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艾鸽文集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夜的轨迹,在困乏的星光中延伸。匆匆飘零的云微吟着,或是断肠声。定睛一看,流馨阁已经阑幽眼前。被魔笔点到的她,凝咽着:“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再平常不过了,你会想到里面暗藏杀机吗?”她叫苏怡,才18岁的女大学生,润玉般的脸上泪打芳纤。那梦呓般的回忆令她红颜黯淡。
   
   
    在光天化日之下,从香雾空濛的商店出来,她因手上提着一些东西,不方便挤车,就顺手打了张的士。坐出租车,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几乎每个人都有打的的经历。她也曾经多次打的,从未发生过什么事。可这天却太邪了!半路上突然以“拼车”为由,上来了一个男人。苏怡不爽,可两个男人一个坚持要上车,一个表示同意。她的眼中惊过一丝不安。司机担保地:“没事,有事我担着。”车子逆驶着,穿过彩蟾重帘的都市,向郊外原野开去。苏怡惊叫道:“司机,不该往这个方向走!” 司机王铭是一名退役武警,他解释道:“先送另一位客人,他马上就到家了。”接着,王铭打开音乐,示意另一人动手。
   
    拼车人陈嶺之前在讲着一些黄段子,听到王铭的暗示后,突然转身同时拔出一把尖刀架在苏怡的喉咙上:“小妹,乖乖地把所有的钱掏出来。” 苏怡只好把身上的一千多元现金和信用卡交给他们。王铭的面容如同铁铸的:“密码?”苏怡犹豫了一会,她不清楚是告诉他们才能活命,还是不告诉他们才能活命。王铭把刀子晃了晃:“不说是死,说错是惨死!” 苏怡眼波悲戚地吐出数字。两个退役武警把她带到一间阴僻的屋子里,一个人控制着苏怡,一个人用信用卡去取钱。取到钱后,两个人狞笑着数钱。苏怡乞求着:“钱,你们已经有了,放了我吧?”
   
    王铭把钱收好,摇摇头:“外国行盗的,钱到手了,常听说就放人。我们有中国特色的行盗者,可没有那么傻冒!实话告诉你:我们是钱一分不能少,人是一口气不能留!” 苏怡啼哭不停:“你们要什么都拿去,饶我一条命吧!” 王铭憋足气:“我们把你杀了,你也不会寂寞的。我们会把你放进一口深不见底的井里,那里面已经有6姐妹在等着陪伴你呢!” 苏怡才猛然回忆起有人提醒过:最近有一系列的因女人失踪的登报《寻人启事》。
   
    她伸出粉融的纤手:“饶了我吧?我没有拒绝过你们半个字。”
    俩鬼影醉眼朦胧:“不配合是死,配合的好也是死!”
    女人的楚眸:“那……是什么道理?!”
    一个声音在绕梁:“不知道什么叫黑社会吗?有保护伞,吃人不吐骨头,敲诈勒索,坑蒙拐骗。”
    女人的哀鸣:“可杀人要治罪的啊!”
    另一个声音低沉:“敢杀人的可不止我们两个人。”
    刀光溅血。伴随着女人最后的绝望声。魔笔宣示:他们趁夜把她扔进了一口郊外的枯井里,而哪里面早已经有一堆女尸。我凄楚地凝视那曾经是鲜活生命的花枝波荷!
   
    有词为证:青玉案
    碾碎风荷阎王路,竟与群芳共赴。景秀韶华带春露,仅为租车,误入可怖,香消玉殒处。
    泪眸忍望郊野暮,悲泣鸦声盖渡。早知幽灵时常附,防人之心,如何醒悟,明暗都难度。
    ----未完待续---
(2012/0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