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曾节明文集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如果你是非法轮功人士,且不再年轻(约三十五岁以上),又有妻小,则我首先劝你,不要轻易离开自己的祖国,特别是不要去国来到泰国这种国家。我这样说,有的人可能会指责:你曾节明自己跑到泰国申请到联合国的庇护,成功移居美国,却叫别人不出国,你居心何在?
   不要轻易离开自己的祖国,这确实是我的经验之谈,我没有别的居心,只是不愿别人走上一条险恶之途,以致酿成不可挽回的人生、家庭悲剧。

   出国,意味着艰难适应的开始,意味着你在国内积累的舍弃,意味着你跌落一个陌生社会最底层,往往意味着你“十年寒窗”所学的白搭,意味着你一夜之间沦为“无用之人”——在国内感觉压抑束缚的,移居国外后则自我价值彻底无从实现的例子太多,比如工程师洗菜打杂、中文硕士做清洁工的比比皆是,对此宜有心理准备。不要以为出了国可以放开手脚搞“民运”,出了国,巨大的生存压力会牢牢占据你的精力和时间。因为,人家外国政府和社会并不需要你来“搞民运”,人家不会养职业民运人士。实事求是地说:民运异议行为,只有在中国国内才有充分的意义。
   
   流亡泰国这种国家,不仅有适应的艰难,更有着巨大的不测风险,稍有不慎,一辈子就栽进去了。我在泰国的成功纯属侥幸,这种成功概率之低,即便以奇迹来形容也不算夸张。流亡泰国两年多期间,我耳闻目睹:向驻泰国联合国机构申请庇护的民运异议人士,首次获批准的不足一成,经过上诉、二次申请...获批的,也绝不到两成。我的幸运实在是因为上帝保佑,我的成功例子是难以复制的。
   法轮功信徒获批准的概率稍高一些,尤其是2008年以前,据说七成以上的法轮功人士都能获批,但后来概率也急剧下降,我旅泰期间,感觉法轮功申请者首次申请被拒绝的占多数,但2011年泰国洪水后,传闻联合国驻泰机构很重视法轮功,现在大多数滞留泰国的法轮功信徒已经获批了。
   但是民运异议人士自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以后,迄今只批了孙树才老先生一人。
   现实就是这样严酷。
   这是什么原因?大抵是因为: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联合国经费大减,专员以下的许多白人官员都撤走了,自2009年下半年开始,联合国泰国难民署大多数官员都由泰人担任。泰人的民主素养普遍并不高,且泰国也不是完全的宪政民主国家,因此,比起白人,泰人不容易理解和同情中国来的民运异议人士;我在泰国时还感觉到:好些泰人非但不理解中国民运异议人士,还对中国人怀有嫉妒心,觉得中国现在这样富了,你们中国人还贪心不足,跑来泰国想混个西方国家移民...这很可能就是2009年后中国民运异议流亡者获批的概率极低的原因。我所认识的寥寥几位民运异议难民,他们案子的主审官员都是白人。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中国民运异议申请者,有些人人品极端低劣:诬告成性,作假象呼吸一样自然,一天不嫉妒别人就不能活。我在泰国期间,曼谷某披着“基督徒”外衣的异议申请者,先是自高自大、不可一世、到处训人,其首次申请被拒绝之后,不仅不思自己为人处世之过,反而写材料破口大骂泰国联合国难民署是“中共安全机关”,甚至怀着“我得不了,也不让你得”的嫉妒心,屡次向联合国恶告其他的中国申请者。试问,有这样的搅屎棍在,联合国官员对中国民运异议人士作何感想?
   泰人虽对宪政民主缺少悟性,但普遍信佛,因此,他们比较容易认同带有浓厚佛教色彩的法轮功信徒。这是法轮功修炼者成功率比较高的原因。
   鉴于这种严酷的现实,所以我劝国内的民运异议人士,尽量不要来泰国申庇。
   
   除非面临抓捕的危险,否则不要离开中国。因为国外往往并非人们所想象,大多数出国即面临经济、语言、文化、身份、气候等诸多困难,在严酷的生存压力下,根本实现不了在国内的价值,除非你如魏京生、徐文立等人一样,是能得到西方组织资助的著名人物。因此,那些抱着“出国搞民运”的大多数人,先不先就打错了算盘。
   在中国,多少还能做点事(或公开或秘密),再不济也能够“赖活着”;在泰国,一旦申庇遭拒,往往退无归路,甚至流离失所,特别是没有护照的人。泰国政府严禁无工作许可的人打工,因为语言不通,无身份者找工作不易,特别是无实用技能的人。因此,旅泰泰国的中国民运异议人士穷困潦倒者比比皆是,甚至流落街头乞讨的都有。现已五十多岁的蔡欲亮先生流亡泰国十多年,因一直得不到国家接收,流落街头乞讨多年。
   泰国政府不保护难民,泰国法律对联合国申庇者,无护照的、签证过期的,一律视为非法移民,警察想抓就抓,近年来对难民的“扫荡”有加强之势。被抓的难民一般关进移民局监狱,泰国移民监条件恶劣是公认的,关进去的人如果没有十万泰铢以上、或没有国际组织的有力援救,很难出来,关到死的都有。泰国警察之腐败、欺宰外国人偏袒泰人是出了名的,在政府的纵容下,一些不良泰人不仅宰客,甚至抢劫难民。我赴美临走前,那个叫敦的公寓女经理以惯犯的狡诈狠辣,强迫我以回收垃圾的价钱“卖”给她除行李外的所有物品,并乘乱偷走我的手提电脑。
   
