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盛雪文集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杨建利:行动和成绩是唯一的立法者
   
   
   与盛雪共事多年,其追求汉藏平等和解、中国民主自由的诚心和努力不容置疑。
   


   我建议马上单方面结束这场纷争,迅速投入新的有意义的工作。在这混乱无规则的环境里,行动和成绩几乎是唯一立法者。
   
   杨建利
   
   2011.9.4
   .....................................
   
   盛雪:
   
   “纷争”两字的确欠妥,我当时也感到不合适,但是想了一下也没有找到准确简单的描述这个事情的用语。请你见谅。
   
   我知道你忍了很久,也佩服你顾全大局的气度,但是我个人认为再继续下去无论从哪方面讲也没有益处,一次性清楚、完全表达后,上者就是求个不了了之。这就是我所说的“单方面”,我实在也拿不出“双方面”终止的办法。
   
   我之所以说:“在这混乱无规则的环境里,行动和成绩几乎是唯一的立法者”,首先是因为这是我个人一贯坚持的信条,再则是因为我有一个“私心”:最近我要开始一个全球游说工作,请你参加,希望你尽快摆脱目前的局面。
   
   建利
   
   2011.9.5
   
   ......................................
   
    张晓刚:澄清事实真相是必要的
   
   
   同意建利所說應該繼續在漢藏交流中做出成績,也不宜由盛雪出面直接回應朱瑞的攻擊。但不大認同“在这混乱无规则的环境里,行动和成绩几乎是唯一立法者”的想法,因為歷史和現實都不支持這樣的判斷。
   
   這幾年,盛雪在北美推動漢藏交流的行動和成績是毋庸置疑的,但沒有妨礙朱瑞針對盛雪連續幾次成功操辦的大型活動掀起波瀾,並蒙蔽唯色等一部分藏人。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張小剛於1992年5月3日,在澳大利亞的阿德雷德市,初次覲見達賴喇嘛尊者,和尊者達賴喇嘛探討漢藏交流,並向尊者贈送民運刊物。)
   
   
   
   歷史上,國軍是抗日戰爭中國軍隊抵抗日軍的主要力量,在中國大地上所有的戰役都是國軍打的。但這些“行动和成绩”曾經在我們整整幾代人的心目中完全被抹殺了。我們曾經真誠地相信,共產黨八路軍、新四軍是抗日的主要力量,而蔣介石是“下山摘桃子的”。這是因為在中國大陸輿論控制,只有單方面的信息和洗腦。
   
   西藏問題也是一樣。我個人雖然二十多年前還在國內的時候,就對西藏獨立(或者自治、聯邦)問題持非常開放的態度,但對1959年以前藏區社會體制的認識,還是完全接受了中共影片《農奴》一類宣傳的說教洗腦。直到出國後,在大概90或91年左右讀到阿沛晉美發在《中國之春》的一篇文章中的一個笑話,才恍然大悟。那個笑話說:在拉薩街頭有個藏人孩子讀了書之後問自己的爺爺:“那些被農奴主割了舌頭砍了腿的人現在都哪兒去了?” 爺爺壓低聲音說“噓……!都跟隨達賴反動集團逃到國外去了。”
   
   我們几代人在抗日問題、西藏問題上曾經完全接受中共的一套說辭,是因為中共的輿論控制。
   
   現在我們在海外,雖然沒有了輿論控制,但朱瑞、小平頭們用着全副的精力去單方面地進行攻擊,還是會造成混亂的。特別是朱瑞,更有着大把的時間,花着“清貧的流亡政府”的開支,深入到達蘭薩拉藏人社區廣泛散布單方面的謊言。如果我們旁邊的知情人看在眼里,卻都明哲保身、愛惜羽毛地不做聲,那么就同樣會出現只有一种聲音的“混亂無規則的環境”,而這种單方面的信息和洗腦就會在一部分人中(藏人和漢人)深入人心,被當作事實而根深蒂固的接受下去,以后再扭轉就相當地難。
   
   今天,我們推動漢藏交流,不就是要費勁地去扭轉那些被共產黨單方面謊言洗了腦的漢人對西藏問題的認識嗎?如果我們連對我們自己人因為推動漢藏交流而遭受的惡意誹謗和抹黑,都不能或不願站出來,來澄清事實和是非,那我們又怎麼能夠向漢人大眾去澄清西藏問題的事實和是非呢?這在理論上不是自相矛盾了麼?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2008年6月15日,達賴喇嘛尊者訪問澳洲,向華人演講,並接見民運人士。
   
