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徐水良文集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徐水良

   
   

   
   2012年元旦

   
   【变革】1、韩寒的几篇博文引发了不小的争论,对其看法,俺既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譬如,他说“人民就是体制本身”,就有一定道理。很多人喜欢谴责“体制”,其实,“体制”的运作靠什么?还不是靠一大批人的支持和帮助,它不会自动运转。指望一群既痛骂体制又疯狂考公务员的人改变社会怎么可能?
   
   [徐评]真是一脑袋糨糊,体制是制度,属于社会规范,有法律和行政规范等等规定,一条一条强制执行的制度成文不成文的条文,怎么变成了无数有血有肉的个体组成的人民本身?
   
   【变革】2、韩寒指责了国人的“素质”,这让一些人感到郁闷,原因之一在于当权者也常以素质为由拒绝民主。其实,如果我们把“素质”这个词换成托克维尔的“民情”,恐怕不必郁闷。托氏说,维系美国民主的因素有三:地理环境、法律制度、民情,但民情是最重要的因素。民主化变革恐离不开民情的支持。
   
   [徐评]又是浆糊,素质怎么就变成了民情?民主的前提和直接基础就是平等。不分素质高低,不分学历高低,不分职业,不分穷富,一律平等。主张素质论实际上就是主张不平等,素质低就不配民主,这就没有平等,也就没有自由民主,就只有专制主义,就是专制理论。
   
   民情就不一样,讲的是一种民众的实际情况。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实际情况。
   
   国民素质当然也是国情重要内容,但不是国情的全部。两者不是一个概念。另外,我们批判的是素质论,是批判素质论主张素质低不配民主,批判这种反平等的专制观点,坚持素质高低一律平等,不是,也没有人去否认素质的客观存在,两者又不是一回事。
   
   【变革】3、在托克维尔看来,如果民众不能在日常生活中学会尊重他人的自由,学会用民主的方式处理问题,纵使有民主的形式,也不会有民主的精神。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民主或许需从最小的共同体——家庭开始。请问在中国的家庭中,有多少父母尊重孩子和伴侣的自由和独立?有多少家庭具有自由和民主的氛围?
   
   [徐评]又是浆糊教授搅浆糊,把自由和民主混为一谈。尊重他人自由属于自由范畴,属于个人行为私人领域的范畴,与民主不是一个范畴。民主是一种国家制度,属于公共领域。国家和民主制度保护家庭、妇女及儿童,但只要不违法,国家就不得干预家庭内部的私人事务,如果干预,就是专制。哪有把家庭事务说成国家民主制度的?这个教授,公私不分,一副国家干涉家庭事务的专制思想。
   
   【变革】4、就拿美国来说吧,很多人以为其转型是从独立宣言或者1787年宪法开始的,其实,美国的变化在150多年的殖民地中已经埋下了种子,尤其是在18世纪里,美国社会的很多方面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甚至在历史学家戈登•伍德看来,是根本性的、激进的变化,家庭、雇用关系等都渗透了共和、民主的精神。
   
   [徐评]没错,美国民主有一个过程。但是,起决定作用的是母国英国的二次民主革命,美国革命即独立战争,暴力改良即南北战争,以及60年代带有一定暴力事件的民权运动,这些大事件。
   
   【变革】5、有人说,美国革命时期民众的素质能比今天国人的素质强么?这取决于“素质”是什么。如果它意味着当时那些国父们以及一大批人的政治理论水准,以及当时美国家庭和社会关系的共和、民主精神,还真不好说。《联邦党人文集》发表于当时报纸,请问今天有多少国人(包括学者)能理解其精髓?
   
   [徐评]怎么不好说?有大量材料可以比较,无论经济、科技、教育程度、对自由民主的渴望,独立战争时的美国,远不如现在的中国。不说文盲比例,不说没有气车车火车电报电话一切近现代工业,即使革命后,大量美国人仍只想换一个国王,并且希望华盛顿当护国主。
   
   如果不愿意和美国比,与满清末年比,与民国初年比,与国民政府比,与48年比,总可以吧?难道中国人的素质越来越倒退,不如满清末年?
   
   至于联邦党人文集,你自己不懂,就不要说别人不懂。
   
   【变革】6、制度变革需要观念先行,如果民众不理解自由、民主的真义或者不懂得如何实现这些目标,即使采取了行动,结果也会事与愿违。但在这个偌大国家,有多少人清楚土地私有和自由民主之间的关系?有多少人明白联邦主义对于自由民主的重要性?有多少人同意阻止政府“免费”提供教育、医疗等物品?
   
   [徐评]全世界的民主制度在民主国家明明白白摆着,老百姓看得懂,有什么神秘的?不懂的是专制主义者和你们伪精英。至于民主与土地私有制的关系等等,你们伪自由主义精英不懂,就不要说别人不懂。本人对此,对公共领域公有化,私人领域私有化。民主是公共权力的公有。土地私有公有要根据实际情况需要,以及土地私有的美国,国有土地仍然占全国土地一半以上的情况等等,早有论述或提及。
   
   【变革】7、只有当每一个人都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再推卸责任给“体制”或者“社会”这些概念,并且拒绝成为恶之帮凶的时候,良性的变革才有可能。如果一个人没有勇气进行积极的反抗,至少应当做到消极不合作,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或者为了眼前利益而不愿做出半点牺牲,变革的希望就很渺茫。
   
