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徐水良文集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徐水良


   

2011-1-3日


   

   
   这些年,我论述“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一系列文章以后,一些学者提出一个非常简单化的说法:“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这个说法,是一个错误的说法。这个错误,不知是否是出于对本人文章的误解。
   
   实际上,根据“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原则,公共权力才应该是公有的,私人财产才应该是私有的。相反,私人权力却应该是私有的,公共财产则应该是公有的。
   
   私人权力应该私有,不应该公有。只要不违法,国家不能干涉。这样才能保证私有财产和私人权利免遭公权力侵犯。例如,资本家在工厂和公司中的巨大权力,就是私有的。并且一般是专制的,不是民主的。因为是私人领域,只要不违法,国家就不能干涉。这种财产私有和权力私有,权力专制,主要是为了保证工厂或公司的效率。如果把资本家在工厂在公司的领导权管理权等等公有化、民主化,资本家的私有权和经营权就被严重侵犯,他们的财产权和工厂或公司的效率,就会大受影响。
   
   家长在家庭内部的领导管理权,主教和牧师在教会内部的领导管理权,私立医院和私立学校领导人对医院对学校的领导管理权,也是同样,属于私人家庭,教会,医院,学校私有,只要不违法,国家不能干涉。
   
   权力不能私有的说法,连权力也有公权力和私权力两种,这种常识,也不知道。
   
   当然,在私营的工厂、公司、学校、医院、教会、家庭等等中间,并不只有私人事务,也有公共事务,例如,人权,雇员应该享有的一般自由,劳资关系中的一般公共关系部分,对劳工、妇女、儿童的法律保护问题,法定劳动时间和劳动报酬,防止歧视和虐待,等等等等,都属于私营企事业中包含的属于公共领域的问题。自由民主国家必须严格监督私权力,防止其违法侵犯劳工或雇员的权益。在中国,这种监督非常不够。一方面,公权力往往严重侵犯私有财产和私权力;但同时,另一方面,对劳工雇员的保护,非常不够。雇主往往侵犯雇员的人权、自由和其他合法权益,而国家则不闻不问。劳工和雇员权益得不到有效的保护。这个问题,特别严重。黑奴工和血汗工厂,遍布许多地方,私权力严重违法而国家不加监督的情况,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
   
   在西方,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2008年开始的金融风暴,就是美国政府等西方政府,对牵涉国计民生的金融行业缺乏有力的监督和管理所引起的。
   
   上面讲的是私权力。下面再讲公共财产。
   
   一般情况,公共领域中重要的公共性财产,应该公有。财产不能公有的说法,完全不对。如果把阳光、空气、重大水资源私有化,那穷人的活路就会被剥夺。重要的公共交通铁路公路街道等等全部私有化,公众就会难于通行。
   
   军队警察和政府,它们本身和他们拥有的财产,也都必须为全民(或地方政府)所有,不得为一党一派一家所私有。
   
   美国是私有化的典型国家,但仍然有大量公共财产,例如公共交通,铁路、公路、街道、地铁、公共汽车、邮局,大量政府楼(政府建造的穷人住所),政府办公楼,国有和其他公有土地(占全国国土面积一半以上),公共图书馆,博物馆,遍布全国城市和乡村的无数国家公园或城镇公园(美国的公园非常多,面积非常大),军队警察及其拥有的大量装备,江河湖泊海洋水面,以及其他大量公共财产。
   
   连纽约市的垃圾,理论上也是属于纽约市清洁局的管理的公共财产。警察就是据此给有些从垃圾中找塑料和玻璃瓶子等的人开罚单。
   
   著名的被恐怖分子撞毁的世贸中心等,则是属于纽约-新泽西港务局管理的公共财产。
   
   还有大量的公立学校(中小学的绝大部分,大学的半壁江山),公立医院(很多大医院),其他非营利机构,等等等等,都是政府管理的公共财产。
   
   在全世界,空气,阳光,外太空,南极洲等等,都是全人类的公共财产。江湖海洋等重大水资源,也属于全人类或相关国家的公共财产。
   
   在美国,纽约市管理地铁公交的捷运局,联邦管理的邮局,公共图书馆和博物馆的管理部门,遍布全国的无数公园的管理部门,管理政府楼和廉租房的房屋局,管理公共环境的环保部门,等等等等,都是公有部门。一般由政府领导管理。有的公有部门,例如捷运局,邮局等等,效率很差,服务态度也不太好,但这是公营事业迄今没有解决的问题。也有的公有制部门,如图书馆、博物馆,服务态度很好,效率也特高,与纽约市大都会博物馆等私有的博物馆、以及许多私人图书馆,没有很大差别。
   
   私人所有和管理的一些交通公司,服务态度比较好,但迄今无法取代政府管理的公共交通的地位。还有水电煤气等服务公司,往往私营,其服务态度,一般情况比较好。尤其公司小,服务态度好,公司大,效率和服务就差些,这与大公司有工会这一点,很有关系。
   
   顺便再说一遍,现代自由民主社会的真谛,是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人类社会,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永远都将一起存在,不可能用一个去消灭另一个,因此,私有制和自由,公有制和民主,未来永远将会一起存在。
   
   主张全盘私有化的自由主义和主张全盘公有化的马列主义,是50步和100步的关系。这从以马列为指导的公有化大抢劫,和以自由主义为指导的私有化大抢劫,两次大抢劫造成的恶果,就可以看出来。

此文于2012年01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