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槟郎文集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09涉外文秘 杨姝姝
     
     许久不曾这样正儿八经地坐在电脑前敲打文章,心中莫名惶恐,一是没有写过这样题材的文章,二是槟郎老师写的文章总是让人动容,怕自己写的太过差劲,不能入老师之眼,有负槟郎老师之托。带着这样的心境开始了一次“漫长”的写作旅程。
     2012年1月的春节,22号的大年三十除夕晚上,我主动用短信向槟郎老师拜年,他很快回复我,相互也聊了一会。槟郎老师在短信中与我提到潘鸣晨在她的《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中提到了我(至于说了什么在此就不再陈述,有兴趣地可以去槟郎老师的网络博客上阅读一番),老师问我是否有兴趣在节后也为他写一篇文章,内容随便我写,供他作自我反思的学生之镜。读书十五年,第一次遇到这样一位特别的老师,我欣然答应。


     槟郎老师作为教师,我首先想到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称作家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后来教育家加里宁将其引用到教育界,称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槟郎老师既是一位大学教师,又是一位业余诗人,当得起人类灵魂工程师这一称呼。
     我用了许久的时间回忆槟郎老师这一年来在教书中发生的各种趣事,思维纷乱繁杂,不知从何说起是好,于是决定从他的名字着手。从文章开头到现在为止,大家可能纳闷为何我一直称其为槟郎,当然这个称呼是大家都得到了他默许的,槟郎姓李,名槟,槟郎是他为自己取的笔名,这些都是他在给我们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就就在自我介绍中说明了的,并笑称千万别把他的名字写成了“槟榔”,那可要被吃掉了。
     在我看来槟郎老师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是一位不折不扣地“蜘蛛侠”,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常年活跃在互联网络上,积极参加网络活动,网上原创诗文众多。要知道他可是一位年过四十的中年人,与我们的父辈年纪相当,而他却激情依旧,如年轻人一般。在此做个广告:更多精彩尽可在百度上搜索“槟郎”得到,大家不要错过啊!
     有一件事印象深刻。在刚开学的时候,槟郎老师说他的课在学期结束时是不会划重点的。这句话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议论纷纷,瞬间心碎啊有木有!!于是大家在课堂上都是认真听讲,丝毫不逊于高中课堂。于是,你就会看到在行知组团B楼的某个教室内,老师激情授课,学生认真听课。完全不同于其他教室内学生自己做自己的事,而老师仿佛在讲台上自言自语一般的景象。
     还有,槟郎老师从不为点名而点名,也不全点名,但是在每节课的开头,他都会温故而知新,在上新课前抽点几个人提问一下上节课所学的内容,既是为大家复习,又是点名,一举两得。不过,如果这时候被点到你不在,那么,嘿嘿……后果自负。
     说了这么多都不是重点,关键在于临近期末考试的时候,槟郎老师依旧心软地为大家画了重点,全班一片欢呼雀跃,如果学弟学妹们有幸遇到槟郎老师的课,就偷着乐吧!
     说了这么多课堂上的事,也说些许私事。去年的夏天,我随院里去宿迁泗阳一个乡里支教,因为我也是一个人人网控,因此常会抽些时间上传我们每天生活工作的照片,大多数朋友或是老师也都是一看了之,关系好一些的会留言问候。而这时一个意外出现了,与我一直没有课外交往的槟郎老师,不仅是在人人上留言给我,更是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在短信中询问了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学习等等情况。这让我惊呀不已,不但是惊叹于老师对学生的关心,更是惊叹于老师对于教育事业的关心。这么说或许有些人觉得有些夸张,但他已给我们上了很长时间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相处下来,从老师的言语中不难看出。他对于中国教育事业之中一些弊端担忧,希望去改变这一现状,虽然只能做到力所能及的范围。
     他是一位教师,在讲台上授课是他的毕生事业;他是一位诗人,用一首首诗歌记录生活,抒发情感;他是一位朋友,能够与学生平等相处,互相倾诉。老师,诗人,朋友……他身兼数“职”,却能从中获得平衡,这样能否称得上我说的特别呢?
     深夜随笔,记槟郎老师的相关小事,我的笨笔仍不能记起万分之一二。读到这篇文章的人应该有与槟郎老师结识的吧,可以想到他的更多方面。读者可以在网上读到他真情流露的文章,而他的学生更荣幸地看他在三尺讲台上侃侃而谈、传道授业解惑,可以听他在生活中亦师亦友般的尊尊教诲。
     在文章的最后,我以学生的身份祝愿老师在新的一年里一切顺利、万事如意、龙年大吉!
     杨姝姝
     2012-1-26 凌晨于家中
(2012/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