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盛雪文集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祭悼王炳章母亲王桂芳仙逝
   
   
   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发起人王炳章博士的母亲,九十一岁的王桂芳老人,於二○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仙逝。王桂芳老人的葬礼於二○一一年十二月三日,在温哥华地区列治文市住家附近的一间殡仪馆静悄悄地举行。除了主持人洪牧师外,出席葬礼的只是王桂芳老人的家属后代,没有邀请任何朋友或外界人士出席。葬礼并谢绝了媒体採访,也没有发送任何消息或报道。


   
   “民运之母”:王桂芳
   
   王炳章家人说,王桂芳老人去世前不久,小儿子王炳武到广东韶关监狱去探望王炳章,老人给大儿子画了许多小张图画,有菊花、猴子、小猪、小猫等等。王炳武临走前,老人反覆查看带的东西,发现有一张小猫画得不好,有点像老虎,特意拣出来。老人对小儿子千叮咛万嘱咐,让他转告大儿子保重身体,许多人都在想办法救他。王炳武回来告诉家人,在和王炳章二十多分钟的会面中,哥哥没有能够说什么,只是垂着一头白发失声痛哭。可以想见,将近十年的单独监禁已经摧毁了王炳章的身体.三千多天面对苍白的墙壁和漆黑的迫害,再坚强的精神也会被拖垮。
   
   我曾多次电话採访王桂芳老人,并两次前去温哥华看望她,对她有深刻而沉痛的记忆。
   
   母子天人永隔  炳章自由何日

   
   
   记得最后一次是二○○八年十月底,我到温哥华出席国际作家节的活动,同时去看望老人。老人身体瘦削羸弱,脸色苍白,眼圈可能由於长期泣泪涟涟而有些充血红肿.老人见我来了,很高兴,拿出给王炳章画的图画让我看。老人说,老了,手有些抖,无法给儿子写信了,只好画画给儿子传递爱意,寄託思念。那些线条简单的图画生动有趣,有猴子浇花、小猫捕鼠、小猪睡懒觉等等。老人还将给儿子编织的毛线袜子等拿给我看,并送了我两个她编织的碗垫.
   
   那时,刚刚举办完北京奥运会。老人在北京奥运会之前,曾经致信胡锦涛,希望中国政府体现奥运人权承诺,释放良心犯王炳章。另外,王炳章在奥运前曾再次以绝食抗议狱方多年来对他单独关押。而当局却变本加厉,从当年七月初后,一连几个月禁止家人探视王炳章。
   
   老人介绍说,这期间,家人两次千里迢迢从北美到广东韶关监狱去看王炳章,但都遭到拒绝.一次是王炳章大姐王金环带着王炳章的儿子去探视,因为王炳章在狱中绝食,被灌食,弄得浑身伤痕,狱方拒绝探视。他们苦苦哀求,并在监狱旁边的旅馆等了十几天,狱方为了惩罚王炳章,最终也没有同意探视。另一次是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去探视哥哥,狱方仍然不准。王炳武甚至给监狱管理处下跪,请求说:“处长,我求求你,叫我见我哥一面吧。回去好跟我妈妈说呀,我妈叫我来的,我没见着我哥,我妈妈心里受不了,我没法交待呀。”但狱方坚持不让探视。
   
   当年已经八十八岁高龄的老人对我讲着讲着,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行文至此,耳边还能清晰听到老人那悲伤绝望的哭声。
   
   海外民运先驱者:王炳章
   
   王桂芳老人说,她很了解儿子,王炳章善良正直,没有犯法。他只是希望中国真正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成为一个有人权,和谐,平等的社会。她不后悔养育了这样一个儿子,只是希望中国政府能顺应历史潮流,顺天下民心,实行政治开放,早日还儿子自由。
   
   王炳章於一九七九年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一九八二年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为中共建国后公费留学生在北美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一九八二年,王炳章创办第一份海外民运刊物《中国之春》,一九八三年创建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一九八九年,他参与创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二○○二年六月,王炳章被中国共产党的特工人员从越南绑架后带回中国。半年后未经公开审讯,被判无期徒刑。十年来,他始终被单独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武江监狱.
   
   王炳章在狱中患过两次中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另外,由於不适应韶关的气候及生活环境,他患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王炳章还患有静脉炎、静脉曲张、脑血栓、胃病等。王炳章家人多次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写报告,要求解除对王炳章的单独关押,但始终没有得到中国当局的任何回应。王炳章在一次给家人的信中说:“蝼蚁虽然苟且偷生,但还能过群体生活,更何况我们人类。”
   
   王炳章的母亲王桂芳和父亲王俊祯共育有两男三女共五名子女。全家历经战乱、饥饿、逃荒、歧视、迫害等磨难,但王炳章父母意志坚强,勤劳智慧,在艰苦的环境下,让子女全部接受了高等教育,两个儿子更获得博士学位。
   
   令人伤痛的是,王炳章八十七岁的父亲王俊祯老人已於二○○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故世,走前也未能见王炳章一面。老人去世前不停地叫着儿子炳章的名字,盼望和儿子见最后一面,但却带着无限的遗憾走了。
   
   如今,狱中的王炳章如果获悉母亲离世的噩耗,不知道他如何承受这个打击。
   
   二○一一年十二月六日
   
   
   首发《动向》杂志2011年12月号
(2012/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