主政治的强大理念以及对这个理念顽强执着的追求,其次才有作为一种操作方式的“革命”在等待着将一切积怨和改变现状的愿望推上历史的街头。我们要获得政体的改变就必然要经历一场价值观与政治制度的革命,这些都考验着革命者的素质和能力。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我们不幸生活在拥挤的社会里,不论你是否乐意我们都在参与其中的变化——你不必为此感到局促,如果文章的标题已经吸引着你望向了一个充满颠覆与创造的多姿世界,那么“我们是谁?你是谁?什么在变化?”这些问题也不过只是在征求你那富有创意的个性签名。
   
   “观察着这个世界,我的心不甘平庸;观察着这个世界,我发现我不甘平庸”
   
   这反抗的精神既是我们的本能也是我们创造的开始,生命就是在这变化中追求变化,在存在中寻求存在;为了完善自己应有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懈追求……然而眼下,自由和民主在中国所遭遇到的困局和阻碍仍然是巨大的,政体的变革也仍然困难重重——创造的欲望必然饱含着发问的精神,我们迫切需要新的认识与进步。
   
   民主制度有赖于它赋予人民的权利更依赖拥有权力的人民
   
   有很多长期对“权”这个字有着狭义理解的人们,对“权力”也就已经抱有了一种偏见。权力实际上是所有变化发生的内在精神,是强弱转化的真正载体,也是每个人都应自持的希望。对于变革的推动者,权力就是我们的能力是我们的一种素质。
   
   不论是反抗暴政的人民还是正在行驶特权的独裁集团,我们都会受到自身权力的制约。独裁者为了消减极权固有的不稳定性利用人们的恐惧、贪婪与无知来弱化人民的权力,它大肆赞美和谐与忍让、举全国之力维继稳定就又是为了拖延人民权力回馈的惩罚。正相反,对于人民来说权力意味着不断的发掘与扩充,乌坎的革命者曾告慰乡友“他们独裁集团最害怕的就是我们不再害怕。”这拒绝"和谐"的智慧与魄力就是我们权力的一部分。人民“造反”天经地义,正如中国宪法所描述的价值观“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而要促进这至高无上的权力发挥其的最大效力,为社会带来民主变革还需更多的革命者们继续发掘以及运用。
   
   革命者的权力
   
   海德格尔认为——“革命者的本质并不在于实施突变本身,而是在于把突变所包含的决定性和特殊性因素显示出来。”
   
   中国民主革命的革命性最直接体现在我们驾驭了建设民主政治的强大的理念以及对这个理念有着顽强执着的探索和追求,其次才有作为一种操作方式的“革命”在等待着着将一切的仇恨和积怨推上历史的街头。我们要获得政体的改变就必然要经历一场价值观与政治制度的革命。而暴君是选择妥协还是流血,也是爱国者希望知道同时也必须面对的谈判结果。
   
   然而什么是突变所包含的决定性和特殊性?是民主制度本身么?并不完全是,民主制度是我们变革的目的之一。我曾面对应试教育大声疾呼——“社会的首要功能是提供其成员完成其使命的可能,如这一点变的不可能时那么它就必须改变。”这句话虽然准确的诠释了何为变革发生的决定性因素,但同时也为这个社会之所以还未发生变革做出了让人不得不去反思的解释。
   
   绝大多数人都清楚这个极权社会留给其成员的机会已经异常的狭小和扭曲了,但却依然不能阻止人们削尖了脑袋往进钻往上爬,甚至还有不少人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对这种畸形现状的依赖和自适应。
   
   这种整个社会环境的颓废与堕落一度让忧国忧民的“革命者”们承受了太多的挫折感,我们的决心和勇气也似乎开始被他们僵尸一般的腐败和消极所瓦解。不过当然,这是不成熟的表现,革命者之所以为革命者是正是因为我们可以为理念提供足够坚强的载体来播撒思想的阳光和雨露,我们应该锻炼自己可以在孤独与荒芜的战场上收放自如,在惨淡和冷漠中养成坚不可摧的独立性与舍我其谁的浩然正气。
   
   拥有足以挑战这个国家专制势力的权力并不容易,它要求革命者具有一种素质,一种凡夫俗子完全无法拥有的素质,那就是坚定强大的足以撼动任何集体的个人自豪感和自由精神。——这不但是我们自己从集体主义的意识形态中脱离健全个人主义的真正开始,也是我们能在这荒诞的世界中保持战斗的开始。
   
   革命者必是有着乐观的自由主义信仰和浪漫的个人主义气概的斗士,我们将展现给世人民主变革对于人们的精神和自身价值的先决重要性。是的,我们的存在除了宣告民主的决定性源于我们的肉体不能承受没有安全感的生活以外,更是源于我们不容置换的高贵精神以及至死方休的独立人格。我们必须重视以及抒发这种变革的人文价值,拥有高尚的理想和不屈的精神这是这个世界一切力量和动机获得尊重的基础。我们不能让那个有着开放资源和充分机遇的社会只存在于期望,我们不能让自己在经济危机爆发或是其他特殊性因素来到之前无休止的打嘴炮而无真切的变革的需求。
   
   一曰养成上天下地,惟我独尊,独立不羁之精神。
   一曰养成冒险进取,赴汤蹈火,乐死不辟之气慨。
   一曰养成相亲相爱。爱群敬己,尽瘁义务之公德。
   一曰养成个人自治,团体自治,以进人格之人群。
    ——邹容《革命军》
   
   革命者应养成好辨善思的品性,我们不能是庸庸无为的鼓掌者,也不是敝帚自珍的非主流。我们是创造力的捍卫者,是笃行着自己明确信念的自由主义者。我们应该学会在这个消极的社会中仰视自己的特殊性,仰视自己那崇高的价值观。是的,我们的存在决定这个国家的政体必须革命!这个被奴化民族的现有价值观必须革命!
   
