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刘水文集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民主制度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
·中国地震救灾须向国际社会紧急开放
·将9万名罹难者姓名镌刻在四川地震纪念馆
·良性施压迫使中共在震灾中回归人道
·范美忠事件观感
·坠毁救灾军机掩藏的秘密
·警察打记者事件拷问广东“解放思想”(图)
·政协委员大赦提案说明了什么
·把政府和官员象“吴老虎”关进铁笼子
·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艳照事件”暴露群氓之恶
·中国特色意识形态
·殉道者胡佳
·雪灾暴露深层痼疾,欠账迟早是要还的
·一个劳教犯引发的对劳教制度的控诉
·记者诽谤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陕西华南虎造假,凸显制度性弊端
·由华南虎事件观中国社会生态
·“权力是一剂春药”
·钱塘潮该诅咒,杭州政府更改诅咒
·中国需要一场扒粪运动
·政治对文学的投影——我看“中国作家实力榜”
·敬悼日本记者长井健司
·文坛乱套,作协乱伦
·香港的“一夜情”
·警惕山西黑砖窑事件不了了之
·黑砖窑事件是人治的惯性发作
·枪毙郑筱萸让政治恐惧蔓延
·限价牛肉面:兰州官员是法盲加市场盲
·“黑窑工”呼唤农民工国民待遇
·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文化荒原
·贪官挑战中共
·2006年被遮蔽的中国人权
·12岁女孩考验国家诚信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持枪权与自由权
·叶利钦是可以仿效的
·物权法:国产变党产的合法化
·北京奥运会猜想
·萨达姆不是最后一个被送上绞刑架的独裁者
·解散中国各级官方作协——中国作协存在的唯一理由:言论出版不自由
·中共的反腐与权谋政治
·社会公正是和谐秩序的内核
·深圳警方公开示众色情者的人权侵害
·《南方周末》与央视前主持人黄健翔之争及其他
·大陆影视圈还有什么能拿来交易?
·乞讨作家洪峰知耻而后勇
·金正日在步萨达姆后尘
·衙门最高法院
·社会民主化的三阶段性——兼论“高智晟现象”
·9.11,人性的证明
·“富士康事件”牺牲了谁?
·优秀士兵崔英杰的最后一滴血
·只有主角没有赢家的游戏——君特·格拉斯引发的风暴
·法拉奇带走了一个世界
·中国民间人权人士报告﹙2000年—2006年6月﹚
·唐山大地震最该问责什么?
·中国人为什么不较真
·文化精英与商业精英联手维权
·钟南山院士人权价值观缺失的悲哀
·教育部把刀架在44万多代课老师头上
·且看独裁者萨达姆的人民观
·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
·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中国专制制度的头号忠臣:国家总理
·从孙大午事件看基层政权的掠夺性
·乡村政权的冷血
·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
·新文化运动下的“坏蛋”——浅析百年文化摇荡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感舒服的姿势
·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
·新闻封锁比SARS病毒更可怕
·人民日报名笔马立诚出走,似显异见者姿势
·“不锈钢老鼠”将获释及知识分子宿命断想
·谁来保护深圳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谈谈十多名少女遭劫杀案
·民主距离中国有多远?——驳“宪政改革先,民主缓行”
·拆迁户“自杀秀”暴露城市化人治弊端
·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
·被玷污的新闻自由
·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吴勇:驳刘水先生《李慎之是大陆知识分子的遮羞布抑或招魂幡?》
·续解“李慎之现象”——兼答吴勇先生
·伊拉克来信:我宁愿这样做一个伊拉克人
·柏杨是反暴政的文豪吗?
·公愤和中青报出卖了记者陈杰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原载观察网(http://www.guancha.org/info/ArtShow.asp?ID=30621)

   本站网址:http://guancha.org

   

   现居深圳的知名网络作家刘水,被深圳公安机关以嫖娼罪判处收容教育一年(实为两年——编者注),其法律依据是1993年9月4日发布的国务院行政法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要义,不仅要求法律平等地保护所有人的合法权利,而且要求任何人违法都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执法者必须遵守公开和公正的程序正义原则,才能做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执法者的办案和处罚都是黑箱操作,就很难有司法公正可言,很可能是对无辜者的构陷。所以,深圳警方能否证明自己不是「构陷」而是依法办案的前提,只能是向社会公开办案程序、相关证据和适用法条,方能忠实于法、取信于民。否则的话,就是缺乏基本司法公正的黑箱操作,而所有司法上的黑箱操作都逃不脱构陷之嫌。

