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谈谈槟郎老师]
槟郎文集
·情系青龙尖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踏雪梅花山
·雪野遇梅
·满屏竟是袁世凯
·游览合肥记
·复活人的家乡
·乡村的夜
·第一次乘飞机
·桃花庙的秘密
·拿快递出错
·樱花缘
·花神庙情缘
·花朝节的梅梅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槟郎老师

   谈谈槟郎老师
      筱筱
     
     我们班是大二下学期开始上现当代文学的,跟槟郎老师相处到现在算是有一年的时间了,回头想想还真不容易,在大学这种氛围下,师生之间的感情向来是很淡的,可这一年下来,我们却是彼此尊重,彼此了解,彼此信任。
     我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做了这个职务自然而然就跟老师熟悉起来了,班级情况的反馈,课后一些事项的调换,类似的事情多了跟老师的交流也就多了。老师很信任我,一些有关课程的事一般都交给我,当然我也都是很认真的完成。一年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经历下来了就真觉得有些舍不得了,不过幸好老师这学期还教我们,这个倒让我们欣慰了不少。


     课间休息时,槟郎老师充分利用多媒体,不让它闲着,给我们放歌听。可能是年代关系,槟郎老师也算是人到中年了,我们这些小年轻时尚流行的东西,他并不是很感兴趣,他有他自己愿意去怀念的感觉。在这里我想说说他经常在课间放的歌曲,有电影《刘三姐》中的歌曲和《红楼梦》电视剧中的插曲《枉凝眉》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是农村出身的,这两个让大多数同学受不了的歌曲,我却蛮喜欢的。可能是刘三姐里面有些乡土气息,也可能是在听枉凝眉时心底说不出的难过,总之,老师放的这两首歌我还是有些触动的。有些他教过的学生老是会说槟郎老师搞笑。时代差距大了,欣赏事物的品味也就差很大了,对于大学生来说,一些中年人的感伤早已变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话。其实,我心里可不仅仅是这么想的。
     文人墨者平时的生活中多爱抒发自己的感受,老师也不意外。上次老师把自己的六卷本《槟郎诗文总集》的电子版的版式装帧都粗略给我们看了下。尤其是老师亲自朗诵的他在寒假里写的那两首杰出诗作《学士服的风采》和《爱满亭边有座桥》,听得我们是热血沸腾、赞叹不已啊。实在不知还有这样一位学姐陪着老师有过这么一段美好时光。快到自己喜爱的学生毕业的季节了,老师有些伤感,估计那位学姐的心里也不好受吧。在这里只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拥有过就算没有遗憾了吧。老师也给我们看他跟同学出去郊游的照片,去方山的、去鲁迅纪念馆的、去解溪河的等等。大家看到这边肯定是很赞同的,我们被他带了整整一年可是深有体会啊。
     我和槟郎老师在一起吃饭谈天至少有三次了。我记得他刚带我们班的时候,他请我吃饭的那次他说的话,老师说:“现在大学校园里师生关系是如此的淡漠,教过了就教过了,尊重你还叫你一声老师,不再是自己任教的老师也就变得陌生了,但是我不想这样。我想多认识一些学生,多关心学生的生活、思想等等,能更好地促进教学。”其实当时我听完就觉得老师的想法有些不实际,但我愿意支持他的想法,在这样一个面孔繁多的学校,多年以后你还能跟一个老师保持联系,这该是多大的幸福。槟郎老师,相信你能跟学生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有时候我觉得老师不应该呆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里,21世纪后的社会经济比文学修养来得更重要。设想一下,要是槟郎老师生活在过去的激情燃烧的岁月,甚至是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像鲁迅先生那样用笔杆子为祖国争气,写下的篇篇激荡回肠的文章,还有他那抑扬顿挫的短诗,都不仅只是放到网上等待别人阅览,而是被国人争着、抢着去打印出版,推崇。但是,这个时代里已不再是这类人的天下,只有充斥着大小文刊的“成功人士”接踵而至。只能说,我们的槟郎老师还在坚持,还在歌颂着,还在叱喝着。尽管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不看好老师的无畏争辩,但是他自身的那个精神却要求他不要停下,继续做他认为对的事。
     我跟老师接触的时间也比较长了,不管是老师的文采还是为人方面的涵养,我都多少了解点,但我也有些建议想发表下。老师曾说过在校车上跟别人交流,因为兴趣不一样而尴尬。我想说老师的爱好是否不够广泛?是否生活单调了点,只沉迷自己的的理想而不够关注更广大的芸芸众生的世俗趣好。
     可能自己生活的这个环境比较安逸,听听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看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我觉得这已经是这三年最大的收获。槟郎老师忧国忧民,也考虑生死大问题,对这些遥远的事我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但我能理解他在这些方面的所思所想。一年了,想说声,槟郎老师辛苦了,谢谢老师。
     2012-2-16
(2012/0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