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薄公子三哭]
万润南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公子三哭

   
薄公子三哭

   
   【薄厮儿带过哭相思】哭先父
   
   我为十八大上台,唱红一片,不惜杀戒开。我


   为此心狠手辣,以黑打黑,祭出祖宗牌。可怜
   
   我费尽心机把同僚害,才盼得一些影儿来,又
   
   谁知命蹇事多乖。真奇怪,假包公,二钟馗,
   
   狗奴才,为啥冲进美国领馆一头栽?只能让你
   
   休假来免灾。老爹啊!教我如何向你来交代。
   
   当年我大义灭亲,拳打脚踩。你的狗头没少
   
   挨,我心仍向你膜拜。你昧着良心逼耀邦下
   
   台,欠下了一屁股祸国殃民债。老薄家青出于
   
   蓝,如今瓜瓜更加有风采,我这番栽进阴沟,
   
   风流已不再!
   
   
   【哭皇天带过乌夜啼】哭先帝
   
   重庆模式已吹破了牛皮,唱红打黑成了一
   
   场猴戏。先帝啊!你不知俺搞鬼费心思,
   
   入常不容易,如今一跟斗翻到阴沟里。下
   
   本钱万万千,没捞到丝毫利。实指望有一
   
   天,我能为太祖争口气。谁知道不留意,
   
   汪洋大海冲了我薄水稀。他搞广东模式,
   
   让乌坎百姓选自己,放松媒体管制。如今
   
   我心如灰死,痛彻心脾。细想我真无知!
   
   收起我的锦囊妙计,散了我的猴戏班子,
   
   假装悠闲溜到云南和海鸥嬉戏。留下的残
   
   兵败将,我将狠命地打气。伟大的、先皇
   
   幽灵啊!求你地下保佑,助我文革再起,
   
   腥风血雨。呜呼噫嘻!
   
   
   【哭途穷】哭自己
   
   俺本是太子党里的小老弟,哭亲爹,哭先
   
   帝,如今轮到哭自己。皇天啊!俺费了多
   
   少心机,才爬上这把交椅,忍叫我一筋斗
   
   翻进阴沟里。哎哟啊咦!辜负了薄老爹的
   
   殷望,乌有的预期。我自以为天下第一,
   
   中南海的班底,应该有我一席。看胡混无
   
   为而治,温情抹眼泪哭泣,误邦国,周不
   
   康,贾东西,他们都不及我薄来稀。再看
   
   那,将要接班的春风习习,银样蜡枪头的
   
   克强李,我打心眼里就不服气。我在山城
   
   唱得红歌起,打黑用酷吏。原以为入常有
   
   戏,却接二连三出问题,如今死党发神经
   
   钻到领馆里,一声霹雳惊天地,我如今成
   
   了众矢的。俺算是休矣啊休矣!泪眼儿望
   
   着北京城里的大佬,嘶声儿喊着邓家的老
   
   弟,咱们本是同根,能否助我一臂?即将
   
   要招牌换记,希望能留我一席。我知道自
   
   己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尚存一息,便钻营
   
   到底。乌有乡里,努力鼓噪,鼓噪努力。
   
   能否上位,全靠你、你、你,耍到底,明
   
   天太阳就会薄出西。
   
   
   
   
   

此文于2012年02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