   其實很明顯,如果盛雪不是因為致力推動漢藏交流事業,如果不是因為連續成功地舉辦了幾次漢藏交流的大型活動,是不可能被捲入這場抹黑“纷争” 的。歷史總是不斷重複。誰做事,誰的“行动和成绩”做得出色,誰就是眼中釘肉中刺,就要被辱罵、被抹黑、被圍攻、被打擊。
   
   前幾年小平頭攻擊老費和民陣是這樣,現在朱瑞攻擊盛雪是這樣,明天不管是誰做出“行动和成绩”,還是會這樣。
   
   昨天那個人被攻擊,大家明哲保身冷眼旁觀;今天這個人被抹黑,大家愛惜羽毛默不作聲;明天可能輪到你因為做出“行动和成绩”而被圍攻被打殘。共產黨“各個擊破”、“分化瓦解”的手法行之有效地應用了九十年了。
   
   我覺得盛雪自己不要再出面回應朱瑞是對的,沒有那麼多精力跟她糾纏。但其他知情的人如果不出來澄清事實,其他旁觀的人如果不出來說公道話,那麼輿論上必然會成了正不禦邪,謊言壓倒真相。
   
   我們平常就中國人權問題遊說西方各國政府,不也就是希望人家出來說些公道話嘛。如果我們自己都不能指望,如何指望別人?我們不應該僅僅是單方面勸說盛雪不回應,更應該勸說朱瑞不要再發難,更應該讓各方各面的人們知道,我們都清楚地看到了是盛雪他們一直在做出“行動和成績”,並一直在忍讓, 一直在顧全大局。
   
   小剛
   2011.9.6.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背對鏡頭者是張小剛。2009年12月2日。達賴喇嘛訪問悉尼並與澳洲華人見面。中共领馆组织亲共团体抗议达赖喇嘛访澳。民陣副主席張小剛给这些华人写了一封中英文公開信,并到示威人群中散发。
   
   ====================================
   附張小剛致澳洲華人的公開信:
   参加抗议达赖访澳的各位华裔同胞:
   
   恭喜你们,你们现在正在享受着澳洲人民所拥有的言论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你们,还有我们,全体旅澳华人,是幸运的,因为我们生活在崇尚民主自由和人权价值观的澳洲。你们如果热爱澳洲这个国家,一定会以她的这个价值观为自豪,你们如果忠于澳洲这个国家,也一定会维护和传播她的这个价值观。
   
   遗憾的是,在我们祖籍的中国大陆,那里的人民——我们的同胞——还不能像我们这样享有言论自由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毒奶粉的受害者,结石宝宝的父母们,在追讨赔偿、追究责任的路途上,被殴打、被绑架。四川地震受难学童的家长们,在追问真相、追查贪官的过程中,被围堵、被监禁。还有失地的访民、失权的复退军人、失去人身自由的黑窑工、……,他们都没有在中国大陆游行示威和表达诉求的自由。
   
   各位同胞们,今天你们在这里示威游行、发表言论,这就说明了中国人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智慧、和足够的素质,去享有与澳洲人一样的言论自由和游行示威自由的权利,一样能享有民主。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并不低澳洲人一等!
   
   各位同胞们,如果你们真的爱中国,那么首先就应该爱那里的人民,就应该为那里的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权利。请你们把今天在澳洲学习、实践到的言论的自由、游行示威的自由,带到中国去。请你们到天安门广场重演你们敢于游行示威、敢于发出诉求的行为。
   
   各位同胞们,澳洲是一个多元的国家。各州高度自治,州长与联邦总理平起平坐。各民族平等,提倡宽容和解。作为旅澳华人,今天你们能够在这里和平示威,使用中文写标语、呼口号,并得到澳洲警方的保护,就是一个明证。如果你们真心维护中国的统一,请你们把澳洲的经验带回中国去,提倡地方自治、多元文化、对话和解、宽容平等。请你们也为中国大陆的各少数民族争取游行示威的自由、发出诉求的自由、保护民族文化的自由。
   
   最后,再次恭贺诸位实践澳洲的言论和示威游行的自由。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二日
   
   
   

此文于2012年03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