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假与真/散文 ]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与真/散文

    世界上有假的东西,这是并不奇怪的。因为在社会上和在人群之中,始终存在着诡诈和欺骗,必会有人花心思去想出和做出些假的东西来,以便去骗别人,从中捞取最大的利益。当然这是令人厌恶的。正常的社会不会容许这荒谬的事情存在,定会千方百计的去将其揭露并清除它;因而,假的东西不会太多。相反,倘若假的东西泛滥,充塞处处,那么,这个社会就肯定有问题了,人的道德就肯定沦丧得差不多了。
   
    前些时,就听说有很多的假东西。甚么假中药、假燕窝、假发菜、假鸡蛋之类,名目繁多;又有甚么对死了的、烂了的、臭了的、吃不得的东西,加进去甚么漂白粉、双氧水等等对人体有害的工业原料,进行腌制加工,变腐朽为神奇,变成为光鲜的、诱惑人的食物,再不理人的死活在市场上出卖;更有甚者,是有甚么假学历、假证书、假官员等等;诸如此类,到了凡是东西都可以是假的地步,没有一样是值得可信的真东西了。
   
    有人说了个笑话:


   
    那里是一个假的世界,甚么都是假的,绝对没有真东西;你要寻找真的东西,只能寻找得出一样东西是不折不扣的真家伙。
   
    听者莫名其妙:既然是一个假的世界,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那么,又有哪一样东西会是真的呢?
   
    讲者不慌不忙的道:那就是骗子,骗子是唯一的不怕火炼的真东西!
   
    听者都会心的微笑了。
    微笑之后,这则笑话却也令人心酸。
   
    因为有人操持家务,所以我不大买东西,因而也不大受假东西所害。然而最近,我终是上了一次骗子的当。
   
    那是到了杭州的茶缘村去买龙井茶的事。那里的规模颇大,设备不错,经营者是一间旅游服务有限公司,似乎是专门做游客生意的。我与一帮人下车伊始,便有小姐上来招呼,随后被带到一间特设的大房间里坐定,再由一位专职讲解的小姐介绍龙井茶事宜。
   
    这位讲解小姐三十岁左右,身材不错,皮肤也够幼嫩白晢,笑容可掬,大方诚恳,只可惜下齿有少许的凸出,有一半嵌上了上齿,因而减低了其娇俏姿色。她拿来了一包茶叶,打开来将茶叶捡起,当大家的面适量的放到各个茶杯里去,然后命她的助手逐一的向茶杯里冲水,再分发给大家,每人一杯,请大家喝茶。随,她滔滔不绝的讲起此龙井茶的好处来。我一边听她说,一边看手中的那杯茶,其茶叶经滚水冲泡后,舒展开来,幼嫩无比,析透出浅青「茶碱」吧,染得一杯水都变成澄明的浅青色,甚是诱人;饮一口,也确是清香甘醇,好茶无疑。我相信她说的话。
   
    末了,我决定买一斤茶叶;一斤茶叶要人民币一千块钱。
   
    讲解小姐拿来一包看去与原先那包并不两样的茶叶,打开了来,用特制的纸罐装了一斤茶叶给我,收去了我的一千元。
   
    我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个疑点:为甚么她收起了原来的那包茶,而拿出另一包茶来卖给我?但这只是一掠而过,没有深思深究,因为我相信她,何况看去也没有甚么不同。她是诚恳老实的;她的后面还是一间大的、有规模的公司呢!
   
    我小心的带那一斤珍贵的茶叶到了上海。
    那一天,我去逛上海南京路,走得累了,便在路边树荫下的长上坐下歇息──有这样的设施,真好!我身旁坐一个二十多岁的朴实的女子,怀里抱一个睡了的孩子;她那边是一个约五十岁的男子,怀里也抱一个睡了的孩子;我看,估计他们是一对夫妇,也坐在这里休息的,但年龄上似乎又有所差距,便又想,那男的或许很有钱,包了一个二奶吧!正在这时,那女的也看了我,并且发出了憨厚的善意的微笑。我们终于攀谈了起来。原来那男子是她的父亲。我原先的瞎想,对如此诚实的人实在有所污辱,好在只是在脑子里的东西。那两个孩子分别是她的和她的姨子的;她的姨子和姨夫正在逛街呢!他们的家在绍兴,也是到上海旅游的。绍兴是鲁迅的故乡,距杭州和上海都不远,可惜不包括在我的行程内,实在遗憾。想不到在此遇到了绍兴人,这使我增添了谈兴,话题多了起来,无所不谈。我与她正谈得投入的时候,她的姨子和姨夫回来了,就站在我的身旁,也加入了我们的谈话。原来这姨子和姨夫也是非常淳朴和热情的人。我非常高兴在街头交上了这么多的朋友……
   
    我问姨夫:「在绍兴是干哪个行业的?」
   
    他答道:「买了一架汽车来开,是戴客的……」
   
    我不能不叹服,说:「那你是个老板呀!」
   
    他笑而不答。
   
    他的夫人、那个姨子似乎带点揶揄、但又认真的神态,答了一句:「算是个小老板啦!」
    纯真得可爱!
   
    讲到了乡土风物;我说我在杭州花了一千元买了一斤名气很响的龙井茶,不知值不值得?
   
    姨夫听罢,笑说了一通关于龙井茶的话:
   
    「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都跑到杭州去买龙井茶,哪有那么多的龙井茶供应……
   
    「我们那边也种茶也产茶叶,品也不错,他们都到了我们那边去要茶叶的……
   
    「我们那边最好的茶叶也只是一斤卖二百元左右……其实,茶叶的价钱也是炒高炒低的,今天一斤卖二百元,过了一天可能就只卖得一百五十元,再过一天就只卖一百元了……你那茶叶,就算正品龙井茶,也不值一千元。」
   
    我细细体味他的话,说得有理。
   
    更加主要的是,他的淳朴和诚实,是带乡土味的,没有半点儿的商业俗气,这使人感到亲切和绝对的可信。不知怎的,我蓦然间的想起了杭州茶缘村里的那位讲解小姐,同一刻,我对她的历历在目的举止讲解完全改观了,产生了厌恶感。我感觉到我是被她欺骗了,被她在许多层次上欺骗了。
   
    结束了上海的行程,我回到了家。第一时间,我拿出龙井茶来,依讲解的方法冲泡……
   
    茶叶在热水中是舒展了,但并不幼嫩而是老粗,释放出来的「茶碱」不是浅青而是微红,饮一口也不是清香甘醇而是淡得无味……很显然,此茶已不是彼茶了……
   
    确定,我遇上了一个还算漂亮的骗子,买了假货。
   
    这时,我完全的明白了拿出另一包茶来卖给我的含意了。当然,我的明白是迟了──迟来的完全的明白! 我只能怪自己。我的眼睛在其时辨别不出假的东西!
   
   在这一次的行程之中,还遇到了另外的几样假东西,但我不想多说了。
   
    千真万确的碰上了铮铮有声的骗子,给骗了,这使我失望,不过,似乎我又该原谅她,因为她是在混饭吃;她的后面,有一个大大的骗子集团。
   
    在此时,我不免又怀念起在上海街头结识的朋友来。
(2012/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