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曾节明文集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居室双层玻璃损坏变成单层,寒湿之气不断侵袭,加之连日雪中送货,积劳成疾,二十一日终于头重脚轻,本想缓解一下症状再去上班,但老板催逼甚严,斥曰:“病了,为什么不早打电话?”怕炒鱿鱼,也为了“华盛顿”,遂硬撑着钻进驾驶室。


   带病奔驰在inter-state上,两边车流呼啸阵阵,巨大的拖车几乎擦着shoulder超掠而过,时有不耐烦的喇叭声刺刺鸣响,像在吼叫:为什么不开七十mile!?雪越下越大,能见度急剧下降,目不暇接地死盯着前方线路、出口牌,直盯得头顶冒虚汗,这个时候我实在羡慕现在阿富汗的美军弟兄。五点多钟夜幕降临,inter-state上就不象阿富汗战场了,而是《生死时速》:那一条条高速的黑道没有一盏路灯,车道和指示牌全靠车灯照明,有车流的时候尚可,独行时,往往刚认出牌上的字母,还未及反应过来,出口或入口就一掠而过了,这时候的感觉,就象被人端了窝且紧追的猎物。走错了路,客人或老板催得更急;加速道的部分路面结了冰,我一个大回旋加速,差点甩撞在隔离带上。
   平时送货时间过得飞快,但病了就不一样了。好容易撑到晚上九点多钟,已有半身不遂的感觉,唯有向老板告病,老板也看出我的病坨子相,终于动了恻隐之心。
   风雪夜归家,斜倚在驾座上,全身放松地开着慢车,仿若置身于十年前桂林中医院的按摩床垫上。钻出那铁箱子,从加拿大吹来的西北风挟裹片片飞雪扑面而来,有点西伯利亚的感觉。这雪,既想棉絮,又象盐巴,打进眼中却如沙粒,与家乡桂林的米雪大不一样。公寓楼下已经铺上一层厚厚的雪,许多车都银装素裹,这美东北的积雪,踏之如砂糖、望之如棉被、那干燥清扬却如石灰。
   迈步于茫茫的寒寂中,公寓楼和大小豪斯已是黑沉沉的一片,只有远处的tower零星地闪着光,那光就像夜班工人困乏的眼睛。夜静得踏雪的吱吱声分外刺耳,在配备煤气供暖系统的室内,温馨得怕是连狗都睡稳了。
   身上的雪还未抖掉,美国朋友忽然发来手机短信,居然祝我中国新年好,我这才蓦地意识到刚才是三十晚上——大年夜,现在是大年初一。
   这就是我在美东北的大年夜,没有年夜饭、没有亲人团聚,只有冒着虚汗的生死搏斗。但凡事有利有弊,美国和非华埠的位置,也让我免了震耳欲聋、硝烟弥漫之大苦,这是出国之前,我每年都得忍受的煎熬——至少一周的煎熬:我现在病了,可以安宁地静卧遐思养病;若我这个样子在中国,还能得安睡吗?
   我现在之无时间,已到了每两三天才能查一次电邮的地步了,到了这种地步,什么兴趣爱好自我实现统统是奢谈。生活到了这种地步,就不再是生活,而只能是生存,每一天都在挣扎——为生存而挣扎。
   没有时间,哪来的自由?以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的思维来判断:我等都是资本主义的奴隶。借此,马克思主义台独分子洪哲胜之流恐怕又要强调:我等反马是不懂马,谁说马克思主义不是真理?
   但我倒没有邪悟马克思主义的“慧根”。我只觉得:自由总是有限的、相对的,因为人的物质需求不可避免的存在。帮老板打工,马克思认为是剥削,实则是一种交换,因为工人在出卖劳动力的同时,老板也付出投资和承担风险的代价,老板们并没有凭空掠夺。
   当然,如果老板以突破平均线的极低工资打发工人,就具有掠夺的性质了,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一般只限于“黑人”雇工,因为工人好歹有选择老板的自由,与胡锦涛崇拜的、毫无选择自由的朝鲜“和谐”社会毕竟不同。
   因为这种有限和相对,自由总是贫乏的,即便在美国也是如此。人在美国,就意味着不停地劳作。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有换工作的自由,但你没有不工作的自由。区别仅在于:美国社会不会象“社会主义社会”那样,用对付劳改犯的手法来逼迫你。
   马克思把自由的贫乏归罪于资本主义,这是彻头彻尾的荒谬,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也证明:马克思崇尚的分配方式,对自由的伤害远远超过资本主义的分配,那是一种毁灭式的伤害。自由贫乏的根子,在于人的物质欲求不可避免,没有物质供给,人不能生存,因此,就需要自由的交换。
   人的物欲为什么不可免?因为人有肉身。人类社会的几乎一切苦患,就源于人之肉身存在,所以庄子说:“吾之所以有患,在吾有身;若吾无身,吾有何患?”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
   我相信耶稣基督会把部分人救到某个“无身”的彼岸快乐世界——或许这就是“天堂”,但在人世间,人不可能无身,因此,资本主义是合理的。如果象马克思那样,舍弃资本主义去追求某种“公平”的分配方式,只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已经被历史证实。
   没有肉身,就不可能有功利的竞争和争斗,那么一切就会依从兴趣和快乐的法则,这其实就是童真。我们从儿童身上可以看到,儿童为什么那样的快乐、那样的可爱?就是因为他们有童真,他们远不象成年人那样,有那样强的功利意识和争斗心,但到了“懂事”之年,他们的快乐即随着童真的消逝那样,迅即地消失无踪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儿童的“童真”,是建立在父母抚养的基础之上的,父母的物质支撑令他们无忧无虑,人之初,生命力又最为健旺,鲜有病痛之扰,因此,儿童相当于部分地没有肉身之人。
   所以耶稣说:能够进天堂的人,就是象儿童一样的人。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道家和基督教其实殊途同归,但遗憾的是:西方人(包括绝大多数“基督徒”)并不真正理解耶稣,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则早已忘记庄子、老子。
   
   曾节明 追记于2012年元月二十五日大年初四晚于纽约州家中
(2012/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