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盛雪文集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大厦将倾 硕鼠搬家-----谈中国贪官外逃
·共产劫富后的两个中国----透视中国的贫富悬殊
·致曹常青兼談民運
·新年感言
·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国家么?
·张林被拘,亟需声援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何处是乐园——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世纪之交的中共对台湾政策及台湾的选择
·贾庆林与赖昌星案
·天人永隔之际--王炳章父亲病危唯一心愿见儿子一面
·一步之遥——平安或苦难
·王炳章父故世心愿未了天人永隔
·胡锦涛访加纪实
·万事似具备 遣返又成空--分析赖昌星遣返案的一波三折
·回应历史呼声终结共产暴政
·华妇溺杀患病女儿引争议
·熱比婭:維族的母親
·加拿大前後任總理為中國人權爭功勞
·正视中共在海外的间谍活动
·加拿大人对中国产品不放心
·加总理忙峰会:从北美到亚太
·为什么加中旅游协议总签不成
·奥运精神何在?──八十八岁母亲遥盼王炳章
·加拿大高官易丢“乌纱帽”
·为专制帮闲无异于助纣为虐
·北京奥运: 在普世价值透视下
·中文媒体忽悠华人
·香港已没有公民自由----记北京奥运香港行
·是食品还是毒品?----毒食品事件在加拿大继续发酵
·忽悠不了的沉默大多数
·罪证确凿也要当庭释放----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造假案
·为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发出声音
·2009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麻雀大战乌鸦
·盛雪谈加总理哈珀访问中国
·做人,还是做恐惧的华人?
·Being A Man or A Chinese in Fear?
·中国政府在赖昌星案上无法自圆其说
·《南都周刊》赖昌星逃亡这些年
·健康、正常、乐观、有尊严地活着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盛雪评加法院下令扣押中国领事资产(图)
·盛雪谈平反法轮功
·张伟国 盛雪:陈希同朱小华保外就医与中南海权争
·盛雪:正在起死回生的中国
·盛雪演讲赖昌星远华案及反腐败
·盛雪披露远、朱两大案政治斗争黑幕 (图)
·賴昌星─中國特色的碩果
·中共霸權政治與加拿大民主大選
·中国民主日 告祭鲁之璠
·个体怯懦,群体嚣张(图)
·他們让卡城如此美麗
·从阴之道重回人间
·屹立不倒的民运人士们
·庆祝这样一个日子是个耻辱
·赖昌星被遣返与中国政局
·為陳光誠割袍斷義
·薪火相傳 建立聯盟
·911十周年專訪盛雪:反恐必須反專制
·专制迫害后遗症 人类史上的“奇观”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呼吁紧急关注:陈西人间蒸发
·高智晟律师,你在哪里
·胡锦涛来访前,戏说胡锦涛
·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多伦多举办刘晓波作品朗诵会(图,视频)
·吴英死刑案面面观
·中国双非婴儿潮迫使加拿大修改法律
·从赖昌星案看中共司法误区
·加中贸易火热 会否牺牲人权
·盛雪在加拿大国会中国问题研讨会的演讲
·哈珀與薄熙來
·口風很緊,賴昌星還有
·加拿大监狱专访赖昌星
·国内抗暴烽火燎原 海外民运迎头赶上
·見證「六四」的世界各地民主女神像(多圖)
·上访的终点站--——黑监狱
·中共“维稳”维到了加拿大
·加总理未出席伦奥,没有激怒英国人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
·在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高山進去王國強出來(图)
·加移民部长在盛雪家与流亡者共度中秋,并向盛雪颁发勋章(图)
·加拿大是流亡者的家園
·辛亥与中国国运
·热比亚:维吾尔人的母亲
·寬容多元──加拿大在全球推動宗教自由(多图)
·市长犯法与庶民同罪
·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关注殷德义和他关注的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祭悼王炳章母亲王桂芳仙逝
   
   
   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发起人王炳章博士的母亲,九十一岁的王桂芳老人,於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仙逝。王桂芳老人的葬礼於二○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在温哥华地区列治文市住家附近的一间殡仪馆静悄悄地举行。除了主持人洪牧师外,出席葬礼的只是王桂芳老人的家属后代,没有邀请任何朋友或外界人士出席。葬礼并谢绝了媒体採访,也没有发送任何消息或报道。