   革命者的挑战
   
   我们都知道,这些依附独裁集团存活的小既得利益者和中产阶级有时并不在乎自己分到了多少,而只出于自己愚蠢的习惯和对当前时局的评估也不愿意贸然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这群平庸的乌龟等待变革有如等待戈多,看待革命有如看待薛定谔盒子里的猫。
   
   不过,我们不必惆怅,正如这篇文章的主题是“革命者”而非“秃鹫”那样,这些“食腐动物”并不是变革发生的关键力量,他们和报丧的乌鸦一样是惰性的,但也是有自己回合的动物。
   
   哈维尔认为破除这种后极权政治特征下社会“无法革命”的状态,破除人们安全感游离的状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就应该保持一种对真理的直率和严肃以解构这朦胧的难以逾越的阴霾。他说着一句简单的话——“Live in truth”我们必须要在日常的生活中习惯表露出真正的自己,即使是非政治性的,这种坦诚的姿态也是炙热的新鲜的,所彰显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也可以是与众不同的引吭高歌。我们需要以此去区别和刺激那些常态化了的虚伪犬儒、平庸低俗,冲刷那些与蝼蚁同营、与猪狗共荣的懦夫和大奸大猾的流氓无赖。
   
   革命者们是时候严肃起来了!在这个丑陋与无耻已经成为了社会各阶层特征的后极权时代,人民的坏笑不再是独裁者的噩梦,而是成为了利益集团的自嘲,当自嘲丧失了创造力,坏笑背后的价值也就在被越来越多的犬儒们消化和漠视。而当这所谓的坏笑变成了无意识的自辱,革命的号角将远去,反抗的火把将泯灭。
   
   制度的溃烂已经彻底的侵袭到了社会表层,所有人都在这混沌中社会自发的演化着,我们无法觉察每个社会演化的分叉点,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我们每个人对于社会转型都有着巨大的意义。也正是由于我们每个人对于社会转型都有着巨大的意义,因此我们也要不断反刍我们的发力点是否需要改进。
   
   如果说网络上最近有一件事是人尽皆知的,那一定是在说“韩三篇”,当然这也是有关韩寒的讨论出现更加无厘头的热点之前。与其他“革命者”不同,我倒是觉得韩寒除了表达他自己的无力感以外,还对变革的阻碍做出了有价值的分析和表述,虽然他的文章中没有像笔者这样针对革命和革命者的方向和价值提出积极的建设性看法,但由韩寒自己所塑的异议模范也基本体现出了笔者本篇文章所要表达的意义。不过不论韩寒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三篇”最重要的价值是像点燃了一颗舆论的照明弹。人们少有进入了一场有关民主革命的大讨论,这场讨论让网友们表达着、反思着,并吸引着全社会的注着。——当然也有人认为是韩寒需要反思自己,有一些人指责韩寒没有判断力、学养以及立场出现了问题等等。“批寒”、“倒寒”者的原因各有不同,有的是善意有的是恶意,有的是出于公义有的是出于私心,引发我们反思的事情越来越多……总之这种广泛的讨论与参与是走向民主的必经之路,笔者也不再赘述。
   
   另外一件需要我们急迫关注的事是当局对镇压西藏,请容许我在此向西藏的革命者致敬!藏人不屈的反抗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所谓的民族和宗教矛盾只会因为没有自由而没有妥协,而没有自由是因为毒瘤一般的政治矛盾凌驾欺辱了一切善心。一起参与到这个变革中去吧,我的朋友,我们不该让兄弟独自战斗!
   
   *革命者说*
   
   【悲天悯人还是战斗到底】——对于革命者来说这是两个反义词,革命者不应该让弱者与自己成为寄生关系,那些永远站在弱者的立场上的是比弱者还弱的弱者。
   
   【宽容异议还是百家争鸣】——革命者之间的争论并不是灾难,我们批评独裁者是为了让它下台,我们互相批评则是为了共同进步。而以“宽容”要求自己通过贬抑自由去对待异议,则恶如中年早衰。
   
   【裙带关系还是独立自我】——革命者需要为自己寻找一个发言人并不是件光荣的事,为自己的理想和希望寻找一个寄托更是可怕的无能。
   
   【占星卜月还是发扬自我】——革命者需要摒弃集体主义和官本位的思维模式,因为自由只有不经过切割才能自然的形成力量,所以最好的规划就是做最好最真实的自己。
   
   【傻逼青年还是革命青年】——在革命者面前那些对现状满意知足的文艺青年、二逼青年、普通青年们其实应该统称做傻逼青年。
   
   ……
   
   最后,以两段话作为结束,一段来自革命先贤邹容:
   
   “有有名之英雄,有无名之英雄,华、拿者,不过其时抛头颅溅热血无名无量之华、拿之代表耳!今日之中国,固非一华盛顿、一拿破仑所克有济也,然必须制造无量无名之华盛顿、拿破仑,其庶乎有济。”
   
   一段来自网络拾贝:
   @Watchmen725: 屁民可以选择继续当屁民或者是当革命者。RT @liveshenzhen p民能有什么选择?超女?。RT @Watchmen725: 大陆人选择的不是胡专制,而是选择的既得利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