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曾节明文集
·高压只会让暴风雨来得更猛
·汪洋“腾笼换鸟”的四大荒谬
·“腾笼换鸟”是打着“改革”旗号的倒退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胡锦涛忽悠马英九难得逞
·中共枉判胡佳说明了什么?
·抵制开幕式不如取消中共国举办奥运会的资格
·旧金山亲共暴力事件令美国蒙羞
·萧胡会是胡锦涛转移视线的作秀伎俩
·对抗自由民主,胡锦涛发起内外有别式新义和团运动
·曾节明: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一)
· 曾节明: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二)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三)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四)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之五)
·也评清帝退位之“德”,兼谈明亡于清并非上帝不公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一/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五/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六/曾节明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七/曾节明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曾节明: 中国的首都在哪里?---兼论中国故都
·不同的“盛世”背景: 《大唐情史》之比《还珠格格》
· 民主制度本身就是教育民众最好的方法
·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修正稿)
·曾节明:共产运动盛极一时的真正原因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
·冥冥之中有报应 ----- 政权生灭中的天道循环换
·胡锦涛,没有“新思维”的戈尔巴乔夫
·现在还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吗?----- 奉劝何新两句
·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胡锦涛“泄密”反攻
·向法轮功学习,摈弃空谈式民运
·中共正处于公开分裂的边缘-----呼吁抵制胡锦涛复辟图谋!
·悼紫阳:四更已经来临,黎明还会远吗?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
·强烈谴责中共进一步歪曲历史---- 呼吁正视清朝历史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一)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二)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三):朱德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四):毛泽东及朱,周,毛关系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五):老华化"过风",矮子成二世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居室双层玻璃损坏变成单层,寒湿之气不断侵袭,加之连日雪中送货,积劳成疾,二十一日终于头重脚轻,本想缓解一下症状再去上班,但老板催逼甚严,斥曰:“病了,为什么不早打电话?”怕炒鱿鱼,也为了“华盛顿”,遂硬撑着钻进驾驶室。
    带病奔驰在inter-state上,两边车流呼啸阵阵,巨大的拖车几乎擦着shoulder超掠而过,时有不耐烦的喇叭声刺刺鸣响,像在吼叫:为什么不开七十mile!?雪越下越大,能见度急剧下降,目不暇接地死盯着前方线路、出口牌,直盯得头顶冒虚汗,这个时候我实在羡慕现在阿富汗的美军弟兄。五点多钟夜幕降临,inter-state上就不象阿富汗战场了,而是《生死时速》:那一条条高速的黑道没有一盏路灯,车道和指示牌全靠车灯照明,有车流的时候尚可,独行时,往往刚认出牌上的字母,还未及反应过来,出口或入口就一掠而过了,这时候的感觉,就象被人端了窝且紧追的猎物。走错了路,客人或老板催得更急;加速道的部分路面结了冰,我一个大回旋加速,差点甩撞在隔离带上。


