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艾鸽文集
·用自由的诡谲派艺术拥抱苦难
·《倒塌的天堂》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催枝头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黄莺儿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胡耀邦
·历史的回音壁—纪念胡耀邦逝世20周年
·六四时抵制戒严的军中豪杰英名流芳
·诗歌《宣言》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艾鸽诗歌 《跪着与站着》
·艾鸽诗歌《流淌的玫瑰》
·艾鸽诗歌《开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澈夏露
·艾鸽诗歌:起来吧太阳
·艾鸽诗歌《自由的钟声》
·诗歌《今夜腥光灿烂》
·读者来信:被推入黑暗的无辜女孩
·艾鸽诗歌:心在荒芜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新疆美女
·诗歌《冰点》贺冰点论坛
·艾鸽诗歌:莫名思念你(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文婷
·艾鸽诗歌《人祭》
·艾鸽诗歌《我质疑》
·《踏莎行》挽林希翎
·艾鸽诗歌:感觉秋天
·艾鸽诗歌:我郁闷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3)
·艾鸽诗歌《我奢望》
·短篇小说《重建现场》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42---449
·艾鸽诗歌:致冰川
·艾鸽诗歌《致自由之神》
·艾鸽诗歌:致巴士底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曹曦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潮女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一:权力的悲哀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这颗星球上有着光怪陆离的辉煌,也有着匪夷所思的悲戚。只看见光纤所到之处的感光,就可以把夜幕屏蔽。可流馨阁还是存在,这就是我要继续采访她们的缘由。今夜,许雅来的时候一脸的惊恐还未消退,两只漂亮的水眸中倾泻着哀伤。她的倾诉和魔笔的现场浮现交错在一起。
   
   
    刚来这海边大城市的第一天,她的钱包就在公共汽车上被贼偷走了。夜晚,走头无路的她在电线杆上看见租房信息:最便宜,10元两晚。
    一个嫩雅的声音在敲门。女房东出现了。
    许雅拿出身上仅有的十块钱:“我今天钱包被人偷了,在等待家人汇款来。实在是没有钱住旅馆。想在这里搭个铺可以吗?”
    女房东名叫李晋,她不停地抽着香烟,嘴一撇:“十块钱?只能给你住两晚上‘同床不做爱’的混居床。”
    许雅听不明白,脸上泛起红潮:“什么叫‘同床不做爱’的混居床?我是一个19岁的未婚女孩子呀!”
   
    女房东眉皱成一坨:“这有什么关系?如今的打工蜗居状况你还不了解吗?有道是:同居不同床,同床不做爱,做爱非夫妻,夫妻不做爱。为什么?你看看我这屋子里吧,我的男人,也说不清是从哪里捡来的,他能挣钱,我们就以夫妻相称,这叫‘做爱非夫妻’,其实,我和他都结婚了,我的男人和她的女人都在满世界跑呢,这叫‘夫妻不做爱’。这屋子里另有两女一男,这叫‘同居不同床’,最便宜的收费,就是你和他,同床不做爱。一张双人床,中间三八线,各睡各的,一般不脱衣裤,以免有非份之想。”
    许雅觉得很为难:“可我……,那么年轻的女孩子。谁能保证他不动心?”
    女房东哈口气:“没什么,之前,已经有几个像你一样穷得一塌糊涂的女人,也在他床上短期睡过,没听说发生什么故事。”
   
    许雅想了想:“我睡地铺可以吗?”
    李晋指着房间:“瞧,20来平方的房间,已经放置了4张床,过道上睡人,你不怕半夜有人上厕所,一脚踩在你的肚皮上?”
    再没有任何选择,许雅为找回钱包,也已经跑了一整天,累得半死。也就不再说什么,未脱衣裤,就在三八线左侧躺下。另一侧的男房客还没回来。而房东的男人也没有回来。
    子夜时分,男房客因为打麻将输了,就把今夜的房铺权顶给了另一打工者。他只说是:“男女混居床”,没说明规则。另一打工者叫陆黎,赢钱后喝得醉醺醺的,他进屋后,发现混居床上躺着一个妙龄少女,淫心大发,很快就压在她身上。许雅刚要叫喊,陆黎用被子捂住了她的喉咙,同时脱了她的裤子。
   
    不正常的声音出现后,同居的另外三个女人反应各异。
    女房东虽然感觉到有人在发生性行为,但因同屋的另外两个女人,有时候也带男人回来,不知是谁招来的,故不想管。故意发出轻微鼾声。
    另两个女人轻声叹道:
    “唉,有钱就没声音。”
    “动作也太凶猛了一点。”
   
    陆黎把坏事做到底,才发现女孩子没有任何声音了。
    他捂住她的鼻子试探一下:没气了。不敢久留,逃跑了。第二天,同屋的人早晨醒来才发现女孩子已经被强奸致死。祸闯大了,女房东把另外两个女客退租,她们也不敢住了。原来的男租客回来后,与女房东一道把女孩子装进麻布口袋中,当作垃圾扔进了附近的海里。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许雅泪眼如瀑:“我的家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根据魔笔反馈的信息告诉她:“当地的案件纪录上又多了一个‘海漂无名女尸’,你的家人只知道你在大都市‘失踪’了。”
   
    有词为证:《望海潮》单调
    黯黯海幕,叶舟风移,无情水浪惊幽。
    薰风嘘鸥,泪系东流,涛声不知休休。
    竟有魂魄丢。
    艳恨漂飘渺,只是乱世忧。
    烟封微茫,月烛又烧几多愁。
    ----未完待续---
(2012/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