   现在,刘水被「收容教育一年」已成事实,而外界能够得到的所有信息都来自司法机关之外的知情人,却没有从深圳警方那里得到任何相关的公开信息:没有案发的时间和地点,没有侦察和抓捕的过程,没有相关的证人、证据和口供,没有适用的程序和法条的解释,更没有刘水本人或律师的辩护,而完全是在黑箱操作中就剥夺了刘水的人身自由,有违中国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

   同时,基于刘水本人曾三次遭遇政治迫害、两次被判刑的经历,也基于刘水一直坚持直率地发表政治异见,更基于中共司法机关经常借「刑事罪名」进行政治迫害和制造文字狱,在得不到相关的公开信息的情况下,外界有理由怀疑:刘水的第四次被捕,被以嫖娼罪判处收容教育一年,是深圳公安机关精心设计的阴毒圈套,以达到一剑数雕的目的:1,使打压异见和迫害人权的行为在道义上合法化;2,封住刘水和其他异见者的嘴巴,让他们有口难辨;3,封住外界的嘴巴,让同情刘水和谴责文字狱的舆论无从著力。4,对于良心犯名誉来说,「嫖娼」或「腐败」等指控,无疑是极为恶劣的亵渎。

   以「嫖娼罪」拘捕刘水,不能不让想起另一桩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的「冤案」:此前不久,广东省地方当局为了整肃具有新闻良知的《南方都市报》,就以「贪污」、「行贿」、「受贿」等罪名,逮捕该报总编辑程益中,分别判处该报总经理俞华峰12年、该报老领导李民英11年的重刑,而他们三人都是大陆新闻界公认的优秀报人,不但具有办报才能和新闻良知,而且在报社内部具有廉洁的清誉。

   同样,刘水先生也是近年来活跃于网络的知名作家,特别是他敢于抨击独裁体制对人权的践踏,为六四亡灵大声疾呼,前不久还为身陷文字狱的「新青年学会」鸣冤。他矢志不渝地追求言论自由,即便屡遭政治迫害,即便现在的生活颇为窘迫,也无怨无悔。

   如果说,一个人真的有刑事犯罪行为,无论此人的身份如何,哪怕是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民间人士,都不能构成法律豁免的理由的话,那么,嫖娼、腐败等刑事罪名,也决不能作为打击异见、封杀媒体等迫害人权的法律藉口。事实上,在中国的现行体制下,人们看到的「法制常态」是后者而非前者,高官和大款逃避法律追究的事例比比皆是,而民间异见者则经常陷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迫害之中。而且,从对社会危害的角度讲,前者是个人行为,很容易得到法律的惩罚,而后者是政府行为,很难得到司法追究。中国政府长期实施政治迫害和制造文字狱,是典型的国家性的违法乱纪,对人权的侵害最严重,对社会稳定的破坏力也最大。

   尽管,「依法治国」已经成为现政权的口号,前不久,中共政权又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但刘水案和南都案所呈现的现实却是:权力恐惧依旧,敌视民意依旧,为了维护独裁秩序的稳定和特权阶层的利益,封杀异见言论和整肃敢言报刊等践踏基本人权的行为,仍然是这个制度的统治常态。所以,创办了在民间享有盛誉的优秀报纸的优秀报人,敢言的优秀网络作家(前有杜导斌、后有刘水等),肯定不见容于垄断新闻和压制言论的独裁体制,用「腐败」、「嫖娼」之名,行打击异见、封杀媒体、迫害人权之实,是典型的「恶法治国」。

   即便在官方刻意营造的歌舞升平和玫瑰色小康之下,也决不能低估独裁统治的阴毒和狡猾,不低估敌视自由和戕害人权的政府行为,在对人性和社会的根基构成巨大杀伤力的同时,也对民间维权运动和异见人士的信誉造成损害。所以,民间维权运动,不仅要在面对强权压力时坚守尊严和保持勇气,也应该尽量保持自身的清明理性和道德自律。

   

   2004年5月7日于北京家中

   

   

   ——————————————————————————————————————————

   

