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槟郎文集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09涉外文秘 杨姝姝
     
     许久不曾这样正儿八经地坐在电脑前敲打文章,心中莫名惶恐,一是没有写过这样题材的文章,二是槟郎老师写的文章总是让人动容,怕自己写的太过差劲,不能入老师之眼,有负槟郎老师之托。带着这样的心境开始了一次“漫长”的写作旅程。
     2012年1月的春节,22号的大年三十除夕晚上,我主动用短信向槟郎老师拜年,他很快回复我,相互也聊了一会。槟郎老师在短信中与我提到潘鸣晨在她的《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中提到了我(至于说了什么在此就不再陈述,有兴趣地可以去槟郎老师的网络博客上阅读一番),老师问我是否有兴趣在节后也为他写一篇文章,内容随便我写,供他作自我反思的学生之镜。读书十五年,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位特别的老师,我欣然答应。


     槟郎老师作为教师,我首先想到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称作家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后来教育家加里宁将其引用到教育界,称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槟郎老师既是一位大学教师,又是一位业余诗人,当得起人类灵魂工程师这一称呼。
     我用了许久的时间回忆槟郎老师这一年来在教书中发生的各种趣事,思维纷乱繁杂,不知从何说起是好,于是决定从他的名字着手。从文章开头到现在为止,大家可能纳闷为何我一直称其为槟郎,当然这个称呼是大家都得到了他默许的,槟郎姓李,名槟,槟郎是他为自己取的笔名,这些都是他在给我们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就就在自我介绍中说明了的,并笑称千万别把他的名字写成了“槟榔”,那可要被吃掉了。
     在我看来槟郎老师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是一位不折不扣地“蜘蛛侠”,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常年活跃在互联网络上,积极参加网络活动,网上原创诗文众多。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年过四十的中年人,与我们的父辈年纪相当,而他却激情依旧,如年轻人一般。在此做个广告:更多精彩尽可在百度上搜索“槟郎”得到,大家不要错过啊!
     有一件事印象深刻。在刚开学的时候,槟郎老师说他的课在学期结束时是不会划重点的。这句话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议论纷纷,瞬间心碎啊有木有!!于是大家在课堂上都是认真听讲,丝毫不逊于高中课堂。于是,你就会看到在行知组团B楼的某个教室内,老师激情授课,学生认真听课。完全不同于其他教室内学生自己做自己的事,而老师仿佛在讲台上自言自语一般的景象。
     还有,槟郎老师从不为点名而点名,也不全点名,但是在每节课的开头,他都会温故而知新,在上新课前抽点几个人提问一下上节课所学的内容,既是为大家复习,又是点名,一举两得。不过,如果这时候被点到你不在,那么,嘿嘿……后果自负。
     说了这么多都不是重点,关键在于临近期末考试的时候,槟郎老师依旧心软地为大家画了重点,全班一片欢呼雀跃,如果学弟学妹们有幸遇到槟郎老师的课,就偷着乐吧!
     说了这么多课堂上的事,也说些许私事。去年的夏天,我随院里去宿迁泗阳一个乡里支教,因为我也是一个人人网控,因此常会抽些时间上传我们每天生活工作的照片,大多数朋友或是老师也都是一看了之,关系好一些的会留言问候。而这时一个意外出现了,与我一直没有课外交往的槟郎老师,不仅是在人人上留言给我,更是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在短信中询问了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学习等等情况。这让我惊呀不已,不但是惊叹于老师对学生的关心,更是惊叹于老师对于教育事业的关心。这么说或许有些人觉得有些夸张,但他已给我们上了很长时间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相处下来,从老师的言语中不难看出。他对于中国教育事业之中一些弊端担忧,希望去改变这一现状,虽然只能做到力所能及的范围。
     他是一位教师,在讲台上授课是他的毕生事业;他是一位诗人,用一首首诗歌记录生活,抒发情感;他是一位朋友,能够与学生平等相处,互相倾诉。老师,诗人,朋友……他身兼数“职”,却能从中获得平衡,这样能否称得上我说的特别呢?
     深夜随笔,记槟郎老师的相关小事,我的笨笔仍不能记起万分之一二。读到这篇文章的人应该有与槟郎老师结识的吧,可以想到他的更多方面。读者可以在网上读到他真情流露的文章,而他的学生更荣幸地看他在三尺讲台上侃侃而谈、传道授业解惑,可以听他在生活中亦师亦友般的尊尊教诲。
     在文章的最后,我以学生的身份祝愿老师在新的一年里一切顺利、万事如意、龙年大吉!
     杨姝姝
     2012-1-26 凌晨于家中
(2012/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