    平时送货时间过得飞快,但病了就不一样了。好容易撑到晚上九点多钟,已有半身不遂的感觉,唯有向老板告病,老板也看出我的病坨子相,终于动了恻隐之心。
    风雪夜归家,斜倚在驾座上,全身放松地开着慢车,仿若置身于十年前桂林中医院的按摩床垫上。钻出那铁箱子,从加拿大吹来的西北风挟裹片片飞雪扑面而来,有点西伯利亚的感觉。这雪,既想棉絮,又象盐巴,打进眼中却如沙粒,与家乡桂林的米雪大不一样。公寓楼下已经铺上一层厚厚的雪,许多车都银装素裹,这美东北的积雪,踏之如砂糖、望之如棉被、那干燥清扬却如石灰。
    迈步于茫茫的寒寂中,公寓楼和大小豪斯已是黑沉沉的一片,只有远处的tower零星地闪着光,那光就像夜班工人困乏的眼睛。夜静得踏雪的吱吱声分外刺耳,在配备煤气供暖系统的室内,温馨得怕是连狗都睡稳了。
    身上的雪还未抖掉,美国朋友忽然发来手机短信,居然祝我中国新年好,我这才蓦地意识到刚才是三十晚上——大年夜,现在是大年初一。
    这就是我在美东北的大年夜,没有年夜饭、没有亲人团聚,只有冒着虚汗的生死搏斗。但凡事有利有弊,美国和非华埠的位置,也让我免了震耳欲聋、硝烟弥漫之大苦,这是出国之前,我每年都得忍受的煎熬——至少一周的煎熬:我现在病了,可以安宁地静卧遐思养病;若我这个样子在中国,还能得安睡吗?
    我现在之无时间,已到了每两三天才能查一次电邮的地步了,到了这种地步,什么兴趣爱好自我实现统统是奢谈。生活到了这种地步,就不再是生活,而只能是生存,每一天都在挣扎——为生存而挣扎。
    没有时间,哪来的自由?以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的思维来判断:我等都是资本主义的奴隶。借此,马克思主义台独分子洪哲胜之流恐怕又要强调:我等反马是不懂马,谁说马克思主义不是真理?
    但我倒没有邪悟马克思主义的“慧根”。我只觉得:自由总是有限的、相对的,因为人的物质需求不可避免的存在。帮老板打工,马克思认为是剥削,实则是一种交换,因为工人在出卖劳动力的同时,老板也付出投资和承担风险的代价,老板们并没有凭空掠夺。
    当然,如果老板以突破平均线的极低工资打发工人,就具有掠夺的性质了,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一般只限于“黑人”雇工,因为工人好歹有选择老板的自由,与胡锦涛崇拜的、毫无选择自由的朝鲜“和谐”社会毕竟不同。
    因为这种有限和相对,自由总是贫乏的,即便在美国也是如此。人在美国,就意味着不停地劳作。作为一个普通人,你有换工作的自由,但你没有不工作的自由。区别仅在于:美国社会不会象“社会主义社会”那样,用对付劳改犯的手法来逼迫你。
    马克思把自由的贫乏归罪于资本主义,这是彻头彻尾的荒谬,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也证明:马克思崇尚的分配方式,对自由的伤害远远超过资本主义的分配,那是一种毁灭式的伤害。自由贫乏的根子,在于人的物质欲求不可避免,没有物质供给,人不能生存,因此,就需要自由的交换。
    人的物欲为什么不可免?因为人有肉身。人类社会的几乎一切苦患,就源于人之肉身存在,所以庄子说:“吾之所以有患,在吾有身;若吾无身,吾有何患?”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
    我相信耶稣基督会把部分人救到某个“无身”的彼岸快乐世界——或许这就是“天堂”,但在人世间,人不可能无身,因此,资本主义是合理的。如果象马克思那样,舍弃资本主义去追求某种“公平”的分配方式,只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已经被历史证实。
    没有肉身,就不可能有功利的竞争和争斗,那么一切就会依从兴趣和快乐的法则,这其实就是童真。我们从儿童身上可以看到,儿童为什么那样的快乐、那样的可爱?就是因为他们有童真,他们远不象成年人那样,有那样强的功利意识和争斗心,但到了“懂事”之年,他们的快乐即随着童真的消逝那样,迅即地消失无踪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儿童的“童真”,是建立在父母抚养的基础之上的,父母的物质支撑令他们无忧无虑,人之初,生命力又最为健旺,鲜有病痛之扰,因此,儿童相当于部分地没有肉身之人。
    所以耶稣说:能够进天堂的人,就是象儿童一样的人。这实在是大智慧之言。道家和基督教其实殊途同归,但遗憾的是:西方人(包括绝大多数“基督徒”)并不真正理解耶稣,而绝大多数中国人则早已忘记庄子、老子。
   
   曾节明 追记于2012年元月二十五日大年初四晚于纽约州家中
   
(2012/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