   
   “民运之母”:王桂芳
   
   王炳章家人说,王桂芳老人去世前不久,小儿子王炳武到广东韶关监狱去探望王炳章,老人给大儿子画了许多小张图画,有菊花、猴子、小猪、小猫等等。王炳武临走前,老人反覆查看带的东西,发现有一张小猫画得不好,有点像老虎,特意拣出来。老人对小儿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转告大儿子保重身体,许多人都在想办法救他。王炳武回来告诉家人,在和王炳章二十多分钟的会面中,哥哥没有能够说什么,只是垂着一头白发失声痛哭。可以想见,将近十年的单独监禁已经摧毁了王炳章的身体.三千多天面对苍白的墙壁和漆黑的迫害,再坚强的精神也会被拖垮。
   
   我曾多次电话採访王桂芳老人,并两次前去温哥华看望她,对她有深刻而沉痛的记忆。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记得最后一次是二○○八年十月底,我到温哥华出席国际作家节的活动,同时去看望老人。老人身体瘦削羸弱,脸色苍白,眼圈可能由於长期泣泪涟涟而有些充血红肿.老人见我来了,很高兴,拿出给王炳章画的图画让我看。老人说,老了,手有些抖,无法给儿子写信了,只好画画给儿子传递爱意,寄託思念。那些线条简单的图画生动有趣,有猴子浇花、小猫捕鼠、小猪睡懒觉等等。老人还将给儿子编织的毛线袜子等拿给我看,并送了我两个她编织的碗垫.
   
   那时,刚刚举办完北京奥运会。老人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曾经致信胡锦涛,希望中国政府体现奥运人权承诺,释放良心犯王炳章。另外,王炳章在奥运前曾再次以绝食抗议狱方多年来对他单独关押。而当局却变本加厉,从当年七月初后,一连几个月禁止家人探视王炳章。
   
   老人介绍说,这期间,家人两次千里迢迢从北美到广东韶关监狱去看王炳章,但都遭到拒绝.一次是王炳章大姐王金环带着王炳章的儿子去探视,因为王炳章在狱中绝食,被灌食,弄得浑身伤痕,狱方拒绝探视。他们苦苦哀求,并在监狱旁边的旅馆等了十几天,狱方为了惩罚王炳章,最终也没有同意探视。另一次是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去探视哥哥,狱方仍然不准。王炳武甚至给监狱管理处下跪,请求说:“处长,我求求你,叫我见我哥一面吧。回去好跟我妈妈说呀,我妈叫我来的,我没见着我哥,我妈妈心里受不了,我没法交待呀。”但狱方坚持不让探视。
   
   当年已经八十八岁高龄的老人对我讲着讲着,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行文至此,耳边还能清晰听到老人那悲伤绝望的哭声。
   
   海外民运先驱者:王炳章
   
   王桂芳老人说,她很了解儿子,王炳章善良正直,没有犯法。他只是希望中国真正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成为一个有人权,和谐,平等的社会。她不后悔养育了这样一个儿子,只是希望中国政府能顺应历史潮流,顺天下民心,实行政治开放,早日还儿子自由。
   
   王炳章於一九七九年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一九八二年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为中共建国后公费留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一九八二年,王炳章创办第一份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一九八三年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一九八九年,他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二○○二年六月,王炳章被中国共产党的特工人员从越南绑架后带回中国。半年后未经公开审讯,被判无期徒刑。十年来,他始终被单独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武江监狱.
   
   王炳章在狱中患过两次中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另外,由於不适应韶关的气候及生活环境,他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王炳章还患有静脉炎、静脉曲张、脑血栓、胃病等。王炳章家人多次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写报告,要求解除对王炳章的单独关押,但始终没有得到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王炳章在一次给家人的信中说:“蝼蚁虽然苟且偷生,但还能过群体生活,更何况我们人类。”
   
   王炳章的母亲王桂芳和父亲王俊祯共育有两男三女共五名子女。全家历经战乱、饥饿、逃荒、歧视、迫害等磨难,但王炳章父母意志坚强,勤劳智慧,在艰苦的环境下,让子女全部接受了高等教育,两个儿子更获得博士学位。
   
   令人伤痛的是,王炳章八十七岁的父亲王俊祯老人已於二○○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故世,走前也未能见王炳章一面。老人去世前不停地叫着儿子炳章的名字,盼望和儿子见最后一面,但却带着无限的遗憾走了。
   
   如今,狱中的王炳章如果获悉母亲离世的噩耗,不知道他如何承受这个打击。
   
   二○一一年十二月六日
   
   
   首发《动向》杂志2011年12月号
(2012/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