   

   刘晓波: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原载观察网(http://www.observechina.net/info/artshow.asp?ID=30703)

   

   网络作家刘水被捕后,任不寐写了一篇文章《简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敏锐地触及到了中共现政权的“依法治国”的下流性。我想接着不寐的话题在往下说。

   对于中共现政权来说,独裁政权的稳定和特权阶层的利益就是最大的政治,一切统治策略皆服务于这一最大私利,“健全法制”和“依法治国”也不例外。中共的“法制”常常被用于自私的目的,沦为实现执政党利益和某一高官个人利益的政治工具。

   首先,法制化的反腐败被用于高层寡头之间的争权夺利。从1995年审判中共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开始,针对高官和重大案件的反腐就越来越成为高层权争的工具,无论是至今仍未了解的赖昌兴走私案,还是虎头蛇尾的周正毅金融犯罪案,无论是金融高官王雪冰、朱小华的落马,还是福建、辽宁、河北、黑龙江等地方高层的反腐地震,皆与高层权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每个高官皆有把柄握在更高一级的官员手中,正如每位大款皆有小辫子攥在政府手中。你要是听话,任你升官发财;你要是不听话,就将在反腐中人财两空。

   其次,法制用于缓解民怨、提升政府威望的形象工程。近年来,官场腐败、权钱勾结、两极分化的不断加深,导致分配公正的极端匮乏和怨声载道的社情民意,官民冲突愈演愈烈,民间反抗的规模和激烈程度也随之加大,不断出现的自焚式极端反抗就是明证。为了缓解民怨、维持稳定和创造政绩,在适当的时机抛出几个腐败的富豪和高官,便成为政府的重要形象工程。胡长青、成克杰、慕绥新、程维高、张国光等高官,赖昌兴、杨斌、仰融、刘晓庆、陈凯等富豪……的纷纷落马,与其说是真心反腐,不如说是改善政府形象的反腐秀。

   再次,用于加强新闻垄断和整肃不听话的媒体。此前不久,广东省地方当局为了整肃具有新闻良知的《南方都市报》,就以“贪污”、“行贿”、“受贿”等罪名,逮捕该报总编辑程益中,分别判处该报总经理俞华峰12年、该报老领导李民英11年的重刑,而他们三人都是大陆新闻界公认的优秀报人,不但具有办报才能和新闻良知,而且在报社内部具有廉洁的清誉。这种借经济犯罪之名行封杀敢言媒体之实的举动,已经引发出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反弹,大陆的新闻界和文化界纷纷发出质疑和抗议,国际的媒体舆论和非政府人权组织也高度关注。

   最后,被用于镇压民间异见者。一方面,中共长期实施政治迫害和制造文字狱,制定了许多专门迫害人权的“恶法”,实质上是典型的国家性的违法乱纪,对人权的侵害最严重,对社会稳定的破坏力也最大。另一方面,中共又以刑事罪名打击民间异见。1998年,持不同政见者方觉就被指控为“经济犯罪”入狱四年。现居深圳的知名异见作家刘水,又被深圳公安机关以嫖娼罪判处收容教育二年。

   我在此前关于刘水案的评论中说:“显然,刘水的第四次被捕,是深圳公安机关借“刑事罪名”进行政治迫害和制造文字狱,而且是精心设计的阴毒圈套,以达到一剑数雕的目的:1,使打压异见和迫害人权的行为在道义上合法化;2,封住刘水和其他异见者的嘴巴,让他们有口难辨;3,封住外界的嘴巴,让同情刘水和谴责文字狱的舆论无从着力。4,对“良心犯”进行道德上的妖魔化。“嫖娼”或“腐败”等指控,无疑是对良心犯名誉的极为恶劣的亵渎。”

   在这种一箭数雕的政治化法制的背后,不择手段的无耻和阴谋被等同于政治智慧,“恶法治国”被奉为“现代文明”手握全部暴力机器的政治流氓们,却把良心犯指控为“贪污犯”或“性犯罪”,以此来显示这个独裁政权不断提高的“政治文明”水平。由此可见,独裁政治已经陷于穷途末路的道义劣势中,其统治越来越沦落为的“阴谋化法制”。

   

   2004年5月10日于北京家中

   

   作者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主席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5/11/2004 5:30:44 PM)

(2012/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