   所以,实在不行要流亡国外,你就得考虑周全再周全。
   第一,如有条件,尽量去西方国家,而不要来泰国这三流国家,更不要去柬埔寨这种烂国家,也不要去塞班岛,因为塞班岛属不完全的美国领土,去塞班岛,即使获得政庇,也不能去美国本土。去西方国家,应优先选择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法国、德国、瑞典,因为这些国家庇护的条件较宽松。
   第二,尽量用护照出国,实在得不到护照才偷渡。因为偷渡不仅费钱、还有不测之风险,携家带口惊险偷渡出来的老乡李志友告诉我:如果蛇头起歹心,把你弄死在路上,是不会有人知道的。除非象法轮功那样有可靠的“地下”通道(可靠的人接应和引导),否则不要偷渡,有家有口的更不要走偷渡的险途。李志友先生到达曼谷后说:再也不愿偷渡了,如果早知道偷渡这样危险,他是下不了决心出走的。 如果有护照则风险减小了很多。如果有护照、签证,却被中共列入黑名单而出不了边检的话,则可以雇个向导偷越边境到越南、缅甸去坐巴士,就算被外国当局抓到了,因为有护照签证,一般也不会被遣返,而是罚款了事,还可以继续向泰国前进。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尽可能地带齐所有的受迫害证据:包括刑拘文件、劳教文件、判决书、释放证、关精神病院的文件等等。这一点要切记!免得届时申庇失败退无归路。因为审查的联合国官员并不是你的熟人,没有证据,谁知道你所说的受迫害经历不是编小说?毕竟,中国人想移民西方国家的太多了。
   流亡泰国这种国家,意味着你跌落到一个在许多方面比中国差一个档次的社会:
   泰国因其工业科技不发达,生活用品和服务都比中国稍贵,而质量除了食品外,全方位地差于中国;由于观念的落后和愚蠢,曼谷几乎所有的中低价位出租公寓都没有厨房,设计也不通风,不开空调闷热难耐,但开空调电费于难民来说又难以承担。普通公寓没有宽带网服务,户型稍好一些且有宽带的出租房月租至少在6000铢(约1200人民币)以上,也只有一个房;泰国属典型热带气候,曼谷更是四季如夏,只分旱季和雨季。我一个桂林人,初到曼谷都受不了,2008年十月三日凌晨,在素纳万普机场一下飞机,恍若置身蒸笼,与凉爽的昆明完全两个世界。中国北方人刚到曼谷,好些人得皮肤病或其他热病,病了,去医院费用挨不起,语言不通,只得到唐人街找熟悉的药,那就等着挨宰罢。
   不光华人宰华人,泰国人其实更喜欢宰人,而且专宰外国人——专宰难民——特别是中国难民。因为法轮功难民对外国人是真正的、彻底的“真善忍”,民运异议人士又不团结。
   三年多前的那个闷热的黑夜,当我携妻带儿,走出素纳万普机场某号出口时,正遇一泰国的宰客卯哥,被骗上一辆黑的士,拉到曼谷市内一家“华盛顿酒店”的黑店入住,不打表黑车车主收了我五百铢“的士”(其实机场到市内打表真实费用不过两百多铢),那家里面连中国招待所都不如的“华盛顿酒店”,一个晚上一千五百铢!但是我还得感谢黑车车主的“善良”,因为他那晚要是把拉到某个荒郊野外,和哥们把我一家“黑掉”的话,全世界都不会知道。
   我的亲身经历:泰国很多房东欺宰中国难民到了,其令人发指的程度,超过最坏的广州佬。欺负你语言不同,他们或在入租前隐瞒条款,或行欺骗,什么都好,什么都OKAY,一旦交押金住进去了就大变脸,这也要钱,那也要钱,贪得无厌,在水表电表上做手脚吃钱根本见怪不怪,你若搬离,押金基本没得退,你若不幸被泰警抓进移民局监狱,又无朋友来帮你清物退房的话,那么对不起,你的私人财物基本会被房东“没收”了。
   所以,来泰国申请庇护,尽量请可靠朋友来接机;没有朋友接机的,就在机场坐打表的正规的士,叫去拉查丹辉煌,那里有许多中档价位的酒店,先自己选一家入住,酒店总台服务员都懂点英语。如果在泰国没有亲友,就不要自己乱找出租房。到了曼谷后,先可打的去联合国难民署(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地址可于来泰国之前在网上查实,并将泰文地址打印出来,以备打的之用),向难民署工作人员(有汉语翻译)打听BRC(曼谷难民中心)的地址,然后去BRC求工作人员(有汉语翻译)介绍你可靠的住处。BRC介绍的公寓,房价低,交通方便,这种公寓的老板虽则也贪财(泰人普遍比较贪财),但不会离谱,因为他们生意上有求于BRC。
   
   要警惕联合国难民署门口特别热情的人,因为他们可能是中共线民;真正的中国申庇者,往往很戒备而不愿与同胞多说话(这真是中国人的悲哀)。
   要特别警惕那种在网上公布自己电话、自称领导旅泰民运组织,或者帮助中国流亡者的“民运领袖”,这种人基本上不是共特,就是流氓骗子——这是我的宝贵经验,切记!因为近年来中共国对泰国大力渗透,泰国政府严重亲共,真实的民运组织在泰国根本生存不了。所谓的“民运领袖”、“民运组织”都是赝品,有些人就是共特或线民,他们在筑巢引凤。
   要特别警惕一种人,以坚定的反共面目出现,口气很大,出手阔绰、逢场作戏、招摇过市、招牌满天飞;实则这种人醉翁之意,惟在骗钱坑人,此种人最无人伦底线,属于什么人都忍心害,什么钱都敢于拿的禽兽不如类,其人品之卑劣,比起共特线民不遑多让,甚至等而下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