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艾鸽文集
·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丛笑靥》
·艾鸽诗歌:致自由女神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491---500
·艾鸽情诗:《回眸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原野馥郁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巴黎美女
·艾鸽情诗《我心之露》
·艾鸽诗歌《夏夜》
·艾鸽情诗《在我心灵的宫殿里》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7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叠秀盈盈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念奴娇(圆圆)
·艾鸽词:水调歌头:贺利比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玫瑰冷艳
·转载:巴黎陆续出版《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豆蔻梢头
·艾鸽情诗《远方有片薰衣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校园霞裾
·艾鸽诗歌《时刻》
·艾鸽词录天下名生《忆秦娥》(女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凭阑远眺
·艾鸽情诗《情缘》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首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琼阁香凝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曹燕)
·艾鸽情诗:《玉兔恋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校园女尸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美芝逸翠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青青河边柳
·艾鸽情诗:秋天的眸子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芳坠大酒楼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紫罗兰之躯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路边的丁香
·艾鸽 沁园春 秋(贺第5届独立笔会)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轮下的呻吟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主小老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红卫兵纵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北大美才女
·艾鸽油画《美人逸》
·艾鸽诗歌《人啊 你在哪里》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5毛钱丧命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枯井里捞尸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孤魂亦可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地铁倒双影
·艾鸽诗歌:神游秋霄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郊野留血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大荒漠天祭
·艾鸽油画《美人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小小自然村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新婚破处夜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领导先走后
·艾鸽:百年荒诞与革命正解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艾鸽《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这诡谲的夜,如何澄清光与霾的交织。形形色色的冤女鬼。有的人死了,是懂得羞耻,有的人活得很滋润,却是不懂得羞耻。
    我惊讶地望着她那清澈如水的眸子。16岁的她,见面就居然承认自己是做过一次小偷。
   
    毛昕的齿唇动了一下:“我是女贼,真的是女贼,这是我第一次偷东西。放学回家的途中,我在商场偷了一包年糕,想和妈妈过个年!藏在裙子里,可是被商场保安发现了……”商场保安把她带到一个比较封闭的房间里。开始,毛昕不想承认,她抖开手提包让他检查。
    保安肖霖喝令道:“把裙子脱下来检查!”
    毛昕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她尴尬地把年糕从裙子里抽出。
    肖霖拿出一张表格填上被偷物品:一包年糕。
    他递过一枝钢笔:“签名吧!”毛昕抬起眼睛:“免了吧?我东西也没有拿走。”
    肖霖:“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保安就是最讲认真的!”
   
    见毛昕不太想签字,肖霖一把抢过她的包,把身份证、学生证都翻了出来。他冷笑一声:“你们学校很快就会知道出了一个女贼了!”他把毛昕的资料全部填在表上:“你如果不签字,后果会很严重!”
    毛昕流着泪波:“我妈病的厉害,全家的钱都拿来治病了!父亲死在上访路上了。我们实在是没钱过年。我只想送妈妈一包年糕。很便宜的年糕。”
    保安板着脸:“我不是在慈善馆工作。不过,你签了字就可以离开了。” 毛昕签字后,向他索要身份证和学生证。保安盯着她的美貌:“你可以离开了,但身份证和学生证暂时得扣下。”
    毛昕惊慌地:“为什么?”
    肖霖一板一拍的:“我准备把你的案子报到公安那里,同时核实你身份证的真假。可能还要送劳教。我还准备把你的案子拿到学校里,与学校讨论是否需要开除你。”
    毛昕跪了下来:“叔叔,这包年糕也就才几块钱。你就饶了我吧!”
    肖霖突然微笑起来:“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可公了也可私了。”
    毛昕露出期盼的目光。
   
    肖霖摇着她的证件:“这么800多平方的商场,发霉和老鼠损失掉的食品,一月不止几百块。你这区区一包年糕,我要装作没看见,鬼都不知道。再说你又是为了给生病的妈妈过年……可怜阿!国外有免费善心食堂,可我们没有。” 毛昕向他磕了一个响头。
    肖霖扶起她来:“小姑娘,我不是菩萨,你磕头干吗?”
    毛昕哽咽着:“求你还我证件,放我走吧!”
    肖霖叹口气:“不过,你如果想私了,我也难啊!同情归同情。我做事从来秉公执法,一丝不苟。” 毛昕泪眼朦胧:“叔叔,就当你买了这包年糕送了我,好吗?”
    肖霖没有把证件还给她,拧了一下她的脸蛋:“……如果……你想名誉上干干净净地离开,就要做出牺牲!” 毛昕欲感到什么,抱紧身子。可那男人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他一把拉开毛昕的裙子:“你要敢叫,我就把你这个女贼裸体捆在街头示众。”
    毛昕坚决不肯,拼死反抗。肖霖一怒之下,就把她剥光,捆了起来,用短裤栓着年糕套在她的头上,拉出到门市里:“抓到女贼啦!这是一个惯偷!别看她年龄小,才16岁,可她什么都偷!年糕、香肠、香烟、水果、钱包……”人们突然发现一个光溜溜的女贼,忙跟着侮辱甚至殴打。有些男人调戏到:“怎么不来偷老子?老子有钱。”“长得还不错,没钱去卖屁股嘛,干嘛偷钱!”“偷年糕?跟老子去过年得啦!”……
   
    夜幕降临下来了,毛昕拖着沉重的身子离开了商场。走到家门口,发现她的提包里,还有裤头栓着的一包年糕。听到女儿的脚步声,她的母亲打开了门,她的眸子里有着对女儿永远的情波。毛昕强颜欢笑,她把那包年糕留给了妈妈,并告诉她:女儿不准备读书了,因为已经找到工作要到远方去了。她的母亲苦于无钱供女儿读书,也说不出什么来。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女儿要去的地方太远了,永远也回不来了。毛昕无法忍受羞耻,她觉得自己的罪孽太深,为洗清自己,她跳进了家乡的一个深水潭里。叮咚一声响,又一个青春结束了。
    有词为证:减字木兰花
    满眼清愁,情系慈母百般柔。一包年糕,陪了豆蔻花眸。
    世事艰辛,无利万事皆难酬。蝶灭蜂狂,声声悲切难收。
    ----未完待续---
(2012/0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