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曾节明文集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如今已经完全清楚:胡锦涛的统治,就是华国锋统治的延长版。胡锦涛虽然没有直接说“抓纲治国”,但他一再强调的“反西化”、“防颜色革命”、与“抓纲治国”有什么区别?毛泽东、华国锋“以阶级斗争为纲”,胡锦涛的“不惜代价维稳”同样是以专政为中心,不要经济发展。十年折腾下来,把中国搞成蓄势待发的活火山,现在的民心,由热盼变为怀旧:老百姓怀念江泽民时期平实稳定的物价和房价;知识分子怀念江时期的宽松;商人官吏怀念江时期的“开放搞活”,显然,民心党心都不在胡锦涛这一边。
    “十六大”后,江泽民据有半吊子太上皇的权威,随着党心民心的转向,和江泽民身体的老而弥坚(岂非天意乎?),本成颓势的江泽民集团重新成为能够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体制内力量。对此,陈泱潮老先生慧眼如炬,早在2004年胡锦涛接任军委主席,海内外异议界一片欢呼之声之际,断言:中国未来局势非江泽民莫属。

    2011年是胡锦涛极权倒退路线全面的失败的一年,胡记中央内外交困,国际上陷于毛泽东时代以来空前孤立状况,国内民众维权抗争空前猛烈,年末的乌坎村维权事件,已经上升到反共争民主的性质,只要胡记暴力“维稳”政策不除,很快会有更大规模的抗争。在民众抗争的压力下,中南海寡头集团的分化有加快迹象:
    除胡锦涛团伙以外的各派都看出:现行路线行不通,不改不行。
    薄熙来伙同新老左派,要求回归毛泽东的“均富”和“唱红”,他们受到胡锦涛的纵容,但胡锦涛却不敢象薄熙来那样搞运动,仅效法斯大林、朝鲜金家父子那样搞特务专制;
    温家宝等开明党官,主张走社会民主党的道路;
    江泽民、曾庆红等人,代表了中共官僚集团的主流,他们要回归邓小平“不问姓资姓社”的路线,他们在要不要搞私有化问题上,与胡锦涛一伙产生了根本的分歧。
    在胡锦涛甩开《人民日报》等主要喉舌,以《求是》登出其被十七届六中全会拒用的文稿后,最近又盛传:江泽民怒骂胡锦涛授意的“五不搞”是“糊涂”,扬言“五个要全搞”,据说江泽民心仪新加坡模式,准备走新加坡的道路。这种传言断非空穴来风:
    一则,江泽民并非真正共产党党棍,这是他与胡辅导员的本质区别。江泽民出身汪精卫政府高官家庭,毕业于汪记时期的南京中央大学,其国学功底、西学学养均非绝大多数共产党党徒可比。江泽民内心崇美,公开推崇美国影片和西方古典文化,与胡锦涛言必称马列毛迥异其趣,这反映出江泽民内心羡慕西方国家的社会制度。江泽民推出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偷换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内涵,被毛左派痛批为比刘邓还“修”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纲领”,毛左派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痛恨的邓小平、温家宝都不是共产极权的卫道士,因此,毛左派对江泽民的痛恨,反映出江泽民不是共产党的同路人,而毛左派对胡锦涛的热捧和期待,与法轮功相似,这反映出胡锦涛凶恶的共产党党棍面目。
    二则,江泽民对新加坡的羡艳由来已久。江泽民最倚重的谋士曾庆红,就是李光耀主义者:1989年五月,曾庆红奉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之命,到党内自由派、《世界经济导报》总编钦本立家做思想工作,敦促钦本立延后发行当期的报纸,撤下当时观点激烈的戴晴文章,面对钦本立的据理力争,曾庆红就搬出了新加坡模式,以辩驳钦本立的自由民主思想。江泽民长期对曾庆红言听计从,不可能不受其思想影响。
    二则,江泽民在位时期,严厉压制毛左派,铁腕镇压法轮功,却容许刘军宁、徐友渔、余杰等诸多“自由化分子”在国内出版作品,还在中央电视台上播放《走向共和》(胡锦涛上台后被迅速禁播),这与胡锦涛严酷镇压自由派而纵容毛左派恰成鲜明对比,这就说明江泽民无心维护共产党的专制,而寻求新的路子。
    三则,江泽民在位其间,与新加坡“教父”李光耀打得火热(而李光耀与胡锦涛的关系则相对冷淡得多),从1997年至2002年,中共国数次派出干部培训团到新加坡培训。
    通过观察这些迹象,我早就判断江泽民要走新加坡的路。
   
