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严家祺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逮捕刘晓波更扩大了《08宪章》的影响
·零八宪章和刘晓波面对中国的“非人政治”(2009-12-25)
·中国民主党人的“千年刑期”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王炳章朋友遍天下,我们的心因王炳章的苦难而滴血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严家祺


   
    赵复三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也是中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代表。“六四”发生後,赵复三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上表态,反对“六四”屠杀。
    “六四”後,赵复三回不了中国,开始时住在巴黎,后来又到比利时,最後在美国定居。几年前,我与我老婆高皋从纽约开车到赵复三家看望他。到达他家门口,车上的计程器正好显示一百英里。

    赵复三向我们讲述了胡乔木“六四”後的一件往事。
   胡乔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第一任院长,在李慎之当“右派”前,胡乔木就与李慎之熟悉。社科院成立于一九七七年,是在中国科学院的哲学社会科学部队基础上组建起来的。赵复三曾任社科院秘书长,李慎之任美国研究所所长。胡乔木与邓力群是邓小平在意识形态领域挥舞“四项原则”的“左王”,反精神污染、批判人道主义不遗余力,整周扬、王若水毫不留情。但胡乔木有时还讲人情,会“超越政治”处理与他多年老友的关系。胡乔木与胡绳、李慎之、赵复三、钱钟书长期保持着友谊。胡乔木与于光远政见不同,相识共事数十年,也有友谊关系。
   我在社科院时,有一次李慎之和我在北京丰泽园会见美国政治学家戴维•伊斯顿後回社科院的路上,车开到南池子胡乔木家附近,李慎之说,胡乔木十分孤独,经常在夜深人静时一个人在这一带街道上散步,还会顺手把地上的纸屑捡起来。胡乔木沉浮政界,非常重视他与胡绳、李慎之、赵复三、钱钟书这些“文人”的友谊。他感到中国的政治太残酷,无法与政治人物交流思想,“文人”之间还可以有些交流。
   赵复三对我们说,“六四”後不久,在中国一片“反革命暴乱”的声讨声中,胡乔木手书了一幅三尺长、一尺半宽的大字横卷,托当时还是社科院副院长的李慎之转寄给因“六四”无法回国的赵复三。
   
   所书的是宋词《水调歌头》:
   平生太湖上,短棹几经过。
   如今重到,何事愁与水云多!
   拟把匣中长剑,换取扁舟一叶,归去老渔蓑。
   银艾非吾事,丘壑已蹉跎。
   烩新鲈,斟美酒,起悲歌;太平生长,岂谓今日识干戈。
   欲泻三江雪浪,净洗边尘千里,不为挽天河。
   回首望霄汉,双泪坠清波。
   在这手书後,胡乔木还写了几句:说访美期间,赵曾请他挥毫,这是因赵之请而书。希望以后还能在北京相见。最后写上“书赠复三老友”。
   
   赵复三说,胡乔木在毛、邓两朝均沐圣恩,在上书房行走,当然知道“恪尽职守、不得越位”的行动要领。胡乔木“唯命惟谨,任劳任怨,辛劳终生,而终获冷遇”。“六四”後,胡乔木已不受重用,心情凄凉。他这幅手书,是他少有的“越位”之笔。
   胡乔木去世後,赵复三把这幅手迹看成为胡乔木的“遗物”,认为这一“遗物”有助于人们了解胡乔木晚年对“六四”的看法。赵复三当时在欧洲“漂游”,居无定所,想把它送回中国。
   一九九七年後,赵复三在比利时大学城鲁文居住,常到鲁文大学东亚图书馆看中文报刊。有一次,中国社会科学院代表团到鲁文大学访问,时间是在邓小平去世後。赵复三见到过去在院部工作的一位部下,这时这位部下已升任社科院要职。赵复三请他把胡乔木的手卷交给社会科学院的副院长丁伟志。丁伟志是中国历史学会副会长,赵复三希望将来请丁伟志再交给有关图书馆或江苏盐城的胡乔木纪念馆。
   到鲁文大学访问的这位社会科学院行政“领导”一口答应,但许久以后,赵复三才知道,这位行政“领导”并未把胡乔木的手卷交给丁伟志,也没有通知赵复三,是怎样处置这件事的。
   赵复三对我们说,这件事使他感到非常遗憾,他轻信了来鲁文大学访问的、过去的那位同事,使胡乔木的手卷从此下落不明。他也遗憾当时没有为手卷留下一个照相副本。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图)赵复三(中)与严家祺、高皋
   
    赵复三现在年事已高,与结婚多年的老伴住在美国康州耶鲁大学附近,他已不抱再回到中国的希望,但关心着中国的前途和世界的未来。
   (写于2012-1-1)
(2012/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