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哑巴吃黄莲/散文 ]
王先强著作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哑巴吃黄莲/散文

    在香港打工,其凄凉往往是一言难尽的。
   
    我在一间管理公司里当一个管理员,驻守在一座中型的屋里;那里工作人员有八、九人,还有一个主管。
   
    论年轻、文化、和管理上一些必需的常识,例如水、电和一些机械常识,都是数我一的,无人能及得上我。那个主管只是英文强过我,资格老过我,加上是香港警察出身而已;而在一般情下,英文是很少使用的。我不是以此来比高低;我说的是实在的情。当然,我必须绝对的服从他,听他指挥,好好工作。因为他是主管!不然,我将饭碗不保──规矩是这样!


   
    主管嗜酒,每天必饮酒,每饮必醉,每醉必醉醺醺的,故而得了个美名「醉」。他每天中午出去午膳,便是饮酒,一饮便是几个小时,有时直至下午四、五点钟才东摇西摆的回来,满身酒气,胡言乱语的,实在不成体统。不过,没有人敢说他的不是,因为在这里他是顶头上司了,一般打工仔惹他不起。而他不在的下午的这一段时间,却恰好是最多工作的时间,例如要结帐啦,填写报表啦,向公司报告情况啦,当然还会有一些突发情况,诸如发生水、电故障,又或是住客投诉,等等;那怎么办?便是由我顶上,一一的替他做了,做得妥妥贴贴的了。他对此很为放心,所以是有恃无恐的;他回了来,也无事可干,只是坐发酒癫,不稍一会下班时间到了,便拍拍屁股又走了。
   
    每天如此,实际上就是主管的日常工作,基本上都由我包办做了。
   
    此外,文字上的工作,诸如会议纪录、工作报告和屋通告等等,这本都是他份内的事务,但是他一概的都写不来,而也是必须靠我执笔写,又因为其时电脑还不普及,所以写了还要抄,功夫不少,不过我从未有半点怨言。我是就其所长尽心尽力的协助他了。
   
    有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我是他的得力助手,帮他的忙太多太大了。
   
    尽管如此,但在骨子里,他仍然是瞧不起我的,仍是时时的给我脸色甚至颜色看的。
   
    不知多少次,他曾经当我的面羞辱我,这样说:
   
    「你属第七班马……你应该有自知之明……」
   
    「你能干得了甚么?我劝你不要有野心……」
   
    我必须做一些解释。香港百十年来都跑马,除了短时间歇暑之外,每星期都会跑两次;所有参跑的马之中,有好马、次级马、平庸马之分,为公正比赛起见,于是将这些马逐一的评了分,分了班级,同一个班级的马才能同一场竞跑,以显公平。那时的班级就由第一班起直至第七班;第一班的马最好,第二班稍次……第七班的则最为平庸,属于老、弱、病、残者,是到了淘汰边缘的马了。这位主管先生自然也是个马迷,每逢跑马必赌,对马有研究有认识。他显然是带极为轻蔑的心理和口气,将我喻为马,喻为第七班平庸无用的马了,而且还要我有「自知之明」呢!我首先是一个人,其次也不是平庸无用到极点,至少至少,与这位主管先生比较起来,我并不逊色到哪里去!他如此的作贱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位主管不顾一些事实,极力的贬低我,但与此同时,他似乎又对我放心不下,以一种强硬肯定的、但又似关心的口气来劝我安于本份,不要有野心,似乎是怕我篡夺了他的位置去的。我有怎样的野心,实在与他无关,无需他来关照我;但如果说我的野心只在于他那个主管位置上,那我的野心就未免太小了──他总是过低地估计我。我虽因为时势所逼、环境不就,为混饭吃而屈就在此,屈就在他手下,但我的志向和人格却远大和高尚,我无意去伤害他。
   
    或许事情的真相是:他惧怕我,因而防备我,为此而必须把我说得一无是处,是第七班马。
   
    他给了不知几许脸色和颜色让我看了,让我品了。
   
    有一次,我温和的、有礼貌的回应了他:
   
    「你不要小看我;你要我做的,我不是都做好给你了么?」
   
    「我能干的事可多;做人总是得有点野心的,不过,我的野心不放在这屋内,请你放心……」
   
    他当然没有好回答;他总是要将我踩在脚板底下。
   
    他冷笑一声,说道「你能有甚么本事?你连广东话都说不准……」
   
    他说得毫无道理,但我不能跟他论,因为他是我的上司,除非我不干了。打工就得受许多成文的、不成文的条例规限,这是打工仔的苦衷。
   
    后来,因为每天饮酒之事,终引起屋里人的反感;为息事宁人,他被公司调走了,调到就近的另一个屋里去。 看来,我可以摆脱他了。不过,那个区域设有公司的一个区部,驻有区经理,统管附近的好几个屋包括这边的屋的。由于他与那个经理有点关系,所以有关这边的事务,那个经理还是听他的,因此,他人虽走了,但实际上他还仍然是操控这边操控我的。我还是得受制于他。
   
    他走了,没有新的主管来填补,主管的位置空,于是乎,我除了做本身的工作之外,还得做主管那份工作,实际上就等于也做了主管了;是一个人做两份工作,两份职务。这样,我的付出就多了,责任也就大了;按理说,我应该捞到一些回报,例如升职、加薪或是获发一些工作津贴。然而,我这样勤勤恳恳的做两份工作,足足做了一年,却是甚么也得不到,一丁点儿的好处也没有。
   
    还有奇怪的是,主管的工作全部由我负责去做,做完之后,有些报表、报告和文件,是需要签名的,理应也签上我的名字,以示负责任;然而,事实不是这样,而是我只有做的份,一切做好之后,则由另一个屋那边过来一个人签名;更为可笑的是,这个人的水平低得很,不识几个字,我每每得读一遍或解释一番,他才能明白要签发的是甚么东西。
   
    如此这般,为的是甚么?他们或许有很多理由,但在我看来,可算是极尽其能事来污辱我了。种种象显示,这当中起主要作用的就是那个主管,就是那个醉,那个醉主管;他是非把我踩扁不可的。
   
    脸色、颜色,我看够了;这口气,我也受够了。
   
    本来,在打工仔之中流传一句话:「东家不打打西家」。意即打工之事不要在乎,这里不干就另找别处去干。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于是在最难熬的时候,我也想到辞工不干,另找第二份职业去。不过,我也明白到要另找职业也不是易事,就算找到了,工薪也未必会高,而且又要重新适应环境,诸事都要从头开始,麻烦势所难免,更加主要的是,仍然会碰到「脸色」和「颜色」。因为天下打工的场所都一个样,打工仔无论到了哪里都总是要面对人家的脸色和颜色的。因此,我又抱「做新不如做熟」,按不动了。
   
    那么,又能怎么办?唯一的办法是,无论如何的「看够」和「受够」,无论如何的屈辱和难堪,都只能不出声,都只能忍;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忍是痛苦的。然而,普天之下的打工仔,都必须学会一定的忍功,否则,恐难以生存。这也是打工一族的一个很大的苦处。
   
    为了生活,我终是哑巴吃黄连,苦苦的捱下去。谁叫你穷呀?你是在打工赚取两餐呀!
   
    这就是打工生涯的凄惨的一面!
   
    我相信,千千万万的打工仔都有相似的受人白眼、受人污蔑、受人喝骂的经历。
   
    当然,我算有点幸运,因为后来我总算捱出了头。我寻到了机会当那个醉主管的面,明白的告诉他:我不是第七班马;我强过你。我出了一口气!不过,这些已不是本文的话题了。
(2012/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