    从现实政治利益考虑,江泽民虽然扬言“五个要全搞”,但现在他不可能真正推行“三权分立”,因为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法轮功现在极端仇恨江泽民,甚至把江泽民等同于中共(好像胡锦涛就不是共产党人),如果真正推行“三权分立”,江泽民难免被送上审判庭。
    搞政治改革不能把自己搞惨,这种愿望实属人之常情,无可厚非。但在自保的前提下,能否有所突破,就是大政治家和庸人的分别了。袁世凯、蒋经国、叶利钦都取得了利己利人的突破,从而跻身大政治家行列,蒋经国的智慧和品格,仅次于戈尔巴乔夫,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
    虽然错失了先机,江泽民要想彪炳史册,仍然有最后的机会。现在江泽民企图等到年末十八大,以惯例逼迫胡锦涛“裸退”,然后通过习近平奉行自己的路线。
    这个计划看似稳妥,实则夜长梦多。如果不在十八大前,彻底、公开地否定胡锦涛的极权倒退路线,不仅局势不稳,胡锦涛还有喘息翻盘的机会,因为新老左派在党政军中都有相当的势力。江泽民年事已高,如果不能在自己尚能视事的时候彻底搞垮胡锦涛,将来自己家人难免遭到清算,袁红兵先生敏锐地指出:胡锦涛是“政治太监”,唯诺弱者最凶残,看看胡锦涛对藏人、对前上级朱泽厚的无比凶残、刻薄,就可以知道此人如果得势,是一定不会放过江泽民家人的,因为他在江屁股下隐忍了十几年。
    江泽民的缺点是好谋无断和性情用事。江泽民彻底掌握最高权力的1998年,政治气氛远比现在宽松,有政治“小阳春”之称,诸多“自由化分子”的著作和反思文革类书籍都能发行,国内民运人士大规模串联、预备组建民主党,基本上没受到骚扰,我那时在桂林公开纪念“六四”没有人管,李志友等民主党人,把民主党的党纲贴在桂林文化宫内的墙上,也没有人撕扯。据说早在98年初,罗干就打报告要求镇压民主党人,江泽民一直没批,只要求“密切监控”,反映出其犹豫不决的心态。1998年年末,徐文立拒绝王有才的正确意见,抛开民政局突然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触怒了江泽民的虚荣心,遂下旨镇压民主党,这是江性情用事的一面。如果江泽民不镇压民主党,他今天在舆论上不至于如此被动。
    1999年七月,江泽民发起镇压法轮功后,我通过老干部的渠道听说:镇压法轮功是李鹏的阴谋。李鹏害怕邓小平死后江泽民平反“六四”,一直想法把江泽民拉下水;另一方面,邓小平隔代指定胡锦涛做“接班人”,使得江泽民深为不满,确实有平反“六四”之心,江泽民企图通过平反“六四”树立权威,进而废黜胡锦涛、另立曾庆红做接班人,但忧虑于各种风险而犹豫不决;李鹏得知后极端恐惧,授意罗干1997、1998年两次打报告给江泽民,要求镇压法轮功,被江泽民搁置。李鹏、罗干遂伙同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纵容法轮功信徒包围中南海,造成“四二五”事件,惹得虚荣的江泽民勃然大怒,遂不顾后果下令镇压法轮功。由此被绑到“六四”罪犯的贼船上,为李鹏所窃笑。镇压法轮功开启了,平反“六四”当然就不了了之了。后来后悔的时候,已经骑虎难下了。
    这就是典型好谋无断和性情用事。如果江泽民在邓小平死后,及早平反“六四”,天下早归江泽民矣,根本轮不到胡锦涛。
    如果江泽民没有犯下镇压法轮功的大错,他在与胡锦涛的争斗上也不会长期被动。1999年后,江泽民对法轮功和民运异议人士一手硬一手软,对民运人士处理较轻,对异议人士几近优容:胡锦涛上台后,于文革后前所未有地残酷镇压民运异议人士。刘晓波领导“六四”广场绝食,邓小平只判他三年,胡锦涛却因一篇“零八宪章”重判他十一年!参与1998年组党的民主党广西负责人李志友只判了三年,要是落到胡锦涛手里,至少得判十几年。,国内民主党各省的负责人几乎都抓光了,刘晓波、刘贤斌、许万平、陈西等大批写文章的人被判处十年以上的重刑。胡锦涛还玩弄“反对法轮功,利用法轮功”的毛泽东手法,利用法轮功的狭隘破坏中国民运。这是一种同时打击江泽民、分化法轮功和民运的一石两鸟阴毒手法。
   
    江泽民应该反思历史,克服自己的性格缺陷,抢在十八前彻底否定胡锦涛,争取把“十八大”办成一届改旗易帜的盛会。江泽民不要试图再走邓小平“挂羊头,卖狗肉”的老路,中国有句古训:“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中共政权属窃国之伪政权,只有改旗易帜才能建立统序。胡锦涛扬言“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就偏要走改旗易帜之路。如果象邓小平一样“挂羊头卖狗肉”,则难保自己子孙不被反扑的新老左派清算。
    现在胡锦涛发了疯地镇压国内的民运异议人士,以黑社会手段残酷折磨莫少平等良心律师,把廖亦武、余杰、王力雄等不参与政治的异议文人赶出国,胡锦涛企图以镇压树威,这不过是他最后的疯狂。胡锦涛疯狂的谢幕演出,授予了江泽民搞垮他的大好机会。
    江泽民应该珍惜最后的健在时光,精心准备,在十八大上打出恢复五色旗的王牌,让习近平任总统,自己担任“资政”,改中国共产党为中国社会党,并将胡锦涛一伙开除出党。此为和平演变、和平统一一石两鸟的良策,大陆变成中华民国了,台湾中华民国不是自动变身地方政权了?
   “改旗易帜”后,暂不动法轮功问题,但赦免民运异议宗教维权人士,容许民主党、共和党等在野党登记参选;废除胡锦涛高压边疆政策,在确保主权和汉族利益的前提下,实行联邦制和少数民族自治;推行土地私有化、推进市场经济...如是,中国很快会有起色。
    为防分裂和动乱,可暂时实行威权统治,为树立权威,必须彻底否定马列毛,批判邓小平路线,平反“六四”,法轮功问题和充分的宪政改革问题,留至习近平以后的领导人去解决。
    海外反对派方面,应该向民主党人李志友先生学习,不仅自力更生解决了生计问题,而且还帮助其他流亡者解决生计问题,并且以解决生计为凝聚力,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流亡者,利用业余时间向中国游客“讲真相”,效果非常好:现在法轮功信徒“讲真相”效果越来越差,但李志友他们讲的自由民主维权道理,却获得了中国游客的强烈的认同和共鸣。可惜中国海外民运人士象李志友先生这样“讲真相”人太少了。江泽民和李志友这样的反对派人士,都是瓦解共产党统治的有效力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