   [徐评]又是把责任推给老百姓!中国老百姓的奋斗可歌可泣。二十年前那一次,全世界敬佩。以后的抗争又是可歌可泣。“成为恶之帮凶”的,恰恰是你们伪精英。
   
   【变革】8、在很大程度上讲,变革的关键在于人们能否联合起来,采取集体行动。在专制社会里,少数之所以能够统治多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里的多数经常不能克服搭便车,进而陷入囚徒困境。如果每一个人都希望别人牺牲自己的利益去采取行动,而自己享受胜利的果实,不想付出一点代价,变革就很难。
   
   [徐评]在极权统治情况下,只要专制者不让你的组织存在,你就无法搞组织,全世界都是如此,不是只有中国。当代革命,往往是在没有组织的情况一哄而起。阿拉伯,苏联东欧(除波兰外),都是如此。这不是反对革命的理由。
   
   【变革】9、我经常说:“如果你将来做了法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做出违反正义的判决,哪怕面临着辞职甚至自杀的选择。因为既然你选择了法官,就意味着你选择了捍卫正义,当事人的生命财产就掌握在你的手里。”尽管有人赞成,但也有人觉得此要求太高。请问对一个追求法治的人来说,这样的要求高吗?
   
   [徐评]是的,这正是说的中国伪精英们被打断了脊梁的事情,与老百姓无关。
   
   【变革】10、我经常在课堂上讲英国伟大法官库克(Sir Edward Coke)的故事,他冒着下狱的危险争取司法独立,与国王詹姆斯一世斗争。英国之所以较早确立法治,是由于英国历史上存在一大批库克这样的法官,哪怕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为正义而战。而中国的法官呢?如果谁这么做,他的家人或者朋友恐会觉得是傻帽一个。
   
   [徐评]中国的艰难远超过英国。伪精英们纷纷被打断了脊梁,但这应该怪谁,不怪当局,不怪伪精英,倒要怪英勇抗争的民众?
   
   【变革】11、有人说,美国革命时还保留奴隶制,妇女也没投票权,人们的素质恐怕远不如今天的国人。的确,美国的黑人、妇女等都曾长期遭受白人男性歧视。但今天的中国如何?城市人不歧视农村人?汉族人不歧视非汉族人?男人不歧视妇女?不说别的,多少市民不反对放开户口?不反对打工子弟在城市高考?
   
   [徐评]歧视问题,确实是大问题,虽然比当时美国歧视程度小得多。但这个问题,像美国一样,只有在革命后在民主制度下才能解决。
   
   【变革】12、别一听他人说“素质”就跳起来。今天的国人有多少爱自由胜过爱面包、房子和豪车?有多少人爱自由胜过爱平等(尤其是“财富平等”)?有多少人爱自由胜过爱权力?一位历史学家曾经研究为何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而非欧陆、中国或者印度,发现当时英国人的素质(受教育程度等)远高于他地。
   
   [徐评]谁搞坏了社会风气?怪民众,不怪当局不怪精英?
   
   【变革】13、韩寒对“革命”的微词,遭大力挞伐。笼统地讨论“革命”确极易引起误解,因大家非在同一意义上使用该词。这不仅源于理论家的众说纷纭,而且源于经验世界的复杂多样。英国革命、法国革命、美国革命、俄国革命都叫“革命”,但其内容、方式和结果大相径庭,怎能笼统地说支持还是反对革命?
   
   [徐评]革命,内容形式千差万别,但除了极左的假革命,全世界对真革命都赞扬,美国人每年国庆都要在电视上大赞特赞革命,只有中国的伪精英们拼命诬蔑革命。
   
   【变革】14、如果您支持“革命”,您支持法国革命、俄国革命(1917)、中国革命(1949)吗?如果您反对“革命”,您反对英国革命(光荣革命)、美国革命、辛亥革命吗?看来,笼统地说支持或者反对革命,都会让人误解。还是先把您对“革命”的理解弄清楚,才下判断不迟,否则的话,争论不过是鸡同鸭讲。
   
   [徐评]我们反对一切极左派的假革命真反动真倒退,支持一切真革命真进步。
   
   【变革】15、“革命”一词约在十五世纪里就有了社会秩序剧烈变化的意思,1688年之后,其在政治领域的使用普遍化,但人们对“革命”的界定五花八门。譬如,学者Jeff Goodwin将革命定义为:“一个国家或者政权被推翻并因此由非正常的、超宪法的以及(或者)以暴力形式发生的群众运动带来的任何根本性改变。”
   
   [徐评]界定不同,那是学术自由,与要不要反对革命是两回事。
   
   【变革】16、据不同标准,“革命”被分为:暴力革命、非暴力革命;政治革命、社会革命、文化革命等;技术革命、科学革命等。托克维尔区分了三种革命:A、政治革命;B、不仅寻求政治变化而且改造整个社会的突然和暴力革命;C、缓慢但全面的社会变革。他基本支持第一、三种革命,反对第二种革命。
   
   [徐评]不要托克维尔,托克维尔,老实说,我看不上你们伪精英伪自由主义的许多偶像。他们的话不等于真理。
   
   【变革】17、预测中国会不会发生“革命”,没多大意义,除非您是个预言家(或者致力于成为一个),或者相信马克思的所谓“历史发展规律”。历史变迁充满了偶然,而且往往不是线形的,更不存在“进步”的必然。那些预言若中国发生革命则结果必好或者必坏的说法,都是没有根据的猜测,随便说说还行。
   
   [徐评]想不到一个副教授,如此无知!只要统治者拒绝必须的改良,革命就不可避免。因为改良是统治者权利,只要统治者不同意,改良的路就堵住了,只能革命了。这里不是什么猜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