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谈谈槟郎老师]
槟郎文集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槟郎老师

   谈谈槟郎老师
      筱筱
     
     我们班是大二下学期开始上现当代文学的,跟槟郎老师相处到现在算是有一年的时间了,回头想想还真不容易,在大学这种氛围下,师生之间的感情向来是很淡的,可这一年下来,我们却是彼此尊重,彼此了解,彼此信任。
     我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做了这个职务自然而然就跟老师熟悉起来了,班级情况的反馈,课后一些事项的调换,类似的事情多了跟老师的交流也就多了。老师很信任我,一些有关课程的事一般都交给我,当然我也都是很认真的完成。一年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经历下来了就真觉得有些舍不得了,不过幸好老师这学期还教我们,这个倒让我们欣慰了不少。


     课间休息时,槟郎老师充分利用多媒体,不让它闲着,给我们放歌听。可能是年代关系,槟郎老师也算是人到中年了,我们这些小年轻时尚流行的东西,他并不是很感兴趣,他有他自己愿意去怀念的感觉。在这里我想说说他经常在课间放的歌曲,有电影《刘三姐》中的歌曲和《红楼梦》电视剧中的插曲《枉凝眉》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是农村出身的,这两个让大多数同学受不了的歌曲,我却蛮喜欢的。可能是刘三姐里面有些乡土气息,也可能是在听枉凝眉时心底说不出的难过,总之,老师放的这两首歌我还是有些触动的。有些他教过的学生老是会说槟郎老师搞笑。时代差距大了,欣赏事物的品味也就差很大了,对于大学生来说,一些中年人的感伤早已变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话。其实,我心里可不仅仅是这么想的。
     文人墨者平时的生活中多爱抒发自己的感受,老师也不意外。上次老师把自己的六卷本《槟郎诗文总集》的电子版的版式装帧都粗略给我们看了下。尤其是老师亲自朗诵的他在寒假里写的那两首杰出诗作《学士服的风采》和《爱满亭边有座桥》,听得我们是热血沸腾、赞叹不已啊。实在不知还有这样一位学姐陪着老师有过这么一段美好时光。快到自己喜爱的学生毕业的季节了,老师有些伤感,估计那位学姐的心里也不好受吧。在这里只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拥有过就算没有遗憾了吧。老师也给我们看他跟同学出去郊游的照片,去方山的、去鲁迅纪念馆的、去解溪河的等等。大家看到这边肯定是很赞同的,我们被他带了整整一年可是深有体会啊。
     我和槟郎老师在一起吃饭谈天至少有三次了。我记得他刚带我们班的时候,他请我吃饭的那次他说的话,老师说:“现在大学校园里师生关系是如此的淡漠,教过了就教过了,尊重你还叫你一声老师,不再是自己任教的老师也就变得陌生了,但是我不想这样。我想多认识一些学生,多关心学生的生活、思想等等,能更好地促进教学。”其实当时我听完就觉得老师的想法有些不实际,但我愿意支持他的想法,在这样一个面孔繁多的学校,多年以后你还能跟一个老师保持联系,这该是多大的幸福。槟郎老师,相信你能跟学生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有时候我觉得老师不应该呆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里,21世纪后的社会经济比文学修养来得更重要。设想一下,要是槟郎老师生活在过去的激情燃烧的岁月,甚至是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像鲁迅先生那样用笔杆子为祖国争气,写下的篇篇激荡回肠的文章,还有他那抑扬顿挫的短诗,都不仅只是放到网上等待别人阅览,而是被国人争着、抢着去打印出版,推崇。但是,这个时代里已不再是这类人的天下,只有充斥着大小文刊的“成功人士”接踵而至。只能说,我们的槟郎老师还在坚持,还在歌颂着,还在叱喝着。尽管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不看好老师的无畏争辩,但是他自身的那个精神却要求他不要停下,继续做他认为对的事。
     我跟老师接触的时间也比较长了,不管是老师的文采还是为人方面的涵养,我都多少了解点,但我也有些建议想发表下。老师曾说过在校车上跟别人交流,因为兴趣不一样而尴尬。我想说老师的爱好是否不够广泛?是否生活单调了点,只沉迷自己的的理想而不够关注更广大的芸芸众生的世俗趣好。
     可能自己生活的这个环境比较安逸,听听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看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我觉得这已经是这三年最大的收获。槟郎老师忧国忧民,也考虑生死大问题,对这些遥远的事我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但我能理解他在这些方面的所思所想。一年了,想说声,槟郎老师辛苦了,谢谢老师。
     2012-2-16
(2012/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