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从返乡农民工维权上访案例谈社会问题(一)(摘录民生观察)]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谁能来保护中国妇女职工的合法权益---从西安林业局藐视法院角度分析
·八月一日东莞血汗工厂钜旺厂工人再起罢工抗挣的思索
·拖欠工资太过份,东莞沐足妹集体堵路讨工钱
·普遍和解的前提
·中国现代法律制度建设的迷失
·谈中国立法的封建传承性
·谈新中国土地公有制与历史上土地王有制
·谈谈新中国司法体制对汤武革命司法制度的移植
·从人民经济学角度来揭示当下真实的中国社会/人民经济学探讨之一
·珠三角民间劳工维权持续受到恐赫
· 关注劳工维权抵制血汗工厂
·戏说股市升降环球同此凉热
·失效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人民经济学探讨之二
·毛泽东思想源泉的封建集权法家理念
·试析封建集权新法家学说毛泽东思想在二十世纪中国的复辟
·漫谈新中国与时俱进的封建集权法家经济政策
·谈“肃贪反腐”的中国古今监察体制
·论中国改革开放的变法之路
·从香港扎铁工人罢工分析未来省港大罢工的联合趋势
·东莞劳工处境恶劣,维权人士接连被拘留
·赖景东:政治论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一)
·中国人民抗议独裁军人政权开枪镇压缅甸民众,呼吁释放昂山素姬公开信签名
·深圳法院渎职包庇无良香港老板,失业外来劳工身陷困境
·让民主人权圣火持续相递(摘录)
·进步社会制度建设浅论(一、进步社会制度建设的必要性)
·中国劳工问题浅析兼谈中国劳工出路
·美国记者怒斥东莞国安私闯外来工民宅贱踏人权
·十七大预示民主改良在中国的失败同时揭开了中国民主革命运动的序幕
·血汗城市东莞外来工致世界劳工大众的呼吁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二)
·王莽改革与“哀民以伤”的胡温新政(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与人格升华(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
·马儿啊他载不动四海之内华人的诸多期望许多愁(调侃马英九之一)
·藏人不服,胡不修文德又何以来之
·佛心能消世间仇,让达赖喇嘛叶落归根回家吧
·让我们敲中华民族希望的钟啊愿达赖能出席奥运会
·从极左青年们在家乐福示威游行谈中国公民社会运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败德失政下之东莞血汗童工
·国殇下胡温新政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新儒家“董仲舒天人感应”的学术思想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影响
·国际劳工运动座谈纪要
·奥巴马的美国变革梦与达赖的回归中国心
·“谁命维新”谈贵州瓮安的中小学生社会运动
·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能谅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一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二
·杨佳西瓜刀捅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抗挣的暴力主义思潮
·洒将热血击缶歌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的大胆西进战略搏奕之三(摘录自由圣火)
·谁给胡春华上的补身的三鹿毒奶
·漫谈金融危机下的中国劳工与政策
·中国金融危机来袭呼吁胡温精简机构冗员与民共体时艰
·珠三角外来工自述艰难心酸维权写实路(-)
·东莞血汗劳工维权的愤怒控诉(摘录民生观察)
·血汗劳工也来聊下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中国东莞(肖青山)
·英国电视四台记者真实记录了日权厂外来劳工在东莞血汗城市悲惨处境。
·中国金融危机倒闭潮从东莞制造业向服务业蔓延员工被欠薪处境悲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东莞润宏厂欠薪工人上街堵路市政府信访多名外来工被打伤
·东莞欠薪女工讨薪反被抓!呼吁珠三角外来工站出来用行动来声援!
·东莞被抓欠薪工人谈判代表易女士被殴打折磨!呼吁全国外来工朋友们联合行动站出来声援!
·马失前蹄的马英九与踏错庙门烧错香的蔡英文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一):西班牙记者魏森顶风作案帮助东莞外来工讨欠薪
·人权律师唐荆陵实地了解东莞外来工困境与劳工NGO人士座谈中国金融危机下的劳工维权
·面对中国金融危机下的苦难,起来奋斗吧中国工人!(人权律师唐荆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五)
·人权律师唐荆陵探访软禁中的郑恩宠律师,抗议中国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黑金政治的非法查抄行径!
·中国金融危机下是谁在把解放军架到火上去烤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一
·广州人权律师唐荆陵与自由知识分子中国公民行白云山被扣
·从以海为壑的金厦看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之一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三):珠三角禽流感流行,农民工有权知道真实疫情!
·“格物致知”谈资讯系统在民间社会运动当中的杠杆作用之一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谈陈菊从高雄开始的“台湾向前行”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同一片蓝天下外来工维权特刊------《中国打工文学》910期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之四:大家一起来帮天津市政工程工伤得不到治疗的农民工好吗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五):东莞长安少年农民工讨欠薪抗议被打吐血
·共工怒触不周山/薄熙来评说之三
·从东莞劳工的经历见东莞之黑不除,胡温何以御宇内而扫四海之弊!
·反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天知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空谷足音回响熙来扫黑声/薄熙来评说之四
·汪洋奈何成了民怨汪洋中的一叶舟
·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
·不对称博奕下玉石俱焚/谈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 礼失求诸于野乎/谈地域文化现象
· 野马也,尘埃也,万物之息相吹也/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新十字军东征/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宗教运动
·匪风流火/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文化运动
·指西海以为期/民间闲谈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开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返乡农民工维权上访案例谈社会问题(一)(摘录民生观察)

   从返乡农民工维权上访案例谈社会问题(一)(摘录民生观察
   
   田文求,男,37岁,凤凰县麻冲乡下麻村4组人。
   
   


   
   很简单的个人情况,珠三角深圳东莞这边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招工时常见这样的人事简历,无学历无技长。可正是他们打工用双手给中国赚来兆亿美金,才有中国经济的大跃进。地方当局漠视国际劳工人权准则,剥夺和侵占他们依法应有的社保五金。无数的农民工随着岁月流逝,只能被迫返乡。而田文求的遭遇所反映的正是广大的返乡农民工在现实中国的社会问题要如何才能解决呢。
   
   
   
   2004年6月22日,田文求的姐夫洪金生因土地维权就相关相邻权事项与房地产开发公司人员发生口角,田文求出面解劝时,被房地产开发公司请的人员持马刀砍伤左上臂部,当时110有出警并记录在案,但事后没有做出任何解决。到2004年11月22日,凤凰县房地产开发公司人员请的一帮人再次持杀猪刀和其它的凶器来到沱江农贸市场围攻田文求。
   
   
   
   先来看一份凤凰县公安局田文求学受伤害的法医学鉴定书吧。委托单位是沱江派出所,委托日期是2004年12月9日,编号是:(2004)第109号 。鉴定结论依照《人体轻伤鉴定标准》第二十一条之规定,构成轻伤。
   
   
   
   门诊病历记录:急性痛苦病容,自动体位,右背部有一斜形裂口,长约8cm,可见斜方肌断裂,诊断右背部皮肤裂伤。(6月22日砍伤左肱骨 上部。)
   
   
   
   法医检查记录:左眼上,下眼睑轻度肿胀瘀血,左眼球结膜外侧部有0.8x0.5cm出血;右背部于第5肋间下有一纵形8.5x0.3cm缝合8针的增殖性疤痕;左肩外侧于肱骨头上向下有一呈纵形的12.5x1cm的增殖性疤痕。
   
   
   
   房地产开发公司仗势欺人,先后二次有组织有预谋地故意伤害田文求,严重触犯了中国刑法,构成故意伤害罪,田的姐姐田学英依法多次向公安局反映要求依法对房地产开发公司给以立案刑事侦查,并依法追究相关当事人的刑事责任和赔偿各项损失。
   
   
   
   这里可以见到两个社会民怨反映普遍的问题。一是垄断经济经营中的横行霸道。从返乡农民工田文求被暴力伤害就可以窥测房地产行业黑幕的一角。胡温创建的和谐社会被房地产开发商们的暴力强占强拆搞得民怨沸腾。动用暴力损害普通老百姓经济利益来维持垄断经济暴利行径是必须要坚持反对与制止的。
   
   
   
   二是公安机关在田文求被故意伤害案中的不作为问题。为什么现在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不能放纵社会经济中用暴力来话事的行径,公安机关有没有自问做到秉公执法来化解民怨。
   
   
   
   根据湘西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06年4月30日作出的[2006]州行终字第1号判决,确认凤凰县城市规划局替凤凰城市建设开发公司颁发的编号0252836《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编号公建0310011《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行为违法,就是凤凰县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公司的建房行为违法。
   
   
   
   这样违法的房地产开发行径背后隐藏着什么呢,普通老百姓自始至终都坚持走法律的道路要讨个公道。
   
   
   
   李原风
   
   2012-1-5
   